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救命之恩当以身相许

更新时间:2021-05-15 09:54:43

救命之恩当以身相许 已完结

救命之恩当以身相许

来源:落初 作者:惠淇 分类:言情 主角:姜平然田德西 人气:

主角是姜平然田德西的小说《救命之恩当以身相许》此文是惠淇原创的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姜平然是一个活了很多年的老姑娘,拥有平凡人更多的时间和长久的美貌。在这漫长的时光里,她无波无澜,直到她意外救下一位少年,并和那少年有过一月同在屋檐下的时光。九年后,祁景彦再见到日思夜想的“恩人”,觉得无以为报,只能以身相许。面对祁景彦的甜言蜜语,死缠烂打,不依不饶,死性不改。姜平然咆哮:喂!我这年纪都够当你太太太奶奶了!你怎么下得了口!祁景彦笑:你就算逃到天涯海角我也会追着你!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严景悠悠转醒,想动一动却发现身体莫名沉重,他抬头一看,陌生的环境让他反应慢了两秒。床边放着一个信封还有一个荷包,他暗道不好连忙打开信封,纸上写道:

严小兄弟,多有冒犯,只不过因在下家中特殊,实在不宜相送你,略备薄银当作盘缠,愿我们有缘再见。田。

严景烦躁地捏着信封的纸张,看到床边绣着木棉花的荷包,烦躁微微降了点,打开荷包,里面有一个小小的荷包和一些碎银,荷包他曾经见姜平然戴过,上头绣着同样的木棉花。严景指腹摩擦着荷包,轻轻放鼻尖嗅了嗅,神色温柔,仿佛她生动的样子就在眼前,不过一瞬,眼神又暗了下去。

他心中隐隐猜到,或许有生之年,他们都无法再见了。

等他洗漱好出房间,才有种真的离开那个地方的醒悟。陌生的阁楼,陌生的人群。

此时一个店小二走过来,点头哈腰道:“这位公子,有位田公子给您留了匹马和干粮,让小的等您要出门时告诉您。”

严景微怔,心中对田德西抛弃的恶感少了点。他一番打听,才知道这里已经是渝州城城郊了。田德西给他的干粮包里还有张路引,可以让他顺利地回到京城,等他出发后,才发现这一路出奇的顺畅。

回到京城后,他立马着手调查田德西的身份,最重要是他身后的小姐。

更出奇的是,他查田德西一行人的行踪同时,发现自己从渝州回到京城的痕迹事后也被抹掉了。他第一个猜想到,帮他做件事的人,只有田德西了,尽管帮他省去不少麻烦,但寻找他们的线索也断了。

时隔一月,严景再次踏进入京城时,不由恍惚。不知是在山林中避世太久,还是因为那位光芒难抵的姑娘,他摸摸怀中的荷包,心中感慨万千。

夏天快过去时,姜启终于来了,还带来一些夏日的布料和难得的水果。

常凡和田德西有条不紊地把东西往里搬。

姜平然拿着个洗净的水蜜桃,一口一口毫不淑女地啃着,悠闲地靠在躺椅里,翘着二郎腿。

姜启听说了她要南下去海边的事,在她身边坐下,问:“此去海边就带着这些人吗?”这里就他们五人,长途跋涉,身边没个护卫,不太保险。

姜平然咽下一口水蜜桃。“红玉和常凡不去,红玉怀孕了,让她留着吧。你给我从族里挑两个护卫,托儿带口也没关系。”

姜启点点头。“那好,我回去就安排。”稍顿,他显得有些局促。“小姐还需要什么吗?”

姜平然:“没什么了,我走的这些日子,你尽快让轩浩接手,我回来都不知何时了。”

姜启了然。“我知道了。”他已有五十,头发没花白,身体却大不如前了。“需不需要多带上些银子?”

姜平然点头。“这是自然,你再给我派个管家,我打算这次去海边置办些产业。”

姜启知道她有自己的打算,他插不上手。从怀中掏出一叠银票。“我带了十万两,不知够不够?”

姜平然看了眼。“够了。”

姜启踌躇好了一阵,道出今日来的主要目的:“现在皇室动荡,各方势力割据一方。我们,需不需要加入一方阵营?”他知道,只要姜平然愿意出手,无论他们扶立哪方,十之八九就是下一位皇帝,近些年他们侯府没落,需要些恩宠来巩固地位,加上轩浩已是最后一代袭爵,他有些着急了。如此机会错过了,下次不知何时了。姜启观察姜平然的神色,见她放下手中的桃,平淡无波的眼神看得他后颈一阵阵寒意,他连忙改口:“朝局动乱,侯府向来明哲保身。是我鲁莽了,小姐莫怪。”说完起身作揖。

姜平然静静地看着眼前的男人。说实话,姜启的缺点就是太急躁了,沉不住气,这事她早有安排,本打算在走之前再知会他,不曾想耐不住性子的他就提了。就在姜启快站不住的时候,她开口了。“选六皇子。”

姜启呆了呆,反应过来后,连忙回答。“是。”他不懂她为何舍弃三皇子和五皇子的捷径,而选择不很显眼的六皇子,可她自有她的道理。

姜平然:“我懂你的想法。不过不要做得太明显,不然新朝开立,安平侯府的恩宠太过就不是好事了。”

