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死神的哈士奇全文阅读精彩试读】主角秦文彬苏锦

【死神的哈士奇全文阅读精彩试读】主角秦文彬苏锦

时间:2020-07-31 06:28:52编辑:暨南风 作者:君不贱 人气:

经典小说《死神的哈士奇》由君不贱所编写的灵异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秦文彬苏锦,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这三天的经历对于我来说像是冗长而荒诞的梦魇,我从警察变成了在逃凶犯嫌疑人,更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居然还把一名疯子带出了精神病院。 哦,

《死神的哈士奇》 第4章 黑暗王子 免费试读

这三天的经历对于我来说像是冗长而荒诞的梦魇,我从警察变成了在逃凶犯嫌疑人,更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居然还把一名疯子带出了精神病院。 哦,对了,他还让我偷了一辆车,我开锁的时候他随手拾起石子,在车身上划出长长的刮痕,刺耳的摩擦声伴随着他嘴角上翘,表情极其的兴奋和惬意,像一个恶作剧的孩子透着神经质的浅笑。 我加快动作生怕他的举动会被路过的人发现,倒不是担心他而是怕被这个疯子牵连,上车后发现这辆车的主人原来是精神病院接待我的护士长,这才明白他是在报复只不过方式竟然如此的幼稚,那一刻我突然有些后悔,为什么要相信一个精神病。 通往市区的路宽敞寂静,从精神病院出来我们始终没有说过话,和一个精神病在一起我实在找不到合适的话题,不过他似乎并不在意,手舒缓的放在车窗外有节律的缓缓起伏像一只翱翔的鸟,或许这就是他渴求的自由吧。 去哪儿? 我看着前方打破了车里的沉默,就如同电影里的公路逃亡片,我已经失去了目标和方向。 燕栖大厦,他的回答干脆而坚定。 我本想问他原因还没等开口他已经蜷缩在旁边睡着,窗外的风吹拂起他额间低垂的长发,我第一次仔细去端详他,刀刻一般的五官透着立体的俊美,映衬在略显苍白的脸上犹如希腊雕塑,即便凌乱的长发遮挡也很难掩饰他卓尔不群的英姿,最让我记忆深刻的还是挂在他嘴角的笑意透着一丝近乎于自负的骄傲。 可惜这些形容词用在一个精神病的身上似乎有些暴殄天物,我甚至到现在也没想明白,为什么会和一名疯子交织在一起。 车停在燕栖大厦,他好像对这里很熟悉带我上了大厦顶楼的餐厅,在露台边找了一个能鸟瞰附近城市的位置坐下,难得看见他脸上有认真的表情好像顿然变的严肃和优雅。 好几次想问他带我来这里的原因,可他并没有和我交谈的意思,目光专注在手中精美的菜单上,想坐下时被他阻止示意我坐到对面,似乎他身旁的位置是留给其他人。 奶酪牛角包和草莓蛋糕再加上英式松饼,最后是大吉岭红茶。 他用优雅的微笑如同绅士般对服务员说,当服务员问一共几位时,他很刻意的强调,三位。 我来回看看实在不知道,除了我和他之外还有一个是谁。 他就是在这个时候把菜单递到我面前,我近乎于茫然的和他对视,呆滞了半天才问出声,带我来这里干什么? 他慵懒的靠在椅子上,依旧是自负的微笑,但这一次却透着一丝得意和神秘,声音很小似乎怕被人听见:“告诉你一个秘密。” “什么秘密?”我有些紧张的直起身,尽量往他面前靠。 “这是全城最正宗的英式下午茶餐厅,不管是原材料还是烹饪都是顶级的,特别是这里的大吉岭红茶,产自印度北部喜马拉雅山麓,海拔1800米以上的山区……” “你带我来这里是为了喝下午茶?!”我目瞪口呆打断他的话。 “你也知道,在精神病院可吃不到这些东西。”