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最强天帝

更新时间:2020-06-29 07:48:36

最强天帝 连载中

最强天帝

来源:落初 作者:隨遇而安 分类:仙侠 主角:张毅毅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隨遇而安的原创小说《最强天帝》,主角张毅毅,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人若犯我,我必杀人!天若欺我,我必战天!  天道不公?!  那我就废天自立,从此我就是天,天就是我!  且看废柴少年张毅如何破永生,得大道,成为诸天万界最强天!  大修开始,每天万字修改更新。请给安安一份支持,安安绝对不会让你失望的!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马如风固然说的是歪理,但歪理也是一种道理,自然有其可以理解的地方。

马如风能这么说,也就真心想交张毅这个朋友,张毅也就不再客套,于是拿起桌上的碗筷,陪着一起吃了起来。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两人已然吃的是沟满壕平。在马如风打了一个长长的饱嗝之后,两人开始进入了今天的正题。

马如风率先说道:“叫老弟来,主要是因为你拜托的这件事,确实有些复杂。Chun梅虽然是一个小角色,但是却牵扯着两方的利益。”

“哦?哪两方?”张毅之前已经想到了事情的复杂,所以并没还有显露出惊讶之色,只是淡淡地问道。

“天霜城中两个最大的势力,秦家与张家。这个秦家的背景,比你们张家还要恐怖一些,除了在人员与财力上的鼎盛之外,他们家族的手中还握有军队,以及在背后有朝廷的背景。秦城主的威名,你应该是知道的。”马如风打量了张毅一眼。

张毅自小就被父亲保护起来,与外界接触的极少,入住张家之后,也一门心思修炼,接触的人也并不多,所以对于城主是谁,他确实不知道,没有牵扯到自己的利益,他也不想去打听。现在听到马如风这么一说,张毅也不好说自己不知道,只是简单地“嗯”了一声,随即做出了一个思考的状态。

马如风继续说道:“万花楼就是秦府的一位爷开的,属于暗地里的买卖,我猜他的族长也是知道的,只不过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不太出圈,也就不会有什么大问题。秦府的这位爷很是低调,而且他开窑子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求财。这一点没有是什么可值得怀疑的。但是你们张家的人,却是不同,他身份很神秘,我也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打听出来的,而且对于他的目的,我也算是知道一些。”

“哦?“张毅看了马如风一眼,问道:“是谁?”

“你们的大长老。”马如风说道。

“大长老?你是说万花楼是他开的?”张毅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张家素以家规严格而闻名于天霜城,除了家族的生意之外,其他的生意是明令禁止的。他身为大长老明知违反家规,还去做,这往大处说,就是有辱门风,轻则监禁终身,重则费去武功,逐出家门。

这个消息确实太让张毅震撼了,在冷静下来之后,追问道:“那Chun梅的身世来历是怎样的?”

“Chun梅原名柳凤舞,原是青牛城柳家庄的千金小姐,后家族被马贼血洗,她被Nai妈从密道之中带走,后由于生活所迫,Nai妈在抚养她几日之后,就将她卖给了一个人口贩子。而后辗转卖到了万花楼,成为储备***由于在巨大的精神压力下,这柳凤舞完全忘记了自己的身世乃至姓名,Chun梅这个名字也是后来在万花楼,老鸨给她取得。在五年前,Chun梅遇上她平生第一位恩人,被花重金赎走。据当时的人所见,是一个头发眉毛俱为雪白色的老人。”马如风如数家珍地念着他手中的资料。

“原来Chun梅还有这么一层鲜为人知的往事。”张毅不禁有些唏嘘起Chun梅的身世来。

马如风继续说道:“据我手底下的兄弟调查,柳家庄在被洗劫之后不久,就被人用火烧了。”

“哦?烧柳家庄的不是马贼?”张毅立即注意到这件事的不同寻常之处。

一般来说,马贼每洗劫一个地方,都会将那里夷为平地,付之一炬,不给人留下任何的证据。可是,马贼并没有烧毁柳家庄,显然不符合他们一贯做事的风格。而后面再去烧毁的又是谁呢?他是在想掩盖什么罪证吗?

事有反常必为妖!

张毅既发现了这里的疑点,自然不会轻易放过。

马如风说道:“我也派兄弟去查这件事了,打劫柳家庄的确实是马贼,这一点你不用过多怀疑。至于烧毁的是不是,我不太清楚,但照我分析决然不是,因为马贼的规矩是相同的地方只去一次,抢劫之后绝没有再回头的道理。”

张毅点点头,继续问道:“你说大长老有份参与,可有什么现成的证据吗?”

