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魂穿修真至圣

更新时间:2020-06-06 12:57:58

魂穿修真至圣 连载中

魂穿修真至圣

来源:落初 作者:三月石 分类:玄幻 主角:柳轩修真界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魂穿修真至圣》的小说,是作者三月石创作的玄幻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某人穿越了。幸运的是他直接穿越到了修真界的至圣身上。但不幸的是他好像还没这个资格控制至圣的躯体……  “这不是开玩笑吗?我的道藏秘术!我的星域疆土!我那有钱有势的弟子都没我什么事了?那我怎么在这鬼地方活下去?!”某人崩溃的哀嚎道。  这是一个浑浑噩噩的年轻人带着至圣记忆闯入修真界的故事,在这里他重拾信念,逐渐成长,最终加冕为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看到门口那个大胖子一脸怒容的样子,柳轩赶忙大喊道:“等一等,我可是按照规矩办事的,你想要干嘛,还要对我动手不成!”

那吴魁怒极反笑,他指着脚边的纸团,对着柳轩冷笑:“这也算是规矩?是谁给你定下的规矩?!”

可柳轩是什么人吶,哪会傻到去接这话,他没有理会吴魁的质问,反而高声道:“我药也辨了,字条也写了,还送到了你的脚下,怎么就没规矩了,难不成,你看我是个乞丐,就如此看不起我不成?”

那吴魁瞬间就被气乐了,他指着脚下的纸团说道:“好好好,你说你分辨出了这丹药的成分,那我倒要看看,你写了些什么,若是你只是胡乱写了些东西糊弄我,那我会让你见识见识什么是仙家震怒!”

周围看热闹的人群,一听这话,非常默契的又退后了一段距离。显然是已经做好了观看仙家震怒的准备。

柳轩却没说话,只是上下打量了那吴魁一眼,心中哂笑道:“就你这还仙家震怒?上哪找你这身形的“仙家”去?”

而那吴魁,也没再言语,连灵力都没有动用,而是脚下一踏,这纸团便被他震飞到半空中,被他一把抓住。这柳轩一看到这场景,差点就喝彩叫好了。

不过他显然是没有做出这作死的举动,要不然,还不等那吴魁打开纸团,他柳轩就被撕成碎片了。

那吴魁打开纸团刚看了两眼,手就是一抖,显然是被柳轩的“书法”震撼到了,不过他倒也算是有些养气的功夫,强压下了心头怒火,仔细辨认起来,只是越看,吴魁握着字条的手就是越发的颤抖起来。

柳轩看到这个场景,显然是认为他被自己的天赋所折服,于是高傲的仰起头,扮出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殊不知他的“乞丐装”与这幅姿态,极为不协调,显得尤为怪异。

就在柳轩想着待会要怎样接受这吴魁的膜拜之时,那吴魁却以猛地将字条重新揉成一团,扔在了脚下。怒道:“黄连木?还朱砂桔?都是些什么狗屁不通的东西,小子谁给你这么大的胆量来这里戏耍我?!”

此时柳轩听闻此言却也呆住了,他额头上的汗水瞬间就淌了下来。

与此同时,二楼的楼梯口,一名身着金边云纹白袍的老者,正盘坐在桌案后,笑眯眯的看着,在这铺满了草药的大厅之中,辨识草药的貌美女子。

那名女子就是先前在店门口被众人围观的那名仙女。此时她正在这草药之间灵活的穿梭着,偶尔在某株草药前停下脚步,仔细思索。若是感觉有把握,便俯身将草药取出,放入臂弯挎着的竹篮里。

不多时,那名女子,便停下了脚步,取出丝巾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提着竹篮来到了那名白袍老者面前。

将竹篮放置在桌案上,那名女子朱唇轻启道:“师叔祖,晴儿见识浅薄,就识得这几株药草,实在有愧家祖教诲,还望师叔祖见谅。”

这名女子不但貌美,而且声音空灵,好似谪仙一般。

白袍老者听闻此言,摇头笑道:“晴儿何出此言,你祖父可是我的师兄,你是他精心培养起来的,若说你见识浅薄,那我这张老脸可往哪放啊。”

那晴儿屈膝做了个福,说道:“师叔祖寥赞了,晴儿资质愚钝,未有家祖学识之万一,现如今竟只能识得这寥寥几种草药,实在是心有不安。”

“呵呵,你不必多想,这里的药材可是我毕生所集,其中大部分都是灵药,你现在连丹师都还算不上,能识得一二就已经很不错了,再者,想必你祖父现如今也无法拿出真实的灵药与你辨认。

所以你有失水准也是可以理解的,要知道,在前几座大城招收的外门弟子中,最多的也才识得五种药材而已,就算是我楼下那记名弟子来辨识,想来也不过能识得十余种罢了。”那白袍老者笑着的解释道。

那自称为晴儿的女子微微一笑,再次做了个福道:“多谢师叔祖开解,晴儿知道了,日后定当用心学习,只是到时候还要劳烦师叔祖答疑解惑了”

