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归园甜妻:秀才女儿好当家

更新时间:2021-01-19 09:24:41

归园甜妻:秀才女儿好当家 连载中

归园甜妻:秀才女儿好当家

来源:落初 作者:美人郁 分类:言情 主角:宋玲宋 人气:

完结小说《归园甜妻:秀才女儿好当家》是美人郁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宋玲宋,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特级物理教师宋翎穿越古代成村妞,遇上心水男人开始撩撩撩。宋翎撩夫36计当10岁时,用才华撩他,用才华征服他!当你11岁时,用幽默感撩他!当你十二岁以后,用心去撩他!荤素不计,只要撩到就行!当他想宠溺你时,记得撒娇与耍赖!当你发现他有未婚妻时,记得去征服你的情敌!让她祝福你们俩的感情!撩男人,就是这么简单!感谢阅文书评团提供书评支持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那些围观的人你一言我一语,讨论得热火朝天,就差手里拿把瓜子,屁股垫根凳子。

宋玲飘在空中,把院子里的情况看得一清二楚,一个瘦弱老妇坐在椅子上,两手交错,看年纪五十多岁,头发梳得一丝不苟,两鬓斑白,眼袋微垂,双唇向下弯,勾出一张刻薄的脸,让人看着生寒。

她上身穿一件洗的发白的蓝色斜扣薄衣,下/身是黑色襦裙,盖住一双尖尖的脚,整个人看上去不易亲近。

胸口起伏手指颤抖的指着院子里站着的年轻女子,气极难言,那女子大约二十五六,身形高大,大约在一米七左右,长得十分秀丽,身材匀称。头上包一块蓝底白花方巾,上身一件白色里衣外面罩着靛蓝色马甲褂子,一条灰蓝的裤子,看上去干净利落。

女子不甘示弱,睁着黑漆漆的大眼,咬牙切齿,狠狠的瞪着老妇,眼睛含泪,像是受了极大的委屈。

宋玲根据外面讨论的声音,再和院子里的人一对比,很快知道坐着的老妇是宋老太。站在院子里的是徐花花,也是宋老太的儿媳。

徐花花旁边还有三个瘦弱的小女孩,都穿着洗得发白的衣衫,上面还有不少的补丁,倒是收拾得干干净净,不像有些小孩衣服上这里一滩污渍,那里一滩泥,袖口还有一滩黑漆干硬的鼻涕印子。

三个孩子中,个头最高的战战兢兢担心的看看女子,又看看椅子上的老妇,脸上皱成一团,双手来回扭捏,想帮哪边都为难。

稍微小点的也学着徐花花的样子,瞪着老妇,鼻子一扇一扇的,小表情甚是可爱。

最小的才两三岁的样子,心里不知愁,笑嘻嘻的叫娘,手里拿一小块肥肉往嘴里送。

“南黛,把肉肉放到屋里去,今晚奶奶给你炼油渣子吃,好不好啊!”宋老太见小女孩把肉往嘴里送,眉头皱了一下,转而又温和的和小女孩说道。

小女孩看看宋老太,再看看她娘,委屈的瘪着嘴巴,想哭又不敢哭,眼睁睁的看着手里的肥肉,却不敢再往嘴里送。

最高的女孩把小女孩抱着怀里,低声的哄着,无奈的看向宋老太,眼里带着祈求。

徐花花看老妇的眼神多了一层憎恶,恨不得上去撕了她“老皮子,你连自己的亲孙女吃块肉都不准,你咋那么恶毒呢!”

“小妹,吃肉肉,别理奶的话,奶越心疼我们就越吃,我七岁了,能赚块肥肉给你吃。”稍小的女孩也脆生生的开口的,两人的话堵得宋老太直拍胸口,好久才缓过气来。

“宋莞,你不能这样说奶,她是长辈,会对我们好的。”个子高的拉拉那个叫宋莞的女孩,害怕的看一眼宋老太,说话底气不足,到最后恍若蚊蝇。

“宋翎,你枉是姐,行事如此胆小,一天就知道低头做事,被奶使唤得像牛马还不自知,小妹吃块肥肉怎么了,那是我们挣的,难道吃一块都不准。”宋莞恨铁不成钢,最后又无奈的回头瞪宋老太。

“宋莞,不是奶奶不给你们吃,可是你爹还有半年就要去县试了,这路费钱还没有凑出来啊!”

宋玲在空中听到县试两个字,像是被雷劈中一般呆愣愣的飘着,难道刚才乌云在自己无意识的情况下把她带到古代,根据她浅薄的历史知识‘县试’这种字眼只有在古代才有。

宋玲像是突然意识到什么,呐呐的说“贼老天,你不是要给我玩穿越吧!姐有似锦前程,温馨小家,姐一点都不需要来这种鸟不拉屎房屋破败的地方重新安身立命。”

“今年收成不好,哪家不是勒紧裤腰过日子,该省的就省,哪还有钱吃肉啊!你以为我不心疼你们?要是有银子,谁愿意过这种日子。”

围观的人点头,都在赞叹宋老太说的对,宋福赶考一家人就该勒紧裤腰带过日子,哪还有闲钱买肉吃,也有一部分不赞同宋老太的做法,孙女吃点肉怎么了,难道这一顿肉不吃就凑够赶考的钱。

反正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场面闹哄哄的一直争论不休。

“儿媳,我儿都快三十了,现在一个男孙都没有,我这心里痛啊!”宋老太一边说一边抹泪,哭得肝肠寸断。

那些人一听又议论开来,倒是那么个回事,宋家现在确实是这样,阴盛阳衰,家里除了宋福一个男的,其他的都是娘子军,徐花花的肚子虽然争气,但出来的都是女娃,到现在还没有一个可以立门户的。

“奶,我们都半年才吃一次肉,能吃多少,爹每天都吃鸡蛋、白米饭,你咋不让他省下来去卖钱做路费。”

“娘,你心疼你儿子,我也心疼我女儿,给她们买肉吃我就没有错,你看看你这几个孙女,哪个不是瘦得皮包骨,相公去赶考也不差那一二十个铜子。”

徐花花想着那年年赶考,却还是一个童生的相公,心里不是滋味,讲话不再像刚开始那样冲,想来心中也充满苦涩。

那些妇人正在争论不休,这边又爆出更劲爆的消息,听说宋福天天吃鸡蛋,小孩子半年才吃一顿肉,一时间所有人都鄙夷的看向宋老太,议论声一时不堪入耳。

宋老太恨恨的盯向宋莞,一直镇不住场面,眼泪淌过皱巴巴的脸颊,像是受到了极大的委屈,嘴里喊着“我这是造孽啊!”

她不像那样和无知村妇一般只知道骂骂咧咧,各种脏话都说出口,而是指着宋莞和徐花花痛心疾首,好不无奈。

“我这是造孽啊~~”宋老太心痛难当,捶着自己的胸口,最后那个啊更是喊得抑扬顿挫,在场的人都听得起鸡皮疙瘩。

宋玲从幻想中出来,也算是看清楚这出闹剧,这宋老太说白了就是个抠搜的人,有点心计,惯会演戏,明面上哭家里没有钱,不是她不疼孙女,实际上却暗指徐花花母女不懂事,在自己相公在赶考没有路费的情况下,还只顾着贪嘴买肉吃。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