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娇相

更新时间:2020-07-13 09:16:48

娇相 连载中

娇相

来源:落初 作者:黑猴兔 分类:言情 主角:苏云君小姐 人气:

完结小说《娇相》是黑猴兔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苏云君小姐,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前世苏云君亲眼见着自己父兄家人街头斩首示众,再活一世,她只有一个想法,这年头是人是狗得分清。所以重新洗牌,她先出牌!第一个要收拾的就是一直吃她家喝她家用她家的两个小婊子,前世让我哭,这辈子叫你哭不出来!等收拾完那些跳梁小丑,苏云君这才想起,这一世除了要保卫苏家,她还有件更重要的事,就是还恩于他。前世你葬我于青山脚下,今生我还你万里河山。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荷华当即领命去内屋取琴,扶苏也是个利落的,马上让小丫鬟把琴桌摆上,刚要摆在窗边。苏云君轻声道:“扶苏姐姐,把琴摆在这边吧,姑姑才能听得清。”

说着手指着主屋中间的位置,扶苏见着成郡王妃心情不错,只要王妃不介意她还有什么好说的,让小丫鬟搬着桌子在苏云君说的位置放好。荷华也把成郡王妃的古琴抱了出来。

古琴凤鸣是成郡王妃的陪嫁之物,成郡王妃还未出阁的时候,一曲清江雁可是闻名陈唐。在陈唐的闺阁千金中,论琴艺那是首屈一指,苏老相公更将自己珍藏的古琴凤鸣都给她做了嫁妆。

成郡王妃看着荷华把凤鸣摆上,颇有些感伤,怕是想到当初自己同成郡王琴瑟和鸣之时,也是时常在房内她弹琴他作曲,也是恩爱的紧。可如今当真是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

苏云君见着成郡王妃眉间涌上一缕愁丝,自然是知道她在想什么,当即焚香净手坐下身来。

指尖拨弄琴弦,弹奏的正是成郡王妃年轻时弹得最好的曲子,清江雁。

苏云君若说琴艺,前世她便能在十六岁的时候,名气越过自己的姑姑,更别说在之后的日子里她还一直弹着未曾荒废。如今再碰琴弦,光凭着记忆里的触感,便能轻而易举的弹出天籁之音。

之所以会挑这首清江雁,主要是因为,苏云君可以把这首曲子弹的与成郡王妃所弹奏的一模一样,没有丝毫音准的差别。

其实按前世这个时候的她是做不到的,都是前世嫁给韦祯之后,终日闷在屋子里才练出来的。

猛地听到这阔别了多年的熟悉曲调,竟是勾起成郡王妃无限的回忆,一下子把她拉回到当初自己还在闺阁中爹娘疼爱兄长关怀的时候。不由泪湿了双眼,久久不能回神。

就连方侧妃带着人进来也不知道。

苏云君却是从方侧妃进门就知道了,因为她故意挑了个中间的位置,方侧妃一进门瞧着成郡王妃陶醉的模样。上前打扰,怕破坏了自己好不容易经营起来的温婉形象。不打扰,自己带的这么多人全部进来又挤得慌,愣了好一会见是没人搭理她。

便让一些小丫鬟和婆子在门外等着。

现在的天,即便是中午时候也是冷的,更别说这大清早的,一路走来受了不少露水。

如今在门口站着,一阵寒风吹过,这些个丫鬟婆子,无不是冻得直哆嗦。要知道平日里跟着方侧妃过来,都是直接进屋子的,谁受过这个寒气儿,所以也都没准备。没想着今个却被直接丢在外面吹冷风,一个个都是叫苦不迭,却又不敢声张。

方侧妃在屋子里也不好过,因着成郡王妃一直出神并未注意到方侧妃,她都来了好一会了,也没个坐,不由心里来火。

苏云君自然注意到了方侧妃,只是她像是没受到丝毫干扰一般,专注的弹着自己的曲子。

屋里的丫鬟婆子,大都是成郡王妃的心腹,自然是不会去打断王妃了,她们看着方侧妃早就不顺眼了。

一时间根本没人搭理方侧妃。

苏云君一边听着身后的动静,一边弹琴,虽然分了心但是这曲子却没有半点干扰。

琴音悠扬,听得方侧妃心烦意乱的,奈何自己一直树了一个贤良淑德的形象,也不好表露出来。倒是小公子毕竟是个孩子,被奶娘抱着站在原地,突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这一声响亮的,仿佛使出了吃奶的力气,一下子惊醒了成郡王妃,也打断了苏云君的琴音。

方侧妃见此,忙摆出一副不知所措的模样,伸手从奶娘手里接过孩子一边轻拍着一边对着成郡王妃说道:“姐姐莫怪,孩子还不懂事,也不知怎地就哭了,惊扰了姐姐,还望姐姐宽宏大量。”

看着她一副惊急欲泣的样子,很是有些楚楚可怜的,可是这话说的就没有半点歉意。

苏云君还坐在琴凳上,抬眼正好看到昌哥儿的胳膊,就瞧着昌哥儿细嫩的小胳膊上红了一块。上面还留着两个指甲印,难怪刚刚能哭的那么响亮。

真没想到方侧妃对着自己的亲儿子,下手也是这般狠,难怪能帮着韦皇后,连自己依靠的丈夫都残害。

苏云君看着却不动声色站起来,给方侧妃行了礼,随后恭敬的站到成郡王妃身边。

成郡王妃平日也没少见方侧妃这样,也懒得计较,吩咐扶苏:“给方侧妃赐座上茶。”

方侧妃这才换了脸色抱着昌哥儿坐下来。

“云君这两日休息着身子可好些了,原本想着待会给姐姐请完安就去看看你,没想着在这遇见了。”方侧妃说着把孩子拍了拍递给奶妈,对着苏云君,这关怀颇有几分讨好的意思。

苏云君看着昌哥儿小脸上还挂着眼泪花,眼睛红红的,面上有些惶恐的神色轻声道:“多谢侧妃挂念,云君身子已经好很多了,只是毕竟是病体。若是知道今日侧妃带着昌哥儿来,云君万不敢与昌哥儿同室而居。若是过了病气给哥儿,到时候姑父怪罪下来云君怕是要被责罚的。”说着还往后退了两步。

闻言成郡王妃拉住苏云君的手轻拍道:“好了,你也别自责了,这本来就不关你的事,方侧妃是个明事理的,到时候王爷问起来也断然不会说你的不是。”

根本不给旁人插话的机会。

一时间方侧妃脸色有些挂不住,的确,成郡王是有明言说不许成郡王妃再接近昌哥儿,所以方侧妃才会时不时的带着昌哥儿来正屋请安。说是让郡王妃看看昌哥儿,其实就是存了心的在刺激郡王妃,为的就是逼她回娘家哭诉,让成郡王跟苏家闹掰。

前世还真是这样的,但是现在有苏云君在,又怎么能容忍她这么做。

一席话说得方侧妃哑口无言,而旁边伺候的丫鬟也是全都低了头,奶妈心里更觉得这方侧妃才不是面子上做出的这般端庄贤淑,刚刚她暗地里掐昌哥儿,别人不知道她可是知道的呢。

成郡王妃看着方侧妃脸色不善,抬抬手:“时间不早了,还要去定北侯家赴宴,云君你先回去准备一下。蓝心你也把昌哥儿抱回去吧,这么冷的天,大人出门还得穿的紧,昌哥儿这般小,别让不知道的到时候说你不心疼哥儿让王爷误会可就不好了。”

成郡王妃这可谓是一语双关,一边说着方侧妃不该带孩子出来,一边也算是给自己澄了清。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