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若此心

更新时间:2020-10-17 07:31:33

若此心 已完结

若此心

来源:落初 作者:东帝邪王 分类:言情 主角:美轮美奂静静 人气:

经典小说《若此心》由东帝邪王所编写的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美轮美奂静静,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来到到异世的她该怎样活着?不是吃穿用度的问题,而是不知道自己存在的意义,该干点什么。莫名其妙被娶了,长得漂亮沾了大光了,一手好画也算有才了。从来老老实实本本分分,惹急了才吼一嗓子,却怎么处处磕磕绊绊,总有人看不顺眼呢?  还是迷茫中......  似乎每一种人,每一种性格的造就都不是天生的,且看她如何身不由己的活下去,到底什么才是她最终想要的呢?每个人,都想要什么呢?  -------------  小邪新书《鸳鸯飞仙》,短篇《宿命的蓝色鸢尾》希望喜欢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Chun意渐浓,院子里的桃花都开了,其他一些不知名字的花花草草也都隆起了花苞,等待着一朝怒放。

苏之尚有时来这院子里赏赏花,三夫人的态度总是冷淡,所以呆不久便走了。若心看得出来在苏之尚与三夫人之间存在着不同于其他夫人的感情,三夫人似乎在怨他什么,所以宁愿躲得远远的,只是偶尔自己会黯然伤神。

三夫人在这相府里吃穿用度皆与大夫人同等规格,平日里只是养花种草,悠闲度日,日子倒也过得极其轻松自在。

若心已经换上了一身粉绿的薄衫,背上三夫人亲手缝制的荷包就要上学去了。这里的教育远比若心想象中的开明,朝中官员的儿女连同皇子公主可以在一起学习,专门有一座书院位于皇宫北面。只是男女要分开,女孩多学习琴棋书画,手工刺绣,男孩学习诗词文章,历史政治。虽然男女分工并不拘泥,女孩也可以去学习男孩学的东西,反之同样,只要不满十三岁,可以自由选择。

“娘。我可不可以不去上学?”若心对三夫人央求,毕竟她已经接受过长达九年的义务教育,加上高中大学,实在不想让这个过程再重复一遍。

三夫人笑着帮她整理好衣服:“你说呢?官吏儿女不去学习长大了是要被人轻视的,难道心儿想长大了嫁不出去么?”

若心一听头就大了,忙抱住三夫人的胳膊:“心儿不嫁人!”

三夫人笑着轻刮了她的鼻子:“好,现在不嫁人。”

玉珠:“夫人,大夫人派人来催了。”

三夫人又将若心仔细打量了一圈:“心儿长大了肯定是个美人,快去吧,别让大娘等急了。”

若心:“娘,我真的不想去。”

三夫人却冲她摆摆手,笑道:“呀,花该浇水了。”说罢便朝花田走去,对着若心眨了眨眼。

若心无奈,一路被玉珠拽着出去。

马车已经在大门外停放好,月琴的车已经先走了,只留下月锦不耐烦的等着。

月锦看见若心出来,撅着嘴哼了一声便上了马车。若心又与玉珠告别,搞得玉珠直乐:“小姐你别再拖延了,快去吧。”

若心这才心不甘情不愿的上了马车,坐在月锦的对面。看着月锦一脸的不乐意,若心心里直叹气:又得经受一遍启蒙教育,还是跟这么一帮养尊处优的孩子。

马车驶到半道,月锦终于憋不住说话了,只是还是一副趾高气昂的表情:“喂!”

若心:“你在叫我吗?”

月锦:“哼,你没有资格跟我这么说话,我才是真正的相府千金,而你不过是从外面领来的野孩子,是下等人。”

这小丫头,若心心里只觉得好笑,受封建等级制度危害太严重了。

若心无心跟一个小孩子理论,便闭了嘴不说话了。

月锦见她不理自己,不满道:“你怎么不说话?”

若心:“说什么啊?”

月锦:“苏若心,我给你说,在家里你比我小,要喊我姐姐,在外面你的身份比我低贱,所以你要帮我拿东西干活,好好伺候我。”

相必她作为一个庶出的女儿肯定也没少受过苏月琴的气,刚刚这番话,没准就是月琴曾经对她说过的。

想到这里,若心轻声一笑:“好。”

月锦这才得意的笑了,又忽然想起了什么:“你不能告诉爹,谁都不能说。”

若心不假思索:“好。”

学堂建在山脚下,掩映在茂密的竹林中,山上各色的野花都开了,气候宜人,深深嗅一口,空气中都是干净馨香的味道。

学堂有两个正门,一个题“雅”,一个题“馨”。若心她们要去的正是馨园。

马车停下来,若心和月锦皆被人搀着下了车,学堂外面的大道一旁早就停满了各府里的马车,小姐公子们进去上课,丫鬟随从们便在外面等候,以便传唤。

其实能到这种学堂来上学的都是嫡生的公子小姐,,若心跟月锦是个特例,只因为苏之尚对子女开明,他们才能有机会过来。在这个朝代,庶出的子女地位是要比嫡生的低一等的,向若心这样收养来的更不必说了。虽然在相府因为三夫人的关系,苏之尚又对子女一视同仁,所以孩子们才能平等相处。但是到了外面情形就大不相同了。

