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强娶娇妻:绯闻三少只婚不爱

更新时间:2020-05-23 01:56:55

强娶娇妻:绯闻三少只婚不爱 已完结

强娶娇妻:绯闻三少只婚不爱

来源:落初 作者:情归何处 分类:玄幻 主角:盛夏沈易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强娶娇妻:绯闻三少只婚不爱》是情归何处最新写的一本玄幻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盛夏沈易,书中主要讲述了:新婚之夜,他掐着她的脖子,“盛夏你该死!我现在就掐死你!”酒吧买醉,他抱紧她的纤腰挥汗如雨,“做什么你这妖精要生成这样?!”离婚当天,他逼她在协议书上签字,“怎么?是不是我技巧太好你舍不得了?!”当众羞辱她,她忍;婚内强X她,她忍;甚至最后用计逼她离婚,她也能忍。可她坚决不能忍的是,凭什么离婚了他还总在她眼前晃荡?“沈三少,人要脸树要皮,好马不吃回头草。”“小心肝,哥哥属兔不属马,三少我最爱窝边草。”感谢作者曦景精心制作的封面么么哒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沈家是豪门世家,每个院子都配有家庭医生,更不用说像沈易这样的家主接班人。

医生很快就来了,直接进房帮沈易检查左腿。

盛夏趁着刚才找了件衣服套上,这会儿二话不说的跟着医生进了房间。

一进房间迎面飞来一个茶杯,她反应迅速,本能的向左边跳开,杯子摔到地上,啪的一声碎成几瓣。

“滚!”沈易躺在床上低声的骂她。

盛夏缩了缩脚,见他已经转过了头,轻手轻脚的走过去帮助医生。

半年前,一场车祸,不仅成了沈易的噩梦,也是盛夏的噩梦,虽然盛夏是肇事者。

那一天朋友聚会她喝了点酒,开车回家的时候脑袋非常清醒,车子一上高速,整个脑袋开始发懵,车子在她手中变得横冲直撞,最后蛮横的撞上了从拐角处窜出来的一辆车。

不幸中的万幸,她全身都是皮外伤。

相比之下,被撞的另一方,沈易和他的未婚妻白若情况就非常糟糕。

沈易的左腿粉碎Xing严重骨折,身上也有不少地方轻度骨折,但沈家财大气粗,总算把他的腿保住了。

白若的情况是最差劲的,撞到了脑袋,变成了植物人,之后的大半生要在床上躺着度过,医生说过,苏醒的可能不是没有,但很小。

也赖不得沈易恨他,换做任何一个人都会恨她的吧?

“三少NaiNai,老爷和太太来了。”

张妈在门口说道,惊醒了陷入回忆中的盛夏。

她应了一声,收拾着准备出门迎接,就听见门外响起了一阵脚步声。

她直起腰,乌泱泱的人群瞬间让卧室变得狭小。

沈家人的消息从来都是传播的这么飞快,这么一小会儿的时间,又是大半夜的,全家人竟然都赶了过来,没落下一个。

“爷爷,NaiNai。”她走到一群人面前,低下头开口道。

有人还在碎嘴说着什么,盛夏这半年来听的够多了,只是抿了抿唇。

沉默片刻,那五官端正,神情威严的老爷子才重重的嗯了一声。

老爷子绷着脸扫了一眼凌乱的房间,再次开口气势逼人,“盛夏,这是怎么回事?”

盛夏把头低的更低了,没有说话。

这个时候,人群中有道声音凉凉的说道,“还能怎么回事?我看这盛夏啊,八成是想让易儿变成个瘸子才高兴吧!这个害人精!”

“谁知道她安得什么心!撞了一次还不够!就知道这女人最恶毒了!”又有人接口。

“可不是!白若那孩子那么好都被她害成了那样!”更有人明目张胆的提起了这一茬。

盛夏双手垂在身前,手指不停的搓揉着。

难听的话一句一句朝着她的心口刺,尽管已经听了太多遍,但还是很刺耳。

“我…爷爷……”她缓缓抬头,刚说一句话,忽然被人打了一巴掌!

“贱人!”来人呸了她一口,说着又要上手朝她的脸上抓去。

盛夏不敢对来人反抗,本能的向后退了一步,那人却不由分说的扑到了她的身上!

