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宫斗

更新时间:2021-04-14 11:09:25

宫斗 已完结

宫斗

来源:落初 作者:爱打瞌睡的虫 分类:言情 主角:宗许妈妈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宫斗》的小说,是作者爱打瞌睡的虫创作的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死了,又活了,29年的生命被注销,转而变成了10岁女童。  钱能通神,所以14的她代替嫡出姐姐采选入宫做了宫女。  幸好服务期只有十年,可是宫中生活多变难测,小宫女能否适应?  高大的宫墙外,那株绚烂盛开的红杏十年后是否依然灿烂?  #####################################################  虫子新书:《星球商人在行动》,期待大家捧场!  虫子已完结老书:《异界大冒险》、《转角撞到神》  #####################################################  群员搬家大行动,500人超级群:26057799,集中优势资源,速度速度!!!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冬天,衣服厚,温如芸又是个娇生惯养的小姐,没什么力量,虽然是棍子打在身上,但其实连个淤青都没有,根本用不着上药,很快如熙就和三娘回了自己屋。

虽然如熙身上没伤,但三娘还是一回房就抱着女儿哭。

“娘,别哭了,我不是没事嘛。”

“熙儿,你太冲动了,她怎么说也是大小姐,你怎么能动手打她啊。”

“娘,难道让她打我一身伤您就高兴了?”

“你……”三娘一时语塞,她当然也舍不得自己的女儿一身青紫的回来,但总归她是偏房,是妾室,大房的人看她们不顺眼也是没办法的事。

“娘,这事已经过去了,就别再提了,我们还要收拾东西搬家呢,昨天吃饭的时候爹不是说了要去城里过上元节吗。”

“唉,我们能有多少东西可收拾的。”三娘一下子就被如熙给带跑了题。

“怎么没有,别看着我们房里没多少东西,可是大娘每月发的吃穿用的物品和专门给你的补品、药材加起来也不少,光是清点装箱就要好几天的时间呢。”如熙把三娘给拉得从凳子上站起来,“我们早些收拾好,也省得出发的时候才发现落了这个、丢了那个的。”

三娘说不出反驳的话来,只好跟在女儿后面开始收拾行李,做着搬家的准备。

温如芸在台阶下结结实实的跪了一个时辰,又冷又冻,最后是被抬回自己房间的,剥光了衣服往浴桶里一放,泡了好一会儿才让她泛紫的嘴唇渐渐的回过色儿来。

午饭后,来拜年的客人络绎不绝,温老爷和夫人在前厅接待了一拨又一拨,都是下面的佃户代表,另外还有乡里的乡长、里长等,温家是这个地方数一数二的大户,那些人平时没少吃温家的供奉,逢年过节的也会上门来意思一下。

当然,温家要搬家到县里的消息也趁着这个机会给散布了出去,在听到温老爷表示虽然他们搬走了,但平日里的供奉依然不会少的时候,他们也很热心的开始称赞温老爷高见,搬到城里有更好的发展云云。

温老爷当然是乐呵呵的感谢大家吉言,然后送客的时候还赠送礼物,客人们有吃有拿,开开心心的回家搂自己的老婆去也。

当得知温家要搬走的消息,乡亲们都过来告别,几天下来,大门的门槛硬是被磨掉了一层。

温老爷和夫人在前面接待来访的客人们,仆役、丫头、婆子还有各房的妾室则开始收拾东西,大件的家具已经在过年前就收拾得差不多了,并且已经用车送往城里的新居,现在要收拾的都是一些小件的散碎物品,比如字画、瓷器之类的装饰物。

三房最先动手,在初八那天就全部搞定,而整个温家是在初十那天才收拾停当,而十二日就是预定的搬家日期。

搬家那天,数十辆马车一字排开,装着行李的大木箱子一个个的高高垒着,麻绳在箱子和车底绕了好几圈,绑得结结实实,不论车子怎么晃这车上的东西也绝不会掉下来。

乡里离城里很近,骑快马只需半天,就算是坐马车一天也够了。再加上这些年,温家捐了不少钱用于乡里修桥修路,现在乡里到城里的官道都是宽敞的青石板路,更方便出行。

温老爷、夫人和两个孩子坐前面的马车,二姨娘也在那车上伺候,另三房妾室则带着两个孩子坐后面的马车,后面跟着一长串的行李车。

车夫高高扬起马鞭,“啪”的一声,车队出发,浩浩荡荡,在送行鞭炮的硝烟与声响以及百姓们的夹道欢送下,缓缓的驶出了这个温家的发家之地。

不知道前面那辆马车怎样,反正如熙坐的这辆车里的气氛沉闷无比,没人说话,都各自想着各自的心事,那个五姨娘干脆一上车就打瞌睡,看她抱着一床薄毯睡得正香,估计她昨晚就没怎么睡,打算要在今天这一路上补回来。

