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天之娇纵

更新时间:2020-08-07 07:03:34

天之娇纵 已完结

天之娇纵

来源:落初 作者:之画 分类:言情 主角:卓眉沙弩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天之娇纵》的小说,是作者之画创作的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大龄剩女被男友愚弄在4月1日,意外丧生,  辗转在明末一个支离破碎的穷苦家。  被爹爹骂成“小贱种”,当低贱的洗衣女。  耳边听见:“见过活阎王吗?就在你面前。”  凡此种种,命悬如走钢丝,只有一条路可走,奋争!  谁说要得多?  只要活命,顺便拐带点自由,再捎几个美男拍拖。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沙弩汗又狠劲的踢了沙粒几脚,见没有动静了这才停下,那表情仿佛打一个一动不动形同死了的人很无趣,摇摇晃晃朝前半间的床上倒去,很快就呼噜声声响遍满屋。

冰冷的地面上无形状的躺着卓眉和沙粒,空气里蔓延着死亡的气息,却浑然没搅醒床上的粗陋汉子沙弩汗的嗅觉。

后半夜了,沙粒被钻心的疼痛折磨醒来,喉间的呻吟让鬼魅的死亡气息更浓,如同有很多不明就里的恐怖触须在张牙舞爪。

慢慢睁开眼睛,等慢慢适应了屋里的漆黑,借助窗台微弱的星光,首先看到的是躺在不远处的娘。

沙粒试着动了一下身体,浑身一阵剧烈的疼痛很明白这是又被打了,咬紧牙关挪动身体想要挨近娘,浑身痛得冒冷汗,耳边听见的是雷声阵阵的呼噜声。

循声望去,沙弩汗,那个叫爹的人四仰八叉仰在床上,嘴唇如同扬起的可以变形的号角,呼气时嘴唇颤动飘扬,吸气时干瘪下去,胸部随着一呼一吸高高鼓起,再低低的沉下去,看到这些沙粒恶心到了极点。

赶紧调转头爬向娘躺倒的方向,好不容易到了跟前,使出浑身解数抬起娘的身体靠在自己曲着的大腿上,一个不好的信号让沙粒慌乱得想哭。

娘的身体没有温度了!

冰冰凉凉的,脸上也是惨白得没有一丝血色。

沙粒学着使劲掐娘的人中,可摁下去的指甲印久久不起来,没有呼吸,没有脉搏。

一片死寂。

沙粒徒劳的摇晃着娘,恐惧!对死亡的恐惧,再加上不知道自己以后的日子怎么熬的恐惧?

沙粒呆愣着,眼神呆滞的看着任何一个角落,又形同什么也没看,空洞而虚无,恐惧在无声息的迅速蔓延。

唯一的依靠没有了。

第一天来到这里,如同催命鬼似的,把可以叫娘的人催促着悲剧了。

被那个叫爹的男人打死了,难道自己是不祥物?可没来到这里之前头上就带着伤,恨恨的想,那个男人才是不祥物。

沙粒放下娘,痛得钻心的站起来,随手抓起一把砍刀,朝床边走去。

这几米远的路途仿佛比一生所走的路还长,就像走在倒带上,自己狠命的往前奔,脚下的带子死命的往后退。

沙粒咬紧牙关忍着身体移动带来的巨大疼痛,双手举起砍刀就要朝床上的沙弩汗砍去,可该死的双手战战兢兢,居然让砍刀掉落在地上,沉闷的一声“哐当”,没了声音,险些让砍刀落在自己的脚面。

沙粒无力的跌坐在地面上,两行泪水挂在了脸上,双手撑在地面,双肩瑟瑟发抖,心里恨恨的说自己真没用。

痛定思痛后,沙粒想到自己面临的更实际的问题,娘死了,自己还得继续活下去。

怎么活?人生地不熟,还得仰仗这个叫爹的男人暂时生存,以后试机再做应变。

活下去!

而眼前最紧要的是让这个丧心病狂的男人知道娘死了。

半响,沙粒鼓足勇气再次站起来,俯下身子摇晃沙弩汗牛腿一样的胳膊。

“爹爹,爹爹,你快起来看看娘怎么啦?”

一直摇晃到沙弩汗不能正常的打鼾,呼吸受阻醒来。

睁开有些混浊的眼睛看向沙粒,沙粒哆嗦的抽回自己的双手,假装悲切的哭泣。

“哭哭哭!老子要睡觉,滚开!小贱种!”

沙粒只好提高音量再说了一遍刚才的话。

“爹,你快起来看看娘怎么啦?怎么叫都叫不醒,我怕!”

