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田园绣色

更新时间:2020-08-14 07:26:31

田园绣色 连载中

田园绣色

来源:落初 作者:妖烬 分类:言情 主角:苏凌言儿 人气:

经典小说《田园绣色》由妖烬所编写的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苏凌言儿,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本文一对一,轻松爽文+宝宝+种田+加长里短,坑品有保证,欢迎小仙女们跳坑!)  一朝穿越,苏凌竟到了古代一个不知名的旮旯角落,还成了未婚先孕有着两个小糯米团子的单亲母亲。  前有瘦弱不堪,风一吹就倒的亲娘,后有一群一言不合就上门找打的极品邻居。  望着眼前摇摇欲坠的小屋,苏凌没差点咬碎一口银牙。  没米,没房,没银两?没关系,她一双巧手,精妙无双。她一个现代人,难不成还会饿死不成?  种田,经商,开铺子,她信手拈来;房子,马车,银票子,她样样不缺。  可这些上门认亲的人是咋回事?看我们孤儿寡母的好欺负是不是?来一个,我打一个,来两个,我打一双。  可当有一天两只小糯米团子带着一个妖孽般的人物站在她面前时,苏凌楞了,羞答答的道:“既然是上门认亲的,那认我做你的娘子可好?”  某男嘴角一抽,勾起一抹坏笑,挑起她的下巴,缓声道:“既然如此,不如今晚.....”  某女老脸一红:“哎呀,人家还没准备好!”  某男轻咳一声:“听说你的菜做的不错,今晚特地过来尝尝你做的菜!”  苏凌:“......”  两只小糯米团子摊手,耸肩,一脸无辜状。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见此,苏凌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此时心里是又点怨怪桂芝嫂子的,本以为小孩子闹一下也就算了,但不能说谎去骗她,特别还是像她们这样单亲家庭长大的小孩,心灵比较脆弱和敏感。

但看着小团子就要掉下来的眼泪,苏凌还是忍不住心疼的蹲下了身子,柔声的安慰着说道:“言儿听话了,别哭了,流眼泪了就不好看了!哥哥的衣裳是娘亲拿旧衣裳改的,等娘亲赚到了钱,买了新的布料,娘亲再给言儿做漂亮的新衣裳好不好?”

“可是…可是…”小团子抽噎着,把目光转向了小包子,眼里满是羡慕,心里想说的话到底是没说出口。

那边桂芝嫂子这时也突然明白自己刚刚说的那番哄骗孩子的话,没什么效果,反而让苏凌在孩子面前有些难做。

心里有些小愧疚,咬了咬牙,看了一眼绣篮子中一个下午苏凌教她做的刺绣,再看看小团子那哭花了的脸。浅笑着说道:“言儿不是说喜欢小不点吗?那言儿想不想和小不点穿一样颜色的衣裳?”

小团子闻言,止住了眼泪,抬手用衣袖擦了擦,歪着脑袋想了一会儿,看看苏凌,又看看桂芝嫂子,细声的问道:“真的可以吗?”

苏凌蹙了下眉头,转头看着桂芝嫂子,张口想说话,桂芝嫂子却又开口说道:“当然可以啦,婶婶家里还有一块紫色的布料,明日就拿来让娘亲给言儿做成新衣裳好不好?”

小团子闻言,转头看了眼苏凌,见苏凌没作声,扯了下苏凌的衣袖询问道:“娘亲,可以吗?”

看着小团子那渴望的眼神,苏凌不忍心拒绝,抬头看着桂芝嫂子,桂芝嫂子说道:“那块布料我拿来给悠悠做了几件小衣,还剩下一下,给言儿做件夏天的成衣也足够了!”

“可是…”

苏凌刚想张口,却被桂芝嫂子出言打断了。

“妹子你就别可是了,跟嫂子还客气什么,这么珍贵的刺绣方法,妹子都能大大方方的交给我,那点儿布料又算得了什么!”

苏凌闻言,也不好再拒绝,遂点了下头,开口道:“那就多些桂芝嫂子了,嫂子今后有什么需要我苏凌帮忙的地方,我一定尽力帮忙!”

说完,苏凌又对着小团子说道:“婶婶把给妹妹做衣裳的布料都送给咱们了,你是不是该跟婶婶道谢?”

小团子闻言,脸上重新扬起了笑容,甜甜的对桂芝嫂子道了声谢。

桂芝嫂子搂着她的小身子,在她脸上重重的亲了一口。

小包子见妹妹终于露出了笑意,嘴角也上扬了起来。对着苏凌说道:“娘亲,彦儿先把衣裳换下来,明天娘亲给妹妹做了新衣裳,彦儿才跟妹妹一起穿新衣裳!”

听到小包子的话,苏凌心里一阵感动,她想,要是刚刚桂芝嫂子没有拿出自己的布料给小团子做衣裳,那么小包子或许也不会穿那件她改好的华丽的衣裳吧。

因为即使他再喜欢,也要照顾到妹妹的情绪。

苏凌站起身来,摸了摸他的脑袋,点了下头说了声:“好!”

说完,小包子就去换下了自己的衣裳,拿着荷包牵着小团子的手出去玩去了。

苏凌看着两个小糯米团子手牵着手出门,脸上露出了温柔的笑意。

这一生能有两个这样乖巧懂事的宝贝疙瘩,她还有什么所求呢?

“嫂子,刚刚谢谢你,要不是你,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苏凌由衷的感谢道。

“妹子,快别这么说,刚刚没给你添麻烦就好!”

