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八号绝密档案

更新时间:2021-02-23 11:40:32

八号绝密档案 已完结

八号绝密档案

来源:袋鼠书城 作者:汝暖九霄 分类:言情 主角:杨尧鹿柏远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八号绝密档案》的小说,是作者汝暖九霄创作的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一曲乱世离歌,引出一场旷世绝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Chapter 13

董明梓听过董冰洋的电话之后隐隐觉得有些不安,于是又悄悄的去地下室给“八号”发报,告诉了他戴娇的异常。

“八号”说找到“档案”了,等“档案”弄到了那批文物的名单,他就想办法传给他。至于戴娇的情况,他会向上级反应。

董明梓看了回电,划了火柴,看着东西化为灰烬才收拾一番出了地下室。刚躺下就听到偏梯上渐近的脚步声,是她的大儿子回来了,这孩子最近一直忙到半夜才回来,她真想问他学校真有那么多事儿吗?

最近发生了太多的事情,她有些失眠。她就那么躺着,街上隐约传来两声枪响。对于半夜枪响,她早已习以为常,所以她动都懒得动。“咣当!”一声微弱的声响,屋中有人进来,她刚要起身,却已经被人捂上了嘴。来人身上湿气很重,应该是从外边来的,接着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明梓,是我。”

“小哲,你从前线回来了?”她有些兴奋道。

“嘘,小声点,你把电报机藏哪儿了?”高哲宇手指按着她的唇,示意她小声。

“什么电报机?”她装傻充愣道。

“噢,忘了自我介绍,董明梓同志,我叫高哲宇,代号‘寒山’,是你的掩护者。”高哲宇握手客气道。

“寒山”,师父说过的,这些年她也一直在找,怎奈毫无音讯。她曾一度以为师父是怕她没干过地下党,心里害怕,所以杜撰了一个人来给她壮胆,原来她早被师父塞到了她院子里,这么说来当初码头上的那个算命先生也是地下党喽。她不觉抽着面皮,有些想将唐若尧从坟墓里挖出来的冲动,“师父真是好算计!”

“你也别怪他,他当时身体特别不好,再想不出更好更快的办法将你引到香港了。”高哲宇笑一声低语道。

“拜他所赐,我落了个大度的名声。”董明梓别扭道。

“好了,其他事情咱们有机会再说,东西呢?快点给我,你和八号也太不小心了,你们的电报被中统情报处截了,东西必须现在转移,组织上会给你换新机子,最近你一定要谨慎行事。”

“我凭什么相信你?”

高哲宇看着孩子般的人,无奈的跟她对暗号:“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

“”董明梓应一声,拉着高哲宇去了地下室拿机子,然后蹑手蹑脚的出了地下室。高哲宇谨慎观察一番,说:“凡事小心,我走了。”说完轻盈地越过院墙,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董明梓回到房中之后躺在床上,静静的听着外边的动静,过了许久未见异常,她才安心下来。

“寒山”,师父真是好本事,还好她大度。呸,她才没那么大度,她只是觉得她接了那东西,那身份,能不能活着出香港都不一定。后来她是活着回到了上海,可是她不能保证自己能活多久,她要是死了,杨尧怎么办?孩子们怎么办?那么,高哲宇留下,至少孩子们还有个妈。哥哥说过,就凭她连自己都吃不饱还收养孩子,就说明本性还可以,如果做了后妈,也不至于虐待了孩子们。她思忖再三后让高哲宇留下了,还好让她留下了,不然……

她觉得唐若尧就是个坑货,专坑自己的徒弟和掩护人。话说,她真的有点想他了,这一转眼十多年过去了,她再也没有回过香港,他坟头的草应该有半人高了吧?她想。其实她不是不想去看他,她是没脸去,他给她的任务她一样都没完成,他说的“黎明”她还连曙光都没看到。

杨尧当初娶了高哲宇做姨太太的时候她难过的要命,但更多的是不甘,对一开始婚姻的不甘,所以她离家出走了,她想逃离那场婚姻,因为杨尧对她实在是太客气了,客气的像外人。当初她明明还可以再坚持,再同家里抗争的,可是她没有,她就那么认命的嫁给了他,如今她又容忍着他的“三妻四妾”,她觉得自己最终还是做了封建礼教的傀儡,一身高学历、好本事,算是白瞎了。其实,她心里很清楚,她在乎他,她很想听他开口说爱她。对于杨尧的感情,她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但应该是很早了,她只记得当初杨尧来同她辞行的时候,她觉得不能就让他那么走了,不然她没有留下的借口,所以她假装孕吐的很厉害。果然,她成功了,他走的时候说:“明梓,在家安心养胎,乖乖等我回来。”

董明梓就那么胡思乱想着,一直到外面放亮。

――

半夜三更,奎瑞麟被电话给吵醒了。她爬起来去接,是董泽超,说要找高凡宇。

“凡宇,你的电话。”奎瑞麟望一眼睡的正香的丈夫,喊一声。

高凡宇听到喊声,不但没起来,还直接拿被子捂了头,呼呼大睡。

瑞麟看着很孩子一样幼稚的人,无奈的摇了摇头,对董泽超说:“泽超,都这么晚了,倒底是什么事?”