他回答的很随意。 我颓然的瘫靠在椅子上双手搓揉着倦怠的脸,有一种欲哭无泪的无奈,不明不白从警察变成在逃凶犯,我努力试图去还自己清白可偏偏遇到一个疯子,而且我还把这个疯子从精神病院偷偷带出来,我甚至都不清楚为什么会相信一个疯子说的话。 但这还不是最可笑的事,我居然把洗脱嫌疑的希望寄托在这个疯子的身上,我感觉自己比对面坐着的人疯的更厉害。 我千辛万苦冒着随时可能被抓的危险重返市区,原本以为能从这个疯子身上找到些线索,可他竟然只是为了享受一段下午茶时光。 这几天惶惶不可终日的压让我瞬间爆发,如果可以我真想一拳打在他脸上,至少我不想看见他那让人生厌的微笑。 我长吸一口气,为什么要跟一个疯子计较,这只会让我变的更像疯子,我愤恨的从椅子上站起身,远离对面这个人似乎能让我安全许多。 “从你到精神病院见我,到现在我们坐在这里,一共用了6个小时。”他举止得体犹如贵族优雅的端起茶壶,红茶香气氤氲,映衬着和他年纪不相符的从容。 “你想说什么?”我心烦意乱撇了他一眼。 “凶案中还有一名失踪的少女,你只剩下150小时去救她,你就这样一走了之,那这个游戏就结束了。” “游戏?!”我再也压制不住努火,指着他义正言辞。“那是一条人命,你在这里多浪费一分钟,她被害的可能性就增加一分,或许等你吃完这些东西,她已经被杀害,你虽然不是凶手,但你和帮凶有什么区别……我,我给你说这些干什么。” 我揉揉额头抽笑一声,我居然会和一个疯子去讲道理。 “不管你怎么想,可在暗处操控一切的那个人心里,这就是一场游戏,只不过游戏的结果是生死而已,你想要救人就必须赢得这场游戏,何况你现在还是逃犯,一个自身难保的人凭什么去救别人。”他的情绪似乎永远不会受我影响,依旧波澜不惊带着微笑。 “我不是凶手,我是被人陷害的!”我加重语气。 “谁知道呢?所有的证据都能证明你难脱干系,你认为就凭一张嘴就能洗脱嫌疑?”他一语中的。 我一时语塞,我想成为一名除暴安良的警察,所以在警校我比任何人都要刻苦和努力,每一个科目我都出类拔萃,我以同届第一名的成绩毕业原本以为可以大展宏图,谁知道却被分配到110指挥中心当值班警员。 现实慢慢磨灭了我的理想和抱负,感觉和我期盼的人生轨迹渐行渐远,曾经的一腔热血就在无数报警电话中变成一滩死水,但这并不代表我遗忘了如何成为一名合格的警察。 我虽然只在现场短暂的停留,但我能记起案发现场的每一个细节,甚至是血迹溅落的方向和分布规律,这些东西如果潜移默化刻在我脑海中,或许这就是天赋吧。 正因为如此才我感觉像是惊弓之鸟,即便我知道自己是被陷害,可所有的证据都毫无破绽,铁证如山四个字恰如其分,某些时候我甚至都有一种自己就是凶手的错觉,不管是谁设计了这一切,唯一能让我肯定的是这个凶手已经超出仅仅是杀人的范畴。 用对面疯子的话说,这更像是一场游戏,一场猫和老鼠之间以生死为代价的博弈,只是此刻我分不清,自己到底是猫还是老鼠。 我颓然的重新坐下,试图不去看疯子得意的表情,他说的没错,一旦我被抓住,我连自己的嫌疑都无法洗脱,又怎么去救那个命在旦夕的女生。 “为什么是你?”疯子动作沉稳的倒茶,突然问出一句连他自己都有些疑惑的话。 “什么?”我眉头一皱,目光落在他手上,桌上放了三套杯具,他首先给旁边空无一人茶杯倒满,然后才是我,下意识瞟了一眼那个座位,感觉他好像在等某个人。 “既然是生死攸关的游戏,那在这个游戏中,最重要的就是博弈双方必须旗鼓相当,否则就失去了乐趣,现在一直困扰我的就是为什么会选择你?” 我一脸愕然,看出一丝淡淡的嘲讽掩藏在他的笑容中,这当然也是我最想搞明白的地方,三天前我还是一个得过且过碌碌无为的警员,除了接报警电话外并没有做过其他事,甚至和我有过节的人都没有,直白点说我算是人畜无害的类型。 