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仙途卧龙

更新时间:2020-03-23 09:08:48

仙途卧龙 连载中

仙途卧龙

来源:落初 作者:酒狂自负 分类:仙侠 主角:宗古塔 人气:

《仙途卧龙》是酒狂自负写的一本仙侠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仙途卧龙》精彩章节节选:仙路漫漫,少年陈默几经转折,以残损的灵脉资质重踏仙途,历经无数坎坷风雨,艰难的走向修真界的巅峰。当仙缘与危机接踵而至,如何倾轧求存?阴暗与诡谲袭来,又将怎样规避?斗法、炼丹、元婴、蛮族、飞升……且看他如何从名不经传的低等散修,成就一代仙界至尊的故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陈默能感觉到,距离他灵气彻底消失的日子很快就要来临,可能再过半个月左右,他所有的灵气经脉都会被身体中的邪异黑块堵住,再次沦为凡人,这一点,曾经拥有炼气八层修为的他是万万不能接受的。

这一点,陈默来到秦风郡的时候就知晓了,于是他准备了两条路:

第一条,借助柳青给予的玉佩,顺利进入陈家,在府内利用一切资源,发展出自己的事业,同时学些武技防身,另外凑齐一大笔银两购买天材地宝用来淬炼肉身,保证了生存的前提下,徐徐图之,

第二条则是他的后路,利用自己剩下的炼气一层修为,先拿下贫民区的一部分区域,靠武力镇压一些小喽啰,收取保护费迅速扩充名下产业,也能够长期的获得银两,以待不时之需。

有些炼气修士可不会这么想,他们如果遇到与陈默一样的状况,要么以铁血手段清理贫民区,整合所有区域,或者潜入城中某大户人家来一番洗劫,都能迅速达成目标,

可陈默不同,炼气一层的修为实属太低了,几十个武林高手一拥而上他便有性命之忧,去冒险照量未知的敌人,不如先拿下一部分稳定,偷窃也是同理,他实力本就不是多高,还中了邪异之毒,遇到林伯这种炼气三层的修士,打起来还不一定谁胜谁负呢,何必要行这种赔本之事?

再说,这种大户人家丢了数量巨大的财产,肯定是要报告官府的,惊动了坐镇的炼气十层修士,陈默就是再有算计,也定难逃一死。

总之就是一句话,没了修为就老老实实,别再高调了,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陈默心中默默盘算着,一晃也来到了珍宝阁,他心中一笑,还好之前在古塔宗无事看的闲书起了作用,那些作画的奇淫技巧都是在外门弟子的交易摊位上购买的,一开始陈默用灵力加持着作画,再后来,熟练了没有灵力也可以画的与顶级名家相差无几。

可能我天生就比较有画画的天分吧,陈默心想。

下午时分的珍宝阁没有什么顾客,陈默在柜台后坐了一阵,没有人光顾,便收了铺子离开了这里,准备回贫民区再行计算。

....

快活楼内,楚真天与两名美貌少女大被同眠,梦里也是一片舒适,新来的技艺还跟生疏,不过他就喜欢这种的,折腾了一个多时辰,可算满足了两名美貌少女,昏昏沉沉的睡下了。

但没多久,一声轻咳从耳旁传来,又不太远,他猛的一惊,骨碌的赤身挺起,眼神死死的盯住了离他一丈处的青年。

两名身着薄纱的美貌少女也被楚真天冷不丁的举动惊醒了,同样看到屋内有一名白衣青年,不禁吓得要尖叫出声!

“啪...啪!”

不待她们喊出来,陈默两指一弹,两粒小石头点了她们的昏穴,两名美姬又直挺挺的倒下了,彻底的沉睡了过去。

楚真天冷汗直冒,以他的警惕性加所学的功法,此人居然能悄无声息的潜入房间内,是不是意味着杀他也易如反掌....

“你在找这个吧?”

青年看到楚真天阴沉的脸色,微微一笑,在桌下取出了一把碧绿色的佩剑,拍在了桌子上。

这把剑不是他的,却令楚真天脸色更是一变:“冷哲的剑!”

他与冷哲有过几次摩擦,相互交手下谁也奈何不了谁,对于这佩剑,他又怎么能不眼熟?

“不好意思,拿错了,你看这个是不是你要找的东西?”

青年像变戏法似的,又掀起桌布,在桌子下面拿出了一把匕首,叮叮咣咣的摔在了桌子上,在夜明珠的照耀下,‘杜’字清晰的刻在匕首的精钢上,闪闪发亮。

“杜航的匕首!”这一次,楚真天不禁惊呼出声,论实力,杜航在东部贫民区是当之无愧的第一,没想到面前的青年居然能下了杜航的贴身武器,结果已经不言而喻。

杜航和冷哲,要么被他杀了,要么被他收服了!楚真天心中一分析便得出了答案。

没错,眼前的青年不是别人,正是最近四处奔波的陈默!

