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爱我,请将我禁锢

更新时间:2020-07-13 09:21:08

爱我,请将我禁锢 已完结

爱我,请将我禁锢

来源:落初 作者:海源朦儿 分类:言情 主角:汪冷汗 人气:

《爱我,请将我禁锢》为海源朦儿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他可以冷酷无情到令人胆寒,他也可以温柔到令她哭泣。他的爱狂热似火,他的爱霸道蛮横。她要他的爱,她愿意飞蛾扑火,但蓦然回首,她的至亲却离她而去。她在哭泣:大哥,不要走!冥焱,不要对我冷漠!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不!”

尖叫声冲破云霄,亲眼目睹一双儿女在自己面前***年老的男子受不了这个打击,几乎是在瞬间苍老了许多。

挣扎着想推开如野兽般压在女儿身上失去理智的儿子,可是却被人狠狠地踩在地上,双手钳制在背后,抓住他的头发,绷开他的眼皮,不堪入目的兄妹**一丝不漏的尽收眼底。

女儿凄厉的哭喊声,儿子粗嘎的喘息……

“你这个畜牲,有种你就冲我来!派人杀你的人是我,有种你就杀了我!”

冥焱不予理会,轻轻闭上眼,将外面的一切噪音都隔绝。

岚澈倒是看的津津有味,手肘碰碰轩辕。

“轩辕,你说这‘兄妹***的滋味如何?”

“你不是正在看吗?”

“可是这和亲身体会的感觉肯定不同!”

“……你想试试看?”

沉默了片刻。

“……可惜我没有什么姐姐妹妹!”

“轩辕,我说那老头是不是太吵了?”

“没办法,有人想听他哀嚎!”

语气哀怨,脸上却是兴味十足,仿佛在欣赏猎物在眼前做着垂死挣扎。

“吵死了!”

手起刀落,再也听不到怒骂撕吼,被割了舌头的男子满口是血,滴滴嗒嗒的流了一地,暴睁的血红双眼充分表明他此刻有多痛。

“小乖,这个月我们只能喝清粥了……你乖乖的哦,等大哥回来之后,我天天给你买肉骨头,把你以前没吃到的统统补回来!”

“汪!汪!汪!”

小乖猛摇尾巴,努力舔着喵喵的小脸。

“呵呵,你这只口水狗……”

喵喵摸索着走进厨房,从所剩无几的米袋中倒出一杯米,清洗之后,估计着加入大量水,放在电锅上,最后才打开开关。

简简单单的动作,是她经过了数个月才渐渐掌握,往往一顿饭从开始煮到饭凉了能入口就要耗费两个多小时。

“喵喵,表姐来看你了!”

温婉热拢的握住喵喵的手,拉着她坐到沙发上。

“唉——怎么这么不会照顾自己,你看看,都瘦了!”

“表,表姐?!”

难道她没锁门吗?

不然表姐怎么悄无声息的就进来了?

“怎么?见着表姐不高兴?那表姐走好了……”

话虽是这样说,但却丝毫不见没有想离开的意思,理直气壮的稳坐在沙发上,一双媚眼滴溜溜的转动。

“不是,不是!

喵喵傻乎乎的反过来紧紧拉着温婉的手,就怕她真的生气走了。

“表姐,我只是没想到你会来!”

“傻丫头,表姐的眼睛能复明还多亏了你,你是不是怪表姐没好好照顾你?”

温婉轻轻握着她的手摩挲,喵喵的心头顿时涌现一丝暖意,这是她从来没体验过的感觉。

难道表姐想通了,不再记恨当年因车祸让她失明的事了?

“不,不,表姐只要你能原谅我爸妈就够了!”

“……我……我早就原谅他们了……说起来这也不能怪他们……”

温婉咬牙切齿的瞪着她,声音却异常温柔,几道人影趁着她们聊天之际,悄悄溜进房间,到处翻找。

“喵喵,表姐知道这几年委屈你了,所以我自己出钱给你买了份保险,这样以后你也有个保障,也算是我这个表姐的一点心意……”

喵喵顿时呆愣,受宠若惊的拉着温婉的手,激动的眼泪狂飙。

“表姐,表姐,我还以为这一辈子你都不会理我了!”