“怎么会,也是我自己考虑不周了,两个孩子,什么东西都得准备双份的,要不然会被以为是厚此薄彼,不仅会影响我跟孩子的关系,说不定还会影响她们兄妹只见的关系,所以还是得好好谢谢桂芝嫂子的慷慨,才让我顺利的解决了这件事情。”

两人说完没有就这个话题继续说下去,外边的天色也已然渐黑,就像笼罩着一层黑黑的雾一般,苏凌从窗台的一端拿了一根蜡烛出来,点燃,放在桌子上。

那边袁氏一直还在昏迷沉睡着,让人比价欣慰的是,袁氏的伤口愈合的还不错,也没有发高烧。

桂芝婶子见情况有所好转,起身也就跟苏凌告辞了。

知道桂芝嫂子家里还有孩子在,孩子太小比较依赖母亲,也就客气了两句,没有再多做挽留。

桂芝嫂子走了之后,苏凌起身,帮袁氏掖了掖被角,这才拿着烛火走出了屋子。

中午桂芝嫂子拿来的窝窝头还剩下三个,尽管天气很热,但现在已经凉透了,表面比较硬。

苏凌拿着窝窝头进了小厨房,把窝窝头用碗装起来隔水加热。

有了一次经验,苏凌用起打火石来,也格外的顺手。

很快窝窝头热好了,外边两只小糯米团子不知道在玩什么游戏,咯咯咯的直笑。

听着这样的笑声,苏凌直觉得自己也浑身舒畅,不由得有些好笑。

热好了窝窝头,苏凌又在锅里添了水,下边的火也烧得更旺,烧了热水,待会儿还得给两个孩子洗洗澡,就是自己也得好好的洗洗,她总觉得自己身上有股怪味儿在。

走出厨房的时候,外边的天色已经全都黑了下来,如同泼了墨汁一般,点点的繁星高高的挂在天空,一闪一闪的,像是会说话的眼睛似的。

苏凌拿着窝窝头,对着两只小糯米团子喊了一声,两只小糯米团子也不知道在做些什么,竟然也没应她。

一时之间,苏凌的心也提了起来。

快速的往两只小糯米团子的方向走去,没走几步,看见两小只撅着的小屁股,苏凌这才松了口气。

正想开口说话,那边小团子突然转过身子来对着苏凌做了个“嘘”的手势。

苏凌眨巴了下眼睛,有些好笑的看着她,点了下头,放慢了自己的脚步,轻手轻脚的走过去。

还没靠近两小只,就听小团子拍着手叫好的跳了起来:“哦,哥哥太厉害了,抓到了抓到了!”

苏凌:“……”

这是抓到什么了?该不会是什么不好的东西吧?想着,苏凌快速的上前,就见小包子手中拿着一只大大的青蛙,转过身来,面上满是嫌弃。

苏凌:“……”

无语的看着自家儿子的表情,这么不喜欢还抓?

“娘亲,是青蛙,好大的一只青蛙!”小团子兴奋的叫道。

额…苏凌猜想,这肯定是小团子让小包子去抓的。

不过看小包子露出那样嫌弃又有些滑稽的表情,苏凌还是觉得有些好笑。

接过小团子的话说道:“抓了这么大一只青蛙?是想抓来吃?”

“啊?”

苏凌话落,小团子和小包子都惊诧的望着苏凌。

额,难道这个时代没吃过青蛙?

“娘亲,这个青蛙可以吃?”小包子的手抖了抖,嫌恶的看了一眼青蛙,满是疑惑的看着苏凌。

苏凌点点头说道:“只是一个太少了,要是多几个的话,娘亲就给你们做爆炒田鸡吃了!”

小包子:“……”他真的表示很怀疑。

小团子却不一样,听了苏凌说田鸡,自动把田鸡两个字中的田去掉,想起自己曾经吃过的鸡肉的味道,兴奋的看着苏凌和自家哥哥说道:“娘亲,哥哥,我要吃,我要吃,那里还有很多,哥哥你快去抓!”

小包子:“……。”

苏凌:“……”

小包子委屈的看了一眼苏凌,苏凌抿唇,耸了耸肩,摊手表示这真不是她的错。

小包子一脸嫌弃的看着自己手中的青蛙,青蛙瞪大了眼睛呱呱的对着他叫了两声。

小包子无奈,只好说道:“那这一只放在哪里?”

“言儿,赶紧去厨房拿一只桶子,拿一只盆子过来。”

“好勒,娘亲!”小团子一听,笑着冲回了厨房,提着小木桶,和小木盆子,艰难的迈步过来。

小包子把手上抓着的青蛙放进了桶子里,小团子立马就把小木盆子盖在上面,兄妹两个配合的亲密无间。

放下了青蛙,小包子又去抓另外的了,苏凌在一旁提醒道:“小心点,抓不到也不要勉强,别让自己受伤了!”

“嗯!”小包子脸上带着笑意的朝着苏凌点点头。

转身,苏凌看着他去的背影,怎么有种视死如归的错觉呢?

摇头,苏凌好笑的拿着手中的窝窝头回了屋子,放在桌子上搁着,又去看了看自家娘亲,还是没有醒来。那样子好像不是昏迷了,好像是睡着了一样。

苏凌端了热水过来,拿着干净的帕子给她擦了擦身子,又拿来了今日赤脚大夫留下来的药,给袁氏抹上。

手臂上和腿上的擦伤已经结痂变成了赤色的疤痕,只差头上的伤口,后脑撞在了石头上,也不知道会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

可惜这里没有检测仪,只能在心里默默的祈祷着,她娘一点事都没有。

给袁氏擦完身子,上好药,已经过去大半个时辰了,外边依稀还可以听见小团子那兴奋的叫喊声。

苏凌摇了摇头,看来明天真要吃爆炒田鸡了。不过这样也好,至少也算是吃到肉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