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羽化不登仙

更新时间:2020-08-27 06:30:16

羽化不登仙 连载中

羽化不登仙

来源:落初 作者:染千墨 分类:仙侠 主角:折梅玉阶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羽化不登仙》是染千墨最新写的一本仙侠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折梅玉阶,书中主要讲述了:她是某派中唯一的男弟子,在一群巾帼女冠中鹤立鸡群。  心中有道白月光,跟前有位比她更面嫩的师父外加一棵永不结果的芳菲,修仙有时就是这么简单。  一场惊险的宝物争夺,她孤注一掷,却误打误撞成为最终胜利者,也因这个决定,开始了一场游北海,盗海葬,血溅昆仑的仙侠奇旅。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冷月如钩,夜色如墨,在一处冷坳山沟里,安无倾眨了眨眼睫,她甫一睁眼就直接对上一张脸,这张脸虽然鼻子是鼻子,眼睛是眼睛,却毫无特征,可以说平平无奇,扔在人堆里大约也是块淹没的料。

但顶着这样一张脸孔的绝非等闲人物,他一身半旧的杏黄布衫,嘴里叼根草叶,当她醒来时,半眯着眼道:“醒了?”

彼时安无倾刚醒,迷迷糊糊地应了声:“恩,醒了。”

她按了按额角,吸了口冷风,初醒时的那点迷眩被晚风吹散一空。晕迷之后发生的事儿她全然无知,只知睡梦中浑身被大火灼蚀,她想挣脱,却偏偏动弹不得。醒来后,但见周遭一片清冷,什么烈焰、火窟统统没影,梦中的事儿果然做不得真。

安无倾验看全身并无伤处,再抬眼时,冲跟前那人探问道:“阁下是否名叫九重?”

布衫男子笑眯眯道:“正是,怎么你认得我?”

安无倾后退几步,与他拉开些距离:“传言阙之月有三位护法尊者,都是鼎鼎有名的人物,疏影与梧筑之前都曾一度风貌,唯独没见过千幻尊者九重,瞧阁下这幅尊容,想必就是千幻尊者没差了。”

她这话原意是说殊影与梧筑相貌奇绝,大抵魔族都十分俊美,而跟前这位貌不惊人,与她所见过的魔族迥然不同,想来就是传说中能随意变换形容的千幻尊者。岂料那九重听后竟一脸兴奋道:“我在那中原修仙门派之中当真很有声名?”

安无倾迟钝地点了点头。

九重颇满意,对月絮絮道:“哈哈,我常年在外走动,素来都很低调,本以为无人识得,不想也名声在外,等见到了疏影那厮,可得与他说说,要他不敢再轻视了我去……”

安无倾得了这大好时机,又不受束缚,自想要赶紧开溜,才跨出几步,心底正庆幸,忽觉手足僵硬,知觉逐渐麻木,抬起的足竟是一步也跨不出去,她急得大汗淋漓,无奈手脚皆不听使唤。

“哦,女人,适才忘了关照你,他们将你擒住后,在你身上下了我魔族的秘术“牵机紫药”,你的一举一动都受我牵制,劝你还是别乱动的好。”

九重不知何时已来到了她跟前,他歪着头,嘴角挂着一抹闲散笑意,双掌翻动,淡紫色光晕在摊开的手心若隐若现。

安无倾垂下头,紫色光晕好似附骨之蛆,触碰着她的身体,自己就像一个牵线木偶,受人恣意摆弄。

望着前方男子的笑容,她之前从未感到这样一张平庸无奇的脸也会令人觉着格外碍眼。

她僵硬地立在那儿,半晌道:“你方才唤我什么?”

九重撇了撇嘴,对她上下打量:“女人,你这个敛容的法术施得虽然不错,但跟我这上天下地,独一无二的易形鼻祖来比,还是要差一些的。”

安无倾面目表情地抗议:“我叫做安无倾!”

月移影动,遗下的霜华落在她的身上,泛出柔和的白。

这抗议未收到任何效果,九重越发兴致盎然地盯住她瞧:“都一样,我记Xing不大好,辨人向来只认两种——男人和女人。”

相对于那副庸常的面容,他的眼瞳却极灿亮。

天下的人除了宫苑里的阉人,可不是只有男人和女人了吗嘛!到了此刻,安无倾方晓得这个世间还有人能以这样最原始的方式看待所有人。

是日,安无倾极不情愿的跟这位世人眼中的魔头上了路,大魔除了从不吃喝拉撒之外,倒也一点瞧不出与众不同。

为了防止道门各派的追踪,他放弃了方便快捷的御空飞行,而改徒步行走,且走的是最冷僻无人的小道,接连几日下来,安无倾苦不堪言。

这一日,天光渐敛,苍穹间绵绵的云彩均被霓霞盖住,眼看已到了日落时分。

四面山如刀削,合围成势,安无倾望着绵延的山峰,无力道:“不是说,日落前定能找到歇脚的地方吗?”

