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仙武神修

更新时间:2020-06-29 08:34:39

仙武神修 连载中

仙武神修

来源:落初 作者:我爱吃饺子馅 分类:玄幻 主角:林金莲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我爱吃饺子馅原创的玄幻小说《仙武神修》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林金莲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我原本只是普通人,可无可奈何之下,走上了修真逆天之路,竟然走了这条路,我就要走到最强!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距离林天涯杀死那四只吞火兽已经过去三天了,只要过了今天,那么林天涯就可以在张飞那边领取,他鉴定矿石的工资了。

据李小然透漏,这个月林天涯一共可以拿到五百多颗一品灵元。

虽然不多,但是对林天涯来说,哪怕是一颗灵元一品灵元,那也是要斤斤计较的。

不过今天林天涯好像碰到了一些小麻烦。

紫晶矿脉内,林天涯正被十只,体就跟小型军舰一样的吞火兽围攻。

而在冰冷的地上已经倒下了三只同样的吞火兽。

要不是林天涯的夺魄大??法已经炼的如火纯青,对战斗的掌控也强大了不止一个层次,现在林天涯早就已经因为灵力不支而倒地身亡了。

林天涯之所以能一直坚持到现在,完全是心中的一股气在支撑着,但是这样也只是困兽之斗而已。

从吞火兽那边夺来的灵力,因为来不及转化,就被林天涯用于攻击,已经对身体照成了极大的伤害。

而且这些小型军舰大小的吞火兽防御力又太过惊人,哪怕是攻击它们腹下的白点,也需要三颗乌金才能堪堪破防!

要只是防御力强,也就算了,这几只筑基期的吞火兽速度还极快!

尾扫、爪击、嘴咬、喷火、碾压、如行云流水一样,一气呵成,近乎没有破绽!

林天涯仗着自己“丰富”的战斗经验,像一只跳蚤一样,在十只筑基期的吞火兽中游走。

还时不时的用夺魄大??法,吸收一下死去的吞火兽的灵力。

“我草!不就杀了三只吞火兽嘛,有必要跟死了老婆一样发狂的攻击我吗?难到说这三只吞火兽是你们一起生下来的啊,哇靠那你们的关系还真‘和谐’啊!”

林天涯一边躲避攻击,一边嘴上不饶人的骂着。

虽然知道吞火兽听不懂,但是不管怎么说骂一骂,心情也会好点。

骂完后,林天涯突然一个加速,向一个角落冲去,然后急速转向,同时射出一片弹幕。

眼看就要冲出十只吞火兽的包围圈了,但是其中一只吞火兽突然喷出一口金色的火焰!另一只吞火兽比林天涯腰还粗巨尾带着千钧之力,狠狠的扫向林天涯撤退的路上。

林天涯要是真的敢冲过去,那么等待他的只有一个下场!

死!

很明显林天涯不想死,所以他再一次被逼到包围圈中!

“挖槽!真的想赶尽杀绝吗?作为妖兽,就要有被我拿来升级赚经验的觉悟,你们这样不依不饶的,信不信老子出杀手锏啊!”

回应他的,是一只吞火兽如奔雷一样的爪击!

林天涯狼狈的就地一滚。

然后立刻跳了起来,险之又险的躲过另一只吞火兽的亲吻。

紧接着他在空中一个三百六十度转身,身前突然出现十二个金色的符阵,无数的子弹像暴雨一样轰向一只想要向他压来的吞火兽的腹部!

只见那只吞火兽巨大的尾巴一卷,把射向它腹部白点的子弹全部打落!而其他的子弹则一颗不落的全部硬接!

吼!

一只吞火兽乘着林天涯身在空中无处借力,大嘴一张,一道金色的火焰就像一把长矛一样,狠狠的向林天涯刺来!

林天涯不顾一切的将体内还未驯服的灵力喷涌而出,借着这个冲力,林天涯又提气一沉,他的身体就像炮弹一样,狠狠的向地面撞去。

而此时又是一只巨尾袭来!

林天涯一落地,等待他的必定是被巨尾拦腰斩断的下场!

“呀!”林天涯怒吼一声,身体下坠的速度突然加快!

林天涯一落地就立刻弹跳起来,就像一个跳高运动员一样,险之又险的躲过了巨尾的横扫。

“我草!逼老子用杀手锏是不是!”

