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醍醐

更新时间:2020-06-29 07:54:43

醍醐 已完结

醍醐

来源:落初 作者:无解先生 分类:玄幻 主角:帕菲罗斯 人气:

主角是帕菲罗斯的小说《醍醐》此文是无解先生原创的玄幻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久远的久远前,经过无数争战的神魔们,为了超越永恒,合力创造出一种‘东西’。  这‘东西’果然让他们超越了那道‘永生之障’,但其中某位,却为凌驾所有生命之上,多贪了一口……  这一口生命精华所包含的巨大之力,把他引向了疯狂,而他则把所有生命卷入了浩劫之中!  在大灾变中存活下来的众生们,一直对这‘东西’难以忘怀,但这‘东西’的真正名称,却已经无人记得了……  有那么一滴,落到此处,因为我们不知它叫什么,就姑且称之为《醍醐》吧!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东海地图》,《基本仙术辞典》…杂七杂八东西堆在一起,超过头顶,不时从堆顶滚下来,砸到狗剩身上,他弄不明白,这么多东西怎能包在那么小的包裹里,现在又为什么要费力地把它们堆起来。

当所有东西堆好,如霞身上发出淡淡白光,口中再度响起‘歌声’。当包裹布受力飘盖到这堆东西上,如霞跟着念声‘包’!整堆东西随着淡淡光芒变成一个整齐包裹。

狗剩从未见过这等奇事,拍手道:“如霞!你好厉害哦!怎么把那么多东西包在这么一个小包里的?我从前跟阿妈去填上赶集时,才两摞东西也要收拾半天!况且这个包还那么小?”

如霞不已为然:“这是‘次元阵’,要打包很多东西时,都要用这个‘仙术’,这包裹里东西就会放到一个‘空间’里,放进去的东西要拿出来时要一定手法。如果像你昨天那样胡乱打开,东西会乱成一团。”

狗剩兴奋拍着小手:“好哦!如霞什么时候教我啊!这样我下次去赶集时,装东西就不用那么辛苦啦~~呐!如霞!教教我好不好?”

被这傢伙缠着,让如霞好生为难:“这个很难学呢,学这‘次元阵’前,要先学会很多东西才行,现在师傅都伤重了。我没空慢慢教你这‘术’呢。”

狗剩一听就知道有戏,就兴奋起来:“这么说你肯教我啦?好啊!我们马上把你师傅送回‘仙都门’!这样你就能马上教我了吧!”

如霞摊摊手:“仙都门很远!不是三几天就能回去的。还有,你叫狗剩吧?怎么这名字这么土?一路上别人问起你,不是很丢脸么?”

狗剩也觉得自己名字太土了,脚尖不住摩擦着,窘道:“这是我妈起的,她说乡下小子小名起得越贱,小子就越好养,结果给我起这名字。我有时因为这名字太土,在赶集时被人笑话过!但这是妈给起的,有什么办法?”

这时一阵风吹过来,吹得如霞身上破袍飘扬纷飞,配上如霞轻盈秀丽、施放完‘次元术’后未散尽的丝丝白光的脸,衬得他仿如下凡仙人,让狗剩看呆了,不由叹道“风!吹得你好美哦!”

如霞一拍手:“好!好一个风吹得你好美!就叫你‘如风’吧!你姓什么?”

狗剩答:“雁……”

如霞:“雁如风!不错啊!听上去像一只大雁如风一样飞上九天!你以后就叫‘雁如风’!我们走!”

太阳光亮刺眼,天空已完全放睛,放眼望去,万里无云天空碧蓝纯净,只见一队大雁展翅高鸣,越飞越远,越飞越高。

……

如风用尽力气跟如霞赶路,走了整天山路,累得几乎要趴下,现在夜已全黑,但上书“松风镇”三字牌楼还在几百米开外。

两人脚下路面已从青石铺就的狭窄山路,变成黄色宽阔土路,路旁景色从森莽山林,变成了青草地、池塘、田地。

这晚正好朔月,月亮没挂在天上,天上云层很厚,星星没见几颗,路上昏昏暗暗,附近唯一亮光,就是“松风镇”牌楼前的灯光,这令牌坊在昏黑夜里分外显眼。

如风如霞在土路上急匆匆往前赶,忽然从镇上传来响亮锣鼓声和人声。

从牌楼那头跑来两个背着包袱的身影。远远看去,这两人像被后边很多拿着灯笼的人追赶着。

两个身影向大路这头飞奔,忽然从一条横路中冲出几个打着灯笼、拿着长武器的人拦在路中间,挡住去路。

正在飞奔中的一人,往怀中一探,双手向拦路人连挥,只见十几点寒光从他手上打出,向拦路人打去。

刹那间,拦路人之中,有三人被寒光打中,慢慢倒将下去。另有两人挥动手上武器打飞几点寒光,结果还是被一星两点寒光打中,也止不住倒下。最后只剩一个挡下所有寒光而并没受伤,但他还是举起武器,奋勇迎上奔来两人。

