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长歌楚天碧

更新时间:2020-07-31 06:26:22

长歌楚天碧 已完结

长歌楚天碧

来源:落初 作者:张雪柠 分类:言情 主角:陆安歌陆蓁 人气:

《长歌楚天碧》作者:张雪柠,言情类型小说,主角:陆安歌陆蓁,本小说主要讲述了:“盈慧主成,荧惑守心,顺则天下安歌,逆则天下汹汹”这句谶语伴随着陆安歌的一生沉浮。天下人都道她是灾星,可是又有谁真正在乎过她的喜怒哀乐?她爱的人背叛他,爱她的人为她死伤,她还有什么眷恋的?她说:“看来时候做一些灾星该做的事了”柔媚的眼中满是凄凉哀涩……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二天一早林月筝就早早地起了到陆安歌房中。

“怎么样?你可住的舒心?”林月筝关切地问道。

陆安歌一想起被玲珑服侍的别扭样子心里很不舒服,但是又不好拂了林月筝的好意。

只好勉强地说道:“恩,还可以,姐姐为我费心了。”

林月筝看着心口不一的陆安歌,问道:“当真?”她非常了解陆安歌。

也知道陆安歌自由惯了的肯定不喜欢那样被人侍候。

陆安歌觑了她一眼,不知她为何这样问,转念一想不会是如果自己说不好,就惩罚玲珑吧!

立即点头如捣蒜道:“嗯,真的很好!”

林月筝不可置信地看着陆安歌随后又点头道:“那就好,那可能以后你要慢慢地适应了”

陆安歌有些奇怪,以后?她就来这小住几天还要适应这些吗?

看着陆安歌不明所以的样子,她拉过陆安歌的手满怀期待道:“你想天天跟我处在一起吗?”

“我当然想了,姐姐,但是我们两家离得这么远,天天在一处怕是不现实……”陆安歌有些沮丧道。

“真的?你真的这么想?安歌,爹说要收你为义女,这样你就可以住在府里了,我们就可以天天在一起了!”林月筝听到陆安歌也想跟她呆在一起激动地道。

“啊?!”陆安歌惊讶地站了起来,在房间里走了几步,凝眉深思,大脑飞快地运转转头毅然道:“不行,绝对不行!”

“你刚才不是还说想跟我在一块儿嘛,你若认我爹当义父,我们就是真正的姐妹了啊!你为什么不同意啊?!”林月筝面对如此坚决的陆安歌很是不解。她没有想到陆安歌竟然会拒绝。

“我……”

“是我爹对你不好吗?还是我有做的不周到的地方?”林月筝试探地问道,她本以为陆安歌会答应的,而且陆安歌也没有理由拒绝啊!

“不是的,林姐姐,你和林伯父对我非常好,这些我都记在心里,可是我……”

陆安歌欲言又止,现在还不能说。

“你怎么了?”林月筝看着想说未说的陆安歌越发疑惑。

“你是怕陆伯父他们不同意吗?”

“也不是。”陆安歌低着头捻着裙角不知道该如何对林月筝开口。

在他们还没到林府时,林远江就和林月筝商量着把陆安歌认作义女。

一来不想让陆安歌在那种穷乡僻壤的地方呆一辈子,她住到林府以后不仅可以有个较好的安身之所将来也可以为她寻个好人家,二来,两个人甚是亲昵,日后林月筝也有个姐妹有个伴。

林月筝本来也是一番好意着实为陆安歌着想,没成想她却如此不领情坚决地拒绝了,林月筝隐有不快但又不好发作。

她见陆安歌似乎是有难言之隐也不好太让她为难,便有些怏怏不乐道:“你在好好想想吧,不急着给我答复。要实在不愿意,我也不会勉强你!”

陆安歌抬头看着宽慰的林月筝心中愧疚万分,心中默念道,林姐姐,不是我不肯,而是我不能啊!

