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仙隙

更新时间:2021-02-24 10:48:32

仙隙 连载中

仙隙

来源:落初 作者:酸干菜 分类:玄幻 主角:王琨温新 人气:

新书《仙隙》全文在线阅读,作者酸干菜,主角王琨温新,是一本玄幻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一当世高官转世异世,另一番风雨与搏杀,演绎出一场惊天地、气鬼神的别样人生。此世、往事,皆如空镜留生,大都如空,皆愿不蹉跎而已。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王熙来的工作看起来很简单,但是实际每日的任务很重。尤其是有许多石头都是坚硬的花岗岩,王熙来费尽气力一天也整不了几块。自己拿锉刀的手,没几天就出了血泡。每天不得不起早贪黑地起来工作。但是自己内心却无限期待中传功之日的到来。每天都有一个值日弟子安排王熙来的工作。这名叫施祥德的弟子显然得到了安克文的授意。每天都刻意加重王熙来的工作量,而且态度刁蛮、恶劣。如果下达的任务没有完成则有可能面临惩罚,轻者没有休息的时间,重者甚至是极其严厉的训斥,甚至不给饭吃。

王熙来自嘲地想:自己就当一个没留神回到了万恶的旧社会。

一次自己搬抬一块巨大无比的石头,手指被挤压了一下,如果不是自己身家货多,自备了疗伤药,甚至就此残了。

王熙来每天都在高强度劳作着,每天天刚亮就要起来,夜色阑珊的时候,才能爬到床上睡觉。没有传功日的诱惑,王熙来不知道自己能支撑多久。**的疲惫,王熙来尚可坚持;关键是还要迎接施祥德精神上虐残,整天呼来喝去,怒骂斥责;无数次王熙来都暗自感慨施祥德究竟是不是人类,尖酸,刻薄,阴损、暴戾,所有恶人的嘴脸几乎每天都要上演一遍。

王熙来也想过用灵石**一下施祥德,但很快否决了自己的这个想法。施祥德只是一个听声的而已,根源还在安克文那里。自己一旦露富,施祥德对付的自己的手段还要加上一个贪得无厌地从自己身上敛财。

王熙来把这些最后都当成了对自己心灵的历练。经过一段时间的磨练,王熙来发现自己的练气一层似乎有隐隐要突破的迹象。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终于等来了第一次传功的日子。王熙来故意在前一日在靠近传授台的地方落下一块没有干完的地方,王熙来早早地就来到了那里认认真真地埋头干活,生怕施祥德把他弄到别的地方干活。

从益学大厅的正门,开始看到陆续有弟子向传功台走来,一直走到大厅中间的一块巨型的石碑傍边,每一个弟子到这块石碑时都会住足片刻,石碑上是开山祖师亲笔题写的四个大字:“益学精进”,笔势斗转,张力无限,似乎可以看出书写者博大的灵气流动。

一大片笔直的板石路,四面八方都可,一直通到传功台下。于是,有许多弟子就都分散在各处,或聊天,或切磋,或交换物品,当然也有不睦者的种种挑衅、挑战上演。给王熙来带来巨大工作量往往是后者。功法深厚者的动怒一击,轻者就是一个大坑,重者方圆十几米之内一片凌乱。幸好像这样的弟子并不多。

传功台周围爬满“爬山虎”,颇有历史气息。上面,只有一排石凳。一会儿传功长老就会在上面或答疑,或讲述心得。一排石凳,是因为有时候会几位长老同时到来。长老之间,有时候也通过这种方式交流学习。

因为王熙来一直在埋头工作,因此过来的弟子都没有留意他。王熙来所在的地方很好,不远不近,既能确保听到他们的议论,又与他们保持足够远的距离。没有人关注自己最好了。手上虽然不停地忙着,但心思、警觉却全在传功台那边。

忽然,人群中一阵骚动之后。一位年纪大约在50岁上下的精瘦老者,出现在台上了。满场弟子立刻鸦雀无声,一阵来自功力高强者的威慑之力迅速笼罩全场。这老者名叫程杰,是本次传功的长老,筑基期三层功力,此人众位长老中唯一一名依靠自己的苦修一步步达到现在的成就的,因此在弟子极富声望。

程杰看着下面无数的弟子,心中也不乏感慨,自己当年也曾年轻过,迷惑过,若不是师傅当年一次也是此台上的解惑,自己也不会走到如今的境界。可惜,师傅,早已过世了。想到此处,程杰心里一阵恍惚。

程杰从思绪中走出来,朗声道:“今日,传功开始!大家有什么问题?”

