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三世缘之爱在清初

更新时间:2020-10-17 07:29:32

三世缘之爱在清初 已完结

三世缘之爱在清初

来源:落初 作者:叶灵莫言 分类:言情 主角:欧子墨纳喇 人气:

《三世缘之爱在清初》由网络作家叶灵莫言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欧子墨纳喇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一个平凡的女大学生穿越到战火纷飞的年代,毫无社会经验的她该如何生存下去?面对酷似前男友一往情深的上官逸,青梅竹马的萨哈磷,深沉睿智的帝王皇太极,她该如何抉择?面对特定时代的特殊矛盾,她该如何做?面对历史,她是该遵从,还是该篡改?【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从那次见过萨哈磷以后,我再也没见过他。这五天里,我每天无所事事,吃饭睡觉发呆是我唯一能做的。想找人聊天,可语言不通,对外界更是一无所知,我快被这样的日子逼疯了。每天祈求老天爷送我回现代,可老天爷好像忘记我的存在,我依然在这个时代活着。

我每天好像幽灵一般在房间里游荡,那些下人已经见怪不怪了。在我来到这个世界的第八天,终于有人带我离开了房间。来人大约三十来岁,国字脸,络腮胡,我们语言不通,比划了半天手语,我才明白大致的意思,好像要带我去见一个大人物,至于去见谁尚是个未知数,看来学习这里语言已经迫在眉睫。

大约一炷香时间,我来到一个大练武场,台中间站着一个装着银白色铠甲的武将,大约五十岁左右,浑身霸气,虽然不知道他是谁,但看得出来他是这里的首领。他左右两边站着十来个武将,威武不凡。个个对我怒目以对,可能是我没对那穿银白色铠甲的武将行礼的原因。可我不会这里的礼仪,而且我也不会说这里语言。按照电视里礼节行礼,哪知刚行完礼,练武场上笑声一片,不知他们为何发笑?我很茫然地看着他们。

笑完之后,不知那穿银白色铠甲的武将说了些什么,不一会有十几个士兵带来上百个百姓,那些被带上来的百姓跪在地上,大半部分形容憔悴,很绝望,有小部分怒视着穿银白色铠甲的武将,好像要将他千刀万剐。那穿银白色铠甲的武将一声令下,前排的数十个百姓人头落地,鲜血染红了练武场。

第一次见到封建制度的残酷,鲜活的生命就这样逝去了,我哆嗦着,腿不听使唤的跪了下来。那些士兵又举起大刀,鲜血从刀上滴下。那些无辜百姓已经吓傻了,没有反抗,静静等待死神的来临。“不能杀他们。”我刚说完,练武场顿时鸦雀无声,所有人目光都朝我看来。我猜很多人不懂汉语,但那穿银白色铠甲的武将一定能听懂,他玩味地看着我,说了几句话,可惜我听不懂。萨哈磷在他耳边说了什么,他轻轻点了点头。

“小丫头,你要救他们,你知道他们是什么人吗?”这次他说的是汉语,我摇了摇头。“他们可是低贱的汉人,你还要替他们求情吗?现在你不杀他们,他们总有一天会杀了你,你还要替他们求情吗?”此时我可以断定这是清初或明末,明末的可能Xing最大,至于其他还需要更多信息佐证。我试着站了起来,现在我使用的身体不是汉人,但在心里,我是地地道道的汉人。我要尽力一试,毕竟他们是鲜活的生命。

“我不知道你是谁,醒来之后我有很多事情不记得,不过我知道汉人有一句古话,‘君,舟也,民,水也。水可载舟,亦可覆舟’,这里的每一个人都将是你的子民,你在这里屠杀的是你的子民,试问以后还有哪个汉人敢为你卖命,还有谁敢归降,你如何能得天下?”我用尽全身力气嘶吼道,此时只有我自己知道自己有多害怕,全身冒冷汗,身体不停地哆嗦着。

他的眼神由玩味变得深邃,好像要将我看穿,我拼命掐着自己的手心,痛楚勉强让我没倒下。“乌拉纳喇济海尔,记住,爷是爱新觉罗努尔哈赤,大金的大汗。总有一天,爷会问鼎中原,一统天下。”这次说的是汉语,字字铿锵有力。努尔哈赤,听着这个熟悉的名字,我终于知道自己身处何方,原来我真的穿越到明末。对于这一认知我不知该高兴还是害怕,能见到十三副铠甲创立大金的传奇人物,我激动。但努尔哈赤明显对我产生怀疑,要不然不会有今天这一幕,能不能活下去是个未知数?

