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诸天藏道

更新时间:2020-05-31 01:40:38

诸天藏道 连载中

诸天藏道

来源:落初 作者:五步修寒 分类:玄幻 主角:李老爷爷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诸天藏道》的小说,是作者五步修寒创作的玄幻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三域大乱,修真界风起云涌。  家门不幸,李藏刀机缘踏入修真道路。  师门惨遭毒手,藏刀漂泊。  鬼蜮深处独自闯,一刀在手天下有。  修真巨变。  上古巨魔再现寰宇,元气充盈天地之间。无数天才妖杰出现。新老一代的强强对话。大道藏于九天之上。  隐世宗门出世。  三宗两门占青天,至尊一殿霸九海。  不管怎样,后世的修士也许记不得李藏刀这样的人,但是十万年来,他最强。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李藏刀自香草镇学堂又吃了一顿戒尺,理由自然就是李藏刀的那句敢问夫子何为仙?夫子自然也以为李藏刀在嘲弄于他。二话不说就是一顿戒尺。

李藏刀也没了心思,直接就是回了山上的家。

山上和平时没有什么区别,就是多了点雾气,李藏刀径直向半山腰的家中走去,没有走到家中就闻到一股肉香味,李藏刀鼻子一嗅,熟悉的肉香飘进鼻子中,父亲又在做自己最喜欢的熊肉了。熊肉极其难得,李藏刀一年也吃不了几回,主要是李藏刀父亲只是个寻常的猎户,想要狩猎到一只熊是非常难的。

这只熊还是父亲机缘巧合之下,在大雪封山的时候无意中狩猎到的一直受伤的熊,一直从年前吃到现在。

“父亲,我回来了!”李藏刀高兴的蹦进家门,对着父亲傻傻的笑着。

“傻孩子,洗洗手过来吃饭。”李父也笑着和儿子说。

吃完晚饭,天色彻底黑了下来,李藏刀和父亲打声招呼,就往山上的庙里走去,自从上次遇见白袍老爷爷之后,随着年龄的增长,李藏刀愈发的觉得那人的神奇之处,不说他那神乎其技的杀人手段,哦,不,斩妖除魔手段,李藏刀这几年从镇上的老人处了解到,山上是会有精怪出没的,为了防止它们出来害人,很多名门正派的修士都会出来斩妖除魔,估计那老爷爷就是这样的人。

不说那老爷爷神奇的斩妖除魔手段,就单单他最后离开时御剑飞行的手段就是李藏刀向往的。所以李藏刀这几年有事没事的就会想山上庙里走走。期望可以再遇见那个老爷爷。走的多了,就连李父自己也不怎么管了,反正庙就在那里,李父也不着急。

夜色四合,本来看起来不怎么浓的雾气也变得越来越浓,李藏刀飞快的跑到庙里面,庙里和几年前没有什么区别,倒是又破败了不少,本来还有点模样的塑像现在看的也不是很清晰了。庙里倒是整洁了不少,李藏刀主要是看庙里有点乱,自己没事,也就帮忙着收拾了一下,现在看起来,庙里也就破了一些,其他的都还好。

李藏刀没事情做,就盘坐在无名塑像的下面,然后迷迷糊糊的又在这边睡着了。李藏刀睡着的时候,山外面的浓雾似乎更加的浓了,不过因为是晚间的关系,没有人注意到。

睡在无名塑像下面的李藏刀不知不觉竟然又做起了梦。而且这个梦还不同于以前的梦。李藏刀在梦中已经意识到自己进入了梦境,很清晰的知道了自己此时的状况,但是就是醒不来。梦里乱七八糟的什么都有,李藏刀感觉快要窒息了。不过,自己还是醒不了。

李藏刀四处乱撞,最后竟然走到了一条充满白色雾气的小路上,小路上什么都没有,没有前路没有后路,周围也是白茫茫的一片,李藏刀只能迈着步子向着感觉中的前方走去,走一步看一步。但是走过的路很快就没有了,再回头的时候又和之前没走之前没有什么区别了。

李藏刀越走越慌张,慌不择路之间,李藏刀竟然又见到了无名庙宇。和半山腰上的一模一样。李藏刀顾不得其他,快步向前,踏了进去。

无名庙宇外面和之前见到的没有区别,不过进去之后就有了明显的区别了,本来没有丝毫光亮的塑像,现在变得金光闪闪的,没有样貌的塑像变成了一个英气逼人的年轻人的塑像,身披白袍,手持一个拂尘,正在对战一个身着黑甲,满身缠绕黑气的人,那人满面刺青,刺青呈黑青色,在那人脸上流动,不用看就知道这不是个好人,李藏刀这时心想。

两人明显是注意到了李藏刀得到来,但是两人都没有说话,李藏刀估计是两个人势均力敌,不能有丝毫的分心,要不然就会给对方可乘之机。

二人没有理会李藏刀,李藏刀也不敢随便乱动就这么站在门口,僵持在那边。时间就这么点滴点滴的过去了。

最后还是那满脸黑色刺青的人忍不住动手了。只见他右手中弯刀向那年轻人一挥,一道带着凄厉叫声的乌光就朝白袍男子笼罩而去。同时左手屈指一弹,一道青光也快速向他而去,到眼前一看,原来是一条青色的锁链。