林天涯心念一动,存放在红警空间里面的一张符咒凭空出现在林天涯的手中。

用力一捏。

噗~

就像放屁的声音一样,符咒被捏爆了。

于此同时,远在玉华殿正在跟张飞喝茶的王洪眉头突然一皱。

“林天涯那小子有危险!”说完放出一只纸鸽。

纸鸽一出现立刻电射而出!

王洪的身体化作一道残影,紧紧的跟在纸鸽的身后。

张飞冷哼一声,也化作一道残影跟在王洪的身后。

矿洞内看到林天涯捏爆符咒之后,一个如鬼魅一样的黑影立刻出现!

只见黑影化作一道黑雾,以极快的速度飘向林天涯。

突然感觉到一股极强杀意的林天涯,立刻不顾一切向一边移去!

轰!

林天涯又被吞火兽的巨尾一扫,速度比刚刚更快的向一边飞去。

噗!

一落地,林天涯立刻吐出一口带着碎肉的血液。

眼前一黑,林天涯彻底失去了意识。

失去林天涯控制的灵力,立刻暴??动了起来!

而一点点原本属于林天涯的灵力,只在一瞬间就被暴走的灵力击溃。

暴走的灵力就像海啸一样,在林天涯的体内肆虐!

从外面看起来,林天涯身上的筋脉不断隆起,他的脸色异样的潮红,没有人会怀疑在这么下去,林天涯必定是全身筋脉爆裂而亡,哪怕不死,要是不尽快治疗的话,那这辈子也别想在修炼了!

一只吞火兽嗷的咆哮了一声,向黑衣人碾压过去!

黑衣人看也不看,就像拍苍蝇一样,右手一挥,那只吞火兽怎么来的怎么回去。

轰的一声激起一地尘埃!那只吞火兽已经死的不能在死了。

其他几只吞火兽虽然在不断的咆哮,但是却不敢接近黑衣人一步!

“按雇主要求,你死的越凄惨,我能得到的灵元就越多,为什么你不乖乖的让吞火兽杀死呢?如果被吞火兽杀死的话,你顶多只是被撕咬成碎片而已,而被我杀死的话,我可是会连你的灵魂都撕成碎片的。”

说完黑衣人温柔的抚摸着林天涯的脸蛋。

“赞美天道,每一个人死前的挣扎果然是天下间最美好的画面。”

黑衣人白皙的手指,慢慢的在林天涯的身上抚摸着。

“我讨厌这种温暖的感觉,还是尸体比较可爱。”

突然黑衣人脸色一变,暴虐、嗜杀、疯狂、兴奋中又带着点狂热、虔诚。

“死吧!”

白皙的手指瞬间变成夺命的镰刀!

噗!

一刀斩在林天涯的肚子上,喷射而出的血液洒在黑人的脸上。

“哈哈哈哈……真漂亮。”

噗!

又一刀斩在林天涯高高隆起的筋脉上!

“哈哈哈哈……”

黑衣人癫狂的笑声不断的在矿洞中回荡。

林天涯的血液慢慢的在身体下汇聚成一汪血池。

在黑衣人没有注意到的腰间,林天涯随身佩戴的玉佩,染血之后,散发出一股淡淡的光芒。

黑衣人白皙的手指颤抖的抚摸了这林天涯的脖子,就好像在抚摸一件艺术品一样。

“哈哈哈……哈哈哈……”

黑衣人全身都开始颤抖了起来。

“冷了!冷了!哈哈哈……真美,尸体真的好美啊!”

“可惜很快就会有人来打扰这美丽的宁静!”

“那么……你就破碎吧!”

白皙的手高高举起,整只手臂全部化作一把血腥、鲜红的镰刀。

突然白皙的手上青筋暴跳!

黑衣人双眼中带着无比的虔诚,狠狠的一刀斩了下来!

就在这时,林天涯一直挂在腰间的玉佩突然爆发出一股强烈的绿光!

绿光将林天涯和黑衣人全部笼罩在了里面。

“要战便战!”

一道似龙吟、似虎啸、似九天雷鸣、似地火喷涌!的吼声突然响起。

黑衣人的身体就像被丢进绞肉机里面一样,一寸一寸的被撕成碎片!

最后连黑衣人的灵魂也被撕成了碎片,没有留下一丁点痕迹!

慢慢的绿光散去。

林天涯身体内的伤虽然还在,但是他体内那些暴走的灵力,此刻却说不出的乖顺。

剩下的九只吞火兽,见黑衣人不见了,又被林天涯身上的血液一刺激。

它们齐齐怒吼一声,就要上前将林天涯撕成碎片,分而食之。

“孽畜尔敢!”

