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三国之帝王路》主角刘裕明白完本免费阅读

《三国之帝王路》主角刘裕明白完本免费阅读

时间:2020-08-27 06:32:15编辑:花暝柳昏 作者:孤独的壳子 人气:

孤独的壳子新书《三国之帝王路》由孤独的壳子所编写的历史风格的小说,主角刘裕明白,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刘裕双眼一凝,看向声音传来的地方,只见一个嚣张的男子带着两个壮汉走来。那男子也不过二十岁,一脸的狰狞,但眼里却是不屑。至于这男子

三国之帝王路

推荐指数:10分

《三国之帝王路》 第7章 巷内初战 免费试读

刘裕双眼一凝,看向声音传来的地方,只见一个嚣张的男子带着两个壮汉走来。那男子也不过二十岁,一脸的狰狞,但眼里却是不屑。至于这男子身后的壮汉,都面无表情,紧跟着男子的步伐,想来是随从之流。

“你是谁,我们说话,什么时候轮到你犬吠了?”刘裕面色一冷,毫不相让的说道。

嚣张男子听见刘裕的话,并没有愤怒,而是面露奇异之色,然后狂笑道:“哈哈,刘裕你莫不是傻了,竟然不认识我了?是不是我砍的太温柔,让你记忆不深刻,要不要我今天再给你来一刀?”

“原来是你,我正要找你算账!”刘裕眼神一冷,阴森的说道,“好,好的很,既然你自己来了,那我们今天就来个了断。”

眼前之人,刘裕本不认识,只是乍见之下有些熟悉。可他刚才的狂傲之话,却是勾起了刘裕的记忆。

其实原主的某些记忆并没有消散,只不过是沉淀了而已。譬如关于眼前之人的记忆,不仅没有消散,反而被激醒之后格外清晰。刘裕能感受到这记忆中,有着浓浓的恨意以及恐惧。

而从这记忆里,刘裕得知眼前此人唤作潘俊,乃是潘虎的侄子,为人嚣张不已,喜怒无常,好杀人,喜女色,名声在这一带臭不可闻。不过因潘虎的缘故,人皆敢怒不敢言,往往能避就避之、能忍便忍之。

按理说原主与此人不可能有交集,又怎么被其砍伤而死,便宜了天朝的刘裕?原来刘裕随家人初来此地,好不容易心里轻松一些,出来走走。不想他走到云雨楼,不想云雨楼小蛮姑娘看中了他,不想还邀请他入阁饮酒,更不想这一幕被潘俊看到。

小蛮这等花魁般的女子自然不是真的看中刘裕,她不过是与自己的情郎潘俊闹矛盾罢了。潘俊找别的女子,小蛮一怒之下便欲找男人来气潘俊。好巧不巧,刘裕当时就在他闺楼下经过,于是便被小蛮选中了……

潘俊心胸本就不宽阔,更何况亲眼看见刘裕抱着自己的女人,一怒之下便与刘裕争吵起来。刘裕本来那软弱Xing子,怎么敢与潘俊争?然而美人在侧,又酒助人兴,刘裕竟然难得男人了一把。然而,刘裕男人一把,加之小蛮故意依偎刘裕怀中,可真是气死了潘俊了。于是,暴怒的潘俊埋伏在刘裕回家途中,以随身长刀将大醉的刘裕杀死。

了解原主受伤之迷,刘裕仍然十分迷茫,因为这事实与刘母说的不一样。

其实这里面也没什么,不过是潘虎为其侄脱罪而已。那潘虎编造个理由,说刘裕作****与某个任侠发生冲突,被那任侠所杀,而那任侠已经逃走了。如此一来,无人作证,也无甚物证,若是刘裕死了也就死了,潘俊毫发无伤,依旧做他的风流任侠儿。

可刘裕前些日子死而复生,今日又与潘俊狭路相逢,那么昔日之事岂可善了?

“来个了断,就凭你?哈哈,不是来个了断,是我了断你。小子,我潘俊的女人就是让狗弄,也不是你可以碰的。”潘俊嚣张不已,狂笑道,“你们与我看好了,别让他有机会逃跑,今天我要亲手宰了他。”

望着狂笑不已的潘俊,刘裕面沉如水,可却突然裂嘴一笑,猛的朝潘俊飞奔而去。

呵呵,将死之人,我又何必动气?

而潘俊见他飞奔过来,眼里满是不屑,蔑视道:“来,朝这打,我让你三招。哈哈,你要是打中了,我今天就饶了你。”

潘俊说着,用手指着胸膛,示意刘裕朝这打,表情嚣张至极,笑声也张狂的不得了。而刘裕对此,却是一声不发,暗自蓄力,一个猿跳,飞快的接近潘俊。

近了,近了,刘裕眼神如刀,左手紧握成拳猛的朝潘俊胸膛打去。

拳如炮弹,威动衣襟。单是拳风已经强悍如斯,更不用说拳头。也是,刘裕全力一拳足有千斤之力,不敢说碎巨石,但裂土墙绝对不成问题。

“公子,快退!”潘俊眼高于顶,尚没有反应,那两个随从已经满脸震撼,急忙大声喊道。喊着还不算,其中一个唤作阿二的青年壮汉更是眼疾手快,一把抓住潘俊朝后猛的甩去。没办法,除了甩根本没有其他法子,拉不行、拽不行,太慢,都太慢了,只能用甩。

拉拽不行,甩就真的行吗?甩也不行,刘裕一脚跺在地上,借着反震之力,速度又加快几分。而他的拳头也砰的一声,击中潘俊的胸膛,将其打的吐血不止,整个人飞出去撞在小巷的墙上。

潘俊撞倒在地,吐血不止,尚不能言语,但其眼神却杀意爆发,若是眼神能杀人,刘裕恐怕已经死了十遍不止。过了片刻,潘俊痛的直龇牙,但他止住吐血的第一件事便是怒吼道:“给我杀了他,我要他死,我要他死!”