二小姐温如笙的个Xing随了她娘,不是说四姨娘个Xing懦弱,但也不是个外向的人,再加上三娘由于病痛的折磨,如熙要照顾自己娘亲,也实在是没空与人聊天打发这路上时光。

看着在给自己捏腿的如熙,三娘心里直叹气,自己的身子自己知道,能活这么多年全靠了那些药材和补品,但她还能继续活多少年自己也不知道,真怕看不到如熙嫁做人妇的那一天。

忙得鼻头冒汗的如熙可不知道自己娘亲的心事,她只是很单纯的想着只要有她一日,她就一定要代替那个死去的如熙尽孝。

中午短暂休息了半个时辰后,大家再度上路,车轮滚滚,烟尘弥漫,蔚为壮观。

尚未看到城门,就有家仆在路旁迎接,车队进城时,如熙把头探出窗外,看到高大的城门上两个端正的字体“余元”。

裕州府余元县,温家的新生活开始之地。

温家好歹也是一地大户,这次举家搬迁,不管怎么说,在余元县也算是一大新闻,这一路上都有百姓在路旁围观,也有人指指点点,言语间颇为羡慕。

像是故意显摆似的,车队在余元县的主大街上走了一遍,然后再左转右转的拐入一条僻静的小道,远远的就看到一栋建筑物前有不少人在等候,看到车队近了,鞭炮声就响了起来。

一个上了年纪的老人家小跑着来到第一辆马车前,掀开帘子,扶着温老爷从车里出来,然后再转身扶温夫人,最后是小姐和少爷。

如熙坐的马车则是由一个四十来岁的男人掀开的帘子,一一扶着下来的。

如熙不认识他,也不认识那个老人,不过当听到温老爷和夫人叫那个老人“潜叔”时,她想了起来,这个老人就是那天在饭桌上提到的要退休的温潜,而这个四十来岁的、面部轮廓与那老人相似的男人应该就是他的儿子温同了。

更多的仆役从房子里出来,将后面的行李从车上一一卸下,搬进屋去。

“老爷,夫人,咱们进屋吧。”温潜站在温老爷身侧,平伸右臂。

“爹,这就是我们的新家吗?”大小姐如芸倚在温老爷的身旁看着面前的大宅,她弟弟如毅与母亲站在一起。

“是呀,这就是我们以后的新家了,来,跟爹进屋去。”

温老爷带着如芸,温夫人牵着如毅,二姨娘走在夫人右后侧,后面依次跟着其他三房。

一脚跨进大门,如熙就觉得她的眼睛不够看了,这里的装饰装修都不是乡下的老宅可以比的。

乡下的宅子虽然大,但毕竟年岁久了,看上去不是那么的光鲜,这新宅子到处都透着一股子“新”气,与那老宅子一比,还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的。

“娘,这新宅子真好。”如熙仰头对三娘说。

“嗯,比老宅子漂亮多了。”三娘也东张西望的四处打量,记下来时的路线,以免回头在这宅子里迷路。

“潜叔,剩下的就麻烦你了。”

“老爷客气了。”

在如熙还在努力回忆自己从大门走到这个大院所走的路线时,就听到了这样的对话,赶紧打起精神,看有什么事。

温老爷交待了一句话后,就带着自己的夫人从这个院子的一道月门离开,进了更深一重的院子,如芸和如毅以及他们的丫头仆僮则另有人引往别的院子。

“各位姨NaiNai,请随她们走,各位的行李已经送往你们的屋子。”温潜送走温老爷,转身招手叫来三位年轻丫环,让她们带着这四房妾室去她们各自的院子。

“谢谢潜叔。”温潜是温家的老人,就连温老爷见他说话都是客客气气,更别提这些妾室了。

这新宅子对刚搬来的温家妻妾们来说还很陌生,但对五姨娘水烟来说却是熟得不能再熟,自从温老爷在中秋后买了这宅子,她就是一直住在这里的,现在她也俨然是以这里的主人自居,得意的看着那些对陌生环境还有些手足无措的姐姐们。

