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错付之不悔不归

更新时间:2021-05-04 11:59:27

错付之不悔不归 连载中

错付之不悔不归

来源:落初 作者:莲夜之音 分类:言情 主角:廖伯廖斌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莲夜之音的原创小说《错付之不悔不归》,主角廖伯廖斌,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这是一个从小被家人厌弃,被爱人利用,最后被无情抛弃的女孩,从地狱深渊爬回来,重获新生后,带着仇恨回到曾经的亲人爱人身边的故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寒荞的童年,除了廖伯就和廖斌走的最近,而她最喜欢的,就是跟在齐昊身后,做姐姐和齐昊的小尾巴。

齐昊生性温和,又是家长眼里靠得住的孩子,寒荞有时候很羡慕齐昊,明明不怎么用功,却总能取得比自己更好的成绩,但是这份年幼时的崇拜,不知道什么时候悄悄变了质。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转眼小不点已经长成了亭亭玉立的女孩。

虽然不被父亲待见,但寒荞依旧以优异的成绩,考进了齐昊所在的学校。

今天是寒荞的入学典礼,廖斌一早就收拾妥当,等在一楼大厅,寒荞身穿湖水色连衣裙,一头长发松松的束在脑后。

廖斌看到寒荞,忍不住打趣道:“呦,我们的小公主,打扮好了?”

寒荞脸色微红,几步就跳到廖斌跟前,提着裙角转了个圈:“怎么?不好看?”

廖斌将自己父亲准备好的礼物递到寒荞面前:“我们家荞儿怎么会不好看呢,喏,这是我爸托我转交给你的礼物。”

寒荞秀气的眉扬了扬:“你的呢?”

廖斌哀嚎一声:“我说,今天也是我的入学典礼啊,我爸不给我准备礼物也就算了,你这丫头还管我要礼物?”

寒荞嘟着嘴,从身后变戏法一般的变出一个盒子,盒子是纯黑的,用淡粉色的丝带系成蝴蝶结:“喏,给你的。”

廖斌诧异的打开盒子,里面是他十分中意又舍不得买的一款钢笔,他一脸【你没毛病吧?】的表情看着寒荞:“这东西贵的吓死人,你个铁公鸡怎么敢买!?”

“怎么样?你就说喜不喜欢吧。”寒荞并没有在意廖斌叫她铁公鸡,而是一脸邀功的表情道:“我攒了很久,怎么样?有没有很感动?”

廖斌窝心的笑笑:“感动死了我,也不枉我这么多年对你的照拂。”

“所以……”寒荞眨眨眼:“斌哥哥,我的礼物呢?”

廖斌:“……”

“荞儿、斌子,快要迟到了,司机已经在等了。”外头传来廖伯低沉的声音。

廖斌对着寒荞露出一个神秘的笑:“别急,我的礼物有些特殊,去了就知道了。”

寒荞并未在意,因为从小到大,都是廖伯和廖斌陪着自己,自己的父亲和姐姐,如果不是自己贴上去,很少会主动靠近自己,所以这个家里,她也就和廖家父子亲近,不是亲人胜似亲人。

两人急急忙忙的上了车,直到廖伯敲了敲别墅二楼书房的门,道了声:“先生,她们已经走了。”那扇紧闭的门扉这才应声而开。

“她们走了?”寒清远眉目冷峻,俊朗的脸庞上也被岁月留下了浅淡的痕迹。

廖伯垂手站在一旁,欲言又止的看着寒清远。

“爸,我们这样,是不是不太好?”寒淼眼中尽是不忍。

寒清远转回身,看着同样从书房里走出来的大女儿,脸上的神色瞬间柔和慈爱了不少:“淼儿,她的出生,原本就是为了救你,现在她只不过是在履行自己的义务罢了。”

“可是齐昊他……”

寒清远神色一冷:“爸知道你们从小一起长大,感情很好。可齐昊虽优秀,但他终归做不了齐家的掌权人,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他现在正处在风口浪尖,爸是不可能同意你们在一起的。”

寒淼的目光有些暗淡:“这事齐昊知道吗?”

寒清远叹了口气:“他啊……寒荞那丫头从小就喜欢粘着他,我想他看到寒荞,应该就明白我们的意思了,至于寒荞,她该感激我们才对,是我给了她生命,也是我……让她可以得偿所愿。”

廖伯拧着眉,背在身后的手,暮然收紧。

开往学校的车上,寒荞正趴在车窗上,看着沿途过往的车辆,她拽了拽廖斌的衣袖:“哎,媛姐也在那个学校吧。”

廖斌头痛的揉了揉太阳穴:“寒大小姐!咱能别提她吗?”

寒荞不解的看着廖斌:“媛姐人挺好的,你怎么就看不上人家啊?”

廖斌一脸郁猝的看着寒荞:“我的好妹子,你看好自己的齐昊就好了,就别来操心哥哥我了吧!”

寒荞脸有些红:“廖斌,我没说笑。”

廖斌坐正了身子,也正色道:“我也没有说笑。”

他不知道寒清远要做什么,但他觉得这是寒荞这么多年以来,最有可能靠近齐昊的一次机会,所以虽然知道是寒清远的利用,他还是按照寒清远的规划去做,只是……

廖斌微微眯起了眼睛,他要送的可是礼物,不是给寒清远的利用提供便利。

到了学校,廖斌让寒荞乖乖在车里等着,他自己则先下车去准备礼物。

廖斌到的时候,齐昊早已等候多时,他见到廖斌时,一愣:“怎么是你?”

廖斌也不拐弯抹角,直白道:“是寒先生派我来的,还有寒荞。”

齐昊轩眉皱了皱,淡淡道:“好,我明白了。”

廖斌却往前踏了一步:“我知道你平时对寒荞并不上心,但我今天告诉你,寒荞也是有家人的,如果哪天她想离开你了,不管你有多大的权势,我都会带她走。”

廖斌说着,抛出了一个精致的盒子便转身离开,他的声音顺着风刮进了齐昊的耳朵:“既然不是你要等的人,你的礼物怕是用不上了,这个给你,反正也是要给她的,你给她或许她会更开心。”

齐昊打开盒子一看,里面躺着一枚漂亮的头饰,是朵似开而未开的扶桑花。

齐昊深吸了口气,很快便露出一个浅淡却温和的笑,依旧站在那里等待,却已经没有了刚才的紧张与期待。

廖斌回到车前,只对寒荞说了句,让她自己去校区花园里找礼物,就背着自己的包,往典礼的方向走去。

寒荞兴奋的下车,背上自己的小包,兴冲冲的往花园方向跑。

只是当她踏入花园的一瞬间,她感觉整个世界都变成了桃红色。

齐昊身子挺拔的站在一颗苍松前,脸上温和浅淡的笑着,手里拿着一个精致的礼盒,正目光沉沉的看着她。

寒荞眨了眨眼,喃喃道:“诶?是梦吗?我怎么看到齐昊哥在对我笑?嗯!一定是梦,不过廖斌那小子说礼物在这里,到底会藏在什么地方呢?”

就在她准备不管那不太真实的齐昊,扭头去寻宝时,那个她以为不会出现的人,竟对她招了招手:“傻丫头,还不过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