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穿越之女人是老虎

更新时间:2020-06-30 09:11:05

穿越之女人是老虎 已完结

穿越之女人是老虎

来源:落初 作者:望月石 分类:言情 主角:麻姑小姐 人气:

经典小说《穿越之女人是老虎》由望月石所编写的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麻姑小姐,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他,他是一个山坡上的狼和狈,而这个女人则是一只虎,虎来了,跑不了我也走不了你。别看你们是亲兄弟,真正的竞争对手就是亲兄弟。曹植曹丕就是明晃晃的镜子,是一山不容二虎,是一槽不栓二驴,也是好马不驮二鞍,良女不嫁二男,忠臣不事二主。  当年狸猫欢如虎,掉毛的凤凰不如鸡,穿越的现代分子客场作战,如何风起云涌,如何被玩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八章:牛蒜

很快,王全就收到了关于我的调令的正式口谕。他摆出一副爱莫能助的神情,将我带到了一个黑压压的大房间。

走到那鬼地方,我用了半天才看清楚,原来这儿是一个卧房,左右各两排,全是通铺。旁边的门边有一个便桶,没有帘子遮拦,正悠悠哉哉的发出一股股异臭。

才刚走进门,王全就掩住鼻子,皱眉说道:“这儿应该还有空铺,晚上大家都到齐之后,你看哪儿空就睡哪儿。”顿了顿,王全还是补充道:“这儿的人都是大老粗,你说话做事千万小心。我只能交待到这了。小兔啊,好自为之。”说完王全就有些呼吸困难的走了出去。

不一会儿,王全又跑了回来,只是没有进房,他在门外说着:“小兔啊,你身上这身衣服可千万不要弄坏了,明天我来收,到时会给你短工的衣服的。”我正诧异着,想问问他,我这衣服已经弄坏了,需要扣工钱吗?可王全却已经没影了。

唉……也没办法叹息人情冷暖了。人家也是当奴才的,生死由他人定。更何况我并不是他真的远方表侄。

要叹息我也只能叹息自己真的错了,我不该啊,我悔不当初啊,我回什么头看什么Ru燕归巢,现在好了吧,被一只超恐怖的燕子盯上了,有的受了。还有那个陆云中,他到底知不知道底层人民是怎么过活的,他知不知道他随便的一句话带给我的将会是怎么样的生活?

算一下,到陆府才短短几个时辰我就跟人结下了梁子。问题迫切摆在面前,我……到底该怎么办?

大大叹了一口气……

换之而来的是一整口异臭。这房间里的怪味道我身处这么长时间还是未能适应。我不可能住在这里的,我绝不可以就这样住在这儿。我发誓我一定不能在这个地方住着,一晚都不行。

决心已下,我就该判断我眼下的形式了。

讨好大主管虽然成功,但是实际证明这并没有什么作用。

讨好那四位少NaiNai虽然成功,但是她们自己的下场证明了她们的地位微薄,根本自身难保。

那么我能讨好谁?

大NaiNai?从那四位少NaiNai的口中描述,这位大NaiNai似乎是极有威严的一位当权派。那提拔一个自己喜欢的三等仆人应该随意一句话就可以了吧。

既然如此,我就有自己的目标了……那就是大NaiNai!

计划已定,可我也不会忘记最关键的一个人——陆少爷,是他一句话将我打成三等的,在哪跌倒就要在哪爬起来,这是我的人生守则。更何况如果他有心作梗,那就算他日大NaiNai再喜欢我,想来也不会为了一个小小仆人而与自个的儿子叫板吧。

好吧,顺带讨好你,我逆来顺受,我吃苦耐劳,我热脸贴屁股,我被打左脸伸出右脸让你再过瘾。

只是……你千万记得不能落在我的手上!

我正YY着把陆少爷踩在脚底……

突然,外面传来一阵吵杂声。我有些疑惑,这太阳都下班回家了,怎么会有如此的喧闹之声?

我走出房间,外面不怎么强的光线都有点晃眼。眼珠在黑暗中待的时间太长果然会不适应光明。

我循着声音前往,走到一看,很多人围着一头牛在指指点点。

我走上前小心的探问,一个看上去只有十三四岁的小孩告诉我,今日陆府要置办购买很多东西,马车都开出去了。三辆牛车也出去了两辆,这最后一辆的牛却不知道为什么像是病了似的趴在地上。

我一看,刚刚王全指给我的那个短工头的铁头就在那用脚踢牛。

这一看,我心里就有了计较,如果我能给这短工中的头留下好印象的话,那我接下来的日子应该至少不会特意受到欺负吧?