姜启连忙道:“好。”

姜平然想了瞬。“除了暗中银钱支持之外,如若六皇子的人进入侯府管辖地,多给予方便,其他的,你就不用做了,交由我来做。”

姜启略一思量。“好。”

姜平然躺回去继续啃桃。

不知怎的,姜启长舒一口气。

三日后,天气晴朗,万事俱备,适宜出行。姜启过来送行,带来了两个身手十分好的护卫。他们一行人五个人,装了两辆马车,轻装上路。

红玉从早上眼眶就红红的,看着姜平然上马车,终于忍不住,银豆子哗哗地掉。“小姐这次走了,红玉不知何时才能再见了……”怀孕后的妇人总是多愁善感。常凡想安慰,想了许久也不知怎么开口。

于楠嘴笨,看了眼红玉,心中颇为不舍但也想不到话来安慰,转身上了马车。

姜平然温柔地给红玉抹眼泪。“不用哭。你想我可以给我写信,等你生完孩子,也可以带孩子来找我。”

红玉紧紧握住姜平然的手,睁大了泪眼。“小姐说真的?”

姜平然点头。“自然是真的。”于楠从马车里掀开车帘,别有深意看了姜平然一眼。

常凡上前将妻子护在怀中,朝姜平然作揖。“时候不早了,小姐路上小心。”

姜平然笑着点头,进了马车后又朝红玉他们挥挥手。“回去吧。”

骑在马上的田德西跟他俩道别。“常凡哥,红玉姐,再见。”

随后马车缓缓地使出无人山。

于楠在马车里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躺下,姜平然照旧手里捧着本游记。

于楠忍不住问出口:“想必,以后见红玉姐的机会不多了。”不能让外人知道她的秘密,有些故人,自是不能常见了。

姜平然:“无妨。”

于楠意外,想了想还是没问为何。这些事,让田德西去操心吧。

从无人山出发到海边,至少要经过八个县城,两个州城。他们一路游山玩水,走走停停,等到海边都已入冬。最后他们决定在琼州落脚。

琼州土地贫瘠,人烟稀少,这倒是个隐居避世的好居所。这里临海,好好经营一番,是一条生财之路。

让田德西不解的是,姜平然素来不涉朝堂,不知这回为何插手侯府与朝中的事。刚刚定居,便特地写信把药王谷的谷主邀来。

他们在海边买了一栋小楼,找人在附近建起院子,还买了些仆役。

虽是海边,到了冬日还是光秃秃的一片,海风一阵一阵的吹,波涛汹涌,连最好的渔民都不敢再出海了。

姜平然近来最喜欢靠窗看海,摆张榻,支个炉子,热上一壶茶,躺在榻上悠哉地看书。

这离广州不远,安家立户的事情办妥后,田德西自然要回家一趟的。

田德西回家后除了探亲访友,还有件姜平然的事。广州设立了海关,对外通商,和西域,乌陀国等国互有贸易,共十三个港口。管理海关自然有海关总署,两个左右总署,十三港署。因为交易比邻国不同,十三个港口的关税浮动太大,这其中的利润可想而知。十三港署大多有各势力的人,其中以三皇子和五皇子为首。十三个港口其中有两个港口是为江湖势力所设,他们只要交一定关税后边可自行通商,无需上达海关总署。这已经是朝廷里公开的秘密了。原大胤国高祖和当时江湖盟主有过协议,只要江湖势力不插手不阻碍朝廷之事,便可在江湖安身立命,两个港口,算是协议的筹码,如有违背,港口交易权随时收回。高祖是个聪明的人,如果有一日大胤国国力衰弱,周国虎视眈眈大举进犯,江湖势力就会是大胤国国危时的一层保障。只要江湖势力不插手朝廷内乱,其他事就由自己人解决。

江湖不插手朝廷,但江湖遵循侠义之道,因两个港口的原因,江湖势力大多盘踞在广州,有这么一个老虎在身边,海关总署也不会让底下人闹的太过分。只要不人怨民愤,江湖势力就睁只眼闭只眼。

田德西回广州的一个主要原因,就是十三个港口里的依附了三皇子和五皇子的人找出来,再悄无声息地透露给六皇子。

既然选好站位,就不会毫无作为。

药王谷谷主郑应天看上去是个年过七旬的老头子,留着一把长长的白胡子,颇有点仙风道骨的气质。一进门看到姜平然如此模样,忍俊不禁:“你一封飞鸽传书急把老夫召来,还以为发生了什么大事。”

姜平然抬头瞥了他一眼。“才两年不见,你又老了点。”

郑应天听到这话,气得眼珠子快瞪出来了。“你个没良心的,我千里迢迢地赶来,开口第一句话就是气我,你以为我跟你这妖怪似的几十年一个样儿啊!”

姜平然莞尔。

于楠正好端着茶进来,恭敬地把茶递到郑应天面前。“师傅请用茶。”

郑应天接过茶,痛快地饮了口。“还是我徒儿贴心。跟在这老妖怪身边没受委屈吧?”

于楠笑着摇头。就算受了委屈,她师父老人家也打不过啊!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