“怎么会有证据?以你们大长老的精明,既是匿名,又怎么会给人留下什么证据。我跟你说的,都是我道听途说来的,其可信程度绝对保障,但要说到证据,我没有。”马如风抬头打了一个哈哈,而后耸了耸肩说道。

张毅闻言又看了一眼马如风,从他那玩世不恭的表情上,张毅读出他其实还有办法。只不过自己的价码没有出,他也自然不会再出力。

马如风故意停顿了一下,颇有深意地看了一眼张毅,说道:“我想老弟让我查Chun梅的背景,不单单是满足自己的需求吧,这里面是不是还有一些我不知道的事情。“

张毅见马如风在试探自己,心知自己若不和盘托出,这位马爷是绝对不会再多说一个字,多帮我一个忙。

于是,张毅真诚地说道:“马大哥所料不错,我除了要Chun梅之外,还想彻底摆脱大长老的束缚,让他对我有所忌惮。“

自始至终,马如风的眼睛都没有离开张毅的那张脸,人脸的表情十分微妙,只要是说了谎话的人,通过人脸的微表情是可以察觉出来的。

马如风通过刚才的观察,他能断定张毅并没有骗他,说的话句句属实。

诚信是做人做事的根本,马如风十分看重这一点,他最恨的就是欺骗,如果朋友待他以诚,他绝对会投桃报李,为兄弟两肋插刀。

张毅从本身上说,并没有骗马如风,他在最开始的时候,就说明了自己的处境,也将现在Chun梅的身份,清楚地告诉了马如风。只是他没有想到这件事会牵扯出大长老违规的事,所以现在的张毅又多了一个想法,那就是他要去抓大长老的把柄,反过来去要挟大长老。

马如风见张毅坦诚相见,自己也不再藏着掖着,瞬时说出了自己的要求,他说道:“你拜托的这件事,虽然有些麻烦,但是也还是有些办法的。兄弟,你应该知道这里面的风险,弄不好我会卷入到你们的家族纠纷之中。我是看重兄弟的情义,但是我本身也是一个商人,商人重利,这是商人的常Xing。我要在保证我自身利益的同时,去维护这份兄弟情分,去为兄弟卖命。所以我想看到我这次的收获之后,再决定是否继续下去。”

马如风的话已经说得很明白了,张毅自然听出了里面的意思,他缓缓地说道:“马大哥所言不错,咱们是兄弟,也是合作的关系。你的条件,我会在短时间内给你答复。毕竟族长不是想什么时候见,就什么时候见的。”

张毅说的也是实情,族长一人关系族内兴亡,有生杀予夺之权,如此重要的人物,若是谁想见都能见,那么也就无法管理一个偌大的家族了。

马如风听了张毅的话,洒然笑道:“有兄弟这句话,我就放心了。以后有什么事,你就派小黑去找你。”

“小黑?”张毅立即意识到他所指的就是为他与马如风之间传递纸条的那只鸟兽。

张毅好奇地问道:“这个小黑到底是什么鸟兽?”

“哦,它是神隼,只不过是变异过的,它终身都长不大,专门传递讯息用的。”马如风介绍道。

“哦,这么一只神隼,驯养起来应该不容易吧。”张毅随口说道。

“嗯,不太容易。”马如风这句话答得很敷衍,好像在掩盖着什么。

张毅从刚才马如风给他的信息来看,这个马如风绝非表面上那么简单。那些消息哪个拿到市面上,不是重磅消息,单是兜售这些消息,就足以让他天天花天酒地,而不用干一点活。

马如风只不过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他又何德何能拥有这些比金子还珍贵的消息,以及那些比天材地宝还要珍贵的打听消息的人呢。

此刻,张毅已经可以断定,马如风的家世背景绝对非同一般。一个拥有强横背景,但却不愿意运用的人,来天霜城做什么,这一点确实值得张毅多多思考。

马如风见张毅神色有异,为了打破尴尬的局面,说道:“老弟,今天闲来也是无事。怎么不去看看纳兰姑娘?”

“纳兰嫣然?”张毅不由得一愣,那一夜给张毅带来的创伤,确实不可磨灭的。

无视,完完全全的无视,张毅决不能忍受这种侮辱,只要他是个男人,就决不能忍受这种侮辱。

张毅随意地道:“我看她干吗?再说,我也没带那么多钱啊。”

“提钱干什么!”马如风拍着胸脯道:“兄弟,放心,有我呢。她是你的女人,那就永远都是你的女人。敢给我兄弟带绿帽子,门都没有。”

张毅看着马如风的样子,不禁觉得好笑,窑子里哪有不带绿帽子的事,或许来这里的男人天天都被人戴绿帽子。就连你马如风也不知被戴了多少回。

马如风继续说道:“兄弟,从那天以后,我就将纳兰小姐包下来了,不容许任何人碰她,就连我都没有碰过她。“

张毅看着他那垂涎欲滴的样子,心中真是又气又笑。心道:“你这是何苦呢?我跟她什么都没有,你这个钱未免花的也太冤枉了。“

马如风此刻催促道:“兄弟,好不容易来一趟,去耍耍,去耍耍!”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