底下弟子刚开始都还有些矜持,其实每个人都有问题。但是每个人一年只有三次机会,并且每次只能提一个问题。每个人都希望从别的类似问题里,得到自己的答案。

终于有个十八九岁的弟子首先发问了:“请问程长老我们一直苦心修炼,不断提升,可是我们最终的目的是什么呢?”

程杰笑道:“人的目的有多远,成就就有多大。你这个问题似乎不该在你这个阶段提出来,你们包括我自己在内,在修真界中,其实我们还像个孩子而已,我们视野,领域,识力还远远没有成熟,我们现在看到的目的,在将来或许,就像小孩子的一个玩具而已。孩子哭着喊着要一个玩具,终于得到了,那么他的哭和喊,在他来说也是一直在努力。希望你们能明白这个意思。修真是一条通天的大道,我们的目的不是我们已知的东西,而未知的,在道路尽头之外,甚至更远上一步的地方,才是我们最终的目的。”

王熙来觉得这个程长老有点哲学家的气质。目的之说虽然不错,但是太富哲理的味道了。其实,修炼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长生。

程杰接着又说道:“也许有人认为,我们修行的目的是长生,但为何我们不找寻长生不老药就行了,长生,不是,但是为了长生,我还需要实力,这就是我们修炼的目的。”

王熙来心中一阵凛然,这程姓长老怎么知道自己心中所想,但随后也就释然了,因为这个想法恐怕是绝大多数是人对于修炼的认识。

又有一个年轻人高声而恭敬地道:“程长老,既然功法有高低之分,为什么师门不给我们高阶功法学习呢?还有法术中杀伤力最厉害的是什么法术?”

程杰笑道:“这是两个问题啊!你到底要听哪一个啊?”底下的弟子一片哄笑。“其实,功法只有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功法,否则再高阶的功法,不适合你,到了瓶颈时就不好突破了。法术中其实哪一种都厉害,假如功力高超就是普通的小火球也足以击杀低阶。其实大家在选择功法之时最好,先检测一下自己的天赋属Xing,与属Xing相配的功法一定会让你走的更远。但也有特例,某种功法或法术练到极致的时候,会出现意想不到的效果!”

忽然一个似乎很熟悉的声音道:“程师叔,木属Xing的天赋选用什么功夫最好呢?”王熙来心中一惊,没有想到居然是潘琳屹。想来弟子选拔的最后的结果,应该是潘琳屹入选。

程杰道:“潘师侄,现在已经是练气第八层顶峰了,练功速度之快,令人羡慕啊!不久之后,或许潘师侄也站到这里来啊。”底下的弟子,一片震惊,什么意思难道,这个女子很快就会突破修真的第一大限筑基之境。程杰接着说道:“五行中,唯一有生命活力的是木,生命需要由水滋润才能成长,故“水生木”。钻木取火,所以有“木生火”的说法,生命在于运动,生命运动过程亦即能量释放过程,亦即火的生成过程。因此凡是本身是属于木属Xing的功法可以选择,其次凡是属于‘水、火’两类的功法依然可以选择,尤其是水属Xing的功法,因为它是木之根本。本门的功法大都属于阴柔之类,水属Xing功法居多。潘师侄是掌门一支相信李师兄已经给师侄准备了最佳的《木碧潜通诀》和《登真隐水诀》,这两个功法都可助贤侄在修真之路上越行越远。”

又有一个弟子问道:“程长老,请您给我们说说怎么突破瓶颈的体验吧?我卡在练气期五层已经三年了丝毫没有突破的迹象。”

