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朱门殇

更新时间:2021-03-04 11:07:23

朱门殇 已完结

朱门殇

来源:落初 作者:梦书房 分类:言情 主角:丁雪寻小姐 人气:

《朱门殇》为梦书房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丁雪寻被情人所害回到崇祯年间,  成了永王府的第十三小妾,  过着步步惊心、如履薄冰的生活。  她前世的仇人,却成了九五之尊,  过着一人之上万人之下的帝王生活,  为了生存,为了自由,为了仇恨,  她携手杀手未婚夫,  亲手把原本就风雨飘摇的大明,  一步步推向万劫不复的深渊……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花夕拾懒洋洋在旁休闲摇着折扇,饶有兴味瞧着两人抬杠。他对三爷态度懒散随意,不象叶痕那样对三爷毕恭毕敬,显然与三爷私交笃定,交情深厚。

叶痕早将丁雪寻恨得咬牙切齿,不过是一个战败国送来的没人要克夫女,嚣张什么?这种女子三爷府上要多少,有多少。现在居然敢为了一个婢女违抗三爷,真是不识抬举。

可三爷不发话,纵然有恨,叶痕也不敢拿丁雪寻怎样。

三爷何时受过这样的威胁?早已冷了脸,森然道:“这由不得你——”一个“你”字未说完,手掌直拂丁雪寻的后脑。

这个女人,是不见棺材不流泪。

丁雪寻早有防备,也不回身,将三爷的一举一动早在地上投下的影子瞧得清清楚楚。

我呸!眼见手掌拂到后脑,她猛地侧身,运用咏Chun拳中的巧劲双手直掐三爷的喉咙,三爷惊诧中收回招式躲过丁雪寻的杀招。可丁雪寻出手的同时,双脚也同时左右一扫,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将堂堂贵不可言的三爷就地放倒——外加一招丁氏女子防狼十八式中的绝招。

事实上,丁氏女子防狼十八式中的招招都是绝招,对男子而言。

这一变化太过突然,花夕拾、叶痕脸上骤然色变。花夕拾再无心欣赏路边的风景,手中的折扇直向丁雪寻面门挥去,脸上的懒洋洋及玩世不恭在刹那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如果三爷有个三长两短,他们都别想活了。

叶痕的剑已逼到丁雪寻的喉头,剑尖却迟迟没有落下——那个,丁雪寻的脚正对准三爷的裆部。他无比确定自己的剑要快过丁雪寻的脚,可出身尊贵的三爷,是不容有任何一丁点儿闪失的。

“住手——”三爷心中微微一惊,马上恢复镇定,似笑非笑凝视着丁雪寻,淡淡出声。

这个高丽国郡主,实在太出乎他的意料了——居然是个身怀拳脚的高手。他一时大意,才着了她的道。该死的,他明明看到了那支发簪,怎么还这般大意呢?

这就是高丽国皇帝的目的吗?

可她明明是送给太子做侍妾的。周皇后探得情况后,不知在父皇枕边吹了什么风,才将她改送给他。

此女的目的不是太子吗?还是——是他们兄弟中任何一个?或是他的父皇?

其实,他还真的猜对了丽皇的心思。

原来,丁雪寻在高丽国是个臭名远播的克夫女,一连克死了十二个订有婚约的夫婿,只要那个男子与她的终身大事扯上边,那个男子必定不久便离奇死去,闹得高丽国京中居然无人敢娶堂堂八王爷的郡主,令高丽皇帝感到皇家的颜面尽失。交战数十年的两国终于议和,不怀好意的丽皇趁机将丁雪寻送给敌国太子做侍妾。一来将这个令皇族蒙羞的不祥之人远远送走,挽回颜面。二来嘛,顺便克死敌国的未来储君,便是一举两得妙不可言的美事。

“三爷!”叶痕急叫,丽国郡主企图刺杀三爷,这次正是致丁雪寻于死地的大好机会。难道三爷真的打算带这个克夫女回府吗?这个女子,已经克死了十二个男子了!

花夕拾瞧了叶痕一眼,缓缓收回手中的折扇,却是死死盯住丁雪寻的脚,一刻也不敢放松。只要她敢动一分,他便管不了那么多,直接要了她的命!

“叶痕!”三爷轻喝。叶痕没有办法,狠狠刮了丁雪寻一眼,悻悻收回手中的长剑。

三爷还是似笑非笑地盯着丁雪寻,见她脸上是毫不畏惧的凛然神情,就是叶痕的剑逼到喉头,也不皱一下眉头,不禁大出所料。

有意思!他还真没有见过这样一个有胆色的女子。怪不得,刚才被那么多人围攻,她的惧意也没有迟到眼底。

难道她不知道自己此时有多么凶险吗?就算没有花夕拾及叶痕,他也能反败为胜致她于死地。不过,他不能这样做,大明与高丽国刚刚议和,高丽国郡主刚到大明边境就被杀死,势必会令两国再次失和。大明现时外忧内患,实在没有精力再与高丽国周旋。若不是高丽国内讧,丽皇也不会此时放过大明。

“郡主,你想谋杀亲夫吗?”三爷冷笑一声,冷沉的脸上除了有些许尴尬,倒是一幅满不在乎的样子。

什、什么?!这实在大大出乎丁雪寻的意料。这个身体的本尊远赴外国甚至差点搭上Xing命居然是为了嫁这个闷骚包?

