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残王的风流纨绔妃

更新时间:2020-10-31 07:22:16

残王的风流纨绔妃 已完结

残王的风流纨绔妃

来源:落初 作者:陌浅离 分类:言情 主角:小姐侯 人气:

《残王的风流纨绔妃》由网络作家陌浅离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小姐侯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乌龙穿越,世家小姐。想她临晚镜,二十一世纪幻月阁的金牌杀手,代号“绝影”,几时风流纨绔成了她的代名词?还生在一个诡异的家庭中,亲娘不在,亲爹非正常,天天往女儿房里送男人,女儿嫁人后,还鼓励女儿采野花。苍天,你这是要闹哪样?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真的不求?”再次确认。

“小姐放心。”他是那种人吗?

“既然如此……”临晚镜愉快地扭头看自家丫头车夫,“琴儿,倚剑,上马车,我们走吧。”

当琴儿扶着临晚镜上了马车,少年依旧在原地没回过神来。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少年我们有缘再见。”

马车驶出一段距离,临晚镜突然撩起帘子,对着还愣在原地的少年来了这么一句。

就这么走了?纪醒空呆愣在原地,好久才回过神来。

原来,她说要以身相许,并不是真的。只不过为了逼得自己说出那番“不求回报”的话来,要的就是他的心甘情愿、两不相欠。

好一个洒脱聪慧的女子!

“少爷,您没事吧?”从后面策马赶来的一群人,见自家少爷周围一堆尸体,忍不住担忧地问道。

他们从这条道回燕都,应该是没人知道的,怎么会有杀手?

“无碍,杀手不是冲着我们来的。”少年摇头,拿起自己的银枪翻身上马,心里想的是,得赶紧追上前面的那位小姐。

既然她在官道上都能遇到杀手,说明有人真的要置她于死地。那样女子,虽然没有绝丽脱俗的容颜,却是别有一番风采,不知道为何,他就是不想她出事。

“那,这些尸体……”既然不是冲着他们里的,纪福也就没再多问,只是这尸体摆在官道上,难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留两个人把尸体处理干净,其他人跟着我先回燕都。”

“是。”

“阿福,你去查探一下,前面行走的马车,是哪家小姐,怎会只带两个丫鬟独自上燕都。”思来想去,纪醒空还是有诸多不放心,遣了阿福去查。

“少爷,您是说,您救了一位小姐?”听了自家少爷的话,阿福陡然一愣,随即看向自家少爷的眼神多了一丝暧昧。

哎哟喂,难不成是老天开眼了?自家少爷长这么大,就没与哪个女子亲近过。就算多管闲事,这也绝对是头一回。更何况,救的还是一位姑娘。

“少啰嗦,让你去你就去!”纪醒空被阿福看得有些不自在,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何会突然救下少女,然后又这般关心。

临晚镜当然不知道人家不仅帮了他们,还连后续都为他们做好了。她只知道,在这滴水之恩当以涌泉相报的古代,如果不能与那少年及时两清,指不定以后会带来怎样的麻烦。咳咳……她承认自己是有点小心眼,可谁叫她贪财咧?若是那小子日后找她要钱报恩咋办?

噗……我的临大小姐,乃真的想多了!

这马车里舒适安逸,是临晚镜三年前出行的时候让人打造的,拉车的马有两匹,是从西夷买回来的宝马。双胞胎兄弟,它们所走的每一步路都是一致的步伐,大大地减少了马车车身的摇晃。再加上马车上面都铺有上好软榻和狐狸皮,说有多奢华就有多奢华。只是,从外表看起来,这不过是一辆黑漆漆的马车罢了。

用临晚镜的话来说,这叫做低调。这年头,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她这是防范于未然。

低调吗?倚剑行走江湖十多年,完全不能理解他家主子的想法。

如果您低调的话,为何要用上好的黑铁木来做马车呢?一般人认不出这黑铁木的珍贵,难道就没人认得出来了吗?

黑铁木,火烧不化,水淋不朽,刀剑不入,坚固如铜墙铁壁。

想当年,绝无悔看见自己绝谷中的黑铁木被临晚镜这般糟蹋之后,心情那叫一个冰凉!

若不是临晚镜天赋绝佳,毒术根本不在他之下,他早就下药毒死这个败家孩子了。

见临晚镜在闭目养神,满不在乎的样子,画儿满面愁容:“小姐,您说这究竟是谁要我们的命啊。”

临晚镜睁开眼,捻起一块糕点塞进嘴里,半晌才幽幽地开口:“不是要我们的命,是要本小姐的命!画儿,本小姐都不担心,你苦着个脸干嘛?”

“要您的命,还不等同于要我们的命么?要是您有个三长两短,画儿绝不独活!”

“咳咳……水……”临晚镜果断被画儿丫头的话给呛到了。

“主子,您慢一点。”琴儿贴心地递上茶水,一边轻拍着临晚镜的背,给她顺气儿。

“咳咳……我还真不知道画儿这丫头什么时候已经对本小姐芳心暗许了。绝不独活,亏你想得出来。”临晚镜喝了水,顺了气,揶揄地勾起唇角。

她是真的没想到,小丫头怎的如此奇葩。

“小姐,人家这是在表忠心呢,您能不能不要这样打击人家的自信心?”画儿丫头翻了个白眼,就没见过她家小姐这般没心没肺的人。

“是是是,你是在表忠心,本小姐看你是担心我死了,你没脸回去见我那侯爷老爹吧?”临晚镜一语道破画儿丫头的小心思。

“哎哟,我的大小姐,您就不要这样直白地拆穿人家嘛。”

画儿丫头故作娇羞地掩面,惹得临晚镜哈哈大笑,就连琴儿丫头也掩着嘴偷笑了。

清脆的笑声从马车中传出,跟在后面的白马银枪少年郎闻此,也忍不住牵起了唇角。

阿福说,根本查不出这辆马车的来历,只查到,她们最开始出现在灵州城。真不知道是哪家的女儿,能养成这般爽朗的Xing子。就算是他们将军府小姐,恐怕也不及她之一二。

傍晚,太阳隐去,乌云渐渐渲染了天空,狂风大作,电闪雷鸣,仿若暴风雨之前的宁静。

“主子,今晚恐怕走不了了。前方有一客栈,我们要去投宿吗?”在外驾车的倚剑突然朗声问道。

“倚剑,你觉得,就算今晚不下雨,我们又能走得了吗?”临晚镜撩起帘子,望了望外面的天,又看了一眼官道的泥土,上面全是新鲜的足迹。

“主子,我们已经被人包围了。”倚剑的声音里前所未有的凝重,包围他们的不像是前面那群普通的杀手。这一次,至少有一百来人,全部都是训练有素的高手。看鞋印,不似夙郁人。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