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田园食香

更新时间:2021-01-18 09:40:39

田园食香 连载中

田园食香

来源:落初 作者:恕恕 分类:言情 主角:杜玉娘玉娘 人气:

火爆新书《田园食香》是恕恕所创作的一本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杜玉娘玉娘,书中主要讲述了:杜玉娘重生归来,发现自己回到了十二岁,悲惨的生活还没有开始,一切都还来得及。她想重新活一回,却发现,即便自己不再爱慕虚荣,渣男却依旧阴魂不散。难道她就摆脱不掉命运的轨迹了吗?她收起了无知和虚荣心,要将那些自以为是的人一个个的解决掉。这位壮士,你怎么来了?这是一个本土重生女,改变命运,寻得真爱的故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杜玉娘扁了扁嘴,差点哭出声来,“我才不要嫁给那个短命鬼呢!”

“胡咧咧啥!”杜河清的脾气又上来了。

正所谓揭人不揭短。

池英杰的父亲,就是少亡,死的时候,才二十出头。

李氏也有些不赞同的看着杜玉娘,觉得她这话说得有些重了。

杜玉娘眼角有水光,她吸了吸鼻子,道:“我没胡说,是祖父告诉我的。”

她这话一出,屋里人全都愣了,三个人面面相觑,大气都不喘一下。

杜玉娘只道:“我撞破了头晕过去的时候,梦到祖父了!他老人家在梦里跟我说,池英杰是个短命的,让我千万不能嫁给他。”

杜父生前,在村子里也是位极有威望的人物。杜河清,杜河浦两兄弟更是十分敬重老父亲。

李氏愣了一会儿,好半天才回过神来,喃喃的道:“河清,听你爹的,你爹的话就没错过。”

杜河清不太相信托梦这种说法,试探着问道:“真的?”

李氏伸手拍了杜河清两巴掌,“这种事情还能有假,你爹最稀罕玉娘,别人的事儿他肯定不会管,玉娘的事儿他能不管?”

刘氏怀着杜玉娘的时候,杜父的身体已经很差了。刘氏临盆那一日,杜父的情况更是凶险,吐了一口血后就晕了过去,连大夫都直摇头,让他们准备后事。

但是就在这时,杜玉娘出生了,婴儿响亮的哭声竟将昏迷的杜父唤醒了。杜父醒过来后,竟然不药而愈,身子也好了起来,奇迹般的又活了数年。直到杜玉娘七岁那年,他才算是真正的油尽灯枯,撒手西去。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杜父和李氏才会视杜玉娘为珍宝,亲自将她抚养在身边,百般呵护,疼爱。

可以说,杜父对她的宠爱,已经超越了杜家所有的孩子。甚至杜家的几个孙子加在一块,都抵不上一个杜玉娘!

所以李氏对杜玉娘的话深信不疑,但是杜河清却不这么认为。

他觉得女儿被爹娘惯坏了,从小性子就不好,这会儿没准是拿她祖父的名义扯谎呢!

“我就不信了,你祖父还能知道这事儿?他还跟你说别的没有?”反正杜河清就是不信。

李氏瞪着他,怒道:“你这个没良心的,连你爹的话都不听了?”

杜河清急道:“娘,小丫头说什么就是什么不成?我爹去了那么多年了,可曾给您托过梦!这孩子是胡说八道呢!”

李氏听大儿子这么一叨咕,也犹豫起来。

老头子走了五六年了,从来不曾托梦给她。

杜玉娘不服气的道:“爹你要是不信,我就再说一桩事!这也是祖父在梦中告诉我的,除了我祖母,咱们家谁也不知道。”

杜河清看了看李氏,心想家里还有什么秘密不成。而此时李氏的一颗心,却是跳得有些乱了。

家里确实有一件事,是别人不知道的。

杜玉娘巴常大的小脸上,一团稚气,眼里却是清澈干净,连一丝情绪都没有。

她说:“祖父说,他本不姓杜。”

杜河清没听明白,啥?不姓杜,这种事情也是能浑说的?

李氏却瞪大了眼睛,激动的上前道:“玉娘,你祖父还说啥了?”

杜玉娘轻声细语的说:“祖父一直叹气呢,说他的生父生母都找不到了。但是祖父又说,他养父对他极好,所以他就姓杜了!祖母,这事儿是真的吧?”

李氏叹了一口气,这事儿当然是真的。

杜河清长这么大,头一次听说这种事,当下与媳妇对视一眼。夫妻二人眼中,皆是不可思议的目光。

“娘……”

李氏摆了摆手,只道:“这事儿也没啥,日后有机会我再跟你们细说!老大!”她脸上的表情,变得十分严肃起来,一副不容别人置喙的模样。

“唉!娘。”杜河清老老实实的应着。

“你也听见了,玉娘没说谎话,她说的事儿,你们哥俩谁也不知道,可是玉娘知道!这就证明你爹确实不同意玉娘嫁到池家去,你呀,也别逼孩子了,听到没有?”

杜河清有些为难。

一方面,他想相信闺女,不想闺女嫁给一个寿数不长的人做寡妇。

一方面,他又不想相信这个事儿,若是英杰真有个好歹,那池兄弟岂不是绝后了。

到底,杜玉娘的托梦之词,还是影响了杜河清的判断。

“爹,咱们跟池家又没交换信物,只是口头之约罢了,何必理会!”

杜河清就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口头之约也是约,做人怎么能没有信誉呢!

杜玉娘又道:“我祖父可说了,那池秀才,只有大半年好活了!要不然,咱且等等看?以一年之期为约,要是一年内,池秀才不死,那我就全听你的。”

这倒是一个可行的法子。

杜河清只道:“说话算数!”

杜玉娘点了点头,“嗯!我相信祖父。”

瞧这话说的,好像他不相信自己的老子似的。

“行!”杜河清咬牙道:“就依你!”

杜玉娘这才松了一口气,不管怎么样,眼前这道难关总算是过去了。只要说服了父亲,那么便没有人能摆布自己的婚事了。

闹腾了大半天,杜玉娘已经有些体力不支了,她觉得自己的眼皮很沉重,十分渴睡。

李氏连忙将床头的那碗药端过来,道:“玉娘,喝完药再睡。”

杜玉娘勉强睁开眼睛,喝了药,也不管嘴里还留着苦味,合眼睡去。

李氏和刘氏将杜玉娘放平,又给她盖上被子。

杜河清有话要问李氏,刚说了一个“娘”字,就被李氏挥手,赶到外屋去了。

“娘,我,玉娘说的是真的?咱家真不姓杜?”

李氏点了点头,嘱咐他道:“这事儿晚点再说,你带着你媳妇回杏花沟去吧!记住你爹的话!玉娘的亲事,不能就这么定下来,要是让我知道你敢背着我答应池家的提亲,看我不扒了你的皮!”

杜河清缩了缩脖子,道:“哎,我记住了!”

夫妻俩趁着天还没黑,赶着牛车离开了桃溪镇,回了杏花沟。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