九重在前头中气十足地答道:“快啦,大概不出二个……呃,一个时辰就到。这些年来往人间,天底下的路没有我不熟的。”

若跟前是个常人,安无倾听到这番话本该欣慰才是,但几日相处下来,她摸清楚了,九重眼里的时辰可以无限延展,按他的脾Xing若捡到颗芝麻定会夸成个西瓜,他要说一个时辰就可到达,那么很不幸,恐怕非得走到半夜。

“哗哗——”流水声入耳,有条瀑布自崖壁挂下,玉珠飞溅,瀑前有潭一方,其水清澈如镜。

安无倾一个踉跄瘫倒在水潭前,大口喘气,用手掬了些水,一口喝下。

九重停在一旁,大是不解:“女人,才不过走了半日……”

“是四天!四天不吃不喝,你倒是试试饿得前胸贴后背,还要被人赶着走路的滋味?”安无倾打断道。

九重蹲下,凑近道:“魔是不需要进食的,我们可不像人那么娇气,只要每日吸取月精即可。”

安无倾两眼一闭,半死不活道:“反正我是打死不走了,若我断了气,烦劳你将我尸体拖去那处吧。”

从九重不怎么严实的口中,她得知此番他是要将她带去阙之月的总坛,那里被唤作“月缺之境”,是个极秘密的去处。蚀炎果虽已被她香入腹中,但只将她一身血肉投入丹炉熔炼,药力依旧足够。

想到这处,安无倾手抚上瘪瘪的肚子,蚀炎果不亏为珍品,才只小小一枚,就令丹田的真气充盈,如有时间好好炼化,即使不能马上飞升,她的修为也将一日千里,迈上一个崭新的层次。

可惜对一个死人来讲,一切都没有意义。无论是饿死在这处,或是去到魔族老巢,被投入锅炉蒸煮,等待她的都是死局。

九重拧眉道:“女人,我去帮你弄些吃的,别妄想逃跑!”他继而使了个定身术,起身走去。

刚走了两步,他又回头道:“对了,你们人平常吃的东西都长什么样?”

……

大半个时辰后,安无倾的眼前摆了一摊杂物,她拿起一截粗壮的树根,又嫌弃地丢到一边。

跟前的那人道:“你说的地瓜,我遍寻不着,看到这个圆鼓鼓的,与你形容的差不多,不如先将就用着?”

安无倾几乎背过气去。差不多?差远了才是,这要多饥不择食才能将树根替做地瓜。

望着九重那恳切的目光,她无奈只得低首从一堆废物中挑拣了半天,寻着一支比葱根略细的嫩笋,掰开笋皮,咀嚼了起来。

见九重的视线一刻也没离开自己,二人大眼对着小眼,安无倾着实尴尬,遂起个话头道:“据说你们魔族样貌都很出众,这里四下无人,你为何不换掉这张面容。”

九重疑惑:“这幅模样不好吗?”

“难看得紧!”安无倾实话实说。

九重“哦”了一声,淡淡道:“是吗?可我却偏爱这身形貌,在人间搜集情报,于身份上容易暴露,当你为各路修士追杀,走投无路的时候,就会觉得一身耀眼的装容才是真正的**!”

他又笑道:“不过要好看,也很容易!”

一个旋身,回过头时,那张貌不惊人的面孔业已不见,取得代之的是张美人脸,这种美令人窒息,却非曲拂衣,青云那样的俊美,而是极富阴柔之美,眼波流转,眉宇间流露的妖娆更胜绝代佳人。

他微微笑道:“如何,是不是很美?”

安无倾摇了摇头,点评:“美则美矣,不过有点娘娘腔……”

九重也不气馁,又一个摆了个姿态,变作了留有美须一绺,身形健硕,英姿勃发的男儿。

安无倾托着脑袋道:“你原来长得什么样儿,这些脸再好,总归不是自己的。”

九重自嘲地一笑,意味深长道:“如我这般时常换脸的,年长日久,发觉哪一张是自己的脸都快淡忘了,容貌于我而言就如浮云!”

日日以其他面目示人,久到连自己的容貌都将遗忘,他该是以如何的心情说出这样一番话?安无倾此时觉得面前的九重,不再是师门长辈们口中冷血邪魔的化身,他也会迷惘,有与人相似的情感。

她扬起下巴,坚定道:“世上每个生灵俱是独一无二的,人有时会在做一些事时迷失自己,忘却初衷,可不管你化作谁的样子,你就是你,谁也无法替代!”

“女人,你挺有趣的,我倒有些舍不得让你去见尊主了。”九重的眼中有了些许柔光:“可惜……”

或许原本就没有期待,听到这话安无倾并不失望,只随口道:“看不出你对你们那位尊主还蛮忠诚的。”

九重不以为然,冷哼道:“我并非效忠于他,我效忠的是魔帝沧破,唯有魔帝那样雄才伟略,傲视群仙的君上,堪能统领魔族,他是天生的王者!”

“沧破”这个名字,安无倾不太陌生,她的师父天琼子虽无缘见过这位传说中几乎倾覆天地的绝世魔头,却时常对妖魔两界驰名人物评头论足,特别沧破当年的“丰功伟绩”,在他的口中可以说上三天三夜。

据说这位魔帝形貌甚伟,一头青发可围住座小山,眼睛大得如两轮红日,双足更比绿萝岩大殿中的巨柱要粗壮得多。

只是这样英伟的人物,必然不容于天地,传言万年前神魔一场大战,魔帝已在那时陨殁了,此后魔族群龙无首,才会沦落到如今这个境地。

她这样想着,脱口道:“受你这样敬仰,魔帝他老人家在九泉之下该是万分欣慰吧。”

“他没有死!”

九重斩钉截铁的一句话,令安无倾心弦大震,莫非道门中人千百年来所确信的传言是个弥天大谎?

她侧过脸,身畔九重又变换了容颜,这一回是个眉目疏朗的青年,眼如黑曜,额上饰着一道月牙形的纹路,左眼之下有一细细伤痕一直延伸到嘴角,虽有伤痕,但却丝毫不影响他的容貌,一身衣带无风自飘,超逸有仙家倚风之态。

这才是他原本的形貌。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