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千思无绪

更新时间:2020-10-26 07:04:58

千思无绪 连载中

千思无绪

来源:落初 作者:入梦明忆 分类:言情 主角:小春白仲 人气:

《千思无绪》由网络作家入梦明忆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小春白仲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他总是一味自作多情,幻想着,她也有着一腔痴意;但她不只是他的,正如他没能出现在她的梦里;所以决绝是迫不得已的逢场作戏。她哭不出一滴眼泪,知道昔日不可悔,来日不能追;他毫无防备地爱她不灭不休,她却要他遗忘;她笑着转身与他分开,可思念却背对着张望。他是她一颦一笑中生出的执著,她是他一笔一画里绘不完的相思;她只是他遗失在咫尺之间的天涯。他终忘了与自己无关紧要的悲喜,却记得她眉眼间的目光如炬;她曾阖眸思静,仍甘愿他沦为心上秋;她将爱恨封存成信笺,将过往都储藏,却没能忘了他;各自的执念,是他输给了她,而她输给了时间。或许他们的怀念再少一些,便能各自老去,再无起点;很多事情,唯有经历过才会明了,才会使自己刻骨铭心,感受深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白仲火急火燎的进了宫,因他为外臣又是男子,没有王上的允许是不得擅自进入后宫的,所以他来到了子楚处理政务的偏殿。宫人向正在批阅奏程的子楚禀示:“王上,白将军有事禀告。”子楚说:“请将军进殿。”白仲着急地行过礼后,说:“王上,臣妹性命危在旦夕,还望王上准许我带殷医师回府,救臣妹的性命。”子楚放下竹简,说:“哦?殷医师正和王后叙旧。寡人还有要事处理,暂不回寝宫。但寡人同意你去后宫找殷医师。来人,给白将军引路。”白仲行了一个礼说:“臣叩谢王上!”此时的子楚暗暗笑了一下,若是小春在皓镧那里,他就只有住自己屋的份儿。小春每次进宫都会和皓镧同塌而眠,一连就是几天。若白仲带走了小春,则正中他下怀。

白仲在宫人的带领下来到王后的宫殿,其实他不是第一次来这儿,那次他奉王上的命令化作黑衣人绑走了小春,因为王上吃小春的醋,因为皓镧和小春成天待在一起,那次他带走小春是硬绑,而这次他都不确定小春是否愿意跟他走。因为自那次走出小春的营帐后,他们已经有三个月都没有说过话了,就连要回咸阳前在伤兵营房帐外,他站在她面前,她都没有一丝动容。这次回咸阳,小春并未像以前一样跟他去将军府,而是下了马车头也不回地进了王宫。他觉得自己是不是触碰到了她的底线?是不是不该那样强迫她?他觉得他越来越忘不了这个女子了,她越是这样,他就越想她。转而内心中另一个声音在说:就算高昊阳是她的底线,我也要越过这界限,我不相信还有我得不到的。

此时皓镧正刺绣,小春情绪也稍许平复,只是眼睛还红肿着。白仲此刻站在门外向王后说明缘由,白仲急切地说:“小春,你愿意随我回府救灵儿吗?灵儿性命危在旦夕呀。只要你救活她,我什么都答应你。”小春走向房门,转过身对皓镧说:“放心,我去去就回。”

小春打开了房门,白仲盯着小春的眼愣了愣。小春冷冷地看着白仲说:“看什么,还不快走。”白仲若有所思,他知道小春哭过。他们出了宫后,白仲把小春拉上了马,快马加鞭赶往白府。

小春坐在白仲前面,白仲紧贴着小春,白仲一路上心跳的很快,他想:好久都没离小春这么近了,真的邪了,为什么自己会心动至此。他尝试说服自己只想得到她,而不是真的看上这个女子,不是真的被她口中的爱情困住了。自己从不屑于儿女情长。将来就算得到了她,她也只是一个处理家务、从夫教子的女人。

到了白府,白仲牵小春下马,可小春直接自己就跳了下马来。白仲的手无处安放,小春淡淡地对白仲说:“将军何时变得如此贴心了?还磨蹭些什么,还不快点儿走,灵儿那里还等着呢。”说完先白仲一步就进了将军府。白仲立刻追上,向小春说灵儿的病情和症状。

来到屋内,白仲看着躺在床上的妹妹,心里悲痛,暗自发誓必会将那害自己妹妹的人碎尸万段。小春仔细地为灵儿把脉,用银针针灸着急救的穴位。过了一个时辰,小春终于松了口气,灵儿的性命可算是保住了。小春为灵儿开了几服药拿给了之前的大夫,大夫连连惊叹:“怎会有如此妙的药方。”那大夫对小春竖起了大拇指,佩服得五体投地说:“你这小女子年纪轻轻就有如此博大精深的医术,真是了不起,了不起啊!敢问姑娘这医术师承何处?”小春拿起药箱步向门外,那大夫也走到门外,小春停下说:“我的医术乃祖传,加上我行医多年,这便没什么。倒是我表兄医术更为精湛。”大夫好奇地问:“哦?敢问姑娘表兄是谁?能否引荐一二,我的医馆正缺像姑娘这样的医术精妙的人,不知姑娘和令兄可否愿意来我的医馆行医?”

