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仙魔崛起

更新时间:2021-02-26 11:00:30

仙魔崛起 连载中

仙魔崛起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夜里关灯 分类:玄幻 主角:羽玉佩 人气:

《仙魔崛起》为夜里关灯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长夜将至,我从今开始守望,至死方休。我将不娶妻、不封地、不生子。我将不戴宝冠,不争荣宠。我将尽忠职守,生死於斯。我是黑暗中的利剑,长城中的守卫。我是抵御寒冷的烈焰,破晓时分的光线,唤醒死者的号角,守护王国的铁卫。我将生命与荣耀献给守夜人,夜夜皆然。...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看着上来就称自己哥的少年,虽然他认错了人,不过梵云多少对此留有好感的,回答道:“天哥?是你在喊我吗?你认错人了喽”

“你不是天哥?”飞流儿脸庞有些失落起来,可又很不甘心,张口想说些什么,被飞白羽打断。

“流儿,你在这胡闹什么赶快回去。”。很明显飞白羽对飞流儿口中天哥很感冒,神情霎时就变了,。

“可是……”飞流儿欲要争辩,被飞白羽带着些怒意话语:“没有什么可是。”

飞流儿面对怒意的父亲只能作罢,他知道父亲的脾气,纠缠下去是没有结果的,所以离开,他要将这个消息告知姐姐。

之后,飞白羽重新恢复之前的稳重,便带着梵云离开山门。

二人说说笑笑,进入一座楼阁之中,楼阁牌匾上,“中央天宫”四个字有些夸大的镶嵌其中。

楼阁内通往天宫那三千台阶,真龙见尾不见首,直插云霄,隐藏雾气之中,披上一层神秘感。

…………

元始教以中央天宫的磅礴仙境闻名,而梅花庵却以冷清寂寥让人叹为止步。

正值春季,梅花庵内,枯萎梅花凋零,可即便落地,它也要散尽浑身香气,为庵内的美景增添一份孤独。

看着庵内片片落地梅花,带来伤伤的忧感,突然一声琴音划破寂静,透过落地梅花传入耳内。

虽然只是一个音调,但依然能感受出抚琴之人的孤独与悲情。

当第一个传出的音调犹遇未尽时,接着传出第二声第三声……直至最后一声下。

而心神依旧沉寂在声声琴音之中,一时无法自拔,细细聆听抚琴之人的这根根琴丝,皆传达着她内心悲伤的世界。

抚琴之人何许人也?对于琴弦的造诣如此之深。

透过层层落地梅花,一位女子穿着一件火红色的霓裳,在认真抚着琴。

此时一阵与美景极为不协调的男儿声响起。

“春色梅花经过寒冬的绽放,已有几枝梅花探出庵外墙头,难道姑娘不向往着外面的世界?。

北域梵云路经此地无意打扰到了姑娘,还望见谅。”

梵云从中央天宫下来之后,飞白羽便匆匆离开,身为一教之主,公务繁忙,能抽出空来陪梵云,可以看出飞白羽对他的身份很重视。

刚从天宫出来没有多久,飞流儿便从一边窜出,硬拉着他说要是去看一位昔日故人。

被拉到一个小庵门前,顿时被庵内的落叶梅花吸引住了,不知不觉的走了进去,之后就是上面所述。

“北域兴盛之地~”

这红衣女子脸色微微一震,旋即恢复正常。

回道:“这世间万物无情只是为阳光而活着,那探出墙外的梅花只不过贪图外面的阳光罢了。“

向前挪动两步,梵云略略道:“如姑娘所说,梅花都不甘屈于庵内,像姑娘这等有情人能甘于呆在这梅花庵内?”

距离红衣女子还有一小段距离,又有几棵梅花树阻挡,不过依然隐约能看到一团红色在那处微微浮动。

“呵呵”

红衣女子长笑一声,似乎对于梵云几句话很是欣赏

“既然北域认定你是此次的选定者,那么你也应该知道上任选定者林天了”

红衣女子提到林天二字,表情很淡定。

“林天?我在北域师门平日都是深入简出的,很少在师门外走动,所以并不认识此人”

梵云躬身表示歉意,继续问:“不过姑娘口中所说的选定者是怎么一回事?还望赐教。”

当梵云请教选定者一事时,红衣女子话锋却突然陡转,并没有在此件事情上浪费太多口舌,包括她提问到的林天。

陡转道:“初到我梅花庵,尝一尝我酿的梅花酒如何。”

“这~”犹豫一下当即说道:“既然是姑娘邀请,梵云冒昧了。”

梵云来到跟前,看着梅花树下的红衣女子,心中大惊。

惊的不是她所拥有着天仙般的容貌,而是她的头发,竟然也如同飞白羽一般,一头的白发很随意的披落在肩。

看着脸上尽是惊讶之色的梵云,红衣女子倒上两杯温酒。

洒脱说道:“师弟不必惊讶,我是飞白羽的女儿飞凝儿,我和我父亲的头发皆为情字所伤。”

