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剑与杖之歌战争的游戏

更新时间:2020-10-26 07:03:12

剑与杖之歌战争的游戏 连载中

剑与杖之歌战争的游戏

来源:落初 作者:我倔我自豪 分类:玄幻 主角:汉博王宫 人气:

主角叫汉博王宫的小说是《剑与杖之歌战争的游戏》,它的作者是我倔我自豪最新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险关、沼泽、王都;夜幕、雾霭、鬼怪;背叛、断首、阴谋;权力、士兵、争霸;这里是杖与剑的世界!这里唱着亡者的歌谣!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磅礴的维尼河,激起片片浪花,它们被太阳灼烧着,变成水汽飞翔在高高的天际线,俯视着茫茫原野。在遍布天空的紫色闪电的催促下,又急匆匆的扑落下来,像,千百只利箭。其中的一滴掠过了高耸的箭塔、暗金色的王冠,迸溅在一只红色毛发的手背上。

在毛发的协调下,它们分散的躯体又重新团结在一起,变成一颗晶莹的水珠。

“利威!给我枪!”毛发的主人宽阔的胸腔传来闷雷般的声音。

他毫不在意漫天的风雨,脚下的城墙外,是一队队挥舞着石斧和木棒,纵横在集市、田野的唐克,瑞德国的人民哀嚎着,躲避着,挣扎着,垂死着。他们的血、脑浆、骨髓慢慢渗透在这片王都的土地上。

一柄雕刻着复杂花纹和五角星的标枪,被一个身背双枪的中年人躬身捧到面前,红色毛发的手臂稳稳的抓住枪杆,粗大发达的右腿后退半步,身子向后弯成了夸张的曲线,随后猛的收缩。他的身体大半探出了城墙外,撒手的同时,笔直的射线伴随着凄厉的啸声,回荡在城墙内外。

“噗!”一个高大的唐克,被标枪从口中贯入,穿透了它坚固如石的后脑,锋利的枪尖并未满足,带着迸溅的暗红色血液,又扑向了另外一个唐克的胸膛,直到把它钉在地面上,深深的扎入泥土中,方才颤抖着结束了这次的飞行。

随着国王的重标枪,城墙上的士兵们纷纷向外投掷,一时间,飞枪如雨。唐克们吼叫着止步在射程之外。

“利威!”国王看向了他的标枪队长:“利威·穆禾,我的朋友,这里不再需要你了。你去,把汉博带来!”

利威看着国王猩红的眼珠:“是……三王子?”

穆兹·杰森国王闭着眼,随即果断的道:“对,三王子!不过,不要带到这里,你带他去贾黎国,去他的未婚妻那里!”

“那您这里……”

“利威!你难道不明白吗?瑞德国已经完了。我的大王子阿博五天前决斗死了,我的二王子布拉斯昨天在这里也战死了,我只剩下了一个儿子,哪怕他……他也是我的继承人,他不能死!”

“我们一起走吧,陛下!只要我们穿过阿格里沼泽,小心避开法拉斯的落石,我们就能甩开白高国的唐克和他们寥寥几个的骑兵,我们……”

利威的话没说完,国王猛的抓住了他的手臂,侧身对着他,轻轻掀开了自己的胸甲,强壮的国王的胸口已经完全塌下去了。

“我已经完蛋了,我的朋友,为了我们的友谊,为了你的女主人和她的儿子,去吧,快点去吧,我还能再支撑一会儿!”说完,又抽出一根标枪,向外瞄准。

在利威匆匆走下城墙的时候,又听到了呼啸的,国王特有的重标枪的声音。

绕过胡乱堆积的鹿角,推开脚步凌乱的伤兵,利威绕到了城堡的侧面,喊住了本国的两班唐克,命令他们原地待命后,推开了城堡的侧门。

他脚步匆匆的在阴暗潮湿的地道内穿行,终于打开了最深处的一扇牢门。

吱嘎嘎的声音伴随着似乎飞溅的木屑,时隔三年,利威再次见到了汉博!曾经的瑞德国的大王子,吟游诗篇的爱好者,白高王女的囚徒。

自从那个趾高气扬的女人进入到了这座城堡,他的继承人身份就摇摇欲坠,更在五年前在那个女人临死时,被长久的押在了这座不见天日的囚牢中。

气窗暗淡的光芒和垂死的蜡烛的光交织在一起,利威看清了汉博王子那瘦削而苍白的面孔。他的表情照例是温和的,语气就是老年吟游诗人那样平缓的。

“你来了?”汉博王子放下手中的书卷,撩了撩眼前的黑发,似乎并未在意窗外的厮杀。

“殿下,你自由了!我们现在立刻去贾黎国!”利威激动的抓着汉博的手臂:“瑞德国守不住了,我们要快点走!”

“哦。”汉博答应了一声,慢慢的站起身,转过身去整理他的书架。

“来不及了我的殿下!这些都不要了!”利威上前一步打翻了书架。

“不不不,这是我的生命,我一定……”

利威不想再跟迂腐的王子费口舌,拉着他的手臂往外拖,汉博挣扎了几下,挣脱不开,只好喊道:“就拿一筒,就一筒!”

利威犹豫了下:“快点!”

这一次汉博倒挺麻利,把书架上方展开的一张皮纸,匆匆的卷了起来,塞进厚重的皮筒,在被利威拽的踉跄的同时,还细心的压上了盖子,穿好了皮绳,背在背后,在胸前将皮绳绑好。

前方的光明越近,厮杀的声音越清晰,似乎敌人已经越过了外墙。当利威抓着汉博推开城堡侧门的时候,汉博不由自主的闭上眼。利威招呼着两班唐克,向城堡的后方移动。他踹开了一座库房,指挥着唐克拉出了一辆早已经准备好的车和马,扶着王子上马后,两队唐克簇拥着辎重车打开了城堡的后门。

正这时,身后传来急匆匆的脚步声:“利威,殿下!”

几人回头,见城堡的二管家拉西奇捧着一柄剑跑来:“陛下命我带着这柄祖先之剑给殿下!”

“好吧,拉西奇,我的老朋友,我们一起走吧!”

同样是黑发的二管家重重的点头,边走还边回头:“我早就想走了,要不是小汉博,哼,快死了才想通,穆兹这个蠢货!”

一行人刚刚离开城堡,在路边的树林里就冲出来一队在胸前画着白色满天星标志的唐克,敌国的伏兵!

利威的标枪扎死两个敌人,双方的士兵就撞击在了一起,石斧与石斧、木棒与木棒,不时有唐克沉重的身躯摔倒在地上。远处从城堡的前面,似乎还有骑兵在往这边张望。

“利威、王子,别停下,一边走一边打!”拉西奇捡起了唐克的两柄石斧,疯狂的挥舞着。

汉博扶着腰间的祖先之剑,在混乱的人群中被利威吹了一声口哨,马儿冲开了人群。

恰在这时,断后的拉西奇被敌人一斧砸在胸前,他身子一僵,还没等反击,另外一柄石斧重重的从侧面砸在他的头颈上。胖胖的拉西奇脑袋一歪,身体不由自主的跪倒。

“拉西奇叔叔!”人群外的汉博,突然发出了一声凄厉的呼唤。

在阳光下,汉博拔出了剑!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