小春淡淡笑着说:“你我皆是行医之人,我明白您内心的渴望。但我表兄是赵国人,他两年前就四处游医去了,我也并不知道如今他在哪里。至于我,我……”

白仲此刻在房内帮白灵儿盖好被子,听到两人谈话后便从床边快步走向门口。白仲瞪了一眼那大夫,说到:“殷医师乃我军军医,岂容你在此置喙!”大夫有些畏惧地说:“这……原来姑娘就是殷医师呀,失敬失敬,是我眼拙了。对不起呀白将军,是我冒犯贵夫人了。”白仲听闻这些话面色喜悦,嘴角出现一抹微笑。

小春听闻,脸沉了下来。对那大夫说:“这位大夫,我看你年长,不欲驳了你,但也请你慎言,我不是什么夫人,我只是一名医者。如今战乱纷飞,我自当为这天下生灵尽一份绵薄之力。我一直想要自由,不愿被束缚,所以我不会一直呆在一个地方,哪里需要我,我会尽力守护哪里。大医乃精诚,医者乃仁心济世守护一方百姓健康。这些就是我想要说的,我要走了,告辞。”其实,小春这话不仅是说给那大夫听的,也是说给白仲听的。

小春语毕,提着药箱便走下了台阶。那大夫捋了捋胡须点了点头便从侧道走了,而白仲则大步流星地赶上了小春。此时,月上梢头,长庚星出现在天边的西侧,稀稀疏疏的星星好像在诉说着别样的情愫。

白仲拉住了小春,小春甩手挣开白仲说:“你干什么?放手。”白仲说:“你听我说完如果还要走,我不拦你。”小春双眼看着白仲,她有些惊奇,曾经的他想要留住她绝对不是这样心平气和地说话,可能就是扛起她把她扔进房里关着,然后命人看着她,不许她踏出府里一步。这两年他确实有了些变化,但小春还是不喜欢他的脾性,小春从未忘记过他说的那些侮辱自己的话,因为有的话一旦说出就会让人留下疮痍和伤疤。

小春转身把脸别了过去说:“有什么快说。”白仲移步走到小春的正对面说:“小春,你得留下来,灵儿的情况你也知道,别人我不放心,我希望你能留下来照顾灵儿,只要她醒过来,你要走,我绝不强留。”小春冷冷地说:“将军,你我男女有别,我不想让众人加深误会。最近这几日,白日我会来继续为白灵儿诊疗。麻烦将军命人为我备一匹马,我好早些回宫。”

白仲此时双手握着小春的双肩,俯身说:“小春,留下来,灵儿晚上也需要有医师照顾。你的房间就在灵儿的隔壁,我希望你能留下来。现在灵儿是那个需要你的人,我也是那个需要你的人。灵儿受伤伤的是身体,而我是伤的心。”

此刻起了一点微风,虽是春日,但也有些乍暖还寒。小春身体有些许抖动,白仲脱下自己的披风为小春披上。小春扭头看了看披风,仍旧淡淡的说:“将军的心是石头做的,怎么?还会受伤?”白仲莫名的激动,他双手紧紧捏着小春的肩膀说:“你明明知道的。小春,你知道吗?到今日你才跟我说话,从那日起,你已经有三个月又六日没跟我说过话了,难道你这不是伤了我的心?”小春有些震惊白仲竟如此清楚记得发生那天的事儿的日期,但仍很愤怒地道:“是你伤我在先!”说着小春拉下披风,扔给白仲,欲离开。

白仲望着小春的背,深情地说:“小春,你不是说医者是精诚,是仁心,是悬壶济世,守护每个人的健康吗?我知道你不会弃病人于不顾的。现在灵儿就躺在病床上,你忍心吗?”小春转过身说:“是,我是不忍,但你每次都利用我的这些弱点把我强留在这里,你就忍心吗?”

白仲离小春有十步之远,白仲站在树下看着小春的容颜,此刻的小春在月光的照耀下显得格外好看,清丽的容颜在月色下显得朦胧婉约。白仲愣了一下神后说到:“小春,我不认为那是你的弱点,相反,那是你最吸引我的地方。汝之仁心,汝之勇敢,汝之顽强,汝之执著让我心动。这种心动是我之前从未有过的。从我对你动了心开始,你就是我所有的不忍心。正因我对你动了心,我开始不忍为难你,开始不忍你离开我的视线。其实,小春,我喜……”

白仲还未说完那句话,小春感到了不对劲,她不想再听下去了,她绝对不会动摇,她打断到:“行了,别说了,我留下来。但绝不是因为你,是因为我作为医者的良心和责任。”接着小春走向白仲,走到与他平齐的地方后停下来说:“还有,你的心动仅仅是因为常年在军中与男人为伍,偶尔见到女子的短暂动心罢了。像你这种不相信感情的人最好还是不要来招惹我。一来是因为我看不上,二来是你输不起。”

说罢,小春淡漠地走向了房间,关上了房门。白仲此时抬头望向天空,他有点生气和郁闷:输,我白仲就不知道输是什么。我从十二岁跟随父亲出征打仗,父亲就没有输过,这些年不论在哪里打仗我都没有输过,在你殷小春这里我同样不会输。

白仲伫立了良久,他看着皎洁的月亮和闪着光的疏星,回忆着他和小春相识的日子,痴痴地笑了,笑得极为好看俊朗。他心想:小春,或许,此刻,我才是真真正正地爱上了你。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