如此心路一转弯,我就拼出去一试了。

我一窜窜到铁头的身边,满脸堆笑的献计道:“铁头老大,小的听说大蒜是牛的天敌,一个闭气,一个通气,或许用点大蒜能够治这牛的莫名之病呢。”

铁头闻言狐疑的看了我一眼,或许是上头交代给他的活儿确实有些急,他也无暇考虑,颇有威势的踢了旁边的一个短工道:“二磅,听到没有,还不快去。”

那个叫二磅的被一踢,神清气爽似的窜奔而去。不一会儿就抓回一把还带着泥巴的大蒜。铁头看着我,我瞎大夫乱治病的说道:“统统喂给它。”很快,大毛和另一个短工,一个掰开牛的嘴,另一个将大蒜连泥带肥料的塞进牛的嘴。我有一瞬间的想要作呕,但是想想这里都是些粗大汉,我如果在他们面前表现的矫情,势必会引起他们的反感。我只能微微闭眼,尽量能不看就不看,眼不见为净。

很快,牛就将大蒜香下去了。

一圈的人围着牛静观,可是……那头牛半天都没有动静。

毫无耐心的铁头有些恼怒的看着我,我背后有冷汗自作主张的往下流。

那是心虚的……

我这办法纯属乱来,我只记得有一次在家烧牛肉时,老妈交代我,烧牛肉只能放生姜不能放大蒜。我好奇的问了一声,妈妈说,牛肉和大蒜是相冲的,还说牛什么怎么了,用大蒜就能什么怎么的。我当时对于这些老一辈的土办法根本没多少兴趣,所以知道的也是三三二二。可是我却还是不知死活的乱用,如果弄巧成拙,我用脚拇指都能想象得出今儿个晚上我会有什么下场。

就在铁头一把抓起我后领的时候,那头牛喷了一口带有浓浓大蒜味的气,然后啪嗒啪嗒的踹了踹自己的两只后蹄,想是要站起来。我后领一松,两脚又落地了。

马上,铁头用非常洪亮的声音劈头问道:“小子,你是一等仆人,跑到这儿来凑什么热闹?”

我有些奇怪的转身,心想他怎么知道我是一等仆人的?

待我细看周围人的服装,然后我算是明白了。这些三等仆人穿着的短打都是深蓝色的粗麻布,蓝到发黑的那种。

而我身上的却是淡灰色的,王全穿着的是有些淡绿的。一等仆人的衣服看上去就显得干净体面,且色彩不一。而三等仆人的衣服看上去就耐脏,且色彩统一。

这两下里一对比,我见他们把我当成圈外敌就赶紧表态:“铁头大哥,您忘啦,小的就是刚刚王总管跟您提起过的那个。小的也是三等仆人,这身衣服小的只穿了一天。小的个儿小,手短脚短没几斤力气,小的平生最仰慕的就是像铁头大哥这样一身力气,看着就是老大的哥们。”我用眼角偷瞄到铁头没什么表情,继续卖乖道:“您瞧小的这张嘴,铁头老大永远是小的老大,但是要成为老大的哥们,小的还需要时日修炼。”说完后就只知道傻傻的赔笑了。

铁头听了我的话不喜不怒,字句铿锵的说道:“别小的小的,听得就让人讨厌。既然你也是三等仆人,那咱们就是一道的。告诉你,别油嘴滑舌整出一等仆人那儿的那一套,下一次别让我再听到像你刚刚的那样的话。听到了?”

我心一惊,心想这下可好了,马屁拍马腿上了。但是我心底很明白,世上没有不爱听好话的。只是有人先听好话飘忽忽了再认人,而有人先认人踏实了再听好话。而铁头则属于后者。

这一下我有些明白跟这群人相处或许并不难,不要害他们,不要投机卖乖,把自己当成他们当中的一员,有难同当,有苦一起吃,他们很容易就能跟你成为换心之交,而且这群人有一种天生的照顾弱者的****从整个社会来讲,他们其实属于弱者,而在弱者群中,强者反而有保护弱者的自觉。而我,从境遇到外在展现不都活脱脱是一个弱者吗?

铁头大哥,让我小小兔来满足你那还未充分满足的大哥欲吧。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