“以前都是表姐不懂事,伯父,伯母都去世了,而你又把眼角膜移植给我……我该知足了,以后表姐一定会好好照顾你……”

说的动情,让喵喵感动的一塌糊涂,而温婉的眼睛却瞅着在房间中翻找的人,以眼神示意他们快些

“表姐,我能照顾自己!今天能听到你这样说,我觉得好高兴,表姐……”

“看你,哭成这样了!我说这些可不是想让你哭的!”

说着,用纸巾轻轻擦去她的眼泪,抬头用唇形再次催促那些人。

大概十多分钟之后,几个人满头大汗,终于在衣柜中的一个抽屉里找到了东西。

“喵喵,你来签了这份合同,这是给你买保险的合同,你签了,今天就开始生效!”

“……可是,表姐我不想给你增加负担!”

表姐能原谅她,她就心满意足了!

“傻丫头,这有什么负担,一个月不过缴几千块,来,快签吧!”

“但是……”

直接将笔塞进苗苗手里,见她犹豫,恨不得狠狠甩她几巴掌,可是,现在还不是时候……

“你不接受是不是还不肯原谅表姐?”

“不是,不是,我只是……”

“既然原谅了表姐,那就签了它,不然表姐可要生气了!”

现在她已经气得快喷火了!

“……好吧……”

“这才乖嘛!来,签这里!对……对……还有这里……这里……最后一页了……这个签了就行了……好的……好的……”

“可以了吗,表姐?”

喵喵放下笔,空洞无神的双眼朝向她。

“可以了!你可以走了!”

温婉不耐的挥挥手,语气生硬。

咦?

她是不是听错了?

“……表姐?”

“叫什么叫?快点滚!看见你就讨厌!”

喵喵的心一紧,脸色在一剎那间变得雪白,心不安的狂跳着。

“表姐,你……”

“我叫你滚,你是不是听不懂?”

喵喵顿时如被雷劈中一样,傻愣愣的僵坐着,不知该如何反应。

刚刚表姐不是还轻言细语的和她说话吗?怎么突然……

“……这是我家,表姐……”

“你家?你确定?之前的确是你家,不过现在是我的家了!”

看喵喵还是傻乎乎的样子,温婉干脆直接把话说明。

“刚才你已经把房子转让给我了!”

“什么?!我没有!”

“白纸黑字,明明白白的写着呢!”

难道是……那份合同……

“把合同给我!”

一把挥开喵喵胡乱挥舞的手,温婉眼一横,脚一跺。

“爸,快点把这瞎子赶出去啦,看着她我心情就不好!”

大伯?

大伯什么时候来的?

还不及多想,后领就被人揪着,连拖带拽的往外拖,到了门口,更是用力一推,顿时从门口台阶上滚下去,疼得喵喵差点昏厥过去。

“大伯,表姐……你们开门……大伯,表姐,求求你们了,大伯……”

喵喵趴在门口,哭喊着用力敲打大门。

半晌,门开了。

喵喵欣喜的抬起头。

“大伯,表姐……”

话还没说完,噼噼啪啪的一阵,喵喵日常用的东西被丢了一地,甚至听到一声动物呜咽。

连狗也被丢了出来

“滚!拿着你的那些垃圾快点滚!敢不走,我就报警告你骚扰!”

砰!

门被用力关上,震得四周也跟着抖动。

手,放在紧闭的门上。

震惊之余,终于不得不相信自己真的被赶出了家门,眼泪不由自主地簌簌落下。

为什么?

难道爸***命,加上她的眼角膜还不足以弥补表姐的失明吗?

为什么要一直这样为难她?

现在连爸妈留下的房子也没了,她该怎么办?

哥……哥……

这次她真的成了一只猫,一只无家可归的流浪猫……

喵喵趴在地上,嘤嘤哭泣,狼狗小乖发出低沉的呜咽声,轻轻舔弄着喵喵,随即也伤心的趴在她身边,时不时发出悲戚的低鸣,回应着主人。

许久

喵喵胡乱抹去脸上的眼泪,四处摸索着散落的东西。

摸了一件又一件,直到摸到了自己的小包包,战战兢兢的拿出里面的钱包,摸了半天,沮丧的瘫坐在地上。

一分钱都没有……

鼻子一酸,再次潸然泪下,伤心地抓紧钱包,无助的抽泣着。

“要哭滚到别的地方哭,扫把星!”

