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半个丧尸来种田

更新时间:2020-08-14 07:47:06

半个丧尸来种田 已完结

半个丧尸来种田

来源:落初 作者:彩虹鱼 分类:言情 主角:李氏花云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彩虹鱼原创的言情小说《半个丧尸来种田》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李氏花云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丧尸猎杀大队长花云被丧尸王咬中后跌入异时空,在小萝莉身上重生。虽然家庭困苦,极品环绕,但收获亲情的花大队长表示:这都不是事儿!只是——哥哥:妹啊,别吃,这是活的!妹妹:姐啊,别吃,这是生的!弟弟:姐啊,别吃,还动弹呢!花云含泪:我吃啥?某人扯开领子:吃我!QQ群:半个丧尸511701499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把盆子搁在只三条腿的破桌子中间,花云慢香香说了句:“你们都吃。”

这副身体说话太少,还需锻炼。

花雨惊喜,顾不得放下馒头:“姐,你说话了!”

花雷端着骨头也挨过来:“再说一遍。”

花云翻了个白眼。

花冰拍着手:“姐真的说了,我听见了。”

花长念和万氏也高兴,凑上来眼睛亮晶晶:“云儿,再说一遍。”

花云心里叹了声:“吃饭,你们。”

万氏直哎哟哎哟的叫,想起大女儿一头血呢,又赶紧翻针线篮子,拣了干净的布条出来。

花雷笑呵呵摘了榆树叶子。

花长念喜的直摸脑袋:“云儿会说话了,会说话了…孩他娘,要不,我去请郎中来看看,指定吃几幅药就全好了呢。”

万氏拿着湿帕子蘸着温水给她小心擦拭,一边道:“是呢,请郎中看看。”

花雷张了张嘴,钱呢?

花云伸手拉住要转身的花长念,摇头道:“不用。”又摸了摸肚子:“吃饱就行。”

只要她吃饱饭,自然就会说话,不然她懒得浪费力气。

众人一呆。

花雨开始抽泣:“怪不得呢。我姐哪吃过饱饭?要是早吃饱了,不早就好了?”

花冰揉了揉自己的小肚子,大大眼睛里满是控诉:岂止是大姐,我们谁都没吃饱过!

花长念脸上的喜色退了一半,讪讪道:“都是爹没用,都是爹没用,苦了你们了…”

万氏叹了声,又开始掉泪。

花云只觉头疼,自责几句,哭几声就能解决问题了?

花雷心头无名火在烧:“谁没用也不是爹没用。地里的活还不是爹干的最多?家里的活不都是娘张罗的?怎么我们什么都干,吃不饱的却是我们?现在连口吃的都不给!”愤愤呸了声:“还不如圈里那两头猪!”

花长念垂着头:“你祖父祖母也难,家大人多,下头孩子也多,你们多体谅,以后爹多干些…”

万氏也跟着道以后怎样怎样努力勤劳。

花云听不下去了,一个字一个字慢慢道:“吃的给你们?”

两人一顿,相视一眼,花长念道:“等你祖母的气过去了,爹去求求她。”自己心里都打鼓。

四个孩子大眼瞪小眼,都不愿再说话。

“赶紧坐下吃,别凉了。”

万氏犹犹豫豫看着那一大盆子肉,忐忑道:“他爹,那野猪肉可都在这里头了,上房没吃的一口,爹娘那里…”

嘎嘣,花雨气得拣了块软骨狠狠嚼了一口。

花长念不由小心去看花云,不知怎的,现在看这大女儿他从心底里有些害怕。

“嗤,爹,你可别说你再端回去。你信不信,你要是端回去,我们四个都得被人家按到院子里跪一夜?”

以前这事可不是没发生过,总不过是欺负了弟弟不敬了哥哥,不是打手心就是罚跪。大妹受的伤最多,因为她不知道躲也不知道喊。

花雷想着眼底满是恨意,那家子熊玩意儿!

花长念在孝敬爹娘和疼爱孩子间摇来摇去,等他决定分出一半时,肉已经去了一半。

花雷见他爹张嘴的样子就知道他要说啥,冷笑道:“爹,娘,你们要是不吃,我就倒了去。”

“唉,你这孩子,怎么糟蹋东西呢。”

两人见四个孩子坐着不动,阴着脸,莫名心虚不敢再说,一咬牙,不就是明天一顿骂再多干家务吗,大不了自己多受着,孩子多久没吃过肉了,值了。

“爹娘不吃,给你们留着明个儿再吃。”

花云皱眉,她不喜欢这样勒着肚皮让来让去,让她想起最艰难的那段日子,那时候被围困是真的没办法,大家都想生死伙伴活下去。可——现在是绝境吗?这夫妻是生生自己把自己逼上绝境吧!