“我们沈家欠了你什么!你要把易儿祸害成什么样子才安心!!你说!”

盛夏心里一酸,脸上被这个妇人打的火辣辣发烫,抬头看着这个自己的婆婆,她挺了挺后背,“妈…不是……”

“谁准你喊我妈?你根本不配做我的儿媳妇!”女人丝毫不领情。见她退后,自己个子又没盛夏高,冷哼一声,站在原地。

“沈太太……”

“闭嘴!沈太太也是你这个祸害喊得!”妇人这次直接截住了她的话,根本不给她留任何面子!

“像你这种身份卑微的人家,要不是这件事,你能跟我们沈家攀上关系?!谁知道这件事是不是你故意的!”

咄咄逼人。

从见到沈易他母亲冯雅兰的那一刻起,她对她一直是这个态度。

不过盛夏也知道,这赖不了任何人,换做是她,也不会对一个险些杀害自己儿子的凶手客气一分一毫。

“够了!”老爷子猛地把拐杖重重砸在地上,一声怒斥吓得一群人全部都闭了嘴,悻悻的垂下了脑袋。

“盛夏留下,其他人全部滚出去!”

老爷子用了滚这个词,众人心领神会,知道这是真生气了,当即也没人再留下捅火药桶,一时之间一窝蜂的都涌了出去。

冯雅兰没动,揣着手站了一会儿,忽然朝着沈易走去。

“雅兰,你出去。”老爷子皱了皱眉,声音低沉。

“爸,我看一眼易儿。”

在这种大家族里,家主的地位是很高的,几乎没人敢不听家主的话,冯雅兰当然不敢做这个例外。

看了一眼沈易,医生说伤势已经处理好了,她又叮嘱了一番,这才离开。

临走前,恨恨的剜了盛夏一眼。

盛夏缩了缩脖子,被她看的有点心慌。

房间里一时之间只剩下老爷子、沈易和她三个人。

盛夏没有那么紧张了,见老爷子坐在了沙发上,赶忙倒了一杯茶送上去。

老爷子接过茶,抿了一口,目光在沈易和盛夏身上扫了一下,“说说吧。”

老爷子要知道今天晚上是发生了什么事,虽然明眼人看也知道,两个人估计是动手了。

沈易没说话,偏过脑袋,不回应。

盛夏被问的喉头一噎,顿了顿把脑袋低的更深,“爷爷,对不起。”

除了这句话之外,对于动手打架一概不提。

老爷子也不说破,跟两个人耗了一会儿,从怀里拿出旱烟点燃吸了两口,“盛夏,你该知道你为什么嫁过来?当初我是怎么跟你说的?你是怎么跟我保证的?”

她当然知道为什么嫁过来!

车祸之后,沈易的腿虽然说是保住了,但是短时间内也是恢复不了的,什么时候能完全恢复就连医生都说不准,少则一两年,多则十几年。

她嫁过来是要为沈易做牛做马的。

她没有选择,不嫁就要去坐牢。

以沈家在南城的势力,正和爷爷说过的一样,判她一百年那都不是不可以!

她不怕坐牢,她怕的是她全家都要完蛋。

“盛夏,你爸公司起步那会儿做过的肮脏事,我可都有证据,你嫁不嫁自己好好掂量掂量!”

这话是当初老爷子对她说的。

虽然她至今不明白为什么爷爷要让她嫁过来。

沈家不至于请不起高级护工。

换做是她,也不会把一个肇事者留在身边的,哪怕以戴罪之身。

可是既然老爷爷这么做,一定有他的道理。

况且,她根本没有选择。她不能让全家跟着遭殃,她只有嫁过来。

在嫁过来之前,爷爷让她保证,之后不管沈易如何对她,打她骂她,她都要忍着受着,坚决不能离婚。

就算日子过不下去了非要离婚,那也得是沈易提出来的。

可这才是新婚之夜啊,竟然就发生了这种事!

盛夏把下唇瓣咬的死死的,藏在袖中的手紧紧攥紧,指甲陷进肉里,痛得她倒吸凉气。

她犯了错,是戴罪之身。

所以沈易就算掐死她,她都应该兴高采烈的接受,谁让她错了呢?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