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冷王弃妃:清姿芳华

更新时间:2020-03-26 07:55:08

冷王弃妃:清姿芳华 已完结

冷王弃妃:清姿芳华

来源:落初 作者:慕容宸 分类:言情 主角:萧清姿慕容 人气:

《冷王弃妃:清姿芳华》为慕容宸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萧清姿,相府庶女,天生傲骨,命运多舛。新婚之夜,一场好戏悄然上演,她,从此深陷波云诡谲的权欲斗争中,在靖王、太子、豫王、当朝相爷几人的权谋之斗下,飘零沉浮。她,不信天,不信命,只信谋事在人。权位之争,宫廷之变,江山谋夺,天下逐鹿,步步惊心,她步步为营,凭着冰雪聪明,超好的人气,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一步步走向权力的顶峰。一位卑微的庶女,几位钟灵毓秀的皇子,他们的相遇相知,到底会演绎出怎样的惊心动魄?【此文不是穿越文,也不是重生文,只是一本虐中带宠的温馨古典架空文,偏正剧范儿,但不失萌萌哒。】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啪”的一声,萧清姿像一件轻飘飘的衣服,重重砸到门框上,撞得七荤八素,眼冒金星。

盖头飘飞,凤冠滑落,有美一人,清扬婉兮:玉琢而就的精致五官,宛若天成,盛妆之貌不掩清丽脱俗之姿,淡雅高贵之质璀璨如宸。

原来,她的盖头还可以这样被揭。有一丝淡淡的酸楚涌上心间,但仅仅只有一瞬,眨眼之间,萧清姿已淡然地抬起头,凝着怒气冲冲的慕容涆,微微颦眉:他为何要如此盛怒?

细看之下,他的黑眸平静无波,犹如一汪寂静的寒潭水,深不可测,却似乎又隐隐有少许亮光稍瞬即逝。

是这屋里烛火太亮,她看花了眼?还是这仅仅只是她的错觉……

罢了,罢了,她只不过是第三次见到这位夫婿,本就知之不多,何必深究?今晚,到底会如何结束……其实,萧清姿很想快点儿知道结果,倘若如愿,她方可安稳地睡上一觉,将连日来疲惫的身心深深裹进被褥间,以求最后一丝的慰藉。

眼角余光瞥到慕容澈正朝门的方向走来,萧清姿在心底重叹一声:为何不从窗户离开……其实,何苦如此呢?有苦涩的笑意不自觉爬上唇角,连她自己也不知道。

冷睇她一眼,慕容涆眸光渐沉,一掌劈向稳步而来的慕容澈,语气中恨意浓浓:“本王一定不会饶过你这对不知廉耻的狗*男女。”

“萧清姿,快起来。”慕容澈闪身躲开那一掌,疾步上前扯起面色苍白的她。

原来他是要来扶她,自嘲地笑了笑,萧清姿用力挣脱他的手,抬眸,转向那人,想要解释点儿什么,触到慕容涆眸中的鄙夷与不屑,萧清姿决定什么也不说。不信,说再多也无用,而她,从不屑说无用的话。

慕容澈与她保持一步之距,主动解释:“三弟……豫王爷,请你-不要-误会,我—我来-只-是……”他面色依旧淡淡,眸中的怒色早已被一抹焦灼取代,“豫王爷,请-请-一定给我一些时间……”

慕容涆一甩衣袖,粗声打断他的话:“够了,我没空听你解释,我对你们这对狗*男女的事也不感兴趣。”他说话的笃定神情似是已捉*Jian在床,再也不用听任何的言辞解释。

原来,他竟是这样不信她,看来,她的新婚之夜注定难忘,也注定凄凉。

闻听此言,慕容澈倏地冷下脸,横眉怒指向慕容涆:“豫王爷,休得胡说八道!你既是不信任萧清姿,为何要娶她为妻?她今日是你风光娶进门的妻,你就该有夫君的担当,护她一生,而不是在此胡言乱语,自失风度,让人嗤笑。”兴许慕容澈说得太急,他的胸口有微微的起伏。

慕容涆的眸中闪过一抹凌厉,不着痕迹地瞟慕容澈一眼,冷笑出声儿:“我该说靖王爷是多事还是痴人说笑?”他用力一甩袖子,指关节脆脆的声音清晰入耳,声音亦是骤然上扬:“靖王爷,你的女人在你的王府,你竟是这般无聊跑到本王的新房,那本王也只能勉为其难满足你的好奇心!”话落,又一记狠戾的掌风劈向慕容澈,趁他躲闪之际,一枚细小的银针从指间倏地飞出,悄悄扎进他的脖颈。

若有若无的一点刺痛后,慕容澈的身子开始僵硬,很快动弹不得,耳旁却是突然听不到任何的声音,他的脸色骤然大变,大声斥道:“慕容涆,你在做什么?休得误了要事!”

慕容涆眸光一转,似笑非笑地问:“要事?靖王爷,当下她成为谁的女人才是要事!”下一秒,慕容涆不带一丝情愫的眸光落在萧清姿的脸上,她不寒而栗。

慕容涆一把揪起她,丝毫不费力气地拎着她朝那张鲜红的大床走去,她顿时明白过来,拼命挣扎:“豫-王-爷-别-,你-答应过-我,不……”下一秒,犹如鱼鲠在喉,因为慕容涆已一把撕扯下她的嫁衣裙摆扔到一边。

他用行动证明:她的一切反抗将是徒劳。

慕容涆的眸中火苗簇簇,浑身散发出野兽即将香噬小羊羔的危险气息:“此一时,彼一时,你今晚出现在本王的新房,服侍本王是你天大的福分!”

萧清姿无声哀叹,原来,她竟是如此天真!他这样高高在上的冷血之人怎会怜惜她!他的话岂能当真!

可慕容澈还在屋里,他怎能如此羞辱她?她从他冰冷的脸上看不出一丝转圜的余地,只得一点一点儿收回哀求的目光。

触到她眸中的绝望之色,慕容澈艰难地将头扭向一边,微垂双眸,将眸中的一抹复杂掩下,低沉的语气平稳得近似在陈述一件众所周知的事实一般:“豫王爷,清姿身体抱恙,请你不要伤害她,以免日后后悔莫及,我今夜来只是—只是—确认她无恙而已,绝无它意。”他的声音清淡无力,幽深的眸子一片寂然,似乎,突然之间,他变得没有任何的情绪。

“是吗?”慕容涆优雅地驻步,侧目,剑眉飞扬,一伸手,点了他的哑Xue,一气呵成,最后邪魅一笑,继续朝大床走去。

萧清姿重重落进床榻间,慕容涆几击厉掌过后,血红的帐幔飞扑而下,满世界的红瞬间淹没瘦小的她。

身上的衣衫、钗环在男子狠狠的撕扯中,四下飞舞,那一声声丝帛破裂的声响,犹如一道道利刃,瞬间刺得她遍体鳞伤,从心底蔓延至全身的屈辱感瞬间封锁住她的一切呼吸,恨的压抑感如此明晰。

她想喊,喊不出,想哭,竟是没有一丝声音。

可怜至此,她该怨谁?

一行清泪悄无声息落进床褥间,迅速消失得无影无踪,萧清姿痛苦地阖上双眸,咬紧唇瓣等着……

Ru娘常妈说过:新婚之夜会有些疼,有夫君的爱,忍一忍就会过去。她有夫君,可这人不会疼她,她只能自己忍着,可她真的不想忍……

紧随几声窸窸窣窣的声响后,萧清姿触到男子光滑有温度的肌肤,心底再生一阵凉意,用尽全力去推他。

她不想忍,也不能忍。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