布局陷害我的目的和原因让我百思不得其解,像我这样平凡的小人物走在大街上都不会有人多看我一眼,只是从对面这个疯子口中说出来,我感觉到他不屑的轻视,似乎我连被陷害的资格都不该有。 “我没有其他意思。”他轻描淡写笑应该是看出我的心思,端起茶杯小啜一口。“幕后布局的凶手不会随便挑选游戏对手,选择你一定有其他原因,或者说你身上还有我没发现的长处,可能也是凶手看重的地方,给我说说,你最擅长什么?” 我一怔,从来没有思索过这个问题,沉默了半天竟然回答不上来,努力去挖掘一两件能炫耀的优点,不知道是太多还是根本就没有,我茫然的端起茶,试图用这个动作掩饰自己的慌乱。 “我为什么要回答你,难不成我有什么长处还是错了,而且我从来不认为这是游戏,我也不会和你玩这个游戏。”我不能在一个疯子面前认输。 “我想你错了,这本能就不是属于你的游戏,从你找到我那刻开始,我才是这个游戏的主角,你……”他把眼前飘风的头发捋到后面,声音很平静。“至于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游戏中,或许是另一个我需要解开的谜题。” 我淡淡冷笑一声感觉对面的人真是病的不轻:“自信和自负往往一步之遥,我宁愿相信你是自信,可谁会相信一个疯子的自信呢,不如你回答我,你有什么长处?” “我的长处……”他慢慢放下茶杯沉默了片刻,重新和我对视的眼睛变的深邃。“我最擅长的就是游走在黑暗之中,去追捕那些潜藏的各种怪物,让它们暴露在光明之下无所遁形,让它们万劫不复,直至被光明灼烧的灰飞烟灭。” 我有些笑不出来或许是被他的话语震撼到,但我很快回过神不能在一个疯子面前示弱:“的确是你的长处,毕竟你和那些怪物都一样,都是疯子。” 我刻意把疯子两个字说的很重,这是我第一次攻击他而且还是用如此刻薄的方式,但我一点都没有懊悔的意思,反而有一种宣泄的满足。 他的笑容慢慢凝固在脸上,这是我第一次看见他如此认真,但绝对不是被我激怒的反应,他的身体慢慢向我靠近一些,声音也随之变的低沉。 “不,不是因为我是疯子!这些怪物没有人性更没有道德,它们崇尚的是杀戮和血腥,想要追捕这些怪物就必须比他们更邪恶和残暴,而我……” 他说这话时目光如同野兽般阴冷,他站起身走到露天边,一言不发眺望着这片钢筋混凝土筑建的森林,冰冷的声音再次响起时让我不寒而栗。“而我就是让它们畏惧的怪物!” 我震惊不已望着他的后背,他俯视的侧脸如此的冷漠和阴郁,不知道他曾经到底经历过什么,刻在他脸上的不是沧桑而是麻木的冰冷,亦如黑暗王子一般,高傲的蔑视着每个阴暗角落中的罪恶。 我被人算计沦为凶手和逃犯,如同提线木偶般去精神病院带走面前的疯子,但此刻我意识到自己带走的或许是潜藏在疯子外表下的另一个怪物。 一个连同类都畏惧的怪物! “先生,您一共消费2746元,请问您是刷卡还是现金?” 服务员婉转动听的声音打破了沉寂,他就是在这个时候转过身,我又一次看见他嘴角神经质的微笑,依旧优雅的像一名绅士,刚才那个让我噤若寒蝉的怪物荡然无存,我在心里长松一口气或许这样的他我比较习惯些。 他精神病院的病服中摸索,然后客气的冲服务员笑了笑,灿烂的笑容让服务员有些心花荡漾。 “我刚从精神病院跑出来的,身上没有钱。”他声音很温柔,像是恋人间的呢语。 只是我和服务员同时愣住,手足无措同时看向他,是的,我还是如此可笑,我怎么又忘了,即便他是怪物,但首先也是一个患有精神病的疯子。 他意犹未尽喝完杯里最后一口红茶,一边擦拭嘴角一边对服务员浅笑。 “你现在可以报警了……”
死神的哈士奇

死神的哈士奇

作者:君不贱 类型:灵异 状态:完结

《死神的哈士奇》文笔很好,书中每个人物都刻化的传神,情节丝丝入扣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