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公子无双:倾城郡主狠嚣张

更新时间:2020-10-17 07:34:49

公子无双:倾城郡主狠嚣张 已完结

公子无双:倾城郡主狠嚣张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琉璃非月 分类:言情 主角:苏君羡小姐姐 人气:

主角叫苏君羡小姐姐的小说是《公子无双:倾城郡主狠嚣张》,它的作者是琉璃非月最新写的一本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她红衣黑发,眼眸微眯,笑得张扬。 他青衫落拓,剑舞游龙,不染纤尘。 当不受世俗约束的郡主大人遇上腹黑稳重的神秘公子,涌动的情愫与家国天下的忧患狭路相逢,一切都朝着不可预料的方向飞速发展……...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那时候,她还是苏家的女儿。虽无锦衣玉食,但有待她如掌上明珠般的父母疼爱。

苏均是开客栈的,衣食温饱足够,只是膝下无儿无女,难免有些缺憾。忽然一日让他在郊外踏青时碰上一个小女孩,衣服脏兮兮的,但模样周正,机灵可爱。

苏均一见之下便生了几分欢喜,温声问道:“你是迷路了吗,知道家在哪儿吗?”

小女孩没有作声,但抓住他的衣摆,紧紧跟在他身边。

直到过了很久,苏均依然对这女孩儿一无所知,只知道她的名字叫“均羡”。

苏均时常将她抱上膝头,自豪地说:“均羡,均羡,人人均羡慕我家女儿。”

他不知道,其实她叫“君羡”,是普天之下连君主都要羡慕的人啊!

这是帝王家的长女才被允许的名字。

苏君羡无忧无虑的长到十四岁,直到流炎出现,她的一颗心就全系在他身上了。

最初的见面,是在客栈里。

流炎似乎总是有很多事情要忙,很多时候他都是一个人呆在客栈里。苏君羡看到他的桌子上摆满了厚厚的纸张,他埋头奋笔疾书,不知在写些什么。

流炎在客栈呆的时候多了,两人渐渐的也就熟悉起来了。苏君羡对他从最初看到时的惊艳逐渐变为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见到他时心里会很雀跃,一颗心咚咚跳着仿佛要从胸腔里跳出来似的,她不得不紧紧把嘴巴闭上。见不到他时会不由自主的想着他,想象着他在做些什么,会不会偶尔也会好奇那个看起来乖巧不爱说话的小姑娘在哪里、又做着什么呢?

那一种感觉,也许就是怦然心动吧。

更熟悉一些的时候,苏君羡会带流炎到客栈的后院去,那里少有人在,他可以自在地舞剑。他长得好看,挥剑的动作更是叫人看得目不转睛。

流炎看着苏君羡,温声问道:“我教你剑术好不好?”

苏君羡正看得呆了,良久才回过神,用细若蚊鸣的声音回答:“好。”

流炎的剑术极精,苏君羡在他的指导下,剑法日渐纯熟。

看着苏君羡舞剑的身影,流炎勾起嘴角,笑得连墙边的蔷薇都黯然失色。

有时候,苏君羡想,他该是喜欢自己的吧,不然,那眼神怎会如此深情?

可是,她不敢确定。

那一日流炎又到了客栈,苏君羡心里好生欢喜。可是,隔天,却有位非常漂亮的小姐姐寻来,他二话不说便跟着走了。

苏君羡听到他唤那人作“依缘”。

他们离开后,苏君羡在客栈里等啊等,一直等到天黑,才等到他们回来。

依缘发上多了一支簪子,很漂亮,漂亮得让她自惭形秽。

依缘轻抚发簪,流炎看着她,笑得温柔。

那一夜,苏君羡在被窝里断断续续哭到天亮。

第二天,苏君羡早早起身,正好看见他们在后院里。不知流炎说了什么,依缘笑得很灿烂。流炎看着她,眼神很专注。

苏君羡这才明白了自己有多么自作多情,因为流炎看向依缘的眼神,同样深情。

苏君羡的心呼啦啦碎了一地。

当天晚上,苏君羡又看到他们坐在一起。她很镇定地走过他们身边,甚至还冲他们笑了一下算是打过了招呼。

流炎看了她一眼,却没有开口跟她说话。

这没什么,苏君羡心里这么想着,然而心里酸涩的一塌糊涂。

一连几天苏君羡都躲在自己的房间里,从半开的窗缝间偷偷看着流炎和依缘的身影,然后如同负伤的小兽般独自舔舐伤口。

苏君羡开始常常借故离开客栈,看到他们那么甜蜜,她怕自己会忍不下去。

苏君羡穿梭在每条繁华的街道,充当一个过客,或是一个局外人,冷眼看着陌上人上演的一幕幕悲欢离合。

这天苏君羡才出门,就感觉到了不对劲。

街上一片死寂,满城缟素。

苏君羡走到主街,看到新添的皇榜,上书:天周七年,万民同悲。帝崩……

后面的内容她没能再看下去,苏君羡只觉得脑中一片嗡鸣,眼前一阵阵的发黑。

帝崩,她的父皇死了吗?

有风吹过,吹的苏君羡的眼睛干涩异常,有晶莹的液体一滴滴滑落。

“想哭就哭吧。”

流炎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苏君羡身后,伸手揽住了她的肩。

苏君羡一下子便失去了全身的力气,软软歪倒在他怀中,哭的天昏地暗、形象全无。父皇去世的噩耗连带着多日来的委屈,终于一齐爆发了。

那一天,流炎陪着苏君羡流连郊外,直至更深夜静。那一夜大雨瓢泼,他把伞倾向她的方向,自己则半身湿透。

这也是流炎第一次对苏君羡流露出一点较为明显的温情,或许只是见她哭的可怜吧。

回去后流炎就病倒了。

苏君羡替他换完降温的湿巾,看到他苍白着脸躺在床上,睫毛如扇掩住双眼,沉静温柔的叫她不知如何是好。

苏君羡终于忍不住上前,先是低声轻唤:“流炎?”

没有回答,她大着胆子,俯下身,如图受了蛊惑般,在他脸颊上落下轻轻一吻。

尔后苏君羡不敢再抬眼看流炎熟睡的面容,似做了贼般心虚地逃走了。

这件事苏君羡没有向任何人提起。她想,他们的缘分恐怕也就只此而已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