张飞暴雷一样的声音突然响起。

初生的朝阳就像一颗火球一样,温暖着所有人的内心。

此时庐阳山脉,玉华殿,聚灵殿,东区九号。

“三天了,已经三天了,为什么他还是醒不了?”张飞此时就像一个关心后代的慈父一样,焦急、狂躁、紧张、不安。

“我说你拿来的九转金丹不会是假货吧!你小子老是用假货骗我,这次不会还是假货吧啊!”张飞死死的盯着王洪,大有一言不和就大打出手的架势!

别看王洪平时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实际上他的脾气可不怎么好。

“老子就是给你假货了,怎么滴,想打架就说一声,别特***找这么蹩脚的借口!”王洪爆喝。

张飞哇丫丫一叫,挥起砂锅一样大的拳头,就一拳轰了过去,王洪也不示弱,抬起手就还击。

这边张飞和王洪两人乒乒乓乓的打了起来,屋内的林天涯此时也并不好受。

自从三天前林天涯在矿洞中昏迷过去后,他就进入了一个很奇异的空间。

这是一个碧绿色的空间,空间内除了密密麻麻的功法玉简,还是密密麻麻的功法玉简。

至于那个抱着林天涯大腿一直咬的小盆友,林天涯已经选择性无视了……

“你真的打算让我学完这里所有的功法,要是学不完就不让我出去了吗?”

小盆友抬起头:“是的。”说完接着咬林天涯的大腿。

“我的大腿很香吗?”

小盆友奶声奶气的:“没有,不咬着,怕你跑掉。”说完接着咬。

林天涯发誓,他真的很想一巴掌拍死这个小正太,如果他有实体的话。

“为什么一定要我学这些东西。”

小正太白了林天涯一眼:“你太弱了啊,这个理由要我说几遍啊。”

“就算全部学会了,我没有灵力做基础也没用吧。”林天涯头上的青筋已经浮现了。

“我不管,反正这些功法都是很厉害的功法,尤其那部《斩碎乾坤》那可是我偶像的功法,你作为我偶像的后代,这么弱怎么行!”小正太奶声奶气的声音中充满了崇拜和坚定。

林天涯拼命的甩动自己的大腿,想把跟无尾熊一样抱着自己大腿的小盆友甩掉,奈何这只是徒然。

“老子早就说过了吧,你说的那个什么祖先,老子根本就不知道,你别硬加给我什么血脉传承之类的言论,告诉你这招没用!”

“如果不是他的后代,你怎么可能看得到那个画面,你的血液怎么会让我觉醒,我本来就是因为他的血液而获得一丝灵识的,所以我对他的血脉是绝对不会认错的。”小正太很倔强。

林天涯一副被你打败了的样子,对这个认死理,脑筋又不会转弯的小正太,他实在是没有办法了。

“你觉得这么多功法,我一个人学的完吗?”

“那起码你也要学会《斩碎乾坤》,你实在太弱了,你这样出去的话,只会丢我偶像的脸!”小正太连鄙视别人都那么的倔强。

林天涯已经不知道是要哭还是要笑了:“《斩碎乾坤》有十层,每一层的突破都是质的改变!而你说的学会,居然是达到第十层,你说这有可能吗!”

“你可是他的后代,《斩碎乾坤》是他创造的功法,你怎么可能学不会。”小正太倔强如初。

林天涯不知道自己是第几次有杀人的冲动了。

“尼玛,老子告诉你,外面还有一大把,一大把的灵元等着我去赚,你把我缠在这里面出不去,你知道我的损失有多大吗!你最好立刻让我出去,不然我一定要你好看!”

小正太不屑的看着林天涯:“你能拿我怎么办?就你这弱小的实力?不过你的杀气倒是还算不错,可惜跟我偶像比起来,你就是一只小蚂蚁。”

“你只是一个器灵,一个因为我祖先的血液和气息,而生出来的器灵,本质上你只是一块玉简,一块我祖先用来存放功法的玉简而已。”

林天涯深深的吸了口气:“你信不信,等我一出去,我第一件事就是斩碎你的本体,让你灰飞烟灭!”

小正太眼中充满了委屈和倔强:“不管!你要斩就斩,反正你是他的后代,你不能这么弱,不然会丢了他的面子,而且你这么弱,要是被仇人找上门来,你一下就会被杀死的,我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小正太停顿了一下接着说道:“而且他的那股气息,我已经模拟不出来了,上次模拟一下,我万年来积蓄的灵力已经消耗一空了,不然你以为我要用这种方法把你留在这里面吗?你以为你的大腿咬起来很有口感吗?”