温婉怒火冲天的倏地打开门,一脚踹过去,喵喵再度惊叫着从楼梯上滚下去,痛得无法动弹。

“……表姐……”

“滚!再不滚,看我怎么治你!”

砰的一声再次将门关上

喵喵咬牙忍痛慢慢爬起来,浑身狼狈,小包包依旧被紧抓在手上。

从里面拿出手机,犹豫了片刻,为了不让大哥担心,最后决定还是拨打数字键6,给唯一的好友洁妮打电话。

嘟……嘟……嘟……

吃力的咬着牙控制自己,不让自己再哭出来,可是随着时间流逝,电话嘟声依旧,却无人接听,泪水立刻像决堤一样,再也控制不住。

现在真的无家可归了……

“喂!”

立刻惊觉有人接听电话,喵喵仿若看见救星一般,抽抽泣泣了半天,喉咙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冷眼观看着好戏的冥焱,面无表情的模样让人无法猜透他的想法。

岚澈和轩辕边看边加以评论,讨论的热火朝天。

被割舌瘫倒在地上,血流不止的男子,怒红的眼暴瞪着他们,可是却丝毫不减他们看戏的好心情。

而冥焱的沉默,他们早已习以为常,倘若他哪天多说了几个字,他们反倒会觉得要不就是世界颠倒,要不就是他神经失常了。

突然,冥焱的私人手机响了,看着陌生的电话号码,冥焱揪紧了眉头,脸色顿时更加阴沉。

是谁泄露了他的私人电话号码?

“喂!”

对方却传来似乎永无休止的抽泣声。

顿时,冥焱黑了一张脸。

居然敢打骚扰电话给他?!

冥焱也不急着挂电话,静静地等待,想看对方究竟玩什么花招。

“……洁,洁妮……”

洁妮?

“……洁妮,是我……喵喵……洁妮,我被赶出家门了……身上也没有钱……可不可以暂时和你住……。”

又是阵阵抽泣声

“……我大哥很快就回来了……他回来我就搬走……洁妮,好不好?我只认识你……除了找你,我不知道该到哪去……洁妮,你怎么不说话……是不是不愿意?……对不……起……我……洁妮……”

可怜兮兮的低声乞求,抽泣声更加急促,夹杂着断断续续急促的呜咽声。

喵喵?

喵喵?猫?

……是她?!

脑中迅速搜索她的模样:双目失明,带着一只笨狗……

“……小猫?”

“洁妮!你终于说话了……洁妮……我现在……”

电话突然短线

眉头一挑,冥焱怪异的看着手机。

她是故意的?

女人惯用的欲擒故纵?!

“怎么了,冥焱?”

轩辕看了一眼冥焱,两声闷响,房间中间正在上演兄妹**戏码的两具身体再也不无法动弹。

卡擦!

满口是血的男子也瞬间被拧断了脖子,双目惊骇的大睁。

“……一只猫……”

猫?

岚澈眼睛一瞥,猫会打电话?

“冥焱?”

“没事!”

说着,眼睛一闭,再也不吭声,手指有规律的轻轻敲打。

轩辕无奈的耸耸肩。

他要是不想说,谁也没办法撬开他的嘴!

“无聊啊!戏演完了,然后呢?”

岚澈往后一倒,躺靠在沙发上。

冥焱突然站起身。

“韩拓,备车!”

“是!”

咦?

“冥焱,你去哪里?”

“喂,冥焱!”

冥焱头也不回的离开,充耳不闻岚澈和轩辕的叫喊。

岚澈与轩辕同样诧异的目光相视。

就这样撇下他们走了?

那副嚣张的嘴脸真让人想打他一顿!

敢打吗?

……不敢!

那还说出来丢人现眼?

想想还不行吗?

岚澈免费送了轩辕几记白眼。

“走,我们找点有趣的东西打发打发时间!”

“最近我纵欲过度,不要再折腾我了!”

“臭小子,除了女人难道就没有其它的可以打发时间了?”

“少在我面前装纯情,谁不知道你是**一个!”

“我**怎么了?可是我色的有品,我那叫风流,懂什么?”

“呸!少恶心我!”

“你敢呸我?”

“我就是敢……”

声音越来越远,空空的房间只剩三具待人处理的尸体……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