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抵死缠绵:赫少轻点疼

更新时间:2020-10-31 07:26:37

抵死缠绵:赫少轻点疼 已完结

抵死缠绵:赫少轻点疼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疯丫头 分类:言情 主角:周玄清周父 人气:

主角叫周玄清周父的小说是《抵死缠绵:赫少轻点疼》,它的作者是疯丫头最新写的一本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他与她年少时便在国外抵死相爱,却无奈因为家族利益,还未得知对方真实身份便分开,再次相遇,她却成了哥哥的相亲对象…… ——周玄清,就算此生不能与你相爱到老,我也要把你绑在身边,让我看着你嫁给别的男人,我做不到!...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以后你就住在这里,密码是XXXXXX。”隐藏住眼里的兴奋,赫倾宇回头淡声到。

抬脚跨过门槛,周玄清举目四望,随意将屋内的装饰打量一眼。随后不紧不慢应答,“我爸现在身体不好,最近的事情对我妈打击很大,我想要照顾他们,晚上再回来。”

意思是白天她不会待在这里,本以为赫倾宇不会答应,却没想到会很爽快的点头。

“可以,这间别墅平时不会有人来访,除了请的钟点工之外。”

赫倾宇走到玄关处换上拖鞋,动作随意却不失优雅,语气说得平淡亲和。

让周玄清再次升起一种错觉,仿佛两人回到了过去。压下内心的讶异,点头应了声“嗯”。

等到两人都行至客厅内,气氛开始发生转变。

看着站在楼梯口的赫倾宇,周玄清止步不前。楼上是卧房,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事情,不用想。

明知女人为何迟疑,赫倾宇却故作不知。慵懒随意问了声,“怎么?”

周玄清勉强扯开唇角笑笑,“没事。”

话罢迈开脚步,沿着楼梯另一侧走上去。

女人的肩膀看起来有些纤弱,腰背挺得笔直。明明应该很是忐忑,却故作轻松无事。赫倾宇无奈摇了下头,只能当作不知。

二楼卧房细数有三个,每一个都房门紧闭。周玄清盯着其中一个,止步停在廊关处。

“是这间。”跨步越过女人,赫倾宇拿出主人的姿态开门领路。

房间很大,窗户向阳,简单素雅的装置配上大大的落地窗,使得人在房间内的视野开阔不少。

对于赫倾宇的品味,周玄清从来都没有否认过。

进了房间,两人因为环境的转变而靠近不少。气氛变得有些窘迫,赫倾宇假意咳了声说道:“我先进去洗澡。”

周玄清不得不乖巧应答,“嗯。”

她的心很紧张,始终不上不下,气氛随着浴室房门被关上而变得更加幽静。周玄清走至落地窗前,用力拉开绣着好看图案的窗帘,抬眼望去,只看见一片漆黑的魅影。

那是公路两旁影影绰绰的树影,映衬得月色格外昏黄。

“哒、哒、哒!”墙上的时钟不时发出转动的声响,赫倾宇许久未从浴室里出来,寂静陌生的房间让周玄清更加觉得无所适从。

她走到床边摸了摸柔软的大床,又随手将搁置在案桌上的摆件看了看。是一个木马形状的音乐盒,非常精致,拧了下开关,很快传出非常柔和轻缓的音乐。让她的心慢慢安静下来,便听见身后传来轻微的声响。

她的动作立刻僵持住,放下手中的音乐盒,没有回头。

“我洗好了,给你备好了浴衣,你进去洗吧!”

多么自然的一句话,周玄清却立刻脸颊发热。抿了抿唇微低下头转身,应了声“好”。

随即慌乱失措快步走进浴室。

眼睛从被关上的浴室门上收回,放落在桌台上的音乐盒,用毛巾擦拭头发的赫倾宇哑然失笑。

而浴室内,重重把门关上的周玄清大大松了口气。她用了最磨蹭的方式沐浴,恨不得能洗到天亮。

这样,也许外面的赫倾宇就会等得不耐睡去。

想法虽好,但事实却不是这样。就在浴缸里重新放的热水冷却下来,周玄清看着自己被泡得有些发白的手发呆时,敲门声响起。

“lucky?”

熟悉的呼喊声,让她的心微微一窒。

声音很快接憧而来,“Lucky,我让人送了晚餐过来,要是洗好了就出来陪我一起用餐。”

多么笃定的一句话,仿佛早就猜透她是故意躲在这个浴室里不出去。

事实打破了周玄清躲避的幻想,她不得不张口应答了句,“我马上就出来。”

门外的赫倾宇再次哑然失笑,举止优雅行至临时布置的桌前坐下。

周玄清走出来的时候,就看见男人正动作优雅的坐在桌前剥虾。

剥了满满一碟,那香欲诱人的鲜红虾肉格外诱惑着她。使得已经连着两天不曾好好吃饭的她,顿感饥饿。

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他还记得自己最爱吃这种放点特制调料煎炸的小龙虾?

行至桌前,周玄清盯着桌面上热乎乎的饭菜迟疑着没有落座。

“你不会是怕我报复,让你也狼狈的跌坐在地上。”

不轻不重的一句话,让周玄清想起三年前一次两人外出聚餐。她一时恶作剧心起,让从来不曾在人前狼狈过的Simon跌坐在地上,泼洒的饮料弄脏了他一身洁白的衬衣,丢脸至极。

那时候,他把她宠得像个娇惯坏的公主。

往事历历在目,此时此景想起来却格外的心塞和刺痛。她拉开椅子坐下,不问为什么会在房间用餐,动作僵硬拿起碗筷为自己添饭夹菜。

既然心里不痛快,她实在没有办法强迫自己做到没事人一样,去笑脸迎人。

见状,赫倾宇原本灵活剥虾的动作一滞,紧跟着放下。拿起筷子低下头去,将之前剥好的虾肉一个不留全部吞落入腹。

有些东西逝去就无法再挽回,就算他有心亦是无用。

既然这样,那就互相折磨下去。只要Lucky待在自己身边,就算心不在这里又有何妨。

并未发现男人已经怒意染上心头,周玄清快速扒着饭菜。眼角余光暼见碟盘上的虾肉很快被赫倾宇吃了个干净,心里不免生闷气。压下内心的喜爱,强迫自己的筷子不许伸向仅剩下的几个小龙虾残骸。

“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爱吃小龙虾,一定是故意买来诱惑我,自己却吃了个精光。”

心里絮絮叨叨骂着,面上闷闷不乐。丝毫未发现男人已经吃好行至自己的后背,正伸手搭向自己的细肩。

冷不丁的接触,让周玄清吓得差点噎住。

她全身僵硬回头,便看见赫倾宇面无表情凑过头来,十分暧昧的卷起自己的发丝嗅闻,紧跟着靠近过来,含住自己的耳垂。

只是那眼神看起来有些冷硬。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