周围的人都奇怪地看着我和努尔哈赤,只有少数人用探索的眼光看着我,大概他们能听懂我和努尔哈赤的对话。“小丫头,如果你射箭能赢了老八,爷放了那些汉人,但你输了得和他们一起死。当然,如果你放弃,几天后仍可和萨哈磷成亲,自己选择吧。”老八,不会是皇太极吧,不知道哪本小说里提过,皇太极排行老八,和皇太极比试,赢的可能Xing基本为零。

没有选择余地,我必须尽力救那些百姓,否则会后悔一辈子,大不了和他们一起死,说不定上苍怜悯,我可以回到现代了。“我选择比试,但可以改在明天吗?还有一个请求,我可以见见八阿哥吗?”后面那个请求声音小的几乎听不见,见皇太极纯粹是想看看这大清的建立者长什么样。

努尔哈赤点了点头,有一二十多岁的年轻人站了出来,与努尔哈赤有五分相像,可能是长期的征战,他拥用这个年纪不该有的成熟。咳咳,站在皇太极不远处的萨哈磷咳了两声,我的脸刷的变得火辣辣的,直勾勾的盯着人家确实很不礼貌。

“八阿哥,我们可以明天比吗?”皇太极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我,在努尔哈赤点头后才点点头。不知道努尔哈赤说了什么,所有人的目光都朝我看来,我吓得差点跪下去。明天去阎王殿报到,今晚得多吃点,做个饱死鬼。

努尔哈赤带着他的人走了,那些汉族百姓也被带走了,偌大的练武场只剩下我和萨哈磷。我今天的举动伤了他的颜面,不知道会不会报复?我俩静静地在练武场站着,最后还是萨哈磷的叹息声打破这片宁静。“小丫头,走吧。我送你回去。”萨哈磷无奈地说道,本想抗议说自己不小,但想到自己这副身体的年岁,咽下自己要说的话。

萨哈磷在前面带路,我静静的在后面跟随,萨哈磷的步伐太大,我跟着稍稍有些吃力。萨哈磷心细如尘,很快发现我跟不上,稍稍放缓脚步。“八阿哥厉害吗?”我随口问道,没期待他的回答。“嗯,除了阿玛没人可以赢额其克。阿玛的射箭术是最厉害的,或许阿牟其可以赢阿玛吧,可惜我再也见不到了。”萨哈磷感叹道。

“额其克、阿牟其?”“你不懂?”萨哈磷好奇问道,我点点头。“额其克是汉语中叔叔,阿牟其是伯父,阿玛是父亲,现在你懂了吧。”萨哈磷无奈道,或许在他眼中我就是个白痴。“你阿玛是谁呀?”萨哈磷白了我一眼,小声说道:“你不会不知道自己是谁吧?我阿玛是玛法的二阿哥代善,玛法是爷爷,你懂了吗?你不会一场病将什么都忘了,竟然连自己民族语言也给忘了,不过你的汉语说得真好,估计整个建州没人能比得上你。”我想说我知道阿玛和玛法的意思,看了那么多清穿小说,这点常识还是有的。

他阿玛是代善,他的阿牟其岂不是储英,被努尔哈赤处死的儿子,怪不得刚刚那么伤感。为了避免让他想起储英,我将想说的话憋了回去。代善与皇太极争汗位,是皇太极的竞争对手,皇太极即位以后,没少给代善小鞋穿。嫁给萨哈磷很不安全,若明天没去阎王殿报到,我得赶快离开这是非之地。

一路上我们再无交谈,萨哈磷将我送到院门口。“放弃吧,你不可能赢得,我可以向玛法请求取消这个比赛。”我知道这次萨哈磷真是为我好,但我没法说服自己放弃。“萨哈磷,谢谢你。但我有我的坚持,我不可以轻易放弃,哪怕只是微乎其微的希望。”萨哈磷摇了摇头走了,我又回到自己的小院里。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