早到的公子小姐都扎着堆说话,手挽着手进去,而月锦和若心根本没人来理。月锦向来Xing情高傲,见到这种情形虽说也不是第一次了,但还是掩饰不住脸上的失落。

若心觉得她有些可怜,便主动将月锦背在肩上的小包裹接过来,月锦诧异的看了一眼:“你怎么帮我拿东西?”

若心笑道:“二姐刚才在车上不是说过以后在外面要若心好好伺候么?”

“哦,对了,那谢谢你了。”

若心心觉得可爱,刚才在车上趾高气扬,现在竟然说谢谢。

二人进了馨园,见是一个极宽敞的大房,镂空的窗棂,梁上雕梁画栋,红木的桌椅,角落里摆着各种古董瓷器。

真是太奢侈豪华了。

二人找了一个角落坐好,正在跟别人说笑的苏月琴正好看见,若心一转身,月琴便低了下头,假装没看见。

来授教的是宫里来的老嬷嬷,四十多岁年纪,一脸的严厉。嬷嬷一进来,轻轻咳嗽一声,小姐们就赶紧回到座位坐好,教室里一下子安静下来。

嬷嬷拿眼在众人身上斜了一圈,目光停留在若心身上:“敢问小姐是哪个府里的千金,以前没有见过。”

若心站起身:“嬷嬷,我是北丞相府的苏若心。”

“就是那个收养来的三小姐?”

若心点点头:“是的。”

嬷嬷嗓子里哼了一声,再不看她:“小姐们今天要学的是刺绣,把工具都拿出来吧。”

其实所谓的教,就是让大家自己去绣,再由嬷嬷一个个检验,或纠正手法,或指导绣法。

这些东西若心是从来没碰过的,好不容易将针线引上了,面对雪白的丝帕无从下手。再看一旁的月锦似乎也不在行,费了半天劲丝线都理不好,渐渐失去了耐心,将丝线扯来扯去,乱成了一团。

月锦尴尬的吐了吐舌头,低声道:“我不会做这个。”

若心将自己的丝线扯出一根,帮月锦把针线穿上,也悄声道:“我也不会。”

两人相视一笑,瞧见别的小姐们都已经像模像样的绣起来,便也硬着头皮跟着比划起来。

半个时辰过了,嬷嬷走到苏月琴处看了看,赞赏的点了点头,又走到南丞相秦树海的女儿秦怡青处,见秦怡青绣的正是一个“香”子,下面点缀着几瓣粉色的小花,赞赏道:“字绣的美,绣法也工整,南丞相的千金真是兰心蕙质。”

秦怡青站起来谦逊的行了礼:“嬷嬷夸奖。”

众小姐一一将自己的作品交上去,嬷嬷看过,评出了一二。秦怡青最好,苏月琴第二,杜大人的千金第三。

嬷嬷将这些绣品看完:“怎么少了两幅,哪两位小姐没有将绣品交上来啊?”

若心月锦两人手里捏着自己不成形的作品,都低着头不敢说话。

嬷嬷将众人扫过,严厉道:“请小姐们自己将作品交上来,不然被我查到可是要罚。”

月锦一下站起来:“是我没交,怎样?我就是不会绣这个,要罚便罚,又不是第一次了。”

嬷嬷得意的冷笑一声:“还有一个。”

若心轻咳了一声,也站起来:“那个,还有我。”

嬷嬷冷眼斜了若心一眼:“那两位小姐恕老身无理了。”

月锦瞪她一眼:“哼,若心,我们走。”

两个人在众人奚落的目光中站到了门外大树下,原来所谓的受罚就是罚站啊。月锦无趣的在旁边大青石上坐下:“这个老嬷嬷就是看不起我们两个,我就看见李大人女儿的绣品也没交呢。”

若心乖乖的站着:“那那个嬷嬷怎么就知道是我们没交呢?”

“反正只要是学刺绣我都要受罚的,其实我一次刺绣课都没有上成,所以到现在还是什么都不会。谁让我们是庶出的女儿,那个李碧圆其实笨的要命,因为是大夫人生的,嬷嬷却从来不罚。”

“可我们爹是北丞相,嬷嬷不怕么?”

