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炮灰新娘:腹黑首席别惹我

更新时间:2020-10-17 07:31:18

炮灰新娘:腹黑首席别惹我 已完结

炮灰新娘:腹黑首席别惹我

来源:落初 作者:落叶无痕 分类:言情 主角:沈晗沈韵 人气:

完结小说《炮灰新娘:腹黑首席别惹我》是落叶无痕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沈晗沈韵,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某晗:小安子,有人欺负我!安:那就加倍欺负回去!某晗:那你站好了,不许动,乖乖当靶子。安:晗大人,你活腻了啊?某晗:……唔……我错了还不行吗?安:晚了!当一个倔强的小记者重逢腹黑大BOSS,智商秒变250,看首席大人如何将小记者一步步骗进怀中,走上宠妻的不归路。本文非小白,叶子群:156492024欢迎加群,叶子的新浪微博@落叶大无痕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清冷的阳光冒出头,照在街边校园里捂手取暖的女子身上。昨夜下了一场大雨,地上未干的雨水混着落叶铺了一地。

气温逐渐升高,女孩子像感觉不到一样,在树边不知来回走了多少遍。

再然后,天就黑下来了。女孩蹲在树旁,看着地面上笨拙搬运东西的小甲壳虫,少顷,一滴水自脸上坠落。

……

依着卧室的门蹲了一夜,腿有些发麻。沈晗推开门走进客厅,迎面强烈的光线让她眯起了双眼,忍不住泪流满面。

他,回来了……

然而当她的目光落在桌子上,女神一秒变成女神经。

“啊啊啊啊啊!我怎么把摄影机拿回来了?”沈晗双手抓着凌乱的头发,瞪着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摄影机,“我死定了……”

“姐,大清早喊这么大声干嘛?”沈韵穿着睡衣一脸惺忪。

“小韵。”沈晗抓着沈韵双肩,问,“这个摄影机是怎么回事?咱们昨天不是应该回杂志社吗?为什么我完全忘记了回杂志社发生了什么?这个摄影机怎么会在咱们家?”

沈韵理了理沈晗的头发以示安慰,语重心长的说:“姐,你不用侥幸装迷糊了,昨天咱根本就没有回杂志社,更没有采到一句话的新闻拍到一张照片。原告方进了法庭之后你就拎着摄影机失魂落魄的走了,回到家里把自己房门一关,我怎么叫你都不开门,也不吃饭。”

沈晗一脸菜色,她可忘不了夏荷那个白骨精殷切的望着自己,在耳边的谆谆教诲:“能不能一步登天,就全靠你了,要是采不到独家,你就不用回来了。”

“那杂志社那边……”

沈韵把牙刷塞进嘴里,含糊不清的说:“昨天咱们家的电话都被打爆了,你手机关机,夏姐就打座机。我只能谎称自己手机没电了,关了手机之后顺便把咱家电话线拔了。”

沈晗很想夸她一句干得漂亮!可是身体的力气像被抽空了一样无力动弹。

她心里如同千万只***奔腾而过:采不到新闻也就算了,为什么还要把摄影机拐回家啊!这样想直接跑路都不行,一台摄影机几十万,都够判刑了。

……

怀着谦卑而又谨慎的心态,沈晗抱着摄影机顺着墙壁偷偷溜进公司,刚一露面就被低头修稿子的前台小妹逮住了。

门口的前台小妹带着怯怯的目光,声音软软的说:“沈晗,夏总编让你来了之后去一趟办公室。”

沈晗头皮发麻:“现在你对我有什么建议没有?”

“先把机器还了。”

沈晗面露一丝侥幸:“这样女魔头就不会生气了?”

“我的意思是……”前台小妹复又盯着屏幕道,“你跑路的时候会快一点。”

……沈晗再也没有打听下去的意愿了。

出乎意料的,杂志社的格子间里并没有想象中的那种台风过后的场面,各位工作人员像辛勤的小蚂蚁一样受着奴役有条不紊的辛勤工作,好像昨天那场极其严肃的会议完全就是一场梦。

将摄影机交还给技术部的人,顺便搭上了两百块钱,临近总编办公室的时候沈晗偷瞄了一眼门外的角落,还好,没有出现新的茶艺坊盒子,证明夏总编今天没有摔东西。

生存几率又大了一点。

“夏姐,您找我?”沈晗规矩的站在办公桌前,用一种最不能让人讨厌的语调询问。

夏荷歪在转椅上打量着沈晗,一双眼睛像射线一样将沈晗全身上下扫射一遍,几乎能将她的骨骼都能看透,直让她浑身直起鸡皮疙瘩,汗毛往外冒寒气。

“小晗啊……”夏荷出声。

“唉,您说。”沈晗弯着腰狗腿的说。

夏荷指尖点着办公桌:“摄影机还了?”