林天涯咬牙切齿的说道:“难道你不知道修炼一途不可拔苗助长吗?而且,你这里一没灵丹,二没灵力,你要我怎么修炼!老子答应你,我一定努力修炼《斩碎乾坤》行不行!你在这样把我困在这边,我没有任何办法修炼,也修炼不下去这难道就是你报答我祖先的方法吗!”

小正太低着头:“你要是一出去就把我的本体给摔碎了怎么办?你要是一出去就不修炼《斩碎乾坤》了怎么办?他的功法不能没了传承,绝对不能!”最后一句话小正太是死死的盯着林天涯说的。

“我像是那种人吗?”林天涯的语气中充满了无奈。

“像!”小正太很肯定。

“你凭什么这么肯定。”

“他如此的英雄,我不信他的后代会随意被人威胁,他可是能因为一句威胁,就灭人家一个门派的存在。”

林天涯挤兑的说道:“那你还敢威胁我!”

小正太倔强无比的说道:“除了这样我不知道要怎么做了,我知道你喜欢灵元,很多很多灵元,但是我没有灵元,一块都没有。”

“可是他的传承绝对不能没有人继承,而你的天赋又实在太好了,甚至比他都要好一些,所以我只有用这个办法,来让你修炼了,想要灵元就必须炼到第十层,不然我是不会让你出去的!”小正太的态度极其的坚决!

“我已经说过了,这里面没有灵力,我怎么修炼,而且……”

小正太打断林天涯的话:“经验!你可以在这里面模拟修炼,只要你在这里面修炼到了第十层,那么你到了外面,只要有足够的灵力,那么你修炼的进度就会很快很快的!”

林天涯对这个倔强的小正太真的是没有任何办法了,他干脆往地上一坐。

“我不修炼!就算你把我困在这里面一年,十年,一万年,我也不修炼,既然你要耗着,那我就跟你耗着,不就损失点灵元嘛,老子不在乎!耍无赖啊,谁不会啊,要玩是吧,那老子就陪你玩到底。”

“我要你修炼,我又不是要害你……”

林天涯粗暴的打断小正太的话:“没错,你是没有要害我的意思,但是十层!《斩碎乾坤》第一层就拥有斩碎灵气的实力,第二层更是可以直接斩碎符阵的实力,最高等级的时候,可以一刀斩碎虚空,就连天劫都可以斩碎!他的每一层突破都极其困难!”

“而且我还知道,我可以用《斩碎乾坤》的功法,来射出子弹,每一颗子弹都会带有莫大的威能!”

“这些我都知道,你也早就说过了,我所有的秘密你也知道,你知道我有红警空间,你知道我的灵魂是跟穿越而来的,你更知道现在的我可以说是一个融合体,还有……”

小正太突然狂暴的打断林天涯的话:“这些我不在乎,原来的林天涯已经死了,是被人害死的!我不管你的灵魂是不是纯粹的,我只知道你的血脉是他的,而且灵魂又算什么!我就当你是他的另一个后代就可以了,这又没什么,最重要的是,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很危险!非常的危险!你知道原来的林天涯是怎么死的吗!你想知道吗!如果可以,我何必用这种方法逼你修炼!”

林天涯愣住了,他没想到还有这么一出,他穿越过来后,原来林天涯的记忆他只是模糊糊的有一个大概,他也从来没有想过,这个世界的林天涯是怎么死的。

现在被小正太这么一说,林天涯突然想到,这里可是金莲器宗啊,是一个实力在修仙联盟排得上号的门派。

而林天涯就是在这个门派,在自己的房间内,无缘无故的就死了,这才给了林天涯一个穿越过来的契机。

“他……是怎么死的?”林天涯有点紧张的问道。

“现在知道对你并没有好处,我求求你了,哪怕是为了你自己的生命,你也要好好的修炼《斩碎乾坤》,万年来他的血脉被一次又一次的清洗,现在我终于完全觉醒了,我不想在见到他血脉出现死亡,而且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是他在世界上的唯一血脉了!如果你死了,那么他的血脉就真的完全消失了!”

