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雄霸八荒

更新时间:2020-05-29 01:57:16

雄霸八荒 已完结

雄霸八荒

来源:落初 作者:天枢 分类:玄幻 主角:林南林浩天 人气:

《雄霸八荒》为天枢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偏远的小镇,没落的家族,废柴的公子……  当林南得到那块布满灰尘的铁片时,绝对不会想到,他的命运,因此而变化。  这是一个标准的废柴流的故事,这是一场逆袭的盛宴!  千年的少女,诡诈的算计,热血的打斗……尽在雄霸八荒。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理论上是这样,可并非所有的商品都是一次Xing拍卖出去的,整个新光拍卖会长达半个月时间,陆续会有各种商品成交,至于通络丹将会在什么时间拍卖,老夫就不得而知了。”

“那也就是说,我还有二十天左右的时间,筹备那两百块高级灵晶。”林南低着头,一边喃喃自语,一边计算着时间。

“哈哈,老夫祝愿你能成功,但是你要切记,必须走正途,若是作Jian犯科,违背天理,老夫与你父亲绝对不会任由你乱来的。”林穆的神情再度变得严厉起来,身为林家长老,训诫后辈也是他应尽的责任。

“谢谢林伯伯,林南会谨记教诲的。”林南说完,正准备告辞,忽然又想起了什么,道,“但是在我去之前……”

没等林南说完,林穆已经心领神会道:“你放心,老夫不会告诉你父亲的。”

林南满意的点了点头,又是一番礼数上答谢,随后心满意足的告辞了林穆,踏上了回家的道路。

终于得到了通络丹的消息,林南的下一步计划,就是说服父亲同意自己外出游历一次,如果能得到方怡的帮忙,那就更好了。

就在林南暗自盘算的时候,一个熟悉的身影骤然挡住了他的去路,抬头一看,正是他的堂兄林拓。

林南很少遇见被林拓孤身一人堵住的情况,于是他下意识的左右张望了几下,在确定真的只有林拓一人后,他反倒觉得不太习惯起来。

“你的那些小跟班呢?”林南有意问道。

林拓脸色微微一变,却也没有当即爆发,只是冷冷说道:“今天来找你,是我们两个人的事情,不需要别人搅合进来。”

“哦?我们两个人之间还有什么事情吗?”林南有点糊涂了。

“废物,你不要以为每月小比打平了林泽,就能改变你在林家的地位,林涛的那一拳没有收拾了你,我可不会像他那样在阴沟里翻船。”

从林拓的眼神里,林南看到了强烈的杀气,这是他过去从未感受过的,迫使他立马摆出了“回峰掌”的起势,严阵以待。

“你放心,我不会在这里动手的,人人都知道你是林家家主的大公子,我在这里把你打死,岂不是自讨苦吃。”

在林拓的眼里,这就像是一场猫抓老鼠的游戏,从一开始,就注定了谁是赢家,谁又是那个必死的倒霉蛋。

“我不懂你什么意思。”

“那好吧,让我来告诉你这个废物。”林拓冷笑道,“还有三个月,就是林家的年终大比了,与月比的小打小闹不同,年终大比是评定后辈的重要审核,相互之间是不限制生死的,所以大家都会竭尽全力,我在年终大比上取走你的狗命,绝不会受到任何人的非议。”

林南听罢,就感到一丝凉意从脚底升起,顺着脊椎流遍了他的全身,空白一片的脑袋里不知道该想些什么,毕竟以他现在的修为,是根本不可能在与林拓的交手中,保留住自己的小命的。

看到林南失魂落魄的样子,林拓如愿露出了满意的笑容,与林南擦肩而过的霎时,还不忘用手拍了拍林南的肩膀,假惺惺“安慰”道:“还有三个月时间,好好享受自己短暂的人生吧,废物。”