“嗯”那白袍老者捋了捋雪白的胡须,满意的点点头,开口道:“你我二人之间无需多礼,虽然师兄离开了师门,但在我心底他一直是与我有恩的师兄,既然你是他的亲孙女,那……”

这白袍老者话还未说完,耳朵一动,便听见了楼下传来的动静。他葛元虽说实力不算太强,但好歹也算是筑基有成的修士,这点耳力还是有的。

此时他的心里显然是有些惊讶,因为到这最后一座边城,此次招收门徒便也就此结束了,而且他手中外门弟子的名额已经招满,就留出了名额一个给这老友的孙女。所以他特地将原先用来考验的锻体丹换成了辟谷丹。

要知道,这锻体丹不过是凡丹,所用药材凡间倒也可见。可这辟谷丹虽说品级不高但却也是位列九品的灵丹,所用药材也都是灵药,就连他这记名弟子也没有真正开始学习过辨别灵药。

这‘黄连木’和‘朱砂桔’是他炼制辟谷丹时的辅药,就连这晴儿方才都未曾分辨出,门外之人怎么能够辨别出这几种灵药,而且这辟谷丹,并不是固定的配方,这辅药也是可以替换的,

他应该不可能知道药方。这倒是有些奇怪了,况且听他那弟子的话语,此人竟然还是一名乞丐。难不成这小小的边城真有什么天赋异禀之人不成?

那葛元默默的沉思着,那唤作晴儿的姑娘却也听到了楼下的动静,于是开口道:“师叔祖,楼下好像生了些事端,是否需要我去帮忙处理?”

那葛元摇摇头,起身说道:“还是咱们一起去看看吧。”

听闻此言,晴儿一愣,顿时就对楼下闹事的小乞丐产生了好奇,要知道即使刚才她来了,这师叔祖也没有起过身,更别说下楼查看了。

不过她也未曾多言,只是随着那葛元,向楼下走去。

此时店门外的柳轩却是有些懵了,他没想到这人竟然压根就没听说过这些药材的名字,不过人家可是宗门出生,又是监察之人,想必不可能会弄错吧?

柳轩顿时就有些怂了。他想到自己这莫名得来的记忆,貌似也有些不大靠谱啊,谁知道这些记忆是不是出现了混乱。要真是这样,那他柳轩这脸可就丢大了。

“就怕丢的不只是脸呀。”柳轩看了眼,就要动手的吴魁,咽了咽口水。赶忙辩解道:“那什么,你不知道这些灵药,那是你没本事,又怎么怪罪到我头上来了!”

那吴魁怒极,大声喝到:“这一小小的锻体丹,我炼过不知多少次了,闭着眼睛我都能找到药材,你说我没本事?”

很显然这吴魁并不知道他师尊已经将丹药换成了辟谷丹的事情。因为在先前几座大城,这些测试用的锻体丹都是他炼制的,却没想到这次他师尊竟然换掉了。

“锻体丹?”柳轩显然是楞了一下,这不是辟谷丹吗?怎么变成锻体丹了,这锻体丹又是个什么玩意。我不会是真弄错了吧!

这样想着柳轩也有些心虚了,但他还是脖子一梗强硬道:“我那是认错了,再给我一次机会我肯定不会错!”

“呵呵,你还是下辈子再找机会吧,不过到时候你可得长点眼力了!”说着,吴魁双腿微微一曲,猛然发力,直扑向柳轩,一掌劈向他额头。

柳轩看着飞扑过来的吴魁却是楞了一下,“咦,这不是修真者嘛,怎的还用起武术来了?而且速度怎么这么慢?”

其实柳轩忽略了一点,他在那至圣的识海之中,曾经汲取过不少的记忆光团,这些都是极其精纯的神识力量,极大的强化了柳轩的灵魂,使他的意识极为敏锐,这才轻易看清了吴魁的动作。

于是柳轩下意识的想要躲闪,可明明意识已经做出了躲闪的指令,这身体却依旧反应不过来,最终才堪堪避开了吴魁当头劈下的那一掌。从桌案下,麻溜的滚到了桌案的另一边。

此时柳轩非常明白,这回要不想点办法,多半是要一命呜呼了。再看他那一掌的力度,多半连全尸都不一定保得住。

柳轩脑子转的飞快,可那吴魁一看这必杀的一掌竟然落空了,顿时更加恼怒,转身便向着柳轩一脚踢来,看样子是想把柳轩连着这桌案一起踢碎。

柳轩一看这架势,当即毫不迟疑,一把抓起面前的丹药塞进嘴里而后转身跳开。他当时是想啊,这怎么着也得做个饱死鬼吧,总不能白来一趟,还得饿着走啊。要算起来,他可是两辈子都没来得及吃口饭吶!

这样想着,柳轩却突然一愣,因为他发现,这丹药哪是什么锻体丹嘛,明明就是辟谷丹啊,效果也没错,嗯,就是口味跟记忆里的有些对不上,没记忆当中的那么好吃……

但这些并不是什么大问题呀,“难不成是那小子嫉妒我的天赋,故意要弄死我?!”这么一想,柳轩顿时就不乐意了。“嘿,我个暴脾气!这拼死也不能让这小子得逞吶。”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