“做个交易吧,你告诉我林天涯是怎么死的,我答应你好好修炼,而且凭红警的强大,只要我把红警发展起来,然后又用《斩碎乾坤》的功法驱动红警进行攻击的话,这个天下能有几人是我的对手,放心,我是喜欢灵元,但是命没有了,灵元在多又如何。”林天涯的声音,无奈中又充满了坚定。

小正太终于松口了,他放开林天涯的大腿,坐在林天涯的对面。

“诅咒,合三千渡劫期强者力量的血脉诅咒,只要是他的后代,那么必定会受到诅咒,只要灵力一达到筑基期五段,那么就会因为诅咒而死!”

“我醒来的时候,灵力只有凝气期一段。”林天涯提醒。

小正太自顾自的说道:“因为林天涯的死亡,因为你突然附身在林天涯身上,所以诅咒发生了改变,只要你能在十年内突破金丹期,那么这个诅咒就会永远失效,否则你一样会死,十年内从凝气一段突破到金丹期,除了他的血脉外,没有任何人可以做到,只要你在突破金丹期的时候,没被人发现你血脉的秘密的话,那么从此以后,天下就没有人能阻挡你强大的脚步了,至于你醒来的灵力问题,很简单,诅咒搞的鬼。”

“那为什么我实力退步了,为什么门内就没有人说过,甚至他们也只认为我是凝气一段?而且这跟你把我困在这里有什么关系?”林天涯对被困的事情依然很生气。

“藏拙!原本的林天涯可比你聪明多了,而且他已经隐隐猜出了自己的身世,哪里会向你这么没用!”

“至于我为什么要把你困在这里面,那是因为我可以控制这个玉简空间和现实的时间差,现在外面才三天,但是这个玉简空间中,已经过了三十天了!而且在这里面修炼的话,外界是完全查探不到的,这个玉简空间内,除了他的血脉外,我就是主宰,没有任何人可以随意进出这个玉简空间,也没有任何人可以探测到这个玉简空间,哪怕是渡劫之后的仙人都没有办法。”

林天涯的声音缓和了一些:“所以你打算让我在这里面修炼,等修炼有成之后,只要去外界寻找一个灵力充足的地方拼命的炼化灵力就行了是吗?”

“是的,这就是我的目的,该说的,能说的,我全部说了,如果你一定要跟我耗的话,我也没有任何办法,毕竟是你修炼,而不是我修炼。”小正太的神情说不出的寞落。

“其实我是个缺乏安全感的人,所以我对灵元有着偏执的追求,因为在我的那个世界,有一种跟灵元一样的东西,这东西虽然不是万能的,但是没有了他那就是万万不能的,有了他就会给我一种无与伦比的安全感和自信。”

“放心吧,我林天涯虽然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但是我说过的话是绝对算数的,更何况这还关乎到我的小命,我答应你会好好修炼的,争取在十年内达到金丹期,《斩碎乾坤》我也一定会修炼的,有好功法驱动,我的红警空间才能发挥出最强大的战斗力!”

“现在先让我出去吧,身体明明没有任何伤口了,却一直不醒,这是会被人怀疑的。”

小正太终于露出了笑容:“我的这个玉简空间,你是可以随意进出的,只要你心念一动就可以进出了,除非是我咬着你,你才会出不去,但是我却也没有任何办法阻止你进入,毕竟我是因为你们的血脉才诞生的,所以我能给你的限制微乎其微。”

林天涯突然嘿嘿一笑:“这里的功法这么多,我可以拿一些去卖灵元不?这里的功法应该都很值灵元吧。”

“如果你不怕被人查到你的身份的话,那就随便你。”小正太看来除了倔强外,也很有无耻的潜质。

林天涯满头黑线:“这不就是,坐拥金山,而无法动用分耗嘛,这种感觉还真不爽!”

“你的红警空间潜力非常巨大,如果我没猜错的话,等他提升到一定级别之后,红警创造出来的人,是可以修炼功法的,到时候这些功法不就可以用了。”小正太指了指密密麻麻的功法玉简。

林天涯嘿嘿一笑:“这还好点,好了,我先出去了。”

“等下!”

“干嘛?”

“哪个……你起码给我起个名字吧。”小正太小脸微红。

林天涯想了想,又看了看小正太:“你以后就叫正太好了。”

“正太?很奇怪的名字,那……我姓什么啊?”正太问道。

“姓?我想想。”突然林天涯拍了一下手:“有了,你就姓漩涡吧,漩涡??正太,这个名字正好配你的长相。”

“这个跟长相有什么关系?”