林南仍旧毫无反应,甚至没有拨开那只厌恶的手掌,此时他的脑袋里只冒出了一个念头:即便不能战胜堂兄,也必须想尽一切办法,在三个月内练就保命的修为。

要达到这一目的,林南首先要做的,就是打通体内的两处经脉桎梏,于是如何解决通络丹的问题,就成为了他的当务之急。

林南恍恍惚惚回到家中,刚一进门,就闻到了一股刺鼻的药味,尽管已经司空见惯,但还是让他忍不住皱了皱眉。

方怡照常将一碗汤药递到了林南面前,同时还有一颗绿莹莹的丹药。

林南心里明白,这一定又是父亲不知从何弄来,为他改善体质的丹药,从小到大他已经不知道香服了多少,却全然不起作用。

“方姨,如果我有机会获得通灵丹,从此摆脱这些药材,你会帮助我说服父亲吗?”林南接过药碗和丹药,可没有像往常那样送进口中。

“你真的得到通灵丹的下落了?”方怡面色一凝,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

林南重重“嗯”了一声,脸上的恳求之色越发强烈。

方怡终于没能熬过林南的纠缠,最后还是答应了他,只要有机会,一定帮他在一旁敲边鼓,只是她没想到,这个“机会”会来得如此之快。

就在当夜吃晚饭的时候,林南就向父亲林浩天,提出了想要暂时离开林家,外出历练一番的想法。

此外,林南还为这次历练找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读万卷书,走万里路!

起先林浩天并未在意,一心认为林南只是一时兴起,三分钟热度,很快就会消停下来。

可没料到,这一次林南的态度极为强硬,几乎是死缠烂打,用尽了浑身解数,一副不到黄河心不死的架势。

与此同时,方怡也不失时机的旁敲侧击,她的理由很简单:林南现在岁数也不算小了,至今从未离开过青云镇,作为林家后辈,外出历练也是必要的成长过程,毕竟林家将来还是要交到他们这一辈人的手上的。

事实上,如果是林南单方面的请求,以林浩天刚强正值的Xing格,还真不一定会心软就范。

但是现在有了方怡的搅合,事情就变得不一样了。

林浩天向来就是那种吃软不吃硬的人,特别是对自己这个小姨子,更是没有什么抵抗力,这或许也是在林南的母亲亡故后,他内心深处的一种情感转移吧。

最终,在林南和方怡的两面夹击下,不胜其烦的林浩天总算一拍桌子,允诺了林南的提议。

但林浩天也绝不是放任自流的,在林南离开以前,就率先和他约法三章。

首先,林南不能离开青云镇太远,最远不能超出新光城。

林浩天提出这个约束,也是有他自己的道理的。

因为青云镇三面环山,只有一条大道直通新光城,且是人烟繁多的交通要道,在这两个城镇之间的范围内,不会有太多的危险出现。

这也刚好让林南称心如意,反正他的目标只是新光城,其他地方也不在他的考虑之中。

其次,林南必须佩戴上一枚林家特有的云纹指环。

这云纹指环也算是林家悠久历史的遗留产物之一,佩戴者只要身体受到重伤,林家家主与三位长老身上的四枚云纹玉佩,就会同时激起连锁反应,产生共鸣,预警危险。

林浩天这么做,也是为了保证林南的安全,毕竟林南是他的独生子,又是第一次只身外出,但凡发生什么意外,他也希望能够第一时间赶去救急。

最后,林南不能随身携带太多金钱,也就是所谓的灵晶。

既然是历练,林浩天不希望林南外出只是为了吃喝玩乐,另外,限制金钱数目,也是避免林南在外露富,遭人算计。

如此面面俱到的安排,身为一个父亲,林浩天也算得上是用心良苦了。

而此时林浩天无论说什么,林南的脑袋都点的如同小鸡啄米一样快,他的心思已然飘到百里之外的了新光城……

临行前,为了方便林南行事,方怡还教了林南一套独门绝技。

作为林家极少数从未修炼过的人,方怡也有她独树一帜的本事,那就是出神入化的易容术,无论是任何人物形象,通过她的手,都能易容得惟妙惟肖,而这一家传绝技,现在传承到了林南的手上。

