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春景记

更新时间:2020-03-26 08:00:50

春景记 连载中

春景记

来源:落初 作者:紫糖米糕 分类:言情 主角:唐荣唐琬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春景记》的小说,是作者紫糖米糕创作的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花褪残红青杏小。燕子飞时,绿水人家绕。枝上柳绵吹又少,天涯何处无芳草!墙里秋千墙外道。墙外娘子,墙里郎君笑。笑渐不闻声渐悄,多情却被无情恼。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未时时分,唐家兄妹俩并几个仆役果真到了松山郡城北门边上。

松山郡城算是名不符实的,无论城内外,是瞧不见松柏的,反倒以花中四君子闻名。又兼它素来文人辈出,个个寒窗十载,以求一朝金榜题名,为官做宰。或是志存高远一心造福百姓,或是家徒四壁谋个全家温饱无忧。

车马缓慢行驶在郡城不甚宽敞的大道上,见惯了京城繁华,松山城这般,不免叫他一行人有些许不适应,却也觉着心中安宁。只瞧城中干净整洁,井然有序。人人脸庞上挂着祥和的笑意,往来行人不乏手持书卷者,自有一股魏晋风流。只身在其中,唐琬就已是如沐春风,宛如心头流过一汪清泉了。

这确是个山清水秀、人杰地灵的好地方,不怪乎于世叔会在这儿定了下来。

“把你那猪脑袋收进来,仔细别摔出车外头去砸伤了人,到时我可不认识你。”唐瑜一边手执书卷,人未动,只眼角余光看妹妹半截身子都要探出窗去了。

唐琬听了,赶紧把身子收回来,识时务者为俊杰嘛,然而又回过神来,什么叫猪脑袋?会不会说话呢!

唐家车马行驶到城中一处云来客栈,唐虎牵了车马自去了马厩,兄妹俩则是有店里跑堂的小二牵引着,去了早前命人打点好的客房。

兄妹俩还得在这郡城待个一两日,尚且有些琐事。况且唐琬总想着要出去游逛一二。兄妹俩便商定先歇息一晚,旁的明日再说。

唐琬央求着唐荣答应叫她跟着兄长一道上松山书院,也不全是孩子心性,一心想着玩耍。唐琬也清楚那是读书的圣贤之地。不过唐家向来不爱搭理“女子无才便是德”那一套狗屁规矩,就是苏瑶年少时也都是小有名气的才女。唐荣和苏瑶一致以为叫女儿打小学些见识,将来无论如何才不至于吃亏。因而唐琬自小跟着父母兄长耳濡目染,最是喜欢学文习武的,反倒不甚精通女红。她的女红水准,也只堪堪拿得出手,不至叫人笑话罢了。

兄妹俩舟车劳顿了数日,白日里待在车厢里头颠簸,入了夜里,俱是早早就歇下的。因兄妹俩男女有别,唐琬独自睡了一间房,贴身的大丫鬟冬桃守着她睡在床榻边上。客房外头,又有唐鹿守门,安全无虞,自是一夜好眠,再睁眼隐约已是晨间人声鼎沸。

隐约着催促唐琬从梦中悠悠转醒的却不是外头的人声,而是冬桃手里鲜美汤食四溢的味儿。冬桃见自家小姐已是被熏得醒了来,奸计得逞似的,笑得有点儿小得意。然后先是服侍主子洁面洗漱,再陪着主子用早膳。期间唐琬问起哥哥可否起了,冬桃道是少爷早就起了,这会子怕是已在温书。只命唐鹿传话过来,说若是再过一刻钟小姐还未醒,便叫醒她。

“少爷说了,待片刻奴婢给小姐收拾妥当了,去与他说一声就是。”冬桃说到这,瞧见唐琬已将早膳用得差不多了,便转过身子,打开包袱,将里头整齐摆放最上层的几件物什取了出来。