“额……嗯。”

“你来杂志社已经两年了吧,这两年来,我对你怎么样?”夏荷翘起兰花指,面目很慈祥。

沈晗背后直流冷汗:“您对我挺好的。”

“当初我收你的时候,你说一定要带上你的妹妹一起收,好啊,多收一个分摊工资无所谓,只要你能干就行。两年,我养了你们两年的时间,你能****看在眼里,可是,这一次,就在这一次我这么看重的新闻上面,你居然一个字都没给带回来!”夏荷的语气很平静,平静的让人听不出她的心情。

沈晗听话的低下头,耳朵听着夏荷的话,脑子却像抽了风似的突然想起昨天下午的一幕。

她迎着阳光看着近在咫尺的脸,细碎的光芒给他的侧脸轮廓镀上了金色,恰如当年一般。他们的距离很近,近到沈晗可以闻到他身上淡淡的烟草味。

成熟的魅力代替年少的张狂,可依旧对她有致命的吸引力。

偏偏那抹冷淡,如同锋利的冰箭,在她沉沦之际刺穿自己的心扉。

“沈晗!”夏荷一声爆呵将走神的思绪拉了回来。

“啊……啊?”沈晗茫然。

“我昨天说过,带不回来新闻,你就不用回来了。现在摄影机已经还了,你和你妹妹跟财务部的人说一下,结账走人吧。”夏荷挥挥手,脸上露出了疲惫的神情。

丢失了这次新闻,让她感觉很难过。那种难过就像是被人从心尖上挖下一块血肉的撕裂般痛苦。

昨天,一屋子人熬到了八点,板式设计好了,稿件拼接成了,甚至连她们那件新闻的稿子套路都准备好了,只需要把问到的几个关键问题往上面一套就大功告成了!

可是采访人却跑了!

沈晗一愣,看夏荷的表情不像是在开玩笑,急忙上前大献殷勤。

“夏姐,您大人有大量,就饶了我这一回吧,我做牛做马的,好歹也是有苦劳的人啊。您该扣工资就扣,当然不扣更好,我保证下一次绝不会再有这种状况发生。”

夏荷柳眉一竖:“你还想有下次?”

“不不不,绝对不会发生了。”沈晗急忙改口。

夏荷扶着额头,冷冷的说:“沈晗,你要认清楚现实,这里是杂志社,不是福利院!我收留你的时候就已经明确说过这些!这两年我一直留着你们就是因为你能干,可是现在你居然给我开了这么大一个天窗,你让我还怎么留你!”

沈晗慢慢敛去脸上的笑容,慢慢的说:“夏姐,你这次不会是认真的吧。”

夏荷斜了她一眼:“你说呢?”

沈晗微眯双眼:“说吧,什么交换条件?”

夏荷打了一个响指:“在工作上我追求完美,如果你能给我带来一篇足够的爆料,我不仅不会开除你,你这个月的工资,我还会给你翻倍。”

“什么样的爆料?我手上的那些行不行?”

夏荷翻了一个白眼:“我杂志社还想多开几年呢。我要的是……安氏新总裁的专访!”

沈晗身体木然僵住,想起哪位新总裁的熟悉脸庞,毫不犹豫的转身就走:“我可以没有工作,但是不能没有节Cao!”

“节Cao能当饭吃吗?”夏荷懒散的声音飘来。

沈晗即将踏出门的脚硬生生的收了回来,恶狠狠的看了一眼夏荷,从牙缝里挤出俩字:“成交!”

金融周刊,一周发行一次的权威报刊,在A市财经板块堪称巨头。为了这一次安氏牵扯的官司,被外界称为按字收费的金融周刊破天荒加印特刊,而且头一回牺牲整个版面只为了放上一个标题外加一张照片。

金融巨鳄争霸竟成东宫太子夺权。

巨大的加粗标题十分显眼,标题下面,是一张安天佑的照片,一身得体高定西装将他一米八零的好身材装扮得更为出色,一手扶在乌尼莫克车门上,没有表情的脸对周围一切媒体仿佛没有丝毫留恋般统一漠视,离他最近的是一群商业精英,见惯了媒体蜂拥而至的他们,对周围刺眼的闪光灯直接无视。

照片拍的很模糊,而且只拍到了侧脸。尽管是这样,安天佑那张棱角分明的脸也依旧像杂志封面模特一般耀眼。

沈晗手指轻轻滑过他的鼻梁停住。记忆中,这里,好像被自己狠狠揍过一拳,而在那个青Chun洋溢的年代,鼻血直流的安天佑俊脸皱成一团,对鼓着脸气呼呼的沈晗低三下气:“打人不打脸,您换个地方接着出气好不好?”

隔壁的张彩胳膊肘碰碰她揶揄道:“帅吧,看傻了吧?你这样已经算很理智的了,偷偷告诉你,这间办公室里的女同事,大部分都是冲着这张照片才去挤着买报纸的。”

沈晗低声说:“是挺帅的。”

经历过三年的磨练,他眉目间多了身为男人的成熟稳重,这比年少时那种轻狂更有魅力。

张彩叹口气道:“虽说现在看脸已经不太吃香了,可是上天怎么这么不公平,长得帅也就算了,他竟然还是安氏的继承人,而且睿智有手段,好像天下所有好的事情全让他一个人给占了。”

张彩喋喋不休的唠叨被沈晗置若无闻,她看着那个侧脸,心中默念:还好,在我有生之年,再一次遇到了你。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