当然,要在短短一天之内,教会林南全套易容术,那是绝对不可能事情,不过仅凭一点点简单的易容手法,已经足够林南蒙骗过大部分人的眼睛了。

带上方怡交给自己的一些易容工具,以及林家特有的云纹指环,林南踏上了前往新光城的道路。

这一次历练林南没有告诉任何人,就连唐小柔都被蒙在鼓里,因为他知道,要在短时间内赚取两百块高级灵晶,就必须运用一些非常手段,而这又是需要承担极大的风险。

年终大比迫在眉睫,可以说,这次林南外出,是抱着不成功则成仁的信念,所以他不想牵连到其他人,与他一起去冒险。

离开了青云镇,走在通往新光城的道路上,周遭时常会遇到一些往返于两个城镇之间的居民,有的是探亲,有的是行商,也有不少赶路的武者,他们大多和林南一样,是以新光城为目的地的。

混杂在形形色色的人群当中,林南有生以来第一次感到世界是如此之大,而事实上,这个世界远比他想象中庞大的多,小小的青云镇,只是他传奇人生的一个起步。

这条道路上没有多少岔路,基本只要顺道前行,就能直达新光城,这也是林浩天把历练范围定在新光城的另一个原因,至少林南不会因为迷路,而遭到不必要的麻烦。

在足足三天时间的日夜兼程后,林南终于来到了新光城外,仰视眼前高耸的城墙,这里果然要比青云镇气派繁荣得多,仅从这一眼望不到边的城墙来看,其占地面积就抵得上好几个青云镇了。

实际上,新光城的昌荣程度,绝不是一个占地面积能够概括的,当林南来到城门门口时,四周熙熙攘攘的人群,才让他真正体会到了什么叫做大城市。

林南生活的青云镇地处偏远,虽然人口也不算稀少,但平日里若没什么重大事件,也不会出现这种比肩叠迹的场面,而在这里,这就像是家常便饭一样天天如此。

走在川流不息的人群当中,林南几乎是被推着走进了新光城,迈着步伐的同时,他也在留心周围人们的谈论焦点。

在听罢了各种谈话后,最终林南得出了一个结论:新光城近期之所以会这么热闹,完全是因为新光拍卖会的缘故,随着拍卖会的日渐临近,这座城市里还将会涌进更多的人流,谁都想在这一年一度的盛典上,捞到些许好处。

不过话说回来,在这一片地界上,新光拍卖会的商品成色绝对属于上流,就连通络丹这类罕见的灵药都会成为拍品,可想而知,其他商品也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林南现在第一步要做的,就是找个地方先安顿下来,然后在细细打听有关新光拍卖会的具体事宜,只有了解了其详细规则,才有机会找出漏洞,想到囊括通络丹的方法。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想要在偌大的新光城内,找到一个住宿的地方,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林南带的金钱虽然不多,却也足够他在这里住上好一阵子了。

在这之前,林南先是找了一个僻静无人的角落,把自己浑身上下鼓捣了一番。

没想到,从方怡那里学来的易容术,那么快就派上了用处,只用了十多分钟的时间,林南就从一个十四岁的稚嫩少年,蜕变成了一个二十岁出头的潇洒公子。

随后,林南又取出了了一套,他临行前特意准备的装束,一身黑色劲装配上一条黑色斗篷,感觉就像匿藏暗处的神秘人物,或是某方大侠,这很是符合他的心意。

林南这么做的目的,一是为了出门在外,不让别人把他当成小孩子看待;再有也是满足一下他小小的虚荣心,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成为大侠的……

一切就绪以后,林南在新光成东南角的地方,选定了一个还算气派的旅店,名字也颇为霸气,叫做宗师阁。

林南自认为算不上是宗师,不过这家旅店,是距离拍卖行最近的一家旅店,而且既然他现在是“大侠”了,总该有点大侠的派头。

纵然写了是宗师阁,也未必只有宗师才能入住!

主意已定,林南大步迈进了宗师阁,可还没等他来到大堂,就被两个彪形大汉阻挡了下来。

“这里不是旅店吗?”林南迟疑道。

“是旅店。”其中一人回答道,措辞很简单,一点也不拖泥带水。

“那为什么不让我进去?”

“店规。”

“你们店规是不让客人进门的吗?”

“不是。”

“那为什么不让我进去?”

“店规。”

面对眼前这两个木鱼脑袋,林南差点气得背过气去,可问题是,现在该怎么办呢?