丁雪寻直直注视着三爷:“三爷给我安的罪名太大了,小女子承受不起。先动手的人是三爷,我不过是自卫。”

“自卫?”三爷不解。

丁雪寻不由得暗中翻了个白眼,跟古人沟通就是有代沟。“我是正当防卫,自我保护。法律是允许的。”

“大明没有这样的律例。”

大明?果然是明朝!猜对啦!丁雪寻心中喜悦,来到一个古代历史时代,总比到一个一无所知的朝代好。

“大明没有,高丽国有。”

“这里不是高丽国。”三爷倒是很有法律超前意识,能认清楚法律国界使用的权限。

丁雪寻懒得再费口舌,既然事情还有得商量,决定曲线救国,放软声音道:“三爷,我不是有意冒犯你。这个女子对我而言,就是我的亲人,何况她还有恩于我,因我而受伤。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桥,还请三爷开个方便之门,让我带她一起离去。”

丁雪寻心中虽然很怀疑身体本尊出现在这儿的目的及遭刺杀的原因,但打定主意,只要三爷不答应,不管三七二下一,一脚踹了让他做太监再说。只是有点啼笑皆非的是,她在现代学的防狼十八式,居然会第一个用到一个古代男人身上。

她确定这个受伤少女是她的婢女,极力救她的另一个原因,是只有这个少女才知道真正的丁雪寻的过去。而且,她是说不定是自己在这个世界唯一的一个亲人了。

“郡主,你知道我最恨什么吗?就是别人威胁爷!”三爷的声音冷得象冰。

废话!有谁喜欢被人威胁?

“哼,要是我没将三爷放倒,恐怕现在已经被敲晕装车了,这种事堂堂三爷居然也对一个女子使出来。”丁雪寻环顾三男一圈,神情要多不屑有多屑。

花夕拾脸有些不好意思红了红,是呀,怎么这样对侍一个弱女子呢?虽然这个女子看上去一点不弱,但终归是个女子。

似乎很失身份呀……

丁雪寻目光直视三爷,眼眸内流转着坚毅及决绝,语气淡漠:“我是爹不爱娘不疼的人,早将生死看淡了。”丁雪寻虽然胡扯,不知怎的说着说着鼻子都酸了,得知独生女惨死,年迈的父母哪里经受得住这样的打击?

至于生死,已经是死过一次的人了,她是真的看淡了。

丁雪寻的话一出,三爷脸色一沉,剑拔弩张的场面马上拉开,气氛瞬间变得更加诡异,更为沉闷。

双方僵持着……

僵持着……

对垒着两人都十分淡定。却急坏了花夕拾,逼疯了叶痕。

花夕拾因为久久盯着那只穿绣花鞋的纤足一动不动,眼睛都疼了起来。他觉得眼前满天飞舞着千万只绣花鞋,满脑子都是那只纤巧的脚。

这样的博弈对在商界打混多年的丁雪寻来说简直是一种享受,只是苦了三爷。

这个女子,她凭什么能这般沉静如水气定神闲?就凭自己不会杀她?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良久、良久,针锋相对的中三爷最终别过脸去,避开丁雪寻眼中的锋芒,以失败告终。他败下阵来的原因不是因为气场不大,而是因为对方的凤目太过美丽太过明亮,明亮得如昼夜中星星一样璀璨夺目,亮晶晶的有如两颗闪亮的珍珠,明亮清澈中又透出冷艳及不屈,仿佛要将他的灵魂生生掠入眼底一样,令他在不觉中由对峙转为欣赏,心神——有些荡漾不已。

这样的局面,他还有什么胜算?

三爷定了定神,细长的眉毛微微一皱,伸手缓缓推开面前令他极不舒服的纤足,淡声道:“这次随郡主的便。下不为例!”

花夕拾、叶痕二人重重施了口气——就这样?还真想不到这么容易就解决了。花夕拾、叶痕同时瞧了三爷一眼,三爷什么时候学会妥协了?

花夕拾坏心眼地想:“难道是因为……那个……”说实在的,若是换上躺在地上的人是自己,他也做不了三爷那么淡定。撇开尊严不说,这是关乎一个男人一辈子的事。

丁雪寻暗中哼了一声,也见好就收,赶紧拍个马屁给对方找台阶下:“三爷,得罪了!三爷其实是个宽厚之人!”言下之意,三爷心地宽厚,只是面子上下不来。

谢过三爷,丁雪寻赶紧离开三爷的视线来到那受伤的女子面前——三爷这时的目光太过寒冷,现在即使是艳阳当高,她却感到自己回到了寒冬腊月!

三爷冷哼,她不惜以Xing命相争,就是为了证明爷是不是宽厚?爷就是爱面子又如何?

丁雪寻看到受伤少女便傻眼了,发热了!伤口没有及时消毒及打破伤风,皮肤组织感染了。必须马上送医才行。可她此时是一个身量未足的未成年少女,咏Chun拳的力量在这个弱质少女身上并不能发挥多少力气。怎么搬一个不能随便移动的人走这么一大段路再扛上马车呢?

回头一看,三个男子都没有来帮她的意思,人家说了随她的便,便真的随她的便。丁雪寻撇撇嘴,真没绅士风度。

这边,花夕拾压低声音笑眯眯的道:“慈炤,你没事吧?”敢直呼堂堂大明最尊贵的三皇子名字的,举国恐怕只有花夕拾一个人了。

这都什么朋友,只要看到他出丑,就特别高兴。三爷满头黑线,狠狠瞪花夕拾一眼,强忍着不让脸上流露出尴尬的神情来,憋得耳根微微发红。想他堂堂八尺男子,还是个内外兼修的高手,居然被一个弱质女子轻轻巧巧撂倒,若是传出去,这脸面还要不要?

花夕拾眼尖,早发现三爷耳根儿红了,不由得心中大爽。他刚才因三爷着实受了不小惊吓,有心小小捉弄他报复一下才觉解气。现在见老朋友吃瘪,这真是千年难得一见的事情。他能不爽吗?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