“忘了告诉你,赵平不识抬举,已经被我送了下去,以后你们应该称呼东城三君子了。”陈默呵呵一笑,抛出了这么一句话。

楚真天呼吸急促,想起了最近贫民区的传说,也是书生打扮,与眼前的身影重合...他强忍住内心的恐惧道:“野狗吴震和林老大也都是你杀的了?”

“野狗吴震?”

陈默的记忆里好像没有这号人,他只记得自己杀过一个束发拦路抢劫的流氓:“如果是脸上有道伤疤的那个流氓叫吴震的话,那就是我做的了。”

楚真天深吸了一口气,对方如果要杀自己,就不会废话这么多,当下理了理思绪,道:“前辈想让楚某做什么,尽管说吧!”

陈默笑了,这才是他想听到的答案,收起了桌上的匕首和碧绿佩剑,一边收拾一边说道:“明日东城四百七十七号,我在那里等你,你是聪明人,别做傻事。”

说完,陈默起身,在楚真天的注视下推门而出,他离开后,这屋内压抑的气氛才缓缓的消退,楚真天如同从河里捞出来的一样,浑身都湿透了,只有他自己知道,这是从鬼门关里走了一遭...

...

一辆华贵的马车风尘仆仆,穿过了秦风街,又行驶了一阵,在陈府门前停下。

陈府的众家眷都在门口迎接着,最前头的是两名中年妇人,虽然脸上有些皱纹,但细细品味,都能看见年轻时的姿色出众,这是陈府的大夫人和二夫人。

在后面,就是一脸冷峻的青年,名曰陈峰,大夫人刘氏所生,天生灵根,经过天材地宝淬炼的准修真苗子,因他心态上的转变,也由此对其他凡人有些看不起的感觉。

冷峻青年不远处,是一名身穿丝绸的青年,眼神滴溜溜的在四周不断地打量着什么,颇为机灵,这是陈家的二公子陈项,他身后是温婉的陈佳,这两人皆是二夫人李氏所生。

在靠后,那就是林伯和一众家丁下人丫鬟了,队伍足有几十人之多。

陈家家主陈启是一名中年人,体型匀称,虽已年近半百,但眼神中的精芒是掩盖不住的,他掀开车帘,走出了马车。

“爹!”

“恭迎老爷!”

众人齐声喊道,陈启面部表情动也不动,扫了一圈众家眷都在,便带着他们回府了。

在正殿,众家眷分主次尊卑坐下,林伯双手垂在前,候在老爷一旁,陈启徐徐开口,对众人说道:“我离开这些时日,家中可有异常?”

“禀老爷,家中并无任何异常。”大夫人刘氏回道。

“那就好...”陈启缓缓道。

“只是峰儿的事情...”刘氏有些犹豫的开口,被陈启打断:“我自由安排。”后者听罢,就不在言语了。

一家人又说了些产业的事情,这回倒是二儿子陈项与陈启对答,有些事情居然回答的有理有据,令陈启多看了几眼。

“项儿做的不错。”陈启眼神中透露着欣慰。

至于陈峰,坐在座位上一语不发,眼神不知道在打量着什么,陈启没有与之交谈,又说了些家里的事情,便遣散了众人,他自己则与林伯回到他的府邸。

“老林,最近府内没出乱子吧?”两人前后脚走着,附近无人,陈启蓦然开口,朝林伯问道。

“有。”

陈启呵呵一笑:“说来听听,”

陈启见林伯还是这么淡定,这说明事情已经摆平或者还在他的控制之内,也不担心。

“珍宝阁新来了一位画师,借着给三小姐画画的机会,在您的书房留下了一样东西...”说罢,林伯将那块玉佩递了出来。

陈启还是笑呵呵的,但看到玉佩后,古井不波的脸上首次神色巨变!惊愕的望着手里的东西喃喃自语:“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林伯也发现了这位反应不正常,当下一股灵力拍在了陈启的肩膀上:“怎么了老爷,有什么不妥吗?”

在灵力的维持下,陈启的心态有所缓和,但还是有些不可置信:“...难道是他来找我了?”

林伯疑惑:“他?老爷说的他是指谁?”

陈启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那画家年纪多大?”

“目测在十八岁左右,”林伯想了想回道。

“是不是与我有些相似?!”陈启说出了这句话,林伯再傻也明白了是什么意思,也同样的吃惊道:“老爷,您是说...”

“马上查清此人在哪里!我要亲自去看看!”陈启紧紧的捏着陈默扔下的玉佩,朝林伯说道,后者连忙应下,

“对了,此事秘密进行,不要告知第三人!”陈启想了想,又补了一句。

......

清晨,朝阳初起,贫民区一片寂静。

楚真天寅时出发,已经在四百七十七号的门前等了约莫一个多时辰了,始终不见那白衣青年来见他,心情有些压抑,要是说好了有什么事倒也不会这样,什么都不说反倒让他紧张起来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