沙弩汗原本翻转的身体猛然起身,惊了沙粒一下,紧忙退后几步。

沙弩汗厌恶的瞥了一眼沙粒,眼睛不经意的看向地面,猛烈的摇晃了一下自己的头,使得脸上的肌肉也跟着晃动,就像异Xing的变身,再次睁大眼睛看向地面,不是幻觉,卓眉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这一看,沙弩汗快速下床,赤脚几步奔到卓眉倒地的地方。

看着像是习惯Xing的伸出食指和中指探向卓眉的鼻底,再探向卓眉脖子处的脉搏。

呼吸,脉搏全无,身体也已冰冷得没有一点温度。

沙弩汗一下跌坐在地面,眼睛慢慢看向沙粒。

此刻的沙粒正挽起胳膊看自己青紫的皮肉,沙弩汗立刻双手大力的抓紧自己的脑袋,猛揪自己的头发。

沙粒看似不经心的举动,正好告诉这一切是沙弩汗的所为,把沙粒打得浑身是伤,让卓眉命丧黄泉。

此刻的沙粒,看到沙弩汗的举动,甚至有点幸灾乐祸的快感,“哼”了一声只有自己能听见的鼻音,目睹眼前的一切。

沙弩汗再次抬起头,沙粒发现这个粗陋的汉子居然泪流满面,抱起地面上的卓眉往他起来的床上轻轻放下,很是轻柔的整理卓眉的鬓角乱发。

沙粒看着这一幕很是惊讶,这么凶蛮的人居然也有柔情的一面?那抽搐的表情又不像是在做戏。

为娘感到深深的惋惜,如果自己那会儿不听娘的话,不躺在床上装睡,去大胆的开门,娘也不会这么快把命搭上,一阵自责。

娘那是在保护自己啊!只可惜自己还是没能幸免的挨了一顿暴打。

叹息中。。。。。。

本来还想好好挣钱,把娘的身体将养好些,这下好了,计划没有变化快,刚感觉生活因为有娘的疼爱有了点希望,娘就迫不及待草草的去见马克思了。

空气中的气息让沙粒一直恐惧,害怕沙弩汗震怒之下再次暴打自己出气。

呆呆的站在屋子中央,不知道沙弩汗下一步会怎样?

因为紧张,浑身的疼痛比起满心的恐惧也变得若有若无起来,只是绷紧的神经使得沙粒一个劲瞄向那个浑身肌肉的沙弩汗,生怕一回头看见自己,跑来大打出手。

沙弩汗就像没看见沙粒一般,出出进进提着木桶,拿着布巾给卓眉擦脸和双手。

沙粒安心点了。

至少沙弩汗还暂时沉浸在亡妻的哀伤里,这会儿没工夫搭理自己。

脑子里飞速旋转着一个疑问,这沙弩汗骂自己“小贱种”,难道自己不是沙弩汗的亲身女儿?那么,以后自己的日子更是提心吊胆了,没有一点安全感可言。

这么一想,浑身冒冷汗。

无形中还得去揭开谁是亲身父亲的命题,真真郁闷,也真真庆幸,有点空间去想象亲身父亲的伟岸了。

思想抛锚中没忘目前的处境。

不敢挡路,沙粒站在屋角眼睁睁的看着沙弩汗给娘净身,并起身从一个木箱子里翻出一身蓝底素花的衣服给卓眉换上,卓眉的脸上死了都皱着眉头,还好眼睛是闭着的。

衣服裤子都是蓝底素花,使先前一身粗布的卓眉平添了很多妩媚,看着就像睡着了在做恶梦,眉头皱着,任凭沙弩汗双手怎么去平整,还是皱着。

沙弩汗叹息了一声,依然不看沙粒一眼,拿着一把砍刀出门去了。

剩下沙粒一个人在屋里,面对穿得一身整齐的娘欲哭无泪,慢慢走过去仔细的看着娘,奇怪自己面对死去的娘没有丝毫恐惧?这大概就是惺惺相惜,母女情缘吧。

这是一个温婉的女子,瘦弱的身躯里埋藏的是恨和满满的期待,可惜到死都没能得到半点期待,带着遗恨独自走了。

走得仓促而慌乱,皱着眉头担心自己的骨肉会颠沛流离,不知所终。

沙粒真想大哭一场,缓解一下浑身的疼痛和对以后的恐惧。

自己生,娘的死,无疑让沙粒担忧自己想活,有多难。

有娘庇护尚且被打成这样,没有了娘,沙弩汗不定怎么折腾自己?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