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我的幻想君王

更新时间:2021-05-04 11:43:49

我的幻想君王 已完结

我的幻想君王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暮雪梦 分类:玄幻 主角:管风琴云彩 人气:

完结小说《我的幻想君王》是暮雪梦最新写的一本玄幻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管风琴云彩,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他是执掌一界拥有至上权力的一方魔王。她是彷徨迷途之中,游走在峭壁与期望之间的稚儿。漫漫长夜,他流连于世间,寻找自己的猎物。茫茫远途,她徘徊在人与人间,思忖自己存活的意义。当舞台之上的帷幕落下,也请永远记住,这仅仅只是一个开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阳光倾泻,透过窗,肆意地如同打翻的颜料,在地上留下光辉。流动在空气中的光华,晕染了坐在电脑前的我。

“呀,一下子聊很久了。”我远隔千里的恋人,突然讲道。

“嗯。”我轻轻应了声,脸颊微侧,任由阳光轻抚自己的脸庞,有些心虚地问道,“你会等我吗?”

“会的。”他立马斩钉截铁地回复道,语气中透着坚定。

我望向他在视频中的脸,在麦色的肌肤映衬下,乌黑的双眼透着一种自信,让我不得不相信。

“但要等多久?”猛然间,他问出一个令我难以回答的问题。

“九年……吧。”想了一会,我不自主地别过脑袋,不敢再正视他。

九年的时间啊,于一个人来说,那是怎样的苦熬?

但将话说出去的同时,我却在我的心里有些小激动,同时带着一点渴望,于是又抬起头来,与他对视:“你真的能的等得了吗?如果不行的话,也没有关系。”

从我的话里,便能听出我对他的回答已做好了最坏的准备。

“能。”他只是淡淡地,用最为简单的字眼,回复着我。但仅仅是这单独的字眼,却已让我无法自拔,我彻底地,一面倒好地对他感到倾慕与感动。

“为什么呢?九年不是一个短时间。”我的眼中饱含歉意。

“因为爱你啊,如果连九年也等不了,怎么说的上爱?”他说的平淡,但听得人动心。

别骗我,别骗我,就算残忍地伤害我也请别骗我。

“我只是担心,你看不起我,我没有钱,没有车,更没有房。”他的脸上,露出让我忍不住怜悯的自卑,“这样的我,你还会爱吗?”

“泽,会的,一定会的。”我清呼出习惯对他的称呼,认真地肯定我的答案,“我只求你能等下去。”

“嗯,放心。”他对我立下了承诺,脸上扬起微笑,只那一刻,我便深深地恋起他。

其实,我们心里都清楚,我们毫无资格去爱。而这场爱情,或许,终究是悲剧。

但是,谁说一定呢?谁说一定呢?!

只要我们能够坚持,我就不信我们不能够在一起。那时候,我是这样痴痴地想着。

随后,心一动,便找上心魔,签订了契约。

“我,安雪心,作为契约人,于今日与受约人定下契约。自契约生效起,我将永远、直到他的死亡,或是我的死亡,都爱着他。没有任何的脏污他念,不带一丝利益受惠地爱他,我将失去再次择爱的权利,自契约生效后,便只能爱他。”

我谦卑地双膝跪在地上,微微闭着眼睛,却满怀憧憬地在自我心魔的面前,说下契约的内容。

站于一旁的公证人,接着我的话继续讲道:“受约人自契约生效后将有职责尽全力保证契约人的生命、财产、名誉的安全,甚至完成契约人所下达的任何可及愿望;同时,负责督察契约人是否对于有关‘爱’的承诺有严格遵守,若是必要之时,受约人有权使用任何手段,施予惩罚。”语毕,公证人从手中的书本上撕下那张契约,“啪”地一声,书合上,公证人便将那张纸递给了优雅坐在我面前的他。

他望了望跪着的我,又将自己的视线移向那纸契约,猛然笑了,轻轻呼出两个字:“闹剧。”