就如林伯父所说,江坤知道他和沈昌鸿是结拜之交感情非同一般,直到现在他还防着林远江,如果林府突然冒出一个来历不明的义女,江坤势必会起疑,最终会查到陆家!

到那个时候危险的可不就是陆家了!恐怕连林家也会被牵累!她感念林月筝和林远江对她的情谊,所以更不能让他们处于危险的境地!

陆安歌知道自己身份特殊,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如果告诉林月筝她定会被吓坏,如果因此露出什么破绽来那可就糟了!

因此陆安歌打算不告诉她,可是又怕她会误会,两难之下,陆安歌也很无奈。

林月筝看着心神不安的陆安歌草草说了几句话就走了。

陆安歌看着林月筝有些落寞的身影,心中泛起一股酸涩,姐姐,别怪我!我真的有不能说的苦衷!

过了几天陆安歌还是没有答复林月筝,但是林月筝并没有因为这件事疏远她,反而对陆安歌更好了。

这天林月筝邀着陆安歌到京城最繁华的街市,雍城。

高大的城楼林立,两边的屋宇鳞次栉比,有茶楼,典当行,珠宝店,酒楼,布坊等等。

更有有绫罗绸缎、珠宝香料。此外还有中药铺,看相算命的、更有买冰糖葫芦儿的,捏糖人的,看的那些小孩儿眼中只放光芒吵着闹着要买。

街市上,人流如织,摩肩接踵。有做生意的商贾,有骑马的官吏,有乘坐华丽彩轿的富贵家眷,有身着华服的豪门公子,有举止娴雅容貌美丽的名门闺秀。

雍城是京城最热闹的集市,当然这里有着各色各样的人。

陆安歌她们边走边看,色彩鲜艳花纹斑斓的织锦绸缎直看的陆安歌眼花缭乱,热气腾腾香味扑鼻的各色小吃更是让人食指大动,还有精致小巧做工精细的步摇,簪子,华胜,那些华美的花型都是陆安歌没有见过的。

“咦,这个还不错!”林月筝停在一个头饰摊上被一个珠花吸引,停留驻足细细地观赏。

陆安歌被她的目光吸引,上前去一看,一个蓝色并蒂莲花纹的珠花被林月筝拿在手里,不仅小巧,花纹雕刻地也极为精细好似可以看到并蒂莲花的纹理。

“这个我要了,麻烦给我包一下。”

陆安歌见林月筝爱不释手笑着对那摊主道,摊主爽快地答应一声,“好嘞!”

“安歌,哪能让你买呢!我让秋月带着钱呢!”说着急忙示意旁边的丫鬟拿钱给摊主。

陆安歌拦住了她,“我怎么就不能给你买了?你不是送了我好多东西吗?我也应该给你买一个!”

“安歌,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可是……”

“林姐姐,你是怕我买不起吗?”陆安歌笑着摸出鼓鼓的荷包故意拍出声响。

“我不是那个意思,安歌……”

“那就什么都别说了,林姐姐,你就让我买一个给你吧,你看你送了我那么多东西,礼尚往来嘛,我理当送你一个!”

说着不顾林月筝的阻拦,付了钱从摊主手里接过那枝珠花递给林月筝。

陆安歌来林府前,陆伯年和陆北辰给了她一些银钱以备不时之需。

虽然买过那枝珠花银钱所剩无几,但是陆安歌还是很开心,也算是回报了林月筝一些吧。

林月筝见她诚心实意的样子,只好接了那枝珠花。

两个人又往前走去,前面是买胭脂水粉的,她们一会看看这个试试那个。

在如潮的人流中,萧祁睿漫步走着,脸上挂着浅浅的微笑显得更加丰神俊逸。

身后的陈林一会看看这个一会摸摸那个,全然不知萧祁睿已经走了很远了。

等他发现在人海中没了主子的影子时才慌忙去追,人群沸沸,陈林一会左右看看,一会踮起脚尖向远处望,终于在那人群中看见了长身玉立身姿挺拔的萧祁睿。

“公子,你走那么快干嘛呀?”陈林穿过人群有些喘息道。

“哪里是我走的快,分明是你走的慢!”萧祁睿回头瞄了一眼陈林,“我们时常经过这里,你哪有那么多好看的?”