“吃,不然倒掉。”

不知怎的,花长念和万氏对现在的花云说话生不出反驳的气场来。

被闺女一头血的凄厉模样骇住了?

两人被孩子们盯着,各自吃了两个大馒头,最后一块肉也分着吃了,多少年啊,没有肚儿圆的体验了。

“这汤留着明天煮菜,云儿,行不行?”

万氏近乎于哀求,实在吃不下了。

花云无语的点点头,反正只有自己家人动过筷子。

万氏明显松了口气,心情一轻松便想起问别的:“那野猪,真是你打的?你自己打的?”

花云点头。

“你这孩子,多危险啊。雷儿,你怎么不看好你妹妹?雨儿,怎么让你姐自己走丢了去?”

两人低头认错,小花冰也低了头。

花云不自在的咳了声,让几个孩子被自己牵连,她这张老脸真受不住。

“咋了咋了?云儿,你不舒服吗?爹这就去请郎中。”

唉,虽然人窝囊了些,可这当爹的心一片赤诚呀。感动归感动,花云面无表情问他:“你有钱吗?”

花长念:“…”总觉得自己会在这个女儿面前一辈子都抬不起头来。

花雷笑了:“果然吃饱了,大妹说的话也多呢。”

花云扯了扯嘴角,这孩子真爱护妹妹,都不管他爹的脸皮了。

这时,花冰小大人似的摇头晃脑:“看着吧,明天前头那些人还不定怎么折腾咱呢。”

花云又扯了扯嘴角。

大房谁都想到前院的人会为难他们,可谁都没想到只是隔了一夜,大房又见了血,而那动手的人竟然还是花长芳!

话说,这青黄不接的时节,地里活不多。花长念赶了个场,帮一户盖房子的人家和泥砌墙,每日能挣几个大钱,早早出了门。万氏嘱咐了孩子别往前院去,自己去做早饭伺候一大家子人。

张氏认定了大房不敢独香那盆子肉,破天荒起早去厨里,想着自己先解解馋,谁知,只见着万氏洗干净还回来的两只盆子一只小篮。张氏冷笑一声,转身就跟李氏告状去了。

李氏想着一盆子肉,自己一片没沾着,还损失了二三十个大馒头,跳进厨房点着万氏的鼻子尖儿骂。

万氏早习惯了,李氏骂的再难听,她也只捂着嘴掉泪,手上的活没耽误,而且花云吃饱了多说话的事让她觉得挨再多的骂也值得。

李氏从来只动嘴不动手的,骂了半天见万氏只窝囊着不吭声,心里的气没消却也没力气骂了。

吃饭要紧。

“懒死的婆娘,日头都多高了,还没做好饭。这是要饿死爹娘啊,一家子坏水。快摆饭。”

她骂那功夫,张氏个嘴毒的跟花长芳那边拱火。

花长芳因前夜里花云厉鬼似的模样骇了半夜,等平复下来羞恼一阵接着一阵,本来便恨着大房呢,被张氏一拱火更是怒不可揭。

看万氏摆桌碗,那低眉顺眼的模样,怎么看怎么是对自己的挑衅,脑袋一哄,顺了手的把盛着稀饭的碗又砸了过去。

又砸了个正着!

万氏晃了晃,便跌到地上,一头血。

可她一头血没有花云那么骇人,苍白无措的脸让人更有欺负的欲望。

李氏冷冷开口:“老大媳妇,赶紧回去收拾干净。”

万氏脸更白,挣扎着便要爬起来。

就在这时,四个孩子窜了进来,扑到她身上哭啊喊啊,把屋里人耳膜都要刺穿。

花雷几人坐立不安了一早上,生怕上房怎么着万氏。花云便一边挑唆:“我们去看看。”

天知道,她只是好奇这个时代的大家庭关系,尤其是书上写的啥婆媳姑嫂妯娌,在强者为尊的末世早碎成渣渣了。谁强谁就是老大!管你啥长辈亲朋血缘裙带的。

花雷摇头:“咱们到前院去,只能让祖母更火大,娘更倒霉。”

花云扭头翻了翻白眼,往前一指:“去偷听。”

于是,四人便趴到了上房后头的窗户底下。听着万氏一个不好,立马跑了去。

花雨看着万氏不停发抖的身子还在淌的血,哭着喊:“哥,哥,娘流了好多血,”比昨晚姐流的还多:“得赶紧请郎中。”

花雷慌忙道:“我这就去,赶紧扶娘回屋。”

李氏皱着眉没说话。

花长芳尖刻叫道:“赶紧弄出去,别脏了地儿。装什么装,别人还以为我们花家怎么了你呢。赶紧走。”

花云猛的抬头,花长芳吓了一跳,想骂,可看着那双黑眼睛,打了个哆嗦,赶紧别过头。

花云低低道:“走。”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