看着如同炸毛的猫一样的潘俊,刘裕不仅没有害怕,反而露出一丝嘲讽。不过他也顾不上潘俊,因为他要应对阿二和那个中年男子。

阿二尚好对付,他虽然正值青年,且从小力大无穷,但比之天生神力的刘裕还是差远了。但那个执剑中年却不简单,中年不如阿二壮硕,气力恐怕也不如。但若是细观他的人,便知此人剑术不凡,而刘裕恰是技法不行。

“阿荣,你先走。”刘裕眼神凝重,紧紧盯着阿二与中年男子,轻轻对张荣说了一句。

张荣不傻,他知道自己不会武艺,在这里只会拖累刘裕,于是低声道了句“你小心,我去搬救兵”,说完便转身毫不犹豫的飞奔离去。

二人说话声音很低,但还是被阿二与执剑中年听见。阿二与执剑中年对视一眼,猛然向刘裕冲过去。但突然,他二人一个错身,执剑中年欺身靠近刘裕,阿二如猎豹般冲向张荣。

但刘裕见此,脸色丝毫未变,仿佛早就料到似的。他不与执剑中年纠缠,一个后撤步,不仅躲开了执剑中年的剑,也追上阿二,与其缠斗起来。

说这么多,实际上只在电光火石之间,连张荣与潘俊都没有反应过来。但刘裕与那二人已经缠斗在一起。

刘裕此刻顿感压力倍增,那阿二还没什么,但那中年的剑却如同毒蛇一般,若是一个不注意,恐怕就断指伤胸。

怎么办,怎么办?这样下去,我必死无疑。刘裕眼睛血红,全神贯注着中年男子如蛇的长剑,甚至都没精力注意阿二,让其拳头偶尔打在自己的身上。

“呃啊!”刘裕一拳轰开阿二,怒吼一声,心里肃然自语,“老子拼了,不是你死就是老子亡,老子无非再入轮回。”

不管中年男子的剑,任凭其朝自己的胸口刺来。刘裕怒目直视中年男子,紧握的拳头朝他的头顶而来。中年男子眼神一阵收缩,但没有后退,他知道自己的剑比眼前之人的手长。恐怕自己刺中了眼前之人,眼前之人的拳头还没有碰到自己。

这么想着,中年男子嘲讽的望着刘裕,嘴角露出得意的微笑。可他不知道,在他露出笑容的时候,刘裕也露出了笑容。

“就是这个时候!”

刘裕眼中精光一闪,另一只手猛然握拳击中中年男子的长剑,同时他身体快速窜向中年男子。而几乎相差无几的时间,他的另一只拳头已经猛的击中中年男子的头部。

中年男子眼中露出愕然之色,显然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被击中。可他已经来不及思考了,因为刘裕的拳头如同雨点般朝其头部而来。

至于为什么阿二不来救他嘛,因为阿二不傻,已经拉着潘俊逃去。在他看来这刘裕如此了得,另一个人也跑去搬救兵了,而自己这一方伤的伤、残的残,能不跑吗?

将中年男子打昏后,刘裕扶着墙,大口的喘着气,也不管逃走的潘俊与阿二,因为他也追不上了。实际上,这一战很是震动刘裕,对他的好处也大。这好处不是他自己赢了,也不是报了仇,而是略微见识到了东汉末年。

前世,他只是个平民;今生,他也只是个升斗小民。不管前世今生,他都没有与人死斗的经历,而想要在这乱世活下去,不敢不会死斗是绝对不行的。因而,这次死斗才是关键,它让刘裕开始适应这个时代。

刘裕扶墙喘气的时候,突然听见身后传来人声,他赶紧警惕的转过身,然后整个人放松下来。

“阿荣,你不是搬救兵去了,怎么就一个人回来了?”刘裕不再喘气,疑惑的问道。

张荣被他问的老脸一红,支支吾吾的说道:“我回去一说,没人敢来,我想报官恐怕来不及,就……”

有些感动,刘裕擦擦脸上的汗水,转移话题的笑道:“哈哈,阿荣,我厉害吧,那些家伙全都被人打跑了。”

“嗯?那你脚下这位……?”

“呃,这家伙被我打晕了,你说怎么办?”

一想起脚下晕倒的这位,两个人都傻眼了,不知道该怎么办,站在那儿大眼对小眼的。

“不管他,摸了他的长剑,摸了他的钱财,咱们就走。”刘裕眼睛一转,嘿嘿一笑,当即一边摸索,一边Jian笑道。

“你真坏,不过我欣赏。哈哈……”

张荣闻言,笑着说了句,然后也加入摸索的行列。不一会儿,二人起身,对视一笑,勾肩搭背的朝小巷外走去。