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养女攻略

更新时间:2020-02-26 18:33:16

养女攻略 连载中

养女攻略

来源:落初 作者:三月江南 分类:言情 主角:沈历沈应嘉 人气:

主角是沈历沈应嘉的小说《养女攻略》此文是三月江南原创的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扬州盐商的养女,身世扑朔迷离的沈双瑶,  因为聪慧深得养父器重,因为聪慧难入养母法眼,也成为夫婿难以打开的一个心结……  风云诡谲之间,看她如何翻云覆雨……  每天19:30左右更新,周末不定期加更,期待您的支持!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李姨娘一早就坐在镜前梳妆打扮。先试了一套银头面,觉得不够丰美;又换了一个白湖纱鬏髻,插了六支碧玉簪,配了一个白玉草虫银分心,虽然漂亮,却又太热闹了些,不适合丧仪;末了找出一支老银点翠的小凤钗,配上一支珍珠头箍,一个银丝鬏髻,一对点翠的耳坠,这才觉得又素净、又美丽,于是只管对着镜子左顾右盼。

丫头银杏在旁替她打手把镜,赶忙奉承说:“姨娘这长相、这打扮、这气派,在宅子里真是头一份!”

李姨娘满意地笑了,跟着又惆怅起来:“头一份又怎样,一年到头也见不得人,还不是在这不见天日的院子里看人脸色。”

银杏深有同感。想当初老爷去自贡,李姨娘因为怀孕没法随行,可是生下四小姐之后,老爷几次要接家小去川里,太太总是拦着,结果老爷一走六年,姨娘的肚子再没了消息,人也从玉环瘦成了飞燕,何况在这院子里,在太太眼皮子底下讨生活,委实不是件容易的事。

银杏强打精神,笑说:“今天姨娘的娘家人要来,姨娘可以好好说一天话了。”

李姨娘嘴角噙着笑,是呀,今天终于能开心一下了。自从十七岁一顶小轿抬进沈家,从此便与无忧无虑的少女时代告别。这些年虽然不愁吃穿,然而究竟是笑的时候少,烦的时候多。这老爷,也太狠心,一走六年,连自己生女儿时都不在身边!而这太太,也太难相与,她自己的闺女就叫什么蕊呀、瑶呀,旁人的闺女就叫玉娘、秋娘,连正经名字都不取!这家里,也唯有女儿秋娘值得留恋。

她怅然地望着镜子里美好的容颜。要不是兄嫂贪图富贵,她一个家世清白的女儿,能给人作妾吗?这些年恨透了他们,却没机会说几句刻薄话出气——说起来,还得感谢二小姐,要不是她做主让姨娘待客,那个贪财的嫂子怎么能听见自己的怨恨?怎么能看见自己十指不沾阳Chun水,通身珠光宝气?今天一定要气死她,羡慕死她!

她无声地笑了,顺手翻出一套金三事别在纽扣上。

双瑶此时也在微笑。虽然昨晚守灵守了通宵,只在草荐上勉强打了个盹儿,寅时不到又起来理事,但她的精神还不错。一大早照看了沈历等人的早饭,又命小厨房给姚淑宜做了细粥小菜送去,之后回事的就没断过。领祭礼的,领和尚道士念经钱的,领对牌买竹竿、帆布搭戏台的,走一起又来一起,记事的晴雪写得手都酸了。

两个舅母负责接待拜祭的女客,双瑶早已提前备好上中下三等祭礼,只要按情况回礼就行了。媳妇婆子们自双瑶手中领了对牌,办完差事再由双蕊核对,去宁妈妈处销账。双瑶送早饭时对姚淑宜说了双蕊如何懂事能干,姚淑宜十分满意。唱戏的海盐子弟已在后罩房安置妥当,卷棚外搭了戏台,撤灵台时要唱三天大戏。

一切都在掌握之中,就像有一根看不见的线,串起了这一堆琐碎、看起来毫无关联的事项,让她通观全局,省心省力。就连前几日那么难缠的宁妈妈,自从双蕊接管了对账之事,也变成了好好老人。

她忽然觉得,唐薇能轻易找出事情的关键所在,并且指点她何去何从,那份见识和手段,绝不是小门小户能培养出来的。

“二小姐!”晴雪焦急的呼喊打断了她的思绪,抬头看时,一个媳妇跪在地上磕头,晴雪一脸惊慌:“万安媳妇刚刚错把下等礼回给了刘皇亲夫人!”

双瑶吃了一惊,这刘皇亲有个堂侄女在宫中封了美人,一家人在杭州着实威风凛凛。回错礼盒,往小了说是不留神,往大了说,没准儿让人以为沈家存心羞辱,那就糟了!

她的脑筋飞快地转着,像刘皇亲这种交情远的,一般上完香就走,可是刚才杜妈妈来通知自己准备出灵,那么现在僧尼们肯定在绕棺念经,灵堂内肯定很多人,刘夫人的香一时半会儿未必上的完。

她立刻吩咐晴雪去知会太太,自己匆忙赶去,准备找大舅母王氏出面,拖住刘夫人,自己再想办法把东西换掉。刚到灵堂,唐薇也匆忙赶来,不及问候,直接开口道:“刘夫人的刺绣手艺数一数二。”

双瑶立刻反应过来,刚找到王氏,刘夫人已前来告辞,说家中有事,不跟着到坟上了。双瑶跟王氏使了个眼色,自己迎上前拉住刘夫人,道:“早听说夫人的刺绣技艺天下无双,不知道可否赐教一二?”

在葬礼上讨论绣工,刘夫人有些错愕,但很快笑道:“过奖了,如果小姐不嫌弃,赶明儿到我家坐坐,小女也正是这个年纪,正可以做个伴。”

王氏虽不明就里,但很配合地介绍道:“这是舍下二外甥女,一直仰慕夫人的技艺,只是没机会亲近。”

双瑶余光里看见杜妈妈亲亲热热地拉着刘夫人的随行到一边去了,这才松了口气,又寻出几句话来聊着,很快赞礼生高叫出灵,双瑶告了不敬,慌忙跟着众人围随棺木跪定。沈历一身重孝,哭哭啼啼灵前摔了瓦盆,道士念了起棺咒,六十四个抬杠人一齐发力,宽大的棺材轻松地上了肩。

姚淑宜由宁妈妈搀着和沈历一左一右扶住馆材,沈应嘉捧着灵牌走在棺材前面,其他的女儿和姨娘围随着,哭声震天出了门。

双瑶临去时看见杜妈妈微微冲她点头,一颗心这才放了下来。

出院后女眷纷纷上轿,加上送灵亲友的车马,一大堆人白汪汪的,慢慢从城中繁华地段经过。道旁时不时有沈家的亲朋在摆了三牲路祭,两下相见不免一番寒暄,引得沿途看热闹的百姓不住赞叹沈盐商好阔气,好舍得花钱。

队伍刚近城门,只见道旁一个极大的路祭棚子,通身用白绢裱糊,顶上扎着大朵白花,案上磊磊摆着三牲、馒首、时新果品,香炉里插着手指粗细的香,棚两边是穿着重孝的男女仆役,个个低眉顺眼,表情恭肃。

众人不由一愣,是谁家如此大手笔,摆了这么阔气的路祭棚?

一念未完,忽听一声凄厉的呼喊:“老太太,您走的太急了!您睁开眼睛看看,可怜您嫡嫡亲亲的孙子就要流落街头啦!”

随着哭声,一个穿重孝的妇人从棚里抢出,扑通一声跪在了棺材前。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