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三国之帝王路主角刘裕明白完整版全文试读

三国之帝王路主角刘裕明白完整版全文试读

时间:2020-08-27 06:32:13编辑:格拉摩根伯爵 作者:孤独的壳子 人气:

新书《三国之帝王路》全文在线阅读,作者孤独的壳子,主角刘裕明白,是一本历史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阿荣,怎么会事,是不是潘俊那厮?”看见张荣的样子,刘裕眼中杀意暴起,忍不住惊呼道。但张荣恍若未闻,依旧踉跄前行,直到被刘裕抓住

三国之帝王路

推荐指数:10分

《三国之帝王路》 第10章 杀戮之夜 免费试读

“阿荣,怎么会事,是不是潘俊那厮?”看见张荣的样子,刘裕眼中杀意暴起,忍不住惊呼道。

但张荣恍若未闻,依旧踉跄前行,直到被刘裕抓住肩膀,才忽然大哭起来。

“没了,都没了。啊,都怪我,都怪我,要是我……”

“哈哈,我活着干什么啊,不如死了,一了百了。”

刘裕见张荣状如疯魔,心里知道恐怕张伯出事了,当即摇着他的肩膀,大吼道:“张荣,告诉我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张荣凄然一笑,涕泪横流,像个孩子一样哭道:“他们一到客栈,就要酒菜,吃完后当面将个虫子放进盘子里,然后就说今天不给咱哥几个一个交代,你这客栈就别开了。

大伯慌的满头大汗,连忙说这顿免费,还表示请一顿赔罪。可那些人仍然不肯罢休,坐着不走,冷笑不已,却就是不提这事。大伯更加惶恐,拿出百金来,可那些人收了钱,仍然不肯离去。我气愤不过想去理论,却被大伯拉到后院,叫我马上离开。我不肯,大伯不得已严令我不许出后院。

平日里我哪会听他的,可这次不知怎地我就待在后院没有出去。我恨啊,等了许久,大伯突然满脸恐惧、一身狼狈的跑来,拉着我就往外跑。

他们、他们在身后追,很快就追上来。大伯、大伯凄厉的叫喊,一直叫我跑、跑啊。我惊恐极了,摔了一跤,摔的血流满面。要不是我,大伯也不会死,他、他为了给我争取时间,跑去拦住那些人……

我亲眼看见,他被那些人……

都是我,都是我不好……大伯!”

张荣语调极悲,泣不成声,整个人精神恍惚,似乎已经是哀莫大于心死。

刘裕看见张荣的样子,听完他说的话,一颗心直往下沉。他实在想不到在这许都,竟然有人这样肆无忌惮的杀人,更想不到张伯竟然就这么死了。他心里愧疚,同时也担心张荣的状态,怕他想不开。

眼神锋利的看着张荣,他忽然对其大吼道:“张荣,这不是你的错,要怪就怪潘俊。你难道就这么算了,你难道不想替张伯报仇吗?还是你不敢,想这么一死了之?”

一边吼着,一边用力摇着张荣,似乎想把他摇醒。不过还别说,张荣也不知是被摇的,还是被吼的,整个人身子一震,眼神也不再那么空洞。

他牙齿紧咬嘴唇,都把嘴唇咬出了血,但其恍然未觉,任血从嘴角流出。过了许久,他紧紧握着拳头,指甲都刺进肉里,人却无动于衷。而后,他猛的抬起头,眼神冰冷的可以冻住六月的阳光,说道:“对,我不能死,我还要报仇,我还要报仇!”

刘裕听着张荣平静的话,却不由的身子一震,眼里闪过一丝担忧。但想到张荣不再有死志,心里还是松了一口气。

“阿荣,我要去救我妹妹,你先到我……”刘裕本想让张荣去自家躲藏,但想到那些人的疯狂以及家里的母亲,不由犹豫了片刻,然后说道,“去我家恐怕也不安全……这样吧,阿荣你去铁匠铺,那铁匠高猛武艺高强,那些人绝不是他对手。”

“不,我跟你一起,我要去报仇。”张荣眼神依旧冰冷,语调也极其平静,但越是如此越是使人惊怖。

张了张嘴想拒绝,但看见张荣坚定的眼神,刘裕终究还是没能拒绝。

“好吧,但你要听我的,不要乱来,否则仇没报成反而把自己给送进去了。”刘裕看着张荣,同样眼神坚定,那语气不容置疑。

“只要能报仇,我都听你的。”