“情字所伤?联想到山门前第一次见到飞流儿几句莫名奇妙的话语,那林天大概~”梵云心中这样推理到,似乎有些明白这其中的联系了。

“酒尚可温。”飞凝儿说着,向他打了一个喝酒的手势,梵云没有戒备,似乎被她那种洒脱所钦佩。

眼神看着他喝酒的动作,心中却黯然神伤,好像勾起内心深处不愿触碰的,那道永远都不能愈合的伤疤。

酒水入口一股甘甜涌出,正当要细细回味,一道剑光从梵云眼中一闪而过。

出于本能反应梵云脚掌蹬地,身体快速向后仰去,随后看见一柄白如雪的玉剑正向自己刺来。

梵云面带稍稍怒意,不过并没有与之翻脸,急呼:“师姐,这是何意?”

话虽脱口,他的身体周围出现一层淡如薄纱的防御罩护住自己,随时都可以发出自己最强大的攻击。

“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向师弟讨教讨教,能否参加两天之后的三教争夺赛?”

飞凝儿身后宽大的红袍,被体内散发的劲风,吹的瑟瑟作响,梅花庵内的梅花随劲风肆意吹荡。

她这样做除了讨教之外,更深层的意思是在试探。

两天后的争夺赛,梵云在天宫内也听说了,所以对于飞凝儿的讨教也就释然了,打消掉使用最强攻击的念头。

口中吐道“师姐,领教了。”

话音还未落地,梵云手随心动,身体内散发出灵台镜二变的灵力,使得原本肆意纷飞的梅花,更加放肆。

五指微动一道灵力从梵云掌心打出,所到之处梅花皆被震得粉碎,只留得淡淡花香,可依旧未能阻止灵力的速度。

面对打来的灵力,飞凝儿玉剑一横,同时体内灵力运至剑体之中,霎时玉剑通体发出淡淡青光。

“砰!”

灵力与玉剑碰撞的波动,荡开空气中肆意纷飞的梅花,同时将二人的距离拉开了。

下一刻,飞凝儿口中嗔喝

“道法,疾风劲。”

声音落地,一道看不见,而能感受得出的疾风在不停翻滚,眨眼间一个由落叶梅花构成的巨大风球,出现梵云烁亮双眸之中。

风球力量波动,吹得飞凝儿身上衣袍瑟瑟向身后卷拉着,白发在凤中毫无节奏,简直就像一位女魔头,邪性中不缺一丝魅惑。

见到飞凝儿的疾风道术瞬间准备完毕,梵云站立原地并没有任何动作。

只是将体内灵力运至那层淡淡的防御罩,使防御罩更加坚固一些。

疾风卷着梅花落叶,带着梅花的香气向梵云拨动而去。

在拨动过程中一个巨大的梅花球中梅花落叶越积越多,之后在靠近梵云时却出人意料的慢慢变小。

“噗。”

梅花球打在防御罩上,使得梵云被一股没有杀伤力的推力,推出梅花庵外。

虽然不明白其中疾风突然消失的原因,可梵云心中明白这是飞凝儿手下留情了,旋即抱拳对着关的结实的庵门高声道。

“多谢凝儿师姐手下留情。”

“还要多谢云师弟,对我这庵中春色梅花手下留情。”

在飞凝儿凝聚疾风时,梵云就想使出火炎术。

可当他欲要喊出口时,一片梅花落在鼻尖,旋即打消使用火焰的念头,如果一旦使用这庵内的梅花恐怕就要成为灰烬了。

庵内在交谈声消散后归于平静,只能隐隐闻到丝丝梅花香味。

梵云看着这有些悲寥安静的梅花庵,只得无奈离开。

“天哥,你就这么出来?。”

看见梵云从梅花庵出来,飞流儿俊逸的脸露出喜悦,围在他的身边不停看着,好像在观察梵云有没有受伤。

看着如此奇怪的飞流儿,梵云一阵头大,无奈道:“你还想我怎么出来,难道希望我缺胳膊少腿出来?”

“按照以前的规律说从里面出来的男人除了我爹,基本上都腿断胳膊折的。”飞流儿思考道。

梵云:“……”

……

经过梵云和飞流儿一下午的相处,从他嘴中得知不少关于他姐姐的故事。

那个口中被称为‘天哥’的林天,也同自己一样来自北域兴盛之地。

那个林天在三年前来到元始教,并且在争夺赛上大放异彩,之后飞凝儿和林天不知怎么就在一起了。

可好景不长,林天被师门紧急召回,也就留下她一人。

自古女子多情,面对林天的离开,飞凝儿开始逃避自己,时间一长也就变成这般冷美人模样。

她的父亲飞白羽最后无奈将他关入梅花庵中,而她在梅花庵中仰天发誓,誓死不踏出梅花庵一步。

三教弟子争夺赛开始了,闭关中的梵云睁开烁亮如辰的双目。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