程杰满脸凝重之色道:“瓶颈问题,每个人都会遇到,我在练气期五停滞了五年,在第九层更是停滞十年。每个人的瓶颈又有不同,有的是基础不扎实,有的缺乏心境,有的是没有领悟,但是这一切却又都不是瓶颈的根本。这个停滞的阶段就像瓶子的颈部一样是一个关口,再往上便是出口,如果没有找到正确的方向有可能一直被困在瓶颈处。所有突破瓶颈的关键,不是破,而是寻找正确的方向。大音希声,大道无形,天地之间又哪里是正确的方向呢?”其实程杰本身停滞于筑基期三层又何止10年了呢?

程杰过了好久,仿佛才从思索挣脱出来,又道:“可是,你们看见过洪水奔流吗,哪里是洪水的路,面对滔天泛滥的洪水,哪里又会有什么瓶颈之说呢?在洪水之势的绝对的资源面前,阻止你提升的瓶颈不过如泥土之堤罢了。”

王熙来对于程杰的洪水之说很是信服。在今后的修炼,也深受其影响。可是当王熙来位临修真顶峰之境时,却把程杰恨得死死的,每每都恨不得把早已死了几千年的程杰从坟墓里拉出臭骂一顿。

程杰又讲解了一些修炼中要注意的事项,每月一次的传功大会散去了。偌大的益学大厅只剩下一个人在那里辛勤地劳作着。

从此王熙来成了传功大会的忠实观众,每次都能获得新的启发与体会。王熙来也更加关注关于丹药讲解。每一次圣药阁的陶以辉讲授,王熙来每次必听。自己私下里也收集许多关于炼制丹药的书籍、丹方、药材、炉鼎之类的材料。

在这期间也发生了一些意外的事件。

一日的上午,益学大厅的管事弟子施祥德把一年来的大厅维护费用明细表,送到总管执事那里申请费用。不料,这张明细表上却与申请的费用出入甚大,明明是用世俗金钱就可以买来的山石,全换成了灵石;凡是几块灵石就可以买到的东西全变成了几十,甚至几百。总管执事很容易看出,这些年司业院**了多少经费。

总管执事第一时间,把此章表格送到了掌门李昌明手中。李昌明震怒不已,怎么说门派花销、亏空这么大呢?原来是自家的蛀虫太多。立即对此事严查。结果查出安克文更多少**、收受**之事,令白鹿门上下一片哗然。一个小小的执事身家竟然拥有过万的灵石,珍惜贵重药材无数。这些资源如果用在弟子身上,将会激发出多少潜力和能量啊。安克文被周肃清当场击毙,财产充公。李昌明对周肃清的不冷静、草率做法颇有微词,本着还想查出些更大的蛀虫来;周肃清无奈,只得安克文进行搜魂之术,而后对李昌明耳语一阵,此事不了了之。但是司业院所有弟子全部辞退,开除师门,以儆效尤。

鉴于司业院人手大量短缺。总管执事小小地利用了一下手中的权利,把王熙来从杂役变成了管事弟子,并且专门负责益学大厅的各项事宜。当然条件是王熙来身家的灵石几乎少了一半。可是,毕竟不用每天都叮叮当当的敲石头玩了。那样有什么前途?再说,自己更是浪费不起时间。

管理益学大厅,王熙来几乎不要费什么心思。堂堂一省大员,管理这个,那可真是用屠龙刀削土豆皮;用传国玉玺砸核桃一样一样的。

安静下来的王熙来除了每月必听一次长老们的传功课外,更多的时间都用在了钻研炼药这门学问上了。越钻研越觉得里面有意思,越想亲手试试。炼药可是修真界大有前途的职业啊。

当然,王熙来这个名字是不能用了,其实他也觉得自己的这个名字怪怪的,总让他想起过去不堪回首的经历,也容易让白鹿门的人警觉。

从此,就叫做王东。很普通的名字,越普通的名字,越能走得更远。

王东深以为然。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