“表婶,你就告诉局长,他要是不来,明日一早我们整个缉私局的人都得下野。”

“好,你等一下。”瑞麟放下电话,直接过去床边推他。

“老婆,你不瞌睡吗?”高凡宇伸臂一拉,直接将她拉倒在自己身上。瑞麟抽了抽面皮,没好气地说:“泽超说让你去局里一趟。”

“不去!半夜三更的脑子有病。”他固着她腰的手紧了紧,眼都没睁。

“他说你要是不去,明日一早缉私局的人全部得下野。”她伸手画了画他的眉,将泽超给他说的话又重复一遍。

高凡宇只能爬起来,闭着眼,跌跌撞撞凭着感觉走过去接电话。

对于高凡宇时不时冒出的孩子气,瑞麟总是包容的很。因为她觉得那才是真实的他,幼稚、爱闹小脾气、有点小迷糊。那样的他,很可爱,那样的他,只在她面前出现过。

其实,他们的开始并不美好,就连第一个孩子董泽瀚,拿董冰洋的话来说就是打赌送的。他们俩都是留洋回来的,倡导婚姻自主,可是却被两家长辈硬生生的绑在了一起,所以一开始彼此嫌弃、彼此讨厌。后来,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两条平行线就有了交集,再渐渐变得如胶似漆。她没有谈过恋爱,觉得有点亏,他说没关系,恋爱不一定结婚,那就说明恋爱不一定深爱。但是,结婚一定是深爱,我们深爱彼此就够了,要恋爱做什么?

“有屁快放!”高凡宇接起电话,对于有人打扰他的瞌睡很是不满。

“八号绝密档案出现了。”

“什么鬼?你表叔还没老年痴呆呢。”

“局长,我说的是三个人。”

“还四个人呢,有病!”他说完果断的挂了电话。回身走了半步才反应过来,连忙退回去给董泽超打电话。

“你说的是真的?”

“当然,情报处截拦到了他们的电报,破译出来了,现在那群人都欢疯了。”

“那跟我们有关系吗?”

“有,当然有,他们提到了那批文物,说那应该只是八号绝密档案的一部分,所以上面让我们彻查所有码头和进出船只、车辆,决不能让东西运出去。”

“我知道了,人都到了吗?”

“齐了,就等局长和探长大人了。”

“你给警察局打电话,找他们借些人。”

“明白!”

高凡宇挂了电话,还是亲自给董冰洋打了电话,调侃道:“不好意思,打扰你温香软玉在怀的时光了。”

“温香软玉个屁,北培发生了命案,我正准备出门呢。”

“这兵荒马乱的,到处都是命案,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少来,说吧,有什么事?”

“能给我借几个人吗。”

“要多少?”

“当然是越多越好。”

“行,我让一组和二组去你那儿报到。”

“谢了,兄弟。”

“跟我还客气什么?对了,你家‘警犬’能借我吗?”

“不要!”高凡宇看一眼已经穿着制服站在身边的妻子,从警局到缉私局,她的观察能力和断案手段,无人能及,人送外号“警犬”。也是她一路扶持他坐到了缉私局局长的位置。

“小气!”

“你先查,要是实在棘手再让瑞麟过去。”

“好,说定了。”

“嗯,拜!”

两人挂了电话,瑞麟笑一声边走边揶揄他:“又拿我做作什么交易了?”

“准确的说是你的能力,你是我的,从身到心都是,我可舍不得送人。”他搂过她,手不安分的往她衣领里塞。

“正经点,要迟到了。”她的脸红了红,故作生气状。

“奎探长,你穿制服太性感了,你知道我自控力很差。”他说着将她逼在车门上,故意盯着她的领口调侃。

“老不正经!快上车。”她巧妙的墩身,像泥鳅一样绕到了他身后。

他尴尬的挠了挠头,挫败道:“好吧,国家大事为重。”

“别呀,来,先来个天雷勾地火再说。”她笑一声,上车关门,调侃他。

“女流氓!”他一手握着方向盘,一手揪了揪她的耳朵。

“叫奎哥!”

“奎大爷!”

“你咋骂人呢?”瑞麟皱着眉头,伸手拍他的脑门。

“亏你大爷!”他这次干脆真嬉皮笑脸的骂人。

“高凡宇,你皮痒了是吧?”她伸手狠狠地掐一下他的大腿。

疼得他眼泪汪汪,憋着嘴委屈道:“掐烂了,老婆都不疼我了。”

“大爷的,你想让我怎么疼你?”瑞麟有些郁闷的扶额,明知道他是装的,可是还是会心软。

“嗞!”一声刹车响,他一个急刹车,已经停了车,瑞麟被晃的有些晕,不解的开口问:“发生什么事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