没有再说话,刘裕又担忧的看了一眼张荣,然后将长剑递给他,便快步朝云雨楼走去。

云雨楼,只能算二流的妓院,来这里的多是商人、任侠,以及落魄的士族,甚至还有些地痞无赖。当然,凡是有人的地方便有等级分化,这云雨楼也不例外。一楼多是普通客人,而二楼则多是富商、富侠,以及那些风流公子们。

此刻,夜虽已经深了,但云雨楼依旧灯火通明、人声鼎沸,正是一天最热闹的时候。那正门有许多人进进出出,或是携妓,或者持觞。

刘裕二人已经来到大门不远处,正细细打量整个云雨楼。过了片刻,二人戴上胡子、弄散头发,伪装成任侠便朝正门走去。

侍卫没有阻拦,二人装作醉酒的样子,跌跌撞撞的走了进去。走进去后,二人迅速来到角落里,商量要怎么办。说是商量,其实只是刘裕一个人思考,因为张荣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眼睛也直直的没有焦距。

“阿荣,我们没有时间慢慢找,先去找小蛮吧,她一定了解这里的情况。我们去问清楚这云雨楼的布局,以及我妹妹和潘俊的位置,然后再决定怎么做。”刘裕思考片刻,便冷静的分析道。

但张荣听得无动于衷,依旧双眼无神,只有在听到潘俊二字时,他才神色一动,眼睛放出嗜血的光芒。

刘裕见此,苦笑着摇摇头,随即往二楼东阁摸去。这倒要多谢小蛮姑娘曾经带刘裕来过,否则他只能冒险打晕某个****逼问一番。

话不多说,二人很快便来到东阁。这东阁乃是云雨楼当家花魁们的居住地,按照从右而左的尊卑习俗,依次住着五位当红花魁,而小蛮的居处则是在最左边。这倒不是因为小蛮不够美,不够多才多艺,而是因为小蛮她只卖艺不卖身,使得老鸨不很喜欢她。

说来可笑,小蛮这等色艺俱全,并且外柔内刚的女子竟然会喜欢上潘俊那样的废物。不得不说,这确实是个讽刺。

但这个讽刺对于小蛮本人来说,却是十分的悲伤。这不,她正对镜化妆,看起来是那么的美丽,但实际上她的眼中满是凄凉,化妆的手也颤抖个不停。

“呵呵,潘郎,好个潘郎啊,我也是瞎了眼,居然会爱上你。”小蛮一边化妆,眼泪一边掉落,将其刚化的妆弄花。但她对此却无动于衷,反而表情凄然,双眼无神,喃喃自语,“呵呵,让我接客,为了讨好那刘公子?世间男子,都如此薄情吗,都如此薄情吗?”

小蛮这般魂不守舍的状态,自然没有发现她的房门被人悄然打开,更不用说发现两人大汉溜了进来。

溜进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刘裕和张荣二人。他二人进来后,悄无声息的走向小蛮。待走近的时候,刘裕突然暴起,飞快的跳到小蛮身边,一只手按住小蛮贴着朱红的双手,另一只手拿着近似匕首的短刀放在小蛮的玉颈之上。而张荣则是紧握长剑,面无表情的站在一旁。

“我只问几个问题,若是你的回答令我满意,你不会有任何事;若是我不满意……”刘裕表情漠然,淡淡的说道。说着,他轻轻下压自己的短刀,在小蛮的玉颈上留下一道浅浅的红痕,倒没有流出血来。

然而小蛮却十分冷静,不,应该说是冷漠,对于刘裕的话以及动作,只是嘲讽道:“满意的话也不会如此行事,呵呵,你们男人的话没一个可信。哦,对了,你不就那个谁,哈哈,你会满意?不满意,是不是要动手动脚?”

一皱眉头,刘裕知道眼前这人已经认出他了,但她的表现却与记忆里的映象不符。不过他现在也管不了那么多,他只想救回自己的妹妹。

“别废话,我问你答,否则犹如此杯。”漠然的说着,刘裕一挥短刀,将桌子上面的杯子击碎,而后冷眼看向小蛮,道,“告诉我,潘俊在哪里?”

小蛮倒不害怕,只是脸色有些苍白,听见刘裕的话,眼中闪过一丝奇异。而后,她想到什么似的,竟轻声笑道:“呵呵,潘俊他们在西厢。哦,对了,他们带来的那个女孩就在他们隔壁……”

小蛮话才说完,就被刘裕一手刀击在颈部,闷哼一声昏倒过去。

“阿荣,我们去西厢。”刘裕面无表情,将小蛮抱上床盖上被子,便大步朝外走去。而张荣抱着长剑,同样面无表情,紧跟其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