我没有回话,只是谦卑地保持静默。

“你不后悔吗?”猛然,他将自己的声音提高了八分贝,语气中透着威严。

“不后悔。”我轻轻回答他。

“你不后悔吗?”他的脸上扬起笑意,水蓝色的双眸化为暗紫。

“不后悔!”我张开自己双眼,盯着面前的印花瓷砖,重复我的回答。

“你不后悔吗?”他又一次问道,继而站了起来。我知道,这是最后一次提问,也是最后一次反悔的机会。

“不后悔!不后悔!不会后悔……”我也抬起头,对上他暗紫的双眸,不断重复同一个回答。然而,坚定不移的语气在最终却镀上了一丝哀叹与无奈。

“这是你说的。”他的语气突然变得轻巧活泼,随后迅速的卷起手中的纸,置于我们之间。

那张契约便奇迹般地以卷好的姿态,悬空于我们之间。

我与他同时伸出手,只不过我伸出的是左手,而他是右手。我的手置于契约上方,他的手置于契约下方。冥冥之中,时间像是移动到了固定某一刻,我们手之间的那张契约泛起火花,被耀眼的火光吞噬着,最终消失在了我与他之间。

“契约已缔结。”公证人的声音很恰时地想起,没有丝毫情感的流入,冰冷如岩石。

“哈哈哈……”笑声猛在空气中爆开,显得很是突兀。他恢复了水蓝色的双眼,转身,没有多说一句话,笑着扬长而去。

公证人也携着她的那本书,追随而上。

留我独自跪在地上,且叹且思。

我本以为,签下这样契约的我,应不用担心我与泽的爱无法持续下去了吧?

但是,我错了,错得无以复加。而又或许,是我把契约的实质理解错了,才会鬼来的那般安心。其实,早就有做好任何突然斩断与他彼此勾联的准备。然而,当他淡淡地说出“我们分手吧”我依旧忍不住关了视频,泪流雨下。

心里其实再清楚不过了,所谓的承诺只不过是一时所定下的初衷,对于任何长大的人来说,都会明白,承诺绝不会真如承诺本身那般长久,所有的一切都只是深陷于承诺而无法自拔的人们的渴望。

我没有偏执地去笃定比我足足大了五岁的泽会等我九年,但我依旧努力地不断地给这个承诺一个勇气,一个机会,去信任。

何况于,哪怕他等不了我,但他至少应是爱过我的吧?而我也至始至终都爱着他啊!

曾经的美好永远是把锁,加上契约的束缚,我没有丝毫权利去放开他,不爱他,答应他的提议。

但尽管如此,还是无法阻止这场爱情的凋谢。

他删去了我,至此后,我的联络单上再也没有了他的名字。

心很痛,很痛,很痛。

可其实痛的,是自己的不甘心:为何自己付出如此大的代价,换回的却是衰败?

可我同样不敢将契约的具体内容告诉他,告诉任何质疑我爱的人。若有人问起,我只说我定下无法更改的契约,已无权利去爱他人。而具体是如何,无人会知晓。是我怕说出来后得到的只是他人的冷嘲热讽。我时不时地会想象若有一天,我真的说出契约的全部内容,听的人会是何种表情?而最后,所有的画面都只有一种,听的人必定会嘲笑我的痴念,嘲笑我的愚蠢,嘲笑我的自欺欺人——那契约中的受约人,你的心魔,真的存在?

以至于在惶惶已久后,连我自己都开始怀疑,在思考,契约真的存在吗?

但是这样的想法总不会持续太久,而至于有一天,泽又找回了我,这样的想法更是立马消失殆尽。

开始我们都不说话,我等待着他的开口,我期望着他一定会开口道歉,但是,期望就是期望,从没有一定会发生的取向。最终,还是我耐不住性子找了他。

我们依然可以聊起来,但我们不再如过去般打开视频,开启语音地聊,只是单纯地发送信息。或许是因为这样,无论说尽了怎样的话语,我们都已无法找回最初的感觉。

其实,又或许,是心变了。我们彼此之间的心或许真的已没有先前那样澎湃。

但那又如何?我只求他在。

别抛弃我,别抛弃我,允许我卑微地请求,千万别抛弃我。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