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庶女重生:夫君来抱抱

更新时间:2020-07-31 06:19:52

庶女重生:夫君来抱抱 已完结

庶女重生:夫君来抱抱

来源:落初 作者:孤人 分类:言情 主角:孤依府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孤人原创的言情小说《庶女重生:夫君来抱抱》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孤依府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庶女孤依,受尽屈辱而死,意外重生到仇人狐嫣公主的身上。时光逆转,誓要改变一切,却卷入后宫争宠,皇位纷争的漩涡中,凭着善良和计谋游刃有余,敌手无不为其折服!一笑倾人城,再笑倾人国,集万千宠爱一身,霸傲皇兄,权富户部嫡孙,敌国皇子无不为其沉沦!但,那个他,待孤依如兄妹,一心默默地付出,躲闪着那份情。奈何天定良缘,神树化灵,月老穿线,种种神异的背后,隐情渐现,隐藏着惊天大秘!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久卧数天,独安帝百忙中每天都抽出时间过了探视,孤依渐渐痊愈,看着这深宫大宅发愣,

孤府虽然是京城一大府邸,但也频临街道,往来有市井的声响,而此时的孤依更像是困于深宫的受伤小鸟。

“公主,您真的都不记得了吗?”薰儿睁大了眼睛,眉上多了几份忧心。

“嗯!”孤依安抚着额上的伤痕,她自然不晓得狐嫣的往事,顺势借故失忆套出一些话,“薰儿,你慢慢说,不得告诉他人。”

“是的,公主。”平时公主待薰儿不薄,此次公主从王城的观景台坠下昏迷不醒,她更是日日以泪洗脸,不管公主变得怎样,她薰儿还是会一直跟随服侍着。

“薰儿有些事不知道当不当说……”

“直说无妨。”孤依看着薰儿支支吾吾,靠着床沿,点头示意。

“公主难道不觉得伤得蹊跷吗?”薰儿扫视了一圈,掩上了门,低声道,“当日,薰儿被长公主传话叫开一会,回头就见您栽倒在观景台下,头上满是鲜血……”

“哦?那天观景台都有谁在?”孤依不禁想起容嬷嬷看到自己醒过来的那一丝慌乱,看来这宫中的生活也不易,“长公主?”

“那天薰儿陪着公主观景,突然容嬷嬷带话来,长公主为国宴的琐事召见我,然后就独留公主一人再观景台,想来没他人了。”薰儿想了想,“不过长公主的清涟宫有条小道直通光景台,算来也数息时间。”

当今圣上最宠二龙二凤,二龙自然是大皇子独战和二皇子独茗,二凤是大唐的两大明珠,长公主和狐嫣。

边疆战事连连,独安帝日理万机,大皇子豪狂亲战沙场,二皇子年纪尚少但也为朝政周旋在百臣之间。

至于后宫,独安帝无暇相顾,也不管其纷争,曾立言:国不平,何以言后宫之事!

不过再铁血的皇也有自己的软肋,那自然就是百般纯真带着刁蛮的狐嫣,每每偶有闲时,独安帝总喜陪着狐嫣身边,那温柔的眼神,除了父爱还带着另一股思念。

狐嫣公主的母后——卓月贵妃,素有大唐第一美人之称,一笑倾人城,再笑倾人国,可惜红颜早逝,独安帝心中有愧,各种情绪自然对狐嫣更加娇宠。

而长公主独清涟则以多才多艺博得皇的欢心,只是两女儿颇有些不对头,让皇不禁有些苦愁。

“公主,您得处处留心点。”薰儿补了一句。

薰儿话声刚落,闺门就直接被人推开,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子大步跨入,袖长四肢,脸蛋白润,胸脯爆满,细看和狐嫣几分相似,倒有惊艳之色,这正是长公主独清涟。

“听闻妹妹苏醒,姐姐特意赶来探望。”清涟公主握着孤依的手,显得十分关切。

孤依没有说话,她想到了孤湄,自己的亲姐姐,看到清涟眼底深处的虚伪,冷冷嘲讽道,“你的消息可真不灵通,本公主醒了多日,隐隐模糊记得什么。”

“以后得小心点。”清涟公主神色一变,但很快平复下去,“妹妹,继续休息吧,三日后的国宴还等着妹妹的霓裳舞哦!”