“你长的很日系,而且你很执着,最主要的是,你跟小时候的鸣人有七分相似,所以你以后就叫漩涡??正太了。”

“原来是窃取别人的名字啊,不过为什么不是叫,漩涡??鸣人?漩涡应该是你口中的,鸣人的姓吧,算了,就你我也没有抱着你会取一个很有内涵的名字,漩涡??正太就漩涡??正太吧,反正名字只是一个称呼而已,好了你走吧,我也恢复一下灵力。”正太挥挥手,就跟赶苍蝇一样。

林天涯也不在意,笑呵呵的离开了玉简空间。

于此同时,庐阳山脉,少昊宫。

“你说什么?杀手已经出手了,但是却没有杀了林天涯,而且杀手现在也不知所终!”欧阳鸣日的声音就像被掐住脖子的鸭子一样。

“属下无能,求少爷惩罚!”

“算了,现在我要你想办法,让林天涯在‘新一代’开启之前让他达到筑基期,然后让他报名参加‘新一代’的选拔,我要在擂台上,亲自虐死他!”欧阳鸣日恶毒依旧。

“是!属下必定倾尽一切,让他达到筑基期,并且让给他报名参加‘新一代’的选拔”

回到林天涯居住的小院外面。

此时张飞和王洪两人,已经打的鼻青脸肿,就连身上的道袍也都被撕成一块一块的。

要是没注意看,还以为是两个**的基友正堕入爱河呢。

林天涯显然就是一个没注意看的人。

“啊!对不起,你们继续,我什么也没看到!真的什么也没看到。”说完林天涯立刻转身就跑。

但是他的速度怎么会快的过张飞和王洪呢。

两人一把抓住林天涯。

“格老子的!你***怎么现在才醒,有种的你就辈子都不醒啊!”说着就狠狠的给了林天涯一脚,把林天涯直接踢到了王洪的脚下。

王洪也咬牙切齿的骂道:“居然白白浪费我一颗九转金丹,你给我去死吧!”

说完一脚又把林天涯踢到张飞的脚下。

就这样,林天涯变成了他们的皮球。

不过,张飞和王洪看似出脚很重,在林天涯昏迷的时候,他们怕自己的灵力会给林天涯带来伤害,而现在,以他们狠辣的目光,他们已经知道林天涯的伤完全好了,所以他们可就没有这个顾忌,

因此每一脚都在用灵力给林天涯疏通筋脉,他们怕林天涯的身上还会有什么暗伤。

至于为什么要用这种办法,或许这就是他们的恶趣味吧。

——————————————————————————

“哟,我当是谁呢,原来是林天涯啊。”说完这个年纪二十左右,鼻子上钉了一个鼻环,一脸傲慢的青年上下打量了一下林天涯:“果然厉害啊,被吞火兽打得半死,居然五天就恢复过来了,不过能打伤你的吞火兽实力一定很强吧,是凝气一段?还是凝气三段啊?”

说完这个鼻环青年人尖锐的笑声就响了起来。

鼻环青年人身边的几个男女女女也跟着笑了起来。

林天涯不耐烦的挥挥手:“一边去,我现在要去领灵元,没空跟你在这里扯皮。”

说完,林天涯推开鼻环青年,拉着李小然的手,就要离开。

鼻环青年人脸色一变:“***,老子跟你说话你这是什么态度!”说着抬起右手向着林天涯的脸甩了过来。

啪!

林天涯急着要去领灵元,心思完全不在鼻环青年人的身上,而且鼻环青年人他说打就打,所以林天涯一个不小心,直接被鼻环青年人一巴掌甩了个正着!

“这一巴掌是教你以后要懂得尊重师兄!”说完又扬起手,一巴掌再次挥了下来。

叔叔可忍,婶婶不可忍!

平白被人挡住去路,耽误了林天涯去领灵元不说,还被人打了一巴掌,只要是个人都会火冒三丈!

林天涯右手抬起,挡住了鼻环青年挥下来的左手,然后左手一个左勾拳,狠狠的打在了鼻环青年的鼻子上!

这一拳直打的鼻环青年,鼻血直流,满脸满嘴都是乌黑的血液。

“你***有病是吧!老子哪里得罪你了,想死就说一声,老子一枪崩了你!”说着林天涯已经用精神力沟通了红警空间里面的解放军,只要鼻环青年在敢有异动,林天涯的攻击就会如狂风暴雨一样!

