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权少惹爱,老婆休想逃

更新时间:2021-05-04 11:57:44

权少惹爱,老婆休想逃 已完结

权少惹爱,老婆休想逃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初七 分类:言情 主角:杨小娅岑染 人气:

新书《权少惹爱,老婆休想逃》全文在线阅读,作者初七,主角杨小娅岑染,是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一纸契约,豪门千金沦为地下宝贝,本以为解决某人的生理需求就好,霸道的男人竟还要她身心到位。爱他?那只能靠演技了。期限一到,她果断闪人,男人却再次上门,“女人,偷了我的种还想走?”什么情况?办公室里人人可欺的软包子,没人想到,她竟是虞城权少最宠的女人。...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她曾经随便送蒋心怡一件礼物都不止这个数!

多可笑!

她还觉得这女人对自己就跟妈妈一样,疼自己甚至超过阿遥。

以前她之所以那么疼自己,也是看中了东城集团少千金这个身份吧?

毕竟,如果楚遥和自己结婚,就相当于将来拥有整个东城集团。就算和他那些兄弟们争继承人的位置,也更有把握。

“染染,我知道曾经的你可能看不上这十万块。可现在,东城集团破产,财务携款潜逃,你爸爸气得住院,这十万,也足够解你的燃眉之急了。不要怪阿姨雪上加霜,阿遥他是我儿子,为了自己的儿子,阿姨只有委屈你了。”

东城集团破产,爸爸住院,她竟然是从蒋心怡口中得知的!

“阿遥要成为楚氏的继承人,就不能有一个拖后腿的妻子。如果你真的爱他,就应该成全他。我们女人的爱之所以伟大,就在于成全,只有成全才最可贵!”

“阿姨知道这样做你们会很痛苦,可如果你能忍,也未必没有苦尽甘来的一天。阿遥如果继承了楚氏,到那个时候你还愿意,阿姨还是很喜欢你的。”

“除了妻子的位置,你还可以拥有阿遥的爱和愧疚。女人如果真的想抓住一个男人,付出和牺牲,是必不可少的。阿姨相信你是个聪明人,知道该怎么做。”

蒋心怡甚至温和地拍了拍她的手,为自己的大方,仁慈,施舍,洋洋自得。

同为女人,她完全没想到蒋心怡竟然会说出那样的话。

岑染当时忍住把支票撕碎了砸她脸上的冲动,直接拒绝了她的提议。

她还记得自己当时说绝不会拖累阿遥,更不会寻求阿遥的帮助。

现在,怎么可以食言呢?

不为别的,就算为了阿遥,为了他能顺利坐上楚氏继承人的位置,她也不会让他为难。

“权少,这边请。”

安静的走廊上忽然传来一阵笃笃的脚步声,缓慢而富有节奏。

岑染发呆之际,一群医生簇拥着一个男人走过自己身边。

男人身着黑色西裤,白色衬衣扎进裤腰里,修饰出完美的腰线。他左手臂上还帮着纱布,可即便是这样,也难以掩盖他尊贵不凡的气度。

他右手插在裤袋里,身姿挺拔,阔步向前,棱角分明的俊脸上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

就那么不经意地一瞥,男人不由得眉心一皱。

是她?

岑染的目光也正好落在他身上,看见他眼底的冷芒,她先是一怔,随即从地上爬起来,朝着他疾步走去。

见她的动作,男人唇角勾起一个讥诮的弧度。扭头继续走,丝毫没有要为她停留的意思。

一个欲擒故纵的女人,根本不值得他费心思!

“等等!”

眼看着男人要走,岑染赶紧小跑几步,喊住他。

可惜,权厉不但没回头,连脚步都没停下来。

“先生!”

“这位小姐,请问你有什么事?”走在后面的一个医生突然转过头来拦住岑染。

“我与那位先生认识,您可以帮我叫住他吗?”

“你是说权少?”

“对,就是他!麻烦您帮帮忙!”

“小姐,想攀上权少的女人挺多的。很多人都说与他认识,谁知道你是在电视上认识的,还是在报纸上。”

医生不屑地上下打量着眼前女人,虽然她长得还算可以。但要想勾搭权少,还不够资本!

“我们在床上认识的!”

眼看着权厉要走远了,岑染的话脱口而出。

“……”

所有人都惊讶地扭头看她,连权厉也停驻了脚步。

在床上认识的?

这个级别的女人竟然能爬上权少的床?

天啊!权少竟然回头了,难道她说的是真的?

在场的人都睁大了眼睛看着这一幕。有的人猜测此女确实爬过权少的床,有的却认为她是在哗众取宠。

当权少一步一步走向她的时候,大部分人心里都为她捏了把汗。

得罪权少,可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

“权,权少,她说的是真的吗?”在场唯一一个女医生,也是权厉的爱慕者。

她认为自己不论是长相气质学识还是家世都配得上权厉,可突然冒出来这么个不要脸的贱人算怎么回事?

“与你何干?”权厉冷冷地睨了女医生一眼,径自向岑染走去。

女医生被他那冷厉的目光看得心里一寒,不自觉往后退了几步。

看着人朝自己走来,岑染脸上也浮起一抹尴尬的红晕。

“床上认识的?嗯?”

“……”岑染在他眸光的压迫下竟然说不出一个字,只能勉强与他对视。

为了达到目的,她不能在此时认输!

倔强的对上他的视线,岑染双手握成拳,指甲几乎陷进肉里。

“女人,在我面前,最好不要玩欲擒故纵的把戏!”

见她竟然可以在自己的目光下不躲不闪,权厉心下对她倒是多了几分探究。

“我没有!”岑染摇了摇头,她真的不是欲擒故纵,只是,为了爸爸的手术——

岑染鼓起勇气:“权少,能不能借一步说话?”

“不能!”

既然她说没有,权厉更不想为了一个无足轻重的女人浪费自己的宝贵时间。

话落,他扭头就走。

“等等!”岑染再次开口,更是眼疾手快地拉住了他的衣摆。

权厉目光一凝,浑身上下散发出凛冽的气息,几乎让在场所有人都感觉到了他的怒意。

“松开!”

冰冷的眼神落在那只扯住自己衣摆的手上,如果他现在手里有刀,众人毫不怀疑下一秒某女的手就会被斩断。

“我答应你的提议!”

岑染并没有松开手,艰难地说出这句话。

“什么提议?”权厉的目光终于再次落在她身上,唇边绽开一抹残忍的笑。

对啊,什么提议?

他们也很想知道!

在场的人都望着岑染,这个突然冲出来的女人,看来真的和权少是认识的啊。

而且,还真很有可能是在床上认识的!

“就是昨天你说的那个……”

让她说“包养”这两个字,岑染实在说不出口。

这个男人一脸戏谑的表情,分明就是想当众羞辱她。

可她还不能生气,为了爸爸,她必须忍!

“昨天?我说什么了?”权厉依旧一副“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的冷漠表情。

听他这么说,岑染的脸唰地一白,他这是在逼她践踏自己!

“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松开他的衣摆,岑染当即跪在地上。

她下跪,只为求男人包养自己?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