就在林南进退两难之际,一个苍劲的声音赫然从他背后响起,犹如鬼魅般毫无征兆,可见他的修为比林南高出不止一点点。

“哪里来的穷小子,堵住门口干什么。”

的确,林南现在的装束虽然有够独特,但横看竖看,也不像是有钱人的样子,被人称作穷小子也无可厚非。

林南回头望去,就看见一个头发花白,剑眉微翘的老者,体型稍稍有点发福,但仍能显露出他年轻时的俊逸影子。

“我只是想来住店,如果你们不方便,我可以换一家。”林南无意于和对方发生冲突,毕竟自己此行的目的,不是来与人打架斗气的。

“等一下。”

还没等林南转身离去,那位老者一伸手拦住了他的去路,想必这个店里的人,都有拦住别人不让走的习惯……

林南向老者投去了探询的目光。

“宗师阁从来都没有不方便的时候,只要是客人,我们一律欢迎,并且还会做到整个新光城最好的服务。”老者慢条斯理的说道,微昂着头,始终没把林南放在眼里。

“你们的店规不是不让客人进门吗?”林南此时也有些生气了,收住了本欲离开的脚步。

“那就要看这客人是什么身份了,我们宗师阁只招待那些有头有脸的人物,像你这样的穷小子,当然不会被允许进来。”

“有头有脸?这两样东西我也有啊。”林南一脸纯真,刻意装傻道。

老者剑眉一挑,发觉对方分明是在戏弄自己,一股怒气瞬间涌上面庞,盯着林南的眼瞳里几乎喷出火来。

“你小子是不是故意来找茬的?”老者全身的气劲隐隐窜动,似乎是做好了动手的准备。

林南定睛细瞧,这位老者的一身修为,至少达到了练骨境后段的境界,比起林拓来都有过之而无不及,再加上那两个彪形大汉,自己若是和他们动起手来,必定讨不到好处。

要是换成过去那个废物林南,这件事情或许便就此作罢了,但自从得到了星辰铁,让他的武技脱胎换骨以后,林南心底隐藏了多年的那份傲气,就开始悄然作祟起来。

假如就此离开,林南着实有点不太甘心。

“你们知道我是谁吗?”林南屹然挺起胸膛,朗声质问道。

在场所有的人都为之一惊,林南的这一句话,让他们不得不重新审视起这个黑衣青年来。

从老者的角度出发,林南全身的衣料粗俗,也没有什么稀世兵器,修为更是只有低劣的练皮境第一重,无论从哪方面看,都不像是哪家名门之后的样子。

不过开旅店的商家,最忌讳的就是得罪人,在没弄清楚眼前这个家伙的真实身份以前,他们还真不敢轻举妄动。

“请赐教。”老者双手抱拳,一改方才的鄙夷,恭敬的问道。

林南没有想到,对方竟能如此能屈能伸,看来这家旅店的待客之道,还真是与众不同。

叹服归叹服,为了争回面子,林南脸上不动声色的继续说道:“我乃是星辰圣人的关门弟子,这次特意带了家师的武技典谱,下山来参加新光拍卖会的,你们这样无礼,是不是不给家师面子?”

“星辰圣人?”老者脸上露出了困惑的表情,显然是对这个名号十分陌生。

这也难怪,因为星辰圣人这个名号,本就是林南胡编乱造出来的,来源于他掌心的那块星辰铁,既然要编,就得编一个响当当的名号。

“真是孤陋寡闻,你们难道连常年深居在魔兽山脉内,名满天下的星辰圣人都没听说过吗?”林南此时反倒表露出了一副轻蔑的神态,难得有鄙视他人的机会,他自然不会轻易错过。

“深居魔兽山脉……”老者的神情愈发迷茫了。

事实上,林南也是故意借了魔兽山脉的幌子,使这个谎言不那么容易被揭穿。

原因在于,常年布满各类魔兽,凶险异常,人烟罕至,若非是修为极高的武者,很少有人胆敢擅自闯入。

至今为止,魔兽山脉还有许多不为人所了解的区域,所以林南说星辰圣人居住在魔兽山脉内,他们也无从论证,没有人傻到会亲自前往魔兽山脉一探究竟的。

可林南不知道,他随口的一句谎言,却引起了那位老者的极度深思,在老者看来,一位不畏惧魔兽,能够在魔兽山脉常年生活,且还能护及徒弟的武者,其修为一定已经达到了难以想象的高度。

更何况,林南口口声声称其为圣人,更是彰显出那位武者接近大乘的境界。

给予综合考虑,老者还是相信了林南的话,说话间,脸上的表情,在一瞬间又从恭敬降为了谦卑,这让林南脑海中突然冒出了两个字:Jian商!