鼻环青年没想到林天涯居然敢还手。

他捂着鼻子:“***,你个凝气期都能走火入魔的废物,居然敢动手,今天我要是不整死你,我就不叫罗诚!”

听了鼻环青年的话,林天涯立刻就想抬手,将其射杀。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李小然一个移步,挡在了林天涯的身前。

“罗师兄,林天涯师兄不是废物,他很厉害的,而且门内不许私斗。”李小然的初衷就是怕怕林天涯吃亏。

其实不怪李小然如此,这个罗诚可是出了名的小肚鸡肠,平时占着自己是内门弟子,而且又有筑基六段的修为,外门弟子甚至是一些实力较弱的内门弟子,都经常被他欺凌。

鼻环青年背后一个清秀的少年往前走了一步,拉住就要动用法器的罗诚:“罗师兄,既然小然师妹说林天涯师弟不是废物,那么就让他证明自己不是废物就好了,罗师兄大可不必冒着被责罚的风险,对一个凝气五段的废物动手,这样的话罗师兄可得不偿失。”

说着完,背着林天涯和李小然,对罗诚做了一个隐晦的眼神。

罗诚虽然很想杀了林天涯,但是一来门派的禁令他不敢违抗,二来此次的目的不是杀了林天涯,三来这个事件的主导者,可不是他能惹得起的。

所以他只能含恨死死的盯着林天涯。

“看你妹啊,在用你的狗眼盯着老子,老子就把你的眼睛挖出来,***老虎不发威,你真当我是哈喽k蹄啊!”

现在的林天涯可不是以前的那个林天涯,以前的林天涯懂得藏拙,但是现在的林天涯可是要在十年内突破金丹期!

到时候不管怎么藏拙都是没用的。

而且要是被人羞辱了,还能忍气吞声的话,那么林天涯也就不是林天涯了!

前世的林天涯,就是一个自尊心极强的人,他贪财,与其说是他缺乏安全感,不如说是他想要证明自己!

证明他不比任何人差!

所以为了证明自己,他低过头,他受过辱,他为了可以多赚点钱,可以向敌人卑躬屈膝!

若说林天涯是一个守财奴,还不如说林天涯是一个自尊心极强的偏执狂!

而这些,都被林天涯认为是缺乏安全感的表现。

他固执的认为,自己想要赚钱,只是想要让自己变得更有安全感,但事实是他拼命的赚钱,还不是为了向世人证明他有能力,证明他不比任何人差!

因此自尊心受到极大打击的林天涯,此时心里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杀了鼻环青年,但是心里面的那一点点理智,却又死死的压制住了林天涯的行动。

所以林天涯才只骂而不在次动手。

“***你个杂种!老子不杀了你,别人还以为老子是好欺负的!”说完罗诚心念一动,一把金光闪闪的大刀立刻从他的纳虚空间中飞出,化作一只金光闪闪的蜘蛛,恶狠狠的扑向了林天涯。

看到鼻环青年扑来,林天涯不怒反笑,只见林天涯把李小然拉到身后,右手一抬,十颗金色的子弹呈一字型,像一把长矛一样,射向黄金蜘蛛的脑袋。

几个月的猎兽生活,不但让林天涯的实力从凝气一段,突破到凝气五段,更是让林天涯的战斗经验飙升到不弱于任何一个特种兵的境界。

前五颗子弹,根本就没有办法对黄金蜘蛛照成一丁点的伤害,但是到第十颗子弹轰击在同一个地方的时候,黄金蜘蛛脑袋上的硬壳已经出现了龟裂。

黄金蜘蛛咆哮一声,吐出一口浓浓的金色毒液。

林天涯知道这毒液不简单,立刻运行刚刚学会的《斩破乾坤》法决,右手一抬。

一个乌金色的符阵出现在林天涯的食指前,这乌金色的扶正表面又好像被一层薄薄的薄膜覆盖。

林天涯心念一动,一颗乌金色的子弹电射而出。

只见子弹的表面覆盖了一层透明的薄膜,有了这层薄膜,空气的阻力好像瞬间消失不见,乌金色子弹的速度凭空快了三倍之多!

不仅如此,乌金色的子弹身上好像还带着一股破开天地的霸气,压的黄金蜘蛛死死的趴在地上一动都不能动。

破!

金色的毒液,被乌金色的子弹,一把破开!变成两团,掉在了地上,把地面腐蚀的直冒白烟。

子弹破开毒液之后,威力不减,依然向着罗诚射去。

原本死死的趴在地上一动也不敢动的黄金蜘蛛,在感觉到主人有性命之危的时候,突然站了起来,身前瞬间出现八十一层金色的蜘蛛网!