“这不是平日里太无聊了嘛”陈林不好意思地骚骚头。

萧祁睿停下了脚步,观望街上景色,商铺林立,人潮涌动,来来往往,喧闹非常。

忽然那一抹身影抢入他的眼帘,他凝神望去却又消失不见!

他一时间慌了神,加快了脚步寻找,不时地会撞到来往的行人他却全然不顾,身后的陈林大惊,一边向被他撞到的路人道歉,一边呼喊他,“公子!你干什么去啊?”

萧祁睿仿佛听不见任何声音,只顾向前走,一直找寻着那个身影。

终于在不远处穿来那熟悉的能让他安静下来的声音“我看这个好看,更别致……”

萧祁睿焦急地寻找着声源,终于看到了正在挑选胭脂水粉的林月筝和陆安歌。

那一刻,在人群中的他嘴角浮起一丝微笑。

他急忙冲上去,惊喜地喊道“陆小姐!真的是你!”

陆安歌她们被吓了一跳,呆怔了半天。

“萧,萧公子,你怎么会在这?”陆安歌有些费力地循着记忆道。

“我…我偶然经过没想到会在这遇到你。”萧祁睿竟感到有些紧张。

上次一别,还以为以后不会再见了,没想到会在这遇见她。

“恩……”陆安歌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看到他又突然想起那天的事情了,一时间刚才的兴致全无,取而代之的是伤心惊慌还有仇恨,陆安歌霎时脸色苍白。

一旁的林月筝看了萧祁睿一眼不禁问道:“安歌,这是谁啊?”

萧祁睿也听到了想开口介绍自己,却发现不知道怎么说,只好把目光投向陆安歌。

陆安歌觉察到两个人的目光都聚集到她身上,努力平稳了一下神情。

“林姐姐,这位是萧公子,曾经救过我”

陈林这时已经追赶上萧祁睿,看到陆安歌也吃了一惊,不敢多言,站在一旁静静地看着。

“啊!?什么时候的事?你出什么事了?吗!林月筝大惊失色道。

陆安歌低头不语,不知如何回答林月筝,轻轻扯了一下她的衣角。林月筝顿时会意,意识到自己失态了。收起自己满心的疑惑,行了一礼道:“萧公子”

萧祁睿看向落落大方,礼仪周全的林月筝,心中暗道这女子颇有大家闺秀丰姿而不娇柔做作。

虽然萧祁睿见过不少名门淑女可是见到林月筝确是不一样的感觉,她没有那些人的骄奢傲慢之气,眼神里氤氲着聪慧机敏和平静。

萧祁睿点头致意,望向陆安歌眼里含了几分笑意,“陆小姐怎么会在此?”

萧祁睿知道陆安歌居住在万竹山,很好奇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

“来拜访一下京城的亲戚”陆安歌淡淡地答道。

“陆小姐……”

“萧公子,我们还有别的事情,先告辞了!”陆安歌匆忙打断萧祁睿的话。

“啊?那个我……”萧祁睿有些无措,本来还想问她那天怎么了?身子有没有好些?以后不要再随便跑出去那样很危险的,不知道为什么,萧祁睿一见到她就有那么多想问的,想知道的。

可是看见陆安歌淡漠的神情,热情一点点地消退,心中自嘲道,不过一面之缘而已,确实不该知道那么多。

萧祁睿愣了一下,最后无奈地笑道:“陆姑娘慢走”

陆安歌不等他说完便拉着林月筝急匆匆地走了。

萧祁睿看着脚步匆忙,逐渐远去的陆安歌心中莫名的有些失落。

看完整个场面的陈林抱怨道:“公子,这位陆姑娘也太无礼了,我们上次明明救了她,可她怎么总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早知道是这样,我们就应该把她扔在荒山里,不应该救她!”