孤依没有反应,只是轻轻地摆了一下手,示意薰儿带清涟公主出去,一道羞怒攀上清涟公主的脸颊,就要佛袖而去。

“姐姐,你这把年纪也该嫁了!”带薰儿转身把门关上的时候,孤依的眼中才出现了一丝寒意,对着清涟公主道了一句。

若是外人看到这年仅12岁的女孩有此神色,定是惊讶无比。

今世的孤依绝不柔弱,誓要在这深宫活得轰轰烈烈!

深夜,皇城三更的鼓点更敲过,孤依一阵打扮,唤来薰儿从御膳房端来炖汤。

“公主,您这是去哪里?”容嬷嬷似乎刚从清涟宫出来,见到孤依匆忙过来参见。

“与你何关?”孤依淡笑道,“想来,容嬷嬷和姐姐倒是挺亲近。”

“老奴是公主的Ru娘……”容嬷嬷唯唯诺诺,叨念着。

“那这个点了。”孤依逼近了一步,容嬷嬷竟然禁不住倒退了几步,“你去清涟宫干嘛?”

“这不就是为国宴的事愁嘛。”容嬷嬷想不明白,自己在深宫多年,自从这小公主醒来之后,自己倒是怕得不得,莫非是自己做贼心虚了,“老奴去和长公主商议舞蹈之事,力求可以让公主尽善尽美。”

“那你的意识是,怀疑我的能力吗?”孤依的又一句,已带着几分怒意,这老奴显然是做了不轨之事,还借口连连。

“不敢不敢,老奴不敢!”容嬷嬷怎么也想不明白孤依突然的强势,吓得跪拜了下去。

孤依直接无视,招招手,带着薰儿离开。

待孤依走后,地上的容嬷嬷还是全身颤抖,然而惶恐中却带着几分恶毒。

御书房的灯笼高高挂着,两排侍卫手持长剑肃然沉寂,脸看到公主都不敢出声,只行了一个礼节,唯恐惊扰了皇。

“父皇!”孤依轻轻推开皇的书房,端起炖汤走了进去。

“嫣儿,还不睡?”独安帝放下了手中的奏折,打了个哈欠,满是慈爱,“你还没痊愈,别到处走。”

“嫣儿看您日夜劳累,特意吩咐了御膳房炖了提神汤,趁热尝尝。”孤依小心地用汤勺递到皇的面前。

“嗯嗯,嫣儿有心了!”独安帝满满地喝了一口,拉过孤依上下一阵细看,此前的女儿活泼机灵略带任性,在深宫中难得有一份童真,但眼前的女儿多了一份乖巧,“嫣儿长大了。”

“嫣儿才不要长大,嫣儿要永远陪着父皇。”孤依靠在皇的怀里,今晚本是有所计划,但看着眼前的皇,没有传说的威压,慈父一般却无所他心。

“父皇也舍不得嫣儿长大啊,出落得越来越像你母后模样……”独安帝微闭双目,再次出现那追忆的神色,不过闪而即逝,“嫣儿,委屈你了。”

“不委屈,母后泉下有知也会。”狐嫣公主的母后——卓月贵妃,素有大唐第一美人之称,一笑倾人城,再笑倾人国,可惜红颜早逝,独安帝心中有愧,各种情绪自然对狐嫣更加娇宠。

“只是嫣儿怕怕。”孤依抬手轻轻摸了一下额头上的伤痕,“怕某天就突然不能再见到父皇了……”

“以后不许再调皮了。”独安帝刮了一下孤依的鼻子,看着她委屈的神色,叹了一口气,“父皇已下令查明你受伤的原因,若真有人作祟,一会会为你做主的。”

“是,父皇!”孤依带皇喝完醒神汤,乖巧地陪伴在旁,看着皇批奏则,而那一则则军情让皇的愁眉更锁。

“都是朕的孩儿啊……”

孤依退出,双手掩上门,隐隐听到一句,心中不禁有点酸意,但心中另一把声音响起。

这一世,我定要狠心,先下手为强,人善我亦善,人恶我必扼杀之。

“三日后的国宴,等着瞧吧!”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