“当然不怕了,爹又管不着宫里的嬷嬷。再说如果我们告状,爹也只会说是我们自己不争气。”

若心心里明白了,看来这个二姐真的在外面没少受欺负,回到家里又不敢说,这么小的年纪却要自己承受这么多,怪不得总是一副趾高气扬的模样,其实她是怕别人看不起她而已。

想到这里,若心道:“二姐,以后我就陪你一起受罚了,以后咱们两个还能说说话,不至于一个人闷得慌。”

月锦笑了:“你说话可算数啊,还有,”月锦抿了抿嘴,不好意思道:“刚才在车上说的都不算了,你年龄比我小,我不该欺负你。”

若心:“你是我二姐嘛,我本来就应该听你的。”

就这样,馨园大树下,两个小姐妹冰释前嫌,相互说笑着,好不融洽。

隔壁雅园传来朗朗的读书声,月锦侧耳倾听,玩心大起:“我们去看看他们在干什么。”

两姐妹猫着腰,悄声的溜了出来。

书声朗朗,两个人已经摸到雅园教堂外的窗户底下,若心听着都是自己没有听过的句子,却是绕口的很。

月锦偷偷猫着身透过窗户往里看,捂着嘴偷笑起来,对若心摆摆手:“快来看。”

若心也学着她的样子站起来,才发现自己踮着脚尖才能看见屋里的情形。顺着月锦的目光,原来六岁的月滨也在,眼睛微闭着已经快睡着了,却还下意识的跟着大家读书的节奏摇着胖乎乎的小脑袋,真是可爱极了。

若心个子太低,只好用手扒着窗棂,正看着月滨好笑,不小心窗棂受力拉开了一块,“吱”的一声,十分刺耳。

读书声一下停了,两个人大叫不好,赶紧拔腿就跑。

“站住。”教书先生郭子羽厉声喝住二人:“你们两个是谁家的小姐,不在馨园好好学习,跑到雅园来干什么?”

两人悻悻的站住,相互对着撇了撇嘴。

月锦行了礼:“先生,我们是北丞相家的二女儿和三女儿,我叫苏月锦,她叫苏若心。”

郭子羽气冲冲的吹着胡子:“我不管你们是谁,即是大家千金更应该恪守本分,你们跑到这里胡闹,这事我一定会禀告苏丞相,对你们严加管束。”

“啊?”

月锦一听脚都软了,冲着若心直跺脚:“他要告诉爹,怎么办啊?”

看月锦吓成这样,想必肯定是又免不了受罚,若心眼睛一转,恭敬道:“先生,我们不是跑来胡闹的,二姐昨天正好做了一首诗,今天特意来请先生指教的。只是我们来的不是时候,不知道先生正在上课,所以才会在窗户下面等着。”

“对对对,我们是来请教先生的。”月锦连连应和。

郭子羽并不信任:“如此,就将诗作拿来吧。”

“这……”月锦着急的偷偷扯了扯若心的衣袖。

若心:“先生,这首是我二姐并没有写在纸上,我来替她背给先生听听。”

若心想了想,只好照办古人的了,也不知道这个朝代有没有,如果有,仗着自己年龄小,就说记错了,如果没有,这苏月锦今日起肯定就要才名远扬了。

正值阳Chun三月,若心心道一声苏轼老前辈得罪了,便装模作样的将双手背在身后,边走边诵:

“竹外桃花三两枝,

Chun江水暖鸭先知。

蒌蒿满地芦芽短,

正是河豚欲上时。”

一边念完,若心偷偷斜眼打量郭子羽的表情,只见他一边咀嚼刚刚若心念过的句子,已经足以用目瞪口呆来形容。若心这才轻舒了一口气,看来是蒙混过去了。

郭子羽回味半天,又将月锦上上下下,左左右右仔细打量了一遍,不可思议道:“这诗真是苏二小姐作的?”

月锦被他的表情盯得极其不自在,但见别人竟然这么怀疑自己,不满道:“当然是我作的,难道先生怀疑我作不出诗来?”

“不不不,苏二小姐误会了,郭某只是没有想到小姐小小年纪竟能吟出如此佳作。苏丞相家里是出了一位才女啊。”

听到夸奖,月锦不免有些得意:“这么说,我这诗作的还好?”

“实乃上乘之作啊。苏二小姐有如此才情埋没闺中实在可惜,不知道小姐肯不肯舍下红妆到我着雅园中来?”

这对于月锦是十分惊喜的,她暗自踌躇:“那以后就不用再去馨园了?”

若心心想这先生倒是个爱才惜才的人,又担心以月锦肚子里的墨水早晚会漏了陷,便赶紧道:“先生说得好,虽然雅馨二园并不严苛Xing别,但是至今也没有一个小姐到雅园学文,也没有一个公子到馨园学艺,只怕我们破了先例,我爹爹不肯。”

郭子羽笑道:“非也,二位小姐放心,苏丞相不是迂腐守旧之人,只要将这篇诗作呈给丞相,丞相必然应许。”

月锦喜道:“当真?”

郭子羽点点头:“当真。”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