坦然接受了老者的低头哈腰,等林南转身再回到旅店大堂时,那两个彪形大汉早已不见了踪影,取而代之的,是一个貌美如花的女孩。

女孩约莫十七八岁,一席贴身的绣花旗袍,将她凹凸有致的身材表现得淋漓尽致,旗袍侧面,几乎高到大腿根部的开叉,露出两条若隐若现的雪白美腿,白花花的肉欲感觉,刺得林南一阵眼晕。

“公子,请随我上楼。”

当女孩的吴侬细语飘进耳蜗的时候,林南仿佛感到全身的骨头都为之一酥,这下他终于体会到,宗师阁对于穷小子和公子哥之间,那种天差地别的待遇了。

本着言多必失的原则,林南赶忙跟随这位美女侍者上了楼,直到他跨进房间,关上房门的那一刻,他才愕然惊觉,自己忘了问房钱了!

管他呢,既来之则安之,赶了那么多天路,先美美的睡上一觉再说。

要说方怡的易容术还真是奇妙,任凭林南在床上睡了一宿,妆容依旧完好无缺的附在脸上。

根据方怡当时的描述,以林南临阵磨枪学会的手艺,一次易容最多可以保留三天,而若是换成方怡本人,这一时效则可以长达一个月左右。

简单洗漱后,林南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取出一枚空白的玉简,重新创作了一篇“回峰掌”的武技典谱。

既然已经夸下海口,称自己是带着星辰圣人的武技典谱来的,林南总该有所交代,而这也是林南唯一能拿得出手的武技典谱了。

有了上一次的经验,林南这次可谓是轻车熟路,只用了短短两小时的时间,就写完了这篇武技典谱。

“但愿这玩意儿能蒙混过关。”林南握着那枚玉简,如同握着一根救命稻草。

走出房间,在众多男女侍者的注目礼中,林南略有些仓皇的离开了宗师阁,从未受到过如此礼遇,一时待遇太高,还让他有些难以承受。

拍卖行就在宗师阁的北面不远处,只隔了两条街道。

临近星光拍卖会,街道两侧的商贩络绎不绝,吸引了不少行人驻足观望,讨价还价之声此起彼伏。

林南现在的心思不在此处,也无心留意那些商贩的商品,只是埋头赶路,马不停蹄的来到了拍卖行的门口。

整个拍卖行足有十余间楼亭组成,从正面望去,形成了一个巨大的U字形,气势宏大,饶有一股气香山河的霸气,称得上是新光城内最气派的建筑了。

料想,新光城最大的特色,就是一年一度的新光拍卖会,整个城市的经济命脉,都依附在这之上,所以拍卖行在新光城内的地位举足轻重,哪怕是这里的城主,也得敬畏他们三分。

相比起街道上的杂乱喧哗,拍卖行内部则井然有序得多,虽然人也很多,但是不同的客人,被分别带领到不同的房间,但凡有些价值的商品,绝大部分都是隐蔽交易的,只有一些细小不值钱的物品,才会在大堂内直接交易。

按照规定,在新光拍卖会正式开始的前一天,所有人都可以向拍卖行推荐自己的商品,至于最终是否入选,则由拍卖行统一讨论决定。

一旦确定入选的商品,拍卖行将即刻代为保管,并与卖家签订一份交易协议,协议的内容无非是有关底价,以及彼此分成的细则。

此外,若是商品在被拍出以前遗失,拍卖行也将会以一个商定的价格进行赔偿,当然,这种情况历来很少出现,整个新光拍卖会历史上也仅出现过一次。

在了解了拍卖会的大致流程后,林南决定先不急于拿出那枚玉简,而是在拍卖行内兜兜转转,先实地考察一番。

幸运的是,林南下意识里的这个决定,真的派上了用处!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