另一个没射出暗器的黑影从腰间拔出一把闪闪发光的兵刃,发力猛向斜前跃起,一刹就抢近到最后一个拦路人的上方,手上寒光向下一劈,把拦路之人连人带武器劈倒在地。

这几下兔起鹘落,在两人奔跑中完成,两人跑过拦路之人后,倒下的人才刚碰倒地面,响起砰碰之声。因此两人一点也没受到耽搁,继续向大路这头狂奔。

见两人如此凶狠,如霞马上把如风拉到路边,免得跟这两凶人对上,一边还架起锤杖,防备着跑来的两人。

这两人一个高大壮实,腰佩一把连鞘大刀;另一个高瘦,却没见身上带着什么武器。两人都穿着黑色衣服,用黑布蒙着脸,一路飞奔。可能因为追兵已近,或者根本不把两个小孩放在心上,又或是因为如霞他们没挡着道,总之他们连眼角也不看如风如霞一眼,径直向远方奔去,转眼间已经跑得不见人影。

这时锣鼓声和人声越来越近。那群打着灯笼、手持各种武器的人跑了过来,这些人身上都穿着皮甲,上边写着“松风镇内衙”字样,众人也完全没看如风如霞一眼,径直生远方那两人追去,只留下十数人照看着刚才那些受伤倒地同僚。

看到刚才那两个人连官差都敢杀伤,身手还算了得,如霞觉得这路上有点不安全了,不敢再耽搁下去,拉上如风快步走向镇子。

……

清晨,街上行人渐多,从朝阳初起到现在,整条大街上百间小食店已开门营业,各种旗号下飘来各式香气,把往来行人引到旗下,享用山脉中各种有名小吃。

如风如霞现在坐在叫“福记”的小吃店里用着早餐。如风一手包子,一手夹着腐皮卷,口中咬着清蒸柠香虾,眼里望着面前的龙凤大虾饺……如霞虽在慢悠悠地吃着饺子,但耳朵却听着茶楼中茶客的各种谈论,昨晚那事已传得沸沸扬扬,但到底事情都发生在深更半夜,目击的人不多,铺中传言都不过是人们的估摸猜度。

如风如霞两人都坐在临街座位上,能看见街上不时走过穿着各式官服的官差,他们大都三四个一组,甚至十来个人一组在巡逻着。

如霞看这阵丈就想:昨晚那两傢伙一出手就杀伤几个官差,这案子变得很严重了!

但如霞关心的是如何尽快回仙都门,不想在这些不相关事情上浪费精神,跟如风匆匆吃完早饭,拉着他急急往镇上码头赶去。

人来人往的码头上,如霞拉着如风四处寻找合适客船,最后找到一条几十米的大船,那船船楼有三层高,甲板打扫得干干净净,在阳光下闪闪发亮,看这架势就知道是一部很好的客船,但桅杆上的帆已降下来,暂时像是没出航的打算。如霞上前向船长问:“船老大,请问这船在桐城停吗?”

船长没好气地说:“小朋友,未来几天,都没船能离开松风镇!今早好多官差过来把泊码头的每条船搜了个遍,还说昨晚官衙里的重要东西被偷了。又说那些贼人很凶猛,在逃跑时还杀伤几个官差!官老爷说了,在缉拿到犯人和找回东西前,什么人也不能离开松风镇。所有船只更不能离开码头。”

急着赶路的如霞抓狂了:“官府不见个东西,就不让整个镇的船离开?这儿平时一天来往商船起码上百艘,要多少官差才能管得住这么多船只来往?”

船长无奈道:“官差办事,小民可以说不么?而且这次好像真的好严重。连附近几个镇的官差也调来不少,看来官府是要认真把这事办了,现在连生意都不用做了!”

船长话还没完,一条快船泊岸,船帆上写着“陈村镇”,刚泊好就下来好多官差,这证明船长说话不假。

看这情况难办,但焦心的如霞还是拉着如风在码头上再碰了几次运气,但每次答复都一样。浪费一上午后,别说如风,连如霞也累得够呛,只好带着如风往镇上走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