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疼妻入骨之盛婚厚爱

更新时间:2020-08-14 07:18:44

疼妻入骨之盛婚厚爱 已完结

疼妻入骨之盛婚厚爱

来源:落初 作者:叶清欢 分类:言情 主角:秦语岑霍靖棠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叶清欢原创的言情小说《疼妻入骨之盛婚厚爱》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秦语岑霍靖棠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一纸婚约,她撑起公司。五年后,却换来他一句残忍的话:“娶你不过是爷爷的意思,我才能得到公司的继承权。”  她气血攻心,一口鲜血喷在了洁白的婚纱上,只有他向跌倒在路边的她伸出了援手。  男人在她的耳边用没有感情起伏的声音道:“谁伤了你,你也让他狠狠地痛一次,这才叫公平!”  此后,她和这个尊荣显要的钻石级单身贵族纠缠不清,关系越来越乱……  她抵挡不住这个男人的热情,无助望着他:“我们不适合。”  他幽暗的墨眸如夜幕上的星辰,直直地盯着她:“合不合适你已经试过了,现在才想抽身离开是不是太不负责了。”  “我离过婚……”她低眸敛睫,心跳有片刻的失停。  “你不离婚我们怎么能结婚,会犯重婚罪的。”他的好看的薄唇吐出让她感动的话来,“既然已经睡了我,那这一辈子只睡我一个男人吧。终身免费,包你满意,。”  已婚五年,沦为弃妇的她把自己给了那个权势滔天的男人,而他却默默地给了她整个世界。  他对她的疼爱,让渣男震惊,让贱女嫉妒,让曾经欺负过她的人都冒起了冷汗,而这仅仅只是开始……  【精彩片段一】  “在爱情里,不被爱的那个才是真正的小三。”她强调着他们是真爱。  “我是他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席言担心地看着紧闭的门扉,不知道里面是个什么样的情况了。

窒息的空气里响起了响亮的耳光声,然后安静得让人毛骨悚然。

霍靖棠虽然没有想到秦语岑会情绪失控地打他,但是他反应还是很快,以手护脸。秦语岑的那一巴掌就硬生生地打在了他的手背上。他的手,手指修长,骨节优美,只是手背上却一大片红印,手背上火辣辣的疼。

可以想像这一巴掌若是甩在脸上,那他的左脸一定会红肿起来。

秦语岑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明明是她打了他,但她却觉得自己的手疼得快要断掉了,掌心发麻,且颤抖不止。

“我骗了你什么?感情还是身体,钱还是人?”霍靖棠把手放到眼前,看着那一片触目惊心的大片红痕。

能这么有勇气敢打他的女人,他该是佩服!

看起来明明是个柔弱如柳,明艳如花的女人,出手竟然这么狠,这么暴力!看来是没有被好好调教的原因!

“我……”秦语岑被他问得哑口无言,这个男人好狡猾。

“既然说不出来,还敢随意打人?”他将靠椅一转,挑眉面对她。

即便他是坐着,仰视着站着的秦语岑,但他强大的气势依旧,让她觉得自己还是矮了几分。她倔强地挺直自己的背脊,不让自己脚软。

明明是他有错在先,凭自己还要被他给压着!

“是,你是没有骗我任何东西,但是你骗了我对你的信任!”秦语岑咬着唇,扬着下巴,那股倔强劲儿……让人心疼。

“我和你之间什么关系?对一个并不了解的人谈信任?你的智商有几分?”霍靖棠自转椅内站了起来,高出她大半个头的身高让她很有压迫感。

他向她迈近一步,她便主动地后退一步,步步退后的结果是被他逼到了墙角边上,整个背部与坚硬的墙壁亲密接触。

他双臂撑在她的身侧,将她圏在他与墙壁之间的狭窄范围内。他身上浓郁的男人气息将她紧紧包围,顿时,让她有些口干舌燥的。

她咽了咽喉咙:“不管你怎么说,都改变不了你欺骗我的事实!所以你不要再强词夺理了!我也不是那么软弱好欺的!我不怕你!”

“既然不怕,那抖什么?”他挑眉,把她的狼狈看进眼里。

“我没有!我只是有点冷。”她抬起双臂圏住自己的身子,“我冷是因为我心寒,怎么会有你这种人?明明没有发生的事情,你却误导我以为自己和你发生了关系……你根本不知道这对我来说有多么的重要!就因为你是霍靖棠,你高高在上,你就可以把别人当傻瓜一样耍得团团吗?你太无耻了!”

说着说着,她不争气地红了眼眶,眼底盈上满满的委屈。

霍靖棠的脸色因为她的指责而变得沉郁,仿佛是暴风雨来临前的黑暗,潭底一片漆黑冰冷,让人忍不住打颤。

他看着她眼角的泪光,眉峰不悦地蹙起,他见不得女人哭:“秦小姐,我今天早上说的话的重点是‘你觉得我可能什么都不做地就放过你吗?’。昨天晚上我们除了没有生关系外,该做的都做了。如果不是我把你拉到冷水下浇醒,我想被睡的人应该是我!明明是我被你又抱又摸又亲占了便宜,你却还跑上门来指责我趁人之危。这是什么道理?”

“秦小姐,昨天晚上被下药,热情如火的人是你!你这么愤怒,不该会是因为我没有满足你的迫切需要吧?”男人痞气得让人可气。

“你胡说!”秦岑语涨红了脸。

昨天晚上好像是这么回事,全是她主动的。是她被下药,需要男人做解药。而他却没真正的占有她,她该感谢他的的。可这个男人这么恶劣,嘴那么毒!要她承认自己在先,多丢脸!

“结婚五年,还是处子,是不是特别空虚?”他戳中了秦语岑的痛处,也提醒着昨天晚上发生的一切都是她自己主动的,与他无关。

她像是被咬掉了舌头的猫,只能瞪着他。

她昨天晚上到底对他说了些什么?他竟然知道她是处子,她的老公从没有碰过她!这是她难以启齿的秘密,而他轻易地就窥探到了。她在他的面前就像没有穿衣服一样赤Luo难堪!

“是不是很想做一回真正的女人?”

霍靖棠的视线顺着她细长的美腿往下,看到了她脚背上有凝结的血渍。他就蹲了下去,秦语岑穿的是裙子,还是他给送的。

她以为他想看她的*****一时间脸红耳烫的,想都没有想就抬起脚踢向他,骂道:“下流!”

霍靖棠却顺势握住了她的脚踝,纤细柔滑,握在掌心的触感很好:“你的脚背上有伤口,你都不知道吗?还穿这么高的高跟鞋?”

难怪她走路时步子不是很稳。

伤口?

秦语岑一怔,想起了今天早上在关昊扬的办公室,他把杯子砸在她的脚边,玻璃碎片划伤的。她没有在意,也就没有处理。而他刚才就是看到了她的伤口么?她还以为他趁机耍流氓呢?

一想到自己误会了他,这心里就怪不舒服的。

怔忡间,他已经伸手抱起了她,走向了靠椅,将她轻轻放下:“坐好,等我。”

她有些看不明白霍靖棠了,她明明是来质问他的,她还差点给了他一耳光,他竟然不与她计较?还是他城府太深,她看不出他的阴谋诡计。

她看着霍靖棠走向了会议室大门,打开门,看到了席言:“席秘书,去把医药箱拿来。”

席言想透过霍靖棠看里面的情况,门缝很窄,又被他的身形遮蔽,什么都没看到。只好去拿药箱过来:“总裁,谁受伤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