白袍年轻人倒是一点也没有畏惧,手中拂尘一闪,大片白光闪出,罩着自己的同时还有一大片向着那黑甲男子而去。白光速度极快,黑甲男子躲避不及,被击中胸口,白光与他的黑光相遇,发出嗤嗤的声音,同时黑甲男子也发出一声短促的凄厉叫声。

白袍人见到白光奏效,脸上一喜。随即捏了个法诀,一柄巨剑从白袍人的头顶浮现,巨剑带着一大股白芒冲向黑甲男子,黑甲男子还是躲避不及,被击中了。

巨剑穿胸而过,不过黑甲男子只是惨叫一声,并没有血液出现,巨剑之后,黑光一阵翻滚,最后黑甲男子胸口的血洞竟然消失了。

不过明显看起来,黑甲男子虚弱了不少。

“谛泞,你这是找死,还敢出现在修真界?”白袍人淡淡地说。

“青玄牛鼻子,我才不管你们这帮臭道士呢。把幽冥界的九幽锁打开,我就走,不然我还会再来的。”叫谛泞的黑甲男子沙哑的声音在庙里回荡着。

“哼,不知所谓。我看你是找死。”说完青玄抬手就是一道法诀,浮在半空中的巨剑又冲着谛泞斩杀过去,谛泞左突右闪的,就是摆脱不了。

“这是你们逼我的,再出不了幽冥界,我都要死了。桀桀桀,你们不是自诩名门正派吗?我看你们现在怎么办?”

谛泞桀桀狞笑,伸手自怀中掏出一团乌光,乌光在不停的闪烁,谛泞把这团乌光抛向空中,乌光在空中不断的变化着形状,并且越变越大。最后竟然撑破了了这破庙,乌光很快化为一座长约十丈,宽约三丈的巨型木盒,木盒上有点点荧光闪烁,大片大片的符文在木盒的四周翻转。

哗啦啦。

七条藏青锁链从木盒的背面延伸出来,锁链散发着红光,李藏刀看了之后竟然有种呕吐的感觉,七条锁链很快就缠绕住木盒,然后木盒就这么降落在谛泞的手上。

降落在谛泞手上之后,木盒有所变化。并且不断缩小和收缩着光华。等到落在谛泞手上的时候,已经变化为三丈长半丈宽的木盒了。并且没有一点光芒。符文也是一点都看不到了。

李藏刀细细一看,那不是个木盒,是个黑色的棺椁。

李藏刀思量之间,谛泞就把黑棺给扔了出去。并且大喝一声:

“破!”

黑棺旋即快速击倒无名塑像,然后在空中不停的旋转,大片黑色波纹散发出去,向着山下的小镇辐射过去。

李藏刀光顾着注意黑棺,没想到砰的一声被倒下来的无名塑像砸到了。

李藏刀大呼一声,吾命休矣。然后李藏刀就没有知觉了。

等到李藏刀再醒的时候又已经回到了家中,问父亲,父亲也说,就在庙里找到自己的,当时发现自己盘坐在塑像下面睡着了,就带着自己回家了。

李藏刀这才想起梦中所遇到的事情,遂问父亲:“山上的庙怎么样了?”

李父不解:“什么怎样?不是好好地在那边吗?”

“没有倒塌?”

“没有。”

听到父亲这般回答,李藏刀疑惑不止,难道那真的就是一场梦不成?但是未免也太真实了吧。

李藏刀跑到半山腰上的破庙,两眼望去,果然没有倒塌,虽然破损严重,但是没有倒塌,李藏刀清晰的记得在梦中破庙被黑棺给击中并且倒塌了?

怎么会这样?

李藏刀跑进庙里,庙里也和之前没有什么不同。细细观察之后,李藏刀终于发现了一个不一样的地方。

其实应该早就会被发现的,只是李藏刀自己没有注意而已。

那无名塑像不再是破旧的样子了,已经变成了一个身着白袍的年轻道人的模样,和李藏刀在梦到遇见的那白袍人没有什么区别。

李藏刀知道那不是梦,是真实的了。不过,自己被塑像击中怎么会没有事情呢?

诶,不管了,总之没事最好了。

“吼吼吼”

李藏刀还没出庙门口就要听到山下一阵晃动,紧接着就是一连窜的吼叫声。李藏刀没有听过这种声音,不似野兽,但是也不像是人叫出来的。

由于担心父亲,李藏刀急忙向山下跑去,跑下山的途中,那种奇怪的吼叫声也越来越多,大片大片的叫喊着。

不多时,李藏刀就跑回了家中,家门紧闭,没有什么异常的,院子里也安安静静的。李藏刀长出了一口气。心底暗呼,还好没事。

“父亲,我回来了。”

说完就打开了院门。李藏刀抬脚就走了进去。不料,一道黑影携着一股暗风迎面袭来。李藏刀躲闪不及,脸上被切开一道长长的伤口,伤口上鲜血直流。

李藏刀顾不得其他,身体就地一滚,闪到旁边。那黑影又扑了过来,李藏刀招架不及,后背又被划开一道血口,血染红了长衣。

李藏刀心想什么情况?难道Xing命不保?

等了好长时间,不见黑影动作,李藏刀翻身过来想瞧瞧什么情况?

轰。

脑袋顿时蒙掉了。这黑影竟然穿着父亲平时穿的那件黑色短袍子。难道这黑影竟是父亲不成?父亲为何如此?

父亲竟要杀我?李藏刀顿时心凉了半截。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