如熙问了带路的丫环才知道,整栋宅子是坐北朝南的布局,北边到东北边的院子是客房和祠堂,有小路和老爷以及夫人住的东怡苑相连,大小姐和小少爷则是住在东怡苑隔壁的两个偏院里,妾室住的院子在则在西边,叫西花苑。

东西的这两个院子中间有无数的回廊和月门相连,不熟悉环境的人,一定会在这里面转晕头。

如果那个老爷要找人陪的话,光是从东院走到西院就够他走的了。

如熙很恶趣味的想道。

“请姨NaiNai早些休息,明天一早要随老爷一起将祖宗牌位请进祠堂。”除了五姨娘水烟是自行回了自己的院子,其他三位姨娘各由一个丫环领着送到各自的院子门口,然后都会听到这样一句交待。

如熙将三娘送进屋,将她安置在床上让她在晚饭前小睡一会儿恢复点体力,她则将三娘的随身行李一一放到柜子里,都收拾好之后她才离开。

出了三娘的屋子,如熙转身进了左边自己的卧室,将背在身上的包袱解下来随手扔在床上,然后一边活动着僵硬的脖子和肩膀,一边走出了卧室。

如熙住的这个院子布局非常的简单,几个房间、一个小小的前院而已,院子一角有棵大树,夏天的时候可以把长椅放在树下,一边享受着凉风一边睡着午觉。

构成院子的也不是石质围墙而就是一排竹篱笆,就连那院门也是用竹子扎成的。

如熙走出这个小院,站在外面的大院子向四周一张望,这才发现,这个西花苑其实是由七、八个小院子构成的,每个院子之间都用树木、灌木之类的隔开一定距离,现在是冬天还看不出来,等到了Chun天,肯定是一片繁花似锦。

“如熙,你动作好快啊。”就在如熙还在四处张望的时候,西边的一个小院子的竹门打来,一个女孩笑吟吟的走了出来。

“笙姐姐,你动作也不慢哦。”

“我哪有你能干啊,都是我娘在做,我偷懒而已。”如笙吐吐舌头,露出少女顽皮的表情,“你既要照顾三姨娘还要照顾你自己,我却什么事都要依赖我娘,说实话,我都挺羡慕你的。”

“笙姐姐,我有什么好羡慕的,要不是我娘这病,我也想像你这样什么事都不做,只过着我温家三小姐的舒适生活。”如熙耸耸肩,双手一摊,做了一个“莫奈何”的动作。

“这倒是事实,三姨娘也怪可怜的,一个女人竟然得了这个病,我以后绝对要当心。”

“哟哟哟,你还没找婆家呢,就说这话了,难道是……?”如熙露出猫儿般的笑容,嬉笑着走近如笙,双手抱着她的腰,与她鼻子顶鼻子,“哦~~~,也难怪嘛,Chun天就快到了,可以理解,可以理解。”

“哎呀,如熙取笑我,我哪有。”如笙本来就是个Xing格懦弱的人,哪经得起如熙这小小的调笑,立刻脸、耳朵、脖子就红了。

“这也没什么啊,你就承认了吧,我可以理解的。”如熙坏笑着,可不打算就这么放过如笙,抱着她的腰的两只手悄悄的伸进她的衣服里头,挠起痒痒来。

“呀!”如笙跳起来,她的腰是她的死Xue,平时轻轻一碰都痒,更何况现在如熙是故意挠她,如笙马上就受不了了。

“嘻嘻,认了吧,认了吧,我不会说出去的。”如熙越挠越起劲,如笙却痒得连站都站不稳,只能蜷缩着蹲在地上,眼泪都笑出来了。

“哈……饶了我吧,饶了……我吧,求你了。”

“说呀说呀,是不是有这心思了?要不回头跟爹爹说,让他也给你找一个?”

“没有没有啊,哈……痒……”如笙想抓住在她衣服里捣蛋的两只手,可那两只手比泥鳅还灵活,怎么都抓不住,反倒更让自己痒得难受。

###########################################################################

PS:更新时间:周一至周五,一日一更,周六周日不更新,谢谢支持。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