乌金色的子弹在破开了六十层金色的蜘蛛网后,终于力量用尽,化作点点金光,消失在了空气中。

罗诚被林天涯这么一反击,顿时觉得颜面全无。

只见他掏出纳虚袋,一副要拼命的架势。

清秀的少年一下挡在了罗诚的前面:“罗师兄,门派内不能私斗,更不能杀死同门,还望罗师兄三思。”经接着清秀少年传音入密:“罗师兄你别忘了我们此次来是为什么,要是完不成他交代的任务,到时候他怪罪下来,罗师兄你可要负全责!”

少年的话让罗诚全身打了一个激灵:“林天涯,这次我就看在陈州师弟的面上,扰你一次,别说我不给你机会,三月后我在天魁宫等你,如果你不来的话,那么以后你见我一次就给我磕一次头,否则!我是没办法杀了你,但是我以后见你一次,就给你来一巴掌,在扒光你的衣服,让你在整个金莲器宗游行一圈!”

说完罗诚带着清秀少年陈州,和几个所谓的朋友,转生离去。

“你一个筑基六段的师兄,向一个凝气五段的师弟挑战,这不合规矩,林天涯师兄是不会应战的!”李小然急急叫到。

“不应战,那么以后见我一次,就给我磕一次头,否则我罗诚绝对说道做到!”罗诚转身一脸怨恨的说道。

李小然还想说什么,但是林天涯却拦住了她。

“罗诚是吧,行!三月后我一定会去天魁宫找你的,只是如果我赢了,那不知道你要怎么做呢?”

虽然很想杀了这个什么罗诚,但是林天涯知道现在绝对不是最好的时机,而且处于蚊子的退也是肉的想法,能争取到最多利益,而不去争取,这可不是林天涯的作风。

罗诚冷笑一声:“如果你能赢我,那么我就给你做修奴!”

林天涯呵呵一笑:“修奴?我可不想要你这么个修奴,这样吧,有种的三个月后我们就进行死斗,若我杀了你,那么你的一切就是我的,反之亦然,怎么样罗什么狗的,你可有种迎战!”

罗诚的脸色冷的都能结冰了:“哼!现在让你乘口舌之利,三月后我一定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说完罗诚头也不回的走了。

陈州摇摇头心里想到:“算了,反正闹到这种地步,看来他交代的任务是没有办法完成,不过如果罗诚把林天涯虐杀的很狠的话,他应该也不会太怪罪我们了。”

随着罗诚和陈州的离开。

在场的金莲器宗的弟子自们开始窃窃私语起来。

不过私语的内容不外乎,林天涯是傻子啦,林天涯不自量力啦,林天涯要倒霉啦,林天涯脑子估计因为受伤,所以坏了啦等等。

总之没有一个人认为林天涯是正常的,没有一个人认为林天涯是能取胜的,更不会有一个人认为,林天涯是有把握战胜罗诚的。

“林天涯师兄……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李小然脑袋低的低低的,看都不敢看林天涯一下。

林天涯愣了一下:“你的错?你哪里错了?”

“都是我说林天涯师兄你走火入魔了,所以才会有现在这些事情。”李小然依旧不敢看林天涯。

林天涯哈哈一笑:“这不关你的事情,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我感觉的出,他们本来就是冲着我来的,所以小然啊,你就不要自责了,这件事情不是你的错,而且,师兄我可是有必胜的把握的哟。”

说完林天涯摸了摸李小然的脑袋。

李小然怯生生的看着林天涯,心里想到:“林天涯师兄真是好人,为了安慰我,居然还说能打赢罗诚师兄,不行!我一定要搬林天涯师兄!不能让罗诚师兄欺负林天涯师兄,没错!我一定要帮林天涯师兄!一定!”

“走咯,我们去领灵元,这个月我能领到的灵元可不少。”一想到有灵元拿,林天涯早就把那个什么罗诚丢到九霄云外去了,一个小小的罗诚,在林天涯的心里还没有一毛钱来的重要。

要不是因为他侮辱了自己,对这种人,林天涯连看他一眼都觉得恶心。

不过既然他侮辱了自己,那么他就要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臭虫在怎么弱小,被恶心到了总是不爽的,不过既然只是一只臭虫而已,那么捏死他也就算了,更何况这只臭虫看起来还是很有钱的那种。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