“打今儿起,你便改口唤我二少爷吧,记着了,就是四下无人也如此,可不许出差错了的。”唐琬用罢早膳,冬桃将碗筷收拾了,便来服侍主子更衣。

冬桃动作熟练,显然早有练习。不消片刻,桌案铜镜之中已映照出两个一站一坐的俊俏少年。

站着的那个,虽说只是着了一身黛兰麻布衣裳,周身上下没有任何装饰,梳的也只是简单的男子发髻,却也遮盖不住原本的好颜色。

坐着的那个,通身月牙白锦缎由一根茶白穗带绑束,再以一枚通体晶莹有如羊脂的玉坠压褶。脚下一双清水流云靴,头上是与衣裳同色的软带约束成髻。走近一看,端是一个神仙般的小公子,惹人欢喜。

十三、四岁的年纪,身量已开始抽长,虽说尚有几分稚气未脱,却已花蕾渐开了。唐琬待冬桃拾掇了最后一个步骤,站起了身,对着铜镜前后仔细比划着瞧了瞧,很是满意。

唐家人并不是蒙受天赐,生来倾国倾城。苏瑶长得好看,唐荣却长得一般,生下一对儿女父母两头一分摊,也就只得了个中人之姿。但常言道,腹有诗书气自华,唐家人相由心生,走出府来,旁人就是无不喜欢的。

唐琬要跟着唐瑜一道读书,自然不能以本来女子面目示人。如今她穿起这身男子装束,摇身一变成了唐家二少爷,也是很能唬人。而冬桃,则是将名儿颠倒过来叫做“陶冬”。主仆二人再用些粉,把面色弄稍黑黄些,便成了。至于女子嗓音,这个年纪的男女本就是雌雄莫辨,更无甚要紧。

主仆两个收拾妥当,去隔壁客房与唐瑜汇合。一行人出了客栈,走走停停,东游西逛,好不惬意。

昨日初来时到底赶了些,今日自然得好好瞧瞧这松山郡城。

唐瑜虽说是陪太子读书,为的是让妹妹高兴高兴,倒也有想去的地方的。

松山仕子辈出,屡出封疆大吏。那才退出朝堂,辞官归老的老相爷陆元贞的故里,便是松山城。

陆元贞出身寒门,寡母含辛茹苦将他养大,又供他读书。他不负母望,又遇得恩师指点,空凭一身志气而凌云。一生为官清明,朝野称颂,可谓君明臣贤。他归老之后,不必再理会朝堂之事,每日里写字作画,日子过得悠哉。

唐瑜要去的地方,正是老相爷名下产业之一,雨花阁。

雨花阁以经营文房四宝为生,却又不止售卖文房四宝。陆元贞一生嗜书如命,经年累月攒下无数古籍孤本。他出身寒门,深知寒门子弟求学奋进之瓶颈,又常忆起自己年少时受先师大恩未报,便凭自己一生心得,精挑细选抑或亲自攥写些于学子仕途有助益的书册,置于雨花阁亏本出售。

唐瑜有心仕途,又怎会错过呢。

说起来,唐琬还知晓,陆老相爷的幺女,恰好是于世叔的夫人。

唐琬知道哥哥心思,逛了一会便主动催促拉扯着哥哥去了雨花阁。

雨花阁不似寻常店家,不知老相爷如何想的,竟将它开在一处狭窄小巷里,小巷子以圆润齐整的碎石铺就。巷口颇有人迹,且往来的瞧上去大多是衣衫不甚光鲜的年轻男子。

唐琬跟着哥哥从巷口进去,扑面而来的是若隐若现的墨香。巷子里也无人说话,仿佛往来行人不约而同害怕惊扰了什么,俱刻意放低了进出的脚步声。当唐琬走过巷子末的弯道,柳暗花明时,雨花阁就近在眼前了。

雨花阁正门那儿,一株桃树下,一个矮小而好看的少年未被他们一路来时的脚步惊扰,只固执地微抬眸目,静静看着正掉落的一瓣花。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