“我救她又不是为了让她感激我。”萧祁睿淡淡说了一句。

“公子就是太好心了!”陈林愤然道。

“罢了,我们走”萧祁睿收回目光心里隐有不快,刚才还闲庭信步的他此刻心里又烦又乱。

萧祁睿心事重重地快步向前走去,一路便来到了他母妃的居所。

美人榻上坐着一个美丽的妇人,面容精致,脸如满月,一身紫红色纱裙与她雍容华贵的气度极为相称。

萧祁睿上前恭敬道:“母后,孩儿给您平安了“

“睿儿,快起来“越贵妃急忙下榻扶起她那日思夜想的儿子。

萧祁睿自从上次回来后,先是先向皇上陈说了民愤案事件的整个发生和结果,并且提出了很详细的解决方案和治理措施。

他主张以仁德对待那些暴民,他们都是辛辛苦苦种田的农人和佃户,他们守着他们的田地一辈子了,甚至从他们的先辈和他们的祖先就已经开始守着点地过日子了,因此,土地是他们的生活的根本,活命的首要条件。

这次朝廷要建筑国庙,要求他们让出土地,并且给他们相应的补偿,可是他们却不愿意,土地是他们的命根子,没了土地可让他们怎么办?于是他们组织了一场暴动,打伤了当地负责的官员,一时间轰动朝野,皇帝震怒,下令要抓捕那些暴民,田章大人苦心劝慰,皇上才消了气,后来又有人说,这事非同寻常,如果能派一位皇子过去,效果会更好,而且那些人也会感念皇上的恩德,不在造次生事。

太子是未来的一国至尊,为了几个暴民这等事他去不合适,本来是要派二皇子,可是二皇子却推说自己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三皇子见状,也找借口说去不了。

只有萧祁睿答应愿意前往,此次圆满解决问题回来,皇上对他甚是满意。

“我的傻皇儿,真是傻的很!”越贵妃无奈地看了萧祁睿一眼。

“母后,您不是经常夸我聪明吗?今天这是怎么了?”萧祁睿明知梅贵妃所指,却还装傻道。

“你呀,就别给我装傻了,你看看你,去那穷乡僻壤的地方都清瘦了许多”越贵妃看着他,有些责备道。

“母后,这一趟虽然艰险,但是解决了那些问题,我也算是为父皇分忧了啊”

萧祁睿觉得没什么,这次去,反倒历练了自己。

“你要是不想去,想必你父皇也不会强迫你,就你傻,竟然答应去。”以越贵妃在皇上心目中的地位和宠爱,如果萧祁睿不想去跟其他皇子一样推脱的话,皇上也不会为难与他。

“母后,我没事的,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嘛?”

越贵妃不理会他的嬉皮笑脸,面色有些难看,“你看你那几位好皇兄,平日里有什么好事都冲到最前面,这一次却怎么一个个都往后缩了!?”

萧祁睿仍是笑着道:“母后莫气,大概是因为皇兄们都有要事在身吧”

“哼,怕是都不想去吧,他们可都是高高在上的皇子。怎么会去那种地方?恐怕连跟他们说句话都觉得脏吧!”越贵妃犀利的眼神里飘过一丝轻蔑。

其实越贵妃说的这些萧祁睿都懂,只是有时候有些事情还不如看不透的好。

“好了,母后,我好不容易来一次,我想吃你宫里小厨房做的雪烧水晶丸子。”萧祁睿连忙转移了话题。

越贵妃叹了口气,想想也是,萧祁睿现在有被封了亲王,有自己的府邸,她们母子难得见一次面,就不说那些让人不开心的了。

“好,母后这就命人去做!”越贵妃爱怜地摸了摸他的脸微笑道。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