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毒医悍妃:病娇王爷来吃药

更新时间:2020-03-12 15:12:51

毒医悍妃:病娇王爷来吃药 连载中

毒医悍妃:病娇王爷来吃药

来源:落初 作者:南唐九少 分类:言情 主角:苏纤漾小姐 人气:

主角是苏纤漾小姐的小说《毒医悍妃:病娇王爷来吃药》此文是南唐九少原创的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帝都两大怪,药罐子里装菜,丑女人人爱。  她,来自现代的青年医生,医毒双绝,一朝穿越,变成了帝都第一丑女苏纤漾。  渣男以貌取人,未婚被休,继母暗害,庶妹狠毒。此女废柴?懦弱无能?  笑话,金针在手,天下我有,实再不行,关门放阿九。大婚前夕,  他说:“我许你万里江山,可好?”  她答:“再加二斤鸡爪就完美了。”  洞房之夜,  她说:“我反悔了,二斤鸡爪两天就吃完了。”  他笑:“娘子,你想吃什么时候都可以做,现在正事儿要紧。”  正事?填饱肚子不算正事吗?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哈哈,我跟你说,哥,这天花长在别人的脸上不用担心,这苏大小姐骂人都不带脏字的,也不知道她是把齐王比作这人人闻风丧胆避之唯恐不及的恶心天花呢,还是暗示他有怪病呢?”

“哥,要说这苏大小姐也可以说是帝都的风云人物,一年前的群芳宴上,艳惊四座,拔得头筹,这一年后就容颜尽毁,落得被齐王退婚的下场,比不得寻常百姓家的女儿啊!”

“不过是一副皮囊而已。”黑衣男子淡淡道。

“是么?”白衣少年竖着耳朵又听了一会,脸上表情变幻不定,忽地起身:“糟糕,齐王要炸毛了,苏大小姐怕是要吃亏,这等慧质兰心的好女子,万万不能让她被人欺负了去,我要英雄救美了,我就喜欢跟齐王对着干的姑娘。”

说完,也不待黑衣男子答话,手臂一伸,推开窗户,身形一闪便跳了下去。

“多管闲事。”黑衣男子冷哼一声,举起手中茶杯,一饮而尽。而此时的齐王府门前,鸦雀无声,静得连一根针掉在地上的声音都听得出来。

议论之声也不再甚嚣尘上,大有偃旗息鼓之势,毕竟都是平头百姓,无谓强权的人毕竟还是少之又少的。

都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围观的众百姓们不由自主的齐齐后退了一大截,人人屏着呼吸,大气儿都不敢喘,一脸的恐惧。

苏纤漾无论是把南宫煜比作天花也好,还是说他有怪病也好,百姓们理解其一或者其二的居然光天化日之下议论纷纷。

这让堂堂四皇子的颜面何存?

只见南宫煜俊美白皙的脸涨红得像个紫茄子,杀人般的目光死死盯住苏纤漾,牙齿咬得咯吱咯吱响,全身散发出一股冷森森的寒意。

就连他身旁的柳依依都感受到这股寒意,冷的不禁打了个哆嗦,往旁边移了一步,以免伤及无辜。

反观苏纤漾却一派淡然,丝毫无惧,唇角勾着浅笑,似是嫌面前的红纱碍事,大刺刺的扯了下来,让那张丑陋的脸毫无遮挡的出现在众目睽睽之下。

她这一举动看在南宫煜眼里,似是在证实她有今日,皆因他碰了她的脸一下,种种迹象都在暗示他有什么不可告人的怪病!

可无奈,她说的隐晦,纵他有滔天大怒,偏又无处可发。

“苏纤漾,你……你大胆子,居然信口雌黄!”南宫煜几乎咬碎了钢牙,气炸了心肺,却偏偏拿她无可奈何。

苏纤漾轻飘飘的目光在他脸上一掠而过,没有片刻停留,视线落在手中的退婚庚帖上,慢慢打了开来。

南宫煜的怒火噌噌噌的往上冒!她、她那是拿什么眼神在看他?

让他有种自己像是一块被人丢弃到街边的破抹布——她不屑一顾!

已经快要发狂的南宫煜,被她的眼神这么一扫,就像火上烧了一泼热油,马上要爆炸了。

从小到大从未有过的被羞辱感油然而生,他堂堂四皇子居然被一个丑八怪如此戏弄侮辱。

南宫煜咬牙切齿,眼光如刀,恨不得把眼前这个丑女大卸八块,五马分尸!

可他不能,不是不敢而是不能。

众目睽睽之下,他绝不能做此傻事,以免影响了大计。

他忍!继续忍!

只是他忍,苏纤漾却不肯罢休。

耳边突然响起了她的声音,如果闭上眼不去看她的容貌,也不失为一种享受,只可惜入目的却是煞风景的丑女。

“今有苏氏长女苏纤漾,秉承天命,与皇四子南宫煜结百年之好,互换庚帖,然纤漾,仪容有损,有碍天家威严,庚帖退还,此系自愿,决无反悔。”

苏纤漾抬眼环视一周,一字一句继续念道:

“自此后,男婚女嫁,各不相干。为欲有凭,特立此书。”

苏纤漾念罢,“啪”的一声合上了手中的庚帖,傲然说道:“在场的诸位为证,从今日起,我苏纤漾与齐王爷,桥归桥,路归路,男婚女嫁,永无瓜葛!”

南宫煜听完只觉得一口气堵在了胸口,上不来下不去,憋屈得难受!

这退婚书明明是他写的,是他要退了这门亲,如今她这么念来,不就成了是她苏纤漾不要的他吗?

好一个颠倒是非黑白啊!

可恶!可恨!气死他了。

南宫煜努力克制着自己的冲动,手握成拳,修长的手因为力气过大而直接分明,甚至咯吱咯吱作响,胸膛因为气结也起伏不定,他真想纵身一跃,飞到那个丑恶的女人面前,掐住她的喉咙,就此送她去西天得了。

苏纤漾知道南宫煜被气的不轻,不过这朗朗乾坤的他还敢杀了她不成?

她料定了南宫煜只有吃哑巴亏的份,所以她抬眸,那张被毁了脸也无惧被人观望,就那么远远的淡淡一笑。

继而,苏纤漾转身,面朝着看热闹的人群,不发一语。

只是抬起纤纤素手,那手细腻白嫩,与满是疮疤的脸形成鲜明的对比。

纤漾抬手拔下了绾发的白玉长簪,一头乌黑的秀发如瀑布般倾流而下,在风中四散,翩然舞动。

“又要寻死不成?”柳依依满是不屑,好似看腻了她的这点小手段。

南宫煜原本看着她曼妙的背影又一刻的愣神,好像又回到了去年的群芳宴惊艳,她也是这般一席红衣。

纤纤佳人,碧波荡漾。名如其人,人更胜名。

耳畔柳依依的嗤笑声将他拉回了现实,眼前的人分明是那个丑陋的女人,哪有什么碧波仙子,红衣美人啊?

寻死?

死了也好,免得毁了那碧波仙子的美名,更省得在他面前碍眼。

今日不知道抽什么疯,倒是硬气了几分,谁知一觉醒来,她会不会反悔了,继续在他这苦闹。

他怀着隐隐期待,希望纤漾的手就那么用力的刺下去,结束这一切麻烦。

只可惜,纤漾没如了他和身后的柳依依的意。

只见纤漾将玉簪拿在手里,看也不看,随随便便的往外一丢,“叮”的一